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 > 第51章

第51章

        有了中年人弟弟的详细信息,姚风祁运用阴间特有的方式,很快就找到了他的新落脚点。

        看着位于郊外的豪华别墅,姚风祁的眉头皱的已经能夹死苍蝇了。别看这里的地理位置相对偏僻,但风水好,山清水秀的,很多有钱人都喜欢住在这种空气更加清新的地方。反正只要有自己的车子,出入还是很方便的。

        中年人的弟弟,领着稳定工资的小白领,家庭条件应该也只是一般,买得起这里的别墅?!

        避开严密的安保措施,姚风祁三闪两闪来到别墅区最里面的一栋三层小洋楼跟前。不知是这栋别墅的设计有问题还是因为中年人弟弟住在这里的缘故,姚风祁总觉得这座小洋楼鬼气森森的,乍一看跟十几世纪的幽灵古堡似的!

        围着小洋楼转了一圈,姚风祁突然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直接闯进去找凶手。

        先前中年人弟弟租住的房子里邪气滔天,这就说明那时候的他还不能很好地控制自己的气息。而现在,这座小洋楼周围一点邪气都没有。要不是确定阴间的找人方法不会出错,姚风祁简直以为自己找错了地方。

        “才吸了六个人的精气而已,怎么会进步如此迅速?”姚风祁摸着下巴陷入沉思,六个人的精气,而且只是维持生命的那部分精气,根本不足以让一个邪气弥漫的妖物进阶到现在这种能很好掩饰自己的阶段。

        看来中年人弟弟的背后的确还有个大人物在支撑他,只是不知这位大人物是发现中年人弟弟的异常才出手“相助”,还是根本就是这位大人物,把中年人的弟弟打造成了邪魔外道!

        思索再三,姚风祁还是决定进到别墅里面看看,大人物在不在别墅里还不好说,不过那个杀人凶手肯定在。趁着这小子还没有跑出去作案的工夫,姚风祁打算和他过过招,看这个进步神速的家伙,到底何许人也!

        触摸着小洋楼的墙壁,姚风祁意外地发现这里竟然没有结界一类的东西,也难怪,如果中年人弟弟和他背后的大人物记得用结界,他也不会那么容易就找到这里。

        穿过墙壁,进入别墅的姚风祁第一时间为自己找了个掩体,以防被人攻击。

        万幸的是中年人弟弟貌似不在大厅,姚风祁只好收敛气息往楼上摸,别墅这么大,姚风祁还真判断不出会在哪里和那个凶手狭路相逢。

        一脚踏上二楼的走廊,姚风祁就闻到一股熟悉的邪气,看来这里就是凶手落脚的地方。提高警惕的姚风祁小心翼翼地推开邪气最重的房门,一团黑气兜头兜脸就扑了过来。

        饶是姚风祁早有准备,可还是被快如闪电的黑气掀了个跟头。侧身躲过来人的攻击,姚风祁从宽大的风衣口袋里掏出一把锋利的菜刀。

        自打上次被鬼娃娃攻击吃了赤手空拳的亏之后,姚风祁就思量着给自己寻觅一把趁手的兵器。恰好前阵子总蹲在厨房里研究各种菜式,姚风祁就发现菜刀果然好用,什么食材一刀下去,都会七零八落。

        为此,姚风祁特意去了趟阴间的武器库,让专门人士打造了一把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菜刀作为武器。

        武器库负责人在绘制菜刀图的时候都快哭了——他这辈子只打造过刀枪剑戟,近年来还开始学着阳间打造各种枪械大炮,菜刀神马的,太掉价了好吗!

        可姚风祁既然提出来了,负责人也不敢说什么,先不论姚风祁是阴间唯一的灵医,负责人生病也只有找姚风祁诊治这一条,单就是姚风祁带来的一盘明显带有威胁性质的菜肴,就让负责人妥协了。

        听说最近连阎王都拉肚子了,他这个小小负责人还是不要尝试姚灵医的手艺了!

        在姚风祁的再三催促下,原本要一个月才能完工的菜刀三天就火热出炉了。在没遇到敌人的时候,姚风祁只能百无聊赖地拿这把菜刀切瓜剁菜,现在正好拿面前这个浑身散发着让人恶心的邪气的家伙练练手!

        一菜刀砍向来人的腹部,姚风祁抽空看了眼对方的五官。这一看可不要紧,姚风祁差点把菜刀当飞到甩出去——他记得中年人的弟弟一表人才啊,怎么现在变成这副鬼样子了?

