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 > 第52章

第52章

        “你说什么?从地狱逃出去的恶鬼不但附在人身上,还四处吸人精气?”一大早被拖起来的阎王本来满肚子怨气,要不是惹不起姚风祁,他早就发飙了。可一听姚风祁说的情况,阎王当场就傻眼了。

        如果姚风祁说的是事实,那阎王这些鬼差的罪过可就大了,恶鬼是从地狱逃出去的,那些因恶鬼而遭了横事的罪孽可是要全部算在阴间这些当差人的头上。

        “你要是不想有更多恶鬼在外面干坏事的话就快点把这次出逃的恶鬼资料给我找出来!”懒得和阎王玩大眼瞪小眼的游戏,姚风祁现在满脑子都是那晚和行凶的凶手狭路相逢的画面。

        万一背后策划者训练了不只自爆恶鬼一个吸、精气者,天知道还会有多少人会因此而受害。更可怕的是恶鬼其实是不用吸食活人的精气的,姚风祁也不知道这些和精气融合成一体的恶鬼最后悔演变成怎样的怪异物种。

        “哦,哦,对,我现在就给你找资料去!”阎王连裤子都来不及穿,只穿着小内裤就冲出卧室,十分钟后,阎王抱着一叠厚厚的资料跑了回来。

        “全在这儿了!这回一共逃出去六只恶鬼,你说的那个吞噬了蛇精精华的恶鬼确实是其中之一!”阎王拿出那本最厚的档案递到姚风祁面前。姚风祁打开一看,里面记载的就是自爆恶鬼的全部资料。

        “这几个,看上去好像没什么特别之处!”简单地翻了下自爆恶鬼的资料,姚风祁把主要的精力都集中在其他五只还未露面的恶鬼身上。既然自爆恶鬼找到了支持它作恶的后盾,那这五只,会不会也用这样的方法躲避着阴间鬼差的追捕?

        “姚先生啊,依你看,自爆那小子是附在尸体上的,还是附在活人身上啊,还是……夺舍啊?”阎王紧张地吞了下口水。

        借尸还魂什么的,是三种情况中危害最小的,反正恶鬼附身者早就死了,只是尸体被利用一下,对阴阳平衡是没有任何影响的。不过话说回来,这年头想找到一具尸体且不引起尸体家属的注意,貌似不太可能。

        附身于人的危害相对要大些,不过到底没有害了宿主的性命,倒也不是没有挽救的余地。可惜的是自爆恶鬼已经连带着它宿主烟消云散,宿主指定已经挂球了。

        夺舍是三种情况中危害最大的一个,因为学会夺舍的恶鬼可以不停更换自己的皮囊,来躲避鬼差以及阳间修道者的追击。每换一次皮囊,都会害死一个人,把对方的魂魄强行逼出体外。如此一来,阴阳平衡早晚会受到影响。

        “我不能确定,不过非要我说一种的话……”看完资料的姚风祁缓缓抬起头,波澜不惊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怜悯:“我怀疑恶鬼在夺舍的瞬间,吞噬了本体的魂魄!”

        “吞噬……”阎王的下巴狠狠砸到地上,夺舍对于恶鬼来说已经是穷极一生也不见得学得会的技能,如果再加上吞噬本体魂魄……绝对的逆天啊!

        “不可能,它们被抓进地狱的时候根本不会这些法术啊!”阎王烦躁地揪着自己的胡子,好像跟胡子有仇似的。

        “所以我怀疑躲在幕后的人别有用心!”想起恶鬼的自爆,姚风祁就恨得牙痒痒。到底是什么人这么有本事,居然掌握了这么多绝迹江湖的法术?除了恶鬼自爆和夺舍吞噬本体外,还有什么歪门邪道是他没领教过的?

        “姚先生,你看完资料后有什么想法吗?”被姚风祁阴冷的语气吓了一跳,阎王急忙调整好自己的心态。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他再怎么生气郁闷也改变不了现实。如今他们能做的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找出幕后主使以及那五只下落不明的恶鬼,以免更多的人受害。

        “剩余的五只恶鬼里,有两只已经在地狱里呆了上百年,另外三只貌似没什么特别之处。非说它们有什么共同点的话,只能说它们都是恶鬼界最低档最没有战斗力的一类。”姚风祁把三只年纪较轻的恶鬼资料递给阎王让他自己看,而姚风祁则抱着两只在地狱里住了百年还没有洗脱恶念的恶鬼开始研究。

        这两只恶鬼都生逢乱世,都是在被多方势力压迫之下犯了杀戮之罪。可能生前受了太多的委屈导致心灵扭曲,所以死后无法摆脱那些偏执的想法,只能身坠地狱,慢慢洗涤心上的狠戾和无止尽的殇。

        这种恶鬼是地狱里的主力军,同时也是危害最小、最容易被超度,最容易摆脱地狱束缚重入轮回的一种。可这两只居然过了百年还没有幡然悔悟,看来它们心中的执念颇深啊!

