笔趣阁 > 灵医 > 第50章

第50章

        在城市里转了大半天也没找到任何线索的姚风祁十分暴躁,他真想先去找汽车上偶遇的中年人,毕竟两个人照过面,姚风祁要找他就容易多了。

        但姚风祁也很清楚,不管他说真话还是说假话,中年人都不会告诉他任何关于弟弟的消息。上次见面姚风祁就看出中年人十分宠溺他弟弟,面对怎么看都不太友善的姚风祁,中年人会说话才怪。

        放弃这种蠢到家的想法,姚风祁漫无目的地绕着街道转圈。能在中年人身上留下邪气,这就说明中年人弟弟或是他家里的邪气会更重些。不过现在大白天的,街上人来人往,各式各样人的鼻子能闻到的闻不到的味道都很浓郁,姚风祁一时也无法依靠嗅觉来寻找中年人弟弟。

        不知是不是姚风祁的运气好到爆,当他绕到一片有十几年历史的老楼区时,邪气的味道突然浓烈起来。姚风祁停住脚步皱眉观望,许是这个小区的年头比较多,看上去老旧的不像样子。一些无法和似火的骄阳对抗的游魂纷纷找寻自己的藏身之所,和那些楼梯上漆黑的污渍融为了一体。

        难不成是那些游荡到此的妖魔鬼怪成精了?姚风祁在脑海中画了个大大的问号,迈步向着味道最重的单元楼走去。

        摸到散发着邪气味道的房间,姚风祁确认里面没有人之后直接穿了进去。房间是最老式的两室一厅格局,屋里的墙壁可能很多年都没有粉刷过,已经斑驳不堪了。房间各处散落着些凌乱的家具和小物件,看来是被主人遗留下的垃圾。

        “这里就是中年人弟弟搬走前住的房间吧?”看着空无一人的房间,姚风祁的心情又一次跌到了谷底。正如姚风祁预料的那样,这间房的邪气虽然很重但明显不是由于房间的问题导致生出大量邪气,也就是说真正散发邪气的,应该是曾经住在这个房间里的人,也就是中年人的弟弟。

        姚风祁记得中年人曾经说过,他弟弟从小学习成绩非常好,大学毕业之后在本地找了份还算不错的工作。屈指一算,才毕业三四年的普通白领想要全款在本市买个房子还真就不太可能,没准是这孩子用了什么特殊的手段,或者他的背后还有其他人在支援他。

        不管怎么说,能找到中年人弟弟以前住的房子,对姚风祁来说就是个重大发现。想想自己不太方便出面,姚风祁给累瘫在办公室里的田正飞打了个电话,让他和这个房子的主人联系一下,看能不能要到中年人弟弟的详细信息。

        田正飞一听说有正事要干,立马跟打了鸡血似的兴奋起来,连公文包都懒得拿就冲了出来。他这几天一直在找出外勤的机会,因为只有离开办公室他才没那么容易被白无常找到。见不到白无常,田正飞整个人都灿烂了。

        坐等消息的姚风祁趁着这点工夫在空屋子里盘膝打坐,劳累几十小时,姚风祁恨不能立刻回自家柔软的大床上睡他个昏天黑地。可现在事情好不容易有些眉目,姚风祁也只好忍耐一二,等事情顺利解决了,他家申组长才会夸奖他能干!!

        嗯,再软的床也比不上他家申组长的一句话!

        打坐过程中,姚风祁一直在细细品味周围的邪气。和中年人身上以及案发现场遗留的那点残余味道不同,这间房里的邪气强烈到呛得人头疼。但也正因为这里的邪气浓郁,姚风祁才能在其中闻出一点点几乎被掩盖掉的……鬼气?

        鬼气这玩意可是只有鬼魂身上才有的,而中年人弟弟可是个活生生的人,这活人身上怎么会出现鬼气呢?是他被恶鬼附身了还是他其实已经死了?

        姚风祁烦躁地抓抓半长不短的头发,如果这次的事件涉及到鬼,他是不是可以把阎王那些闲到蛋疼的家伙找来阳间帮忙?免得某些穷极无聊的家伙总是跑去申峰的办公室做那种见不得人的事!

        要知道申峰才是办公室的老大,他和申峰都没有在办公室里……好吧,姚风祁承认他确实好像尝试一下!!