        来人的身高比姚风祁略矮些,一张巴掌大的脸上尽是紫红色的印记,大多数的印记已经连到一起,好像这人的脸色原本就是紫红色。

        原本应该长得不错的五官已经完全偏离了原来的位置,尤其是那双眼睛,怎么看都不像是人的眼睛。瞳孔收缩成一条竖起的细线,一闪一闪释放着令人胆寒的红光,让姚风祁想到了战斗状态的毒蛇。

        “你到底是个什么东西?”用菜刀逼得这人后退两步,姚风祁忍不住开声询问。他看得出这具身体里住的已经不是它原来的主人了,也就是说眼前这人不是被人借尸还魂就是被夺舍了,但他却看不出到底是什么东西抢了这具身体。

        要说是鬼吧,好像不该有这么重的邪气,而且他还没见过哪个鬼附身会把宿主的五官扭曲成这副样子。可要说是妖怪吧好像也不太对,这东西身上的鬼气很重,却几乎没有妖气,如果是妖上了人身,妖气是无论如何也掩饰不住的。

        “想知道我是谁吗?下辈子吧!”那东西怪笑两声,身子一跃又扑了上来。

        不知是不是吸收了活人的精气却没有完全吸收的原因,这家伙周围总是弥漫着一层充满怨气的浓郁黑气,姚风祁不仅要躲避对方袭来的招式,还要躲开这些黑气,因为这些黑气同样有攻击的效果。

        “下辈子?好狂傲的口气!”姚风祁冷冷一笑,升级为灵医之后,还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这么说话呢!他要是不拿出些真本事,岂不是叫眼前这只怪物给看扁了!

        右手菜刀突然离手,姚风祁左手从虚空里抓出一把金针。这些金针平时是他研究针灸用的,此时倒是可以当暗器用用。

        那东西没想到姚风祁会把自己的武器扔出来,急忙向后闪身躲过菜刀的攻击。菜刀刚从它身前划过去,一蓬金色的光芒已经近在眼前了。

        那东西一惊,提起全身的力道向上跳起,这些金针的攻击高度只有一米五,只要它跳起来,这些金针就伤不到它了。

        看到那东西按照自己的预想躲避各种攻击,姚风祁抱着肩膀冷冷一笑,想跟他斗,再过几千年吧!

        手上最后一根金针脱手飞出,细细的针尖正好击打在旋转着靠近姚风祁的菜刀刀柄。刚才还向着姚风祁飞的菜刀突然转了个方向,奔着双脚离地已经没有其他躲避空间的怪物砍去。

        等那东西发现自己中计了,菜刀也已经狠狠地嵌进了它的胸口。菜刀造成的伤口并不致命,可那东西还是闷哼一声,身体如断了线的风筝般摔到地上。

        姚风祁吹着手上根本不存在的灰尘,笑得那叫个坏——他是谁?他可是阴间唯一的灵医!他的菜刀上要是不抹点毒药迷药的,岂不是对不起他尊贵的灵医身份?

        “小子,如果还想活命,就乖乖回答我的问题!说,你是不是从地狱里跑出来的恶鬼?”姚风祁刚才突然想到前阵子地狱似乎跑出来几只恶鬼,据说那些恶鬼中有一只曾经吸取过一条千年巨蟒的精华,所以有点半鬼半妖的意思。看看这家伙如毒蛇的眸子,姚风祁觉得附在这个人身上的,应该就是那只恶鬼。

        “呵!”恶鬼轻声浅笑,然后笑声渐渐变大,像疯了似的。

        “你背后还有其他人吧?说,他到底是谁?”不好的预感席上心头,姚风祁一边逼问一边拿麻醉药,企图先把这个癫狂状态的家伙药翻,免得它再制造些状况。

        “他是谁?哈哈,我不知道!没有他,没有谁,什么都没有,哈哈!”恶鬼笑得更加放肆,不等姚风祁把迷药拿出来,恶鬼突然运起全身所有的力量,抬起无力的双手拔下插在胸口上的菜刀。

        “嘭!”一声巨响震得整栋别墅都跟着颤了颤,狂笑中的恶鬼用自爆的方式自我了结。

        始料未及的姚风祁躲闪不及,不但被崩了一身血肉,五脏六腑还受到了不轻的震荡。

        脸色惨白地靠在墙壁上,姚风祁难受地干呕几下。不仅是身体的不舒服让他想吐,还有漫天都是的红白之物在刺激他的感官。姚风祁觉得自己就算洗掉一层皮,还是会觉得身上黏糊糊的不舒服。

        足足过了半小时,姚风祁身体的不适才渐渐消退,空气中弥漫的邪气和浓郁的血腥气已经消散无踪,连刚才喷溅的到处都是的血肉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目睹这一幕的姚风祁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自爆这招可不是随便一只恶鬼都会的,一旦自爆,恶鬼就神魂两消,再不会出现在阴阳轮回路上,再不存在于天地之间。

        看来这家伙背后之人是个段位很高的高手,竟然传授这种逆天的技能给恶鬼,让它在关键的时刻闭嘴,最好还能和对手来个同归于尽!

        姚风祁恨恨地咬着后槽牙——不管你是个什么东西,隐藏的有多深,都会被他挖出来的!

        垫着袖子把菜刀捡起来,姚风祁使用穿越技能回到了申峰的招待所房间。他现在需要好好的洗个澡,同时还有许多需要思考的问题。

        ……

        “大夫,我是不是要死了?”虚弱地靠在沙发上,项夜修刚才彪悍的气势早就不知到哪里去了。像他这种跺一脚三界都要跟着颤一颤的高端修道者,居然会晕血,坑爹的是还被那么多人知道了,他以后要怎么混啊!

        “我最后再强调一遍:我不是大夫!”正帮着项夜修包扎腿上伤口的宋庆松翻了个白眼,虽说法医和医生算得上同根,但本质上的区别很大好吗!算起来,他这辈子还是第一次帮活人包伤口呢。

        “我不管,谁给我包伤口谁就是大夫!”项夜修的牛脾气也上来了,可惜他没选对耍威风的时机。

        正在系纱布的宋庆松被项夜修霸道的语气刺激到,两手微微用力,刚刚上过药的伤口顿时渗出丝丝血迹。

        “嗷嗷嗷嗷,你轻点轻点!”项夜修疼得汗都下来了。屈指算算他都几百年没有受过伤了,如今被却自己误伤,这要是让圈里的人知道,还不笑掉大牙了!

        “怕疼就跟我闭嘴!”恶狠狠地瞪了项夜修一眼,宋庆松麻利地绑好纱布,又帮着他宽松的裤子穿好。

        摸着粗细明显有差距的双腿,项夜修的脸都垮了:“大夫,我要什么时候能痊愈啊?大腿根多出这么个东西,磨来磨去好奇怪啊!”

        “奇怪?不是应该很享受么!”瞟了眼某人的下半身,宋庆松不厚道地笑了。他刚才故意在大腿内侧绑了个大大的蝴蝶结,只要项夜修一动,蝴蝶结就会扫到他的小兄弟。这种随时随地点火又没办法彻底释放的感觉,真是报复的神器啊!

        “享受?原来你平时都是这么享受的?”项夜修惊了,顾不得腿上的疼痛,使劲儿向后蹦了几蹦,看怪物一样打量着宋庆松。

        “……”宋庆松的脸都绿了,他刚才怎么没发现这家伙如此牙尖嘴利呢?早知如此,他刚才就该在项夜修的菊花处也绑个蝴蝶结的!

        “那个,大夫啊,我现在虽然受伤了,但这不影响我大脑的机智灵敏。你去跟你们领导说说,让我当你们这次案件的顾问好不好呀?”调侃完宋庆松,项夜修才想起来自己出现在警局可是有正事的。纵观整个警局,他好像就没有个认识的人,现在也只有这个帮他包扎伤口的法医能帮上忙了吧?

        “顾问啊……”宋庆松阴森森一笑,伸手在项夜修受伤的位置狠狠一掐,嘴上无辜地回了一句:“我们办案,可没有带着个拖油瓶的传统!”说着用手指在项夜修胸口一戳,可怜的家伙再次站立不稳摔倒在沙发上!

        “虐待啊,赤果果的虐待!”受了委屈又没法对人说的项夜修抱着脑袋使劲儿哭嚎,可惜就没个人上来安慰他。

        终于意识到自己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货,项夜修费劲巴拉地站起来,一瘸一拐地离开警局——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找个地方解决下被蹭到火起的某部位,至于其他的嘛……

        项夜修坏坏一笑,他活了这么多年,向来只有他欺负人的份儿,如今被个小小法医虐待,他迟早会报复回来的!

        ……

        泡在浴缸里,姚风祁舒服地直哼哼,刚才他已经用淋浴的方式把身上冲了个遍,又用毛巾浴巾的一顿搓,现在他浑身上下的皮肤都是红红的,跟刚从锅里捞出来似的。

        拿过早就准备的啤酒喝上一口,姚风祁突然有种“时光就此凝滞吧”的想法,可惜他只是个灵医,不是掌管时间的巨神,这种事也就是想想而已。

        一罐啤酒下肚,姚风祁开始回忆从昨天踏上长途客车到消灭恶鬼的全过程。

        不得不说这件匪夷所思的案件能这么顺利侦破,是因为其中掺杂了太多的巧合。可当巧合每时每刻都出现,而且每次都起到峰回路转柳暗花明作用的时候,就逼着人往阴谋的方向想了。

        怎么就那么巧,恶鬼附身者的哥哥和他搭同一辆车回乡!怎么就那么巧,他大半夜在大街上游荡的时候就碰上了恶鬼行凶?怎么就那么巧,他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了恶鬼,最后还来了个秒杀?