        胡思乱想间,田正飞的电话打了进来,不等姚风祁开口询问,田正飞就炫耀似的汇报起来。

        从田正飞查到的租房者信息来看,和中年人弟弟的信息基本符合,再看一眼照片上那个浓眉大眼的青年,姚风祁的心里已经有了数。有了这些资料,再想找出中年人弟弟就不是什么难事了。

        伸了个懒腰,姚风祁决定趁热打铁尽快找出这个身带鬼气的青年,不然天知道他会不会又跑去申峰他们所在的城市作案。

        ……

        远在另一座城市的申峰本以为自己今天的任务不是去调查受害人的相关线索,就是被本地的上级领导叫去谈话,让他解释下昨晚那个突然消失的帅哥到底何许人也。

        可申峰万万没想到,当他一脚迈进警局,差点没被迎面飞来的烟灰缸砸破相。

        身手敏捷地躲过烟灰缸的袭击,申峰躲到隐蔽的角落里观察着警局里的动向。

        昨晚被姚风祁和项夜修大战打翻的桌子椅子早就被人放回了原位,只是现在,这些东西再次被甩了出来,而且八成以上都会砸到路过的人身上。而制造这一“灾难”现场的正是怎么追也没追上姚风祁的项夜修。

        “我不管,我再说一遍,你们不让我参与调查案件,我就把你们这座楼都拆了!”一把将合金办公桌拍成废铁,项夜修鼻子里都喷出白气了。

        他承认自己以前确实蹲在街边干过算命骗钱的勾当,可这不影响他是个有真本事的世外高人吧?这帮警员明明都见识了昨晚姚风祁突然消失的奇观,为毛就不能相信他有能力破案呢?

        “这件案子的侦破方向还没有最后确定,等我们定下来之后再决定要不要请你当顾问好不好?”某警员顶着板凳出来喊话,结果话都没说完就被项夜修扔过去的茶杯砸翻在地。

        “没确定?你骗谁呢?瞎子都知道这回的案件不是人为,连你们上级都说这次要特殊案件特殊处理!你要是看不起老子不想让我当顾问就直说,用得着拿这种三岁小孩子都不相信的借口骗我吗!”项夜修一脚踩在桌子上,一手掐腰,乍一看跟梁山好汉似的。

        默默围观的申峰擦了把额头上的冷汗——这位一会儿说非要当顾问,一会儿又让人家实话实说,这不是自相矛盾吗!不过话说回来,昨晚姚风祁离开的时候,这家伙对案子好像还没有这么大兴趣。一上午而已,项夜修到底受什么刺激非要跑来警局闹事啊?

        “唉,听说是这家伙早上去小公园摆摊算命的时候让两个晨练的女学生给讽刺了,这不,精神受刺激之后就跑这来找存在感了。”不知从哪找到锅盖的宋庆松躲着枪林弹雨逃到申峰旁边。他昨晚好不容易才把第一个男受害人的尸体拼完,又帮着其他法医检查了下后送来的两具尸体,刚想找个沙发眯一会儿,结果这位就找上门来砸场子!要不是躲得快,宋庆松怀疑自己现在已经变成同行验尸的目标了。

        “……”申峰已经连吐槽都无力了,被女学生讽刺神马的,这不是自找的吗?先不说这个项夜修到底有没有真才实学,单就是他那连姚风祁见了都有火气的猥琐笑容,不被当色狼才比较奇怪吧?

        保不齐这小子在算命过程中还摸了人家姑娘的小手……啧啧,怪不得项夜修的小白脸上有两个红红的巴掌印呢,果然是被打了!

        “老子再说一遍,我要当这起连环灵异案件的顾问!免费的!谁敢拒绝老子现在就给他放放血!”不知从哪儿找出一把菜刀的项夜修抡起膀子摆着各种凶悍造型。正忙着躲暗器的众警员恨不能抽空给他按个赞——就您这造型,拿到古时候都不用化妆就比街头卖艺的还街头卖艺,保准有人给扔铜板!

        “谁在这儿大吵大闹还砸东西?”同样在警局加了一晚班的局长终于被惊动,不顾小警员们的劝阻,三步并作两步来到大厅。一看这混乱不堪的场面,局长就急了:“你,说你呢,你谁啊!知道这是什么地方吗?这里是警局,敢在这里闹事,信不信我现在就把你抓起来!”

        这位局长本身的气势就比较强大,再加他早年也在刑侦一线摸爬滚打了好些年,此时一开口,顿时又找到了当年抓贼的感觉。

        甩开旁边警员递过来的钢盔,局长动作迅速地冲到项夜修身边,一个扫堂腿就把正在上演金鸡独立这种高难动作的项夜修踢了个“肝脑涂地”。悲催的项夜修还没看清楚谁对自己下的手,被他抓在手里的菜刀就落到自己的大腿上,沿着大腿内侧比较暧昧的部位,留下了一道令人遐想无限其实又很疼的伤口。

        项夜修盯着哗哗流出来的鲜血三秒,两眼一翻就晕了过去。正在为局长大人矫健身手喝彩的众警员都是一愣,最后还是身为法医的宋庆松不疼不痒地开口:“早知这小子晕血,就该直接给他来个杀鸡儆猴!”

        申峰嘴角抽了抽,决定先去外面转一圈再回来——要是让人知道那个乱用成语的家伙是他带出来的手下,他的面子就彻底丢光了!

        作者有话要说:嗯,不出意外的话,下一章让凶手出来露个脸~~\(^o^)/~

        话说自打认定项夜修是只受,他就彻底二了o(╯□╰)o

        最后:局长大人威武!!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402/1657891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