        烦躁地挠挠半长不短的头发,姚风祁总觉得这次的事情过于顺利,顺利到连他自己都无法说服自己的地步。

        除了这些让人意想不到的巧合,姚风祁还注意到一个非常重要的细节。昨晚凶手行凶的那一刻,浑身上下散发的气场连姚风祁都禁不住恐惧,可今天面对恶鬼的时候,姚风祁却完全没有感受到那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威压。

        即使恶鬼的眼睛泛着红光符合姚风祁当时在现场所见到的场面,但非要追究的话,只能说凶手和恶鬼有相似之处,却不见得真就是一个人!

        恶鬼周围虽然也环绕着怨气,但怨气这玩意并不会因为散发者的不同而有所区别,所以姚风祁可不会因为这只恶鬼吸取过人的精气就认定他就是这次案件的凶手。

        “如果这家伙没有自爆就好了!”一把将易拉罐捏成片状,姚风祁把自己整个人都泡在水里,好像只有水下才能让他乱成一锅粥的大脑冷静些。

        申峰回到招待所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他家姚美人“自杀”的场面,心跳吓得漏了好几拍,申峰连袖子都来不及卷起就上去捞人。

        脑海中闪过什么的姚风祁正想深究这道灵光给自己带来了怎样的线索,结果下一秒人就被申峰给拉出了水面。

        “……”无语地瞪着满脸紧张的申峰,姚风祁真想扑上去狠咬两口。灵机一动不是什么时候都有的好吗!这时候思路被打断,天知道他要什么时候才能再想出整件事的违和点。

        丝毫不知道自己做错事的申峰一边拿浴巾擦拭着姚风祁脸上的水一边轻声细语劝着:“你这是怎么了?是不是一点线索都查不到?没关系的,案子要一点一点破,不要把自己逼得太紧。”

        “案子是你们的案子,跟我有毛线关系?”被某人唐僧似的念叨烦得抓狂的姚风祁爆发了,一把将人拉进浴缸来了个湿身,然后再来个以嘴封口!

        “唔!”跌进水里的申峰本来还想拼命挣扎,可在姚风祁的美j□j、惑下,某个没出息的家伙缴械投降了。吻到忘情处,申峰居然忘了自己身在水里,深深地吸了口气……

        ……

        “你是不是脑子进水了?”把呛水的申峰擦干搬到床上,姚风祁的脸色堪比黑锅底。刚才亲的正爽呢,结果这个家伙竟然被水呛的翻了白眼?幸好他来自阴间,不然一睁眼还以为自己遭遇传说中的浴室怨灵呢!

        “咳咳,我,应该是进水了吧!”揉着又酸又疼的鼻子,申峰那个委屈啊!你说你要亲,至少也要选个安全舒适的地方吧?在水底神马的,就算他肺活量不错也受不了啊!

        “我看也是。”自暴自弃地甩给申峰两枚卫生球,姚风祁晃晃悠悠到冰箱里找零食。先前一直在忙碌倒还没有太多饿的感觉,这会儿闲下来外加又泡了半天的澡,姚风祁觉得哪怕眼前摆的是他自己做的菜,他也能一口气吃光!

        翻了半天只找到一包薯片的姚风祁郁闷了,一屁股坐到床边上,姚风祁一边虐待薯片包装袋一边试探地问:“你们今天有接手新的案子吗?”

        “新的案子?”申峰愣了下,这才明白姚风祁问的是有没有新的受害人,“万幸,还没有!可能那家伙一口气害了六个人已经够了,就不再出来害人了。”

        “你要不要这么天真啊!”这回轮到差点被薯片噎到的姚风祁翻白眼了,申峰见状急忙帮着拍后背喂白水,好半天姚风祁这口气才喘上来。

        “我跟你说,我今天灭了一只恶鬼,它倒是很符合你们这件案子的凶手特征,不过……”姚风祁说着又试图去抓住刚才一闪即逝的想法,可惜仍旧一无所获。

        “反正还是那句话,这次的案子不是你们能碰的!乖乖开完你的研讨会就回家去。要是上面不放行,我就给他们一人来一份特制盒饭!”把嘴里的薯片嚼的咔咔直响,姚风祁决定要回阴间一趟。

        他倒要看看和那只吸取过蛇精精华的恶鬼一起跑出来的都是些什么样的人物,没准会在其中找到全新的线索!

        作者有话要说:案子神马的,表面上其实就破了,但内里的猫腻,纠缠很深啊~~

        另外小小声说,申小攻能不能变强大,就看这个案子了╭(╯^╰)╮虽然过程可能有点点虐……不过挺过去了,申小攻也就牛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402/165789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