        “只看资料的话,这些家伙根本没什么威胁性啊!”把三只年轻恶鬼的资料看完,阎王突然就放松了。

        自打恶鬼出逃,阎王还是第一次如此详细地看它们的资料,这种级别的恶鬼只比孤魂野鬼厉害一点点,阳间的数量有很多。自爆恶鬼的幕后老板应该看不上这些资历平平的恶鬼才是。

        可问题就在于这三只恶鬼以及自爆那家伙平时都关在不同的地方,怎么可能在同一时间出逃呢?难不成是有人来接应它们?

        “接应?”姚风祁的心猛地一跳,他记得那段时间阎王一直坐镇阴间,只有破除八卦碎鬼阵和抓捕鬼娃娃的时候曾短暂地离开过。八卦碎鬼阵破除之后,崔判官为了给那上千只恶鬼腾地方,还专门核对了遍在押恶鬼的信息,那时候貌似还没有出逃的记录。

        也就是说,那些恶鬼是在阎王带着阴间的全部战斗力去抓鬼娃娃的时候逃出去的!

        想到鬼娃娃,姚风祁的脑海中就不自觉地浮现出一个熟悉又陌生的人影——符君泰!

        再见符君泰,姚风祁的理智被仇恨烧得一丝不剩,之后又是受伤又是和申峰你侬我侬,姚风祁根本没有仔细思索过那天抓拿鬼娃娃的全过程。现在看来,抓捕鬼娃娃的行动,更像是一场精心安排好的调虎离山!

        如果符君泰想杀姚风祁,完全没必要让鬼娃娃动手,只要他轻轻动动手指,姚风祁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就算姚风祁身为半仙之体,不会像普通魂魄那样魂飞魄散,但重伤昏迷个千八百年也不是不可能,符君泰又何必假借鬼娃娃之手呢?

        别说符君泰念及他们上辈子的情分,姚风祁可不认为符君泰会因此而对他手下留情。

        八卦碎鬼阵的事让符君泰意识到阳间若出现时不可解的危机,阎王会带领所有鬼差阴兵来阳间助拳,所以符君泰把自己养了多年的鬼娃娃一次性放出来,吸引阎王众人的注意力。

        先利用某一只鬼娃娃的执念杀死血娃娃,并使得血娃娃午夜诈尸,成功引起了姚风祁的注意力。再然后姚风祁会依据气息找到鬼娃娃最初藏身的医院,并从中挖出鬼娃娃的来历,引起整个阴间的重视。

        为了避免阎王过早插手调查,打乱计划的节奏,符君泰又跑去阴间用特殊的手段吓死几个阴间居民,使得阎王j□j乏术,只能默许白无常一个人在阳间帮着找线索。

        之后,符君泰游走在阴阳两界,先后重伤黑白无常、牛头马面这些阴间的主要战斗力,目的就是要在最终抓捕鬼娃娃的行动中,尽可能长的拖延战斗时间!

        当然,前面这些都只是初级的铺垫,想要阴间鬼差阴兵集体出动,最关键的一步还在于由什么人发现鬼娃娃的新落脚点,什么时候发现鬼娃娃的落脚点!

        市中心的医院院长之死,引起了细心的姚风祁的注意,姚风祁从中分析出鬼娃娃可能落脚在院长的公寓内,并最终成了那个发现鬼娃娃的人。

        为防有人起疑心,符君泰还特意把院长所在小区改的跟人间炼狱似的,让每个懂行的人都不会意外鬼娃娃被藏在这里。

        可惜此时的姚风祁已经不是千年前那个小小的凡人小王爷,而是一个拥有无限药资源的灵医。运用符君泰当年传授给他的神仙醉,姚风祁不费吹灰之力就搞定了这些鬼娃娃,所以符君泰不得不出面给这些鬼娃娃解毒,让它们继续战斗。

        几番辗转,阎王终于得到消息,带着大批人马前来营救姚风祁。偷偷退场的符君泰趁着阴间无人看管的工夫潜入了地狱,救出了六只恶鬼!

        再之后,符君泰把这六只恶鬼训练成自己想要的异类,教授它们许多失传已久的逆天技能,使得它们从默默无闻的普通恶鬼,升级为令整个阴间都闻之色变的巨头!

        越想越觉得就是这么回事的姚风祁汗都下来了,如果这种猜想成立的话,那只能说明今日的符君泰比千年之前更加可怕,他甚至能把许多未定的因素都精准地计算在内,算计的功力不可小觑。

        事情的脉络已经清楚了,可姚风祁还有许多疑问。就如阎王说的那样,像这样的恶鬼阳间就有许多,符君泰又何必非要铤而走险去地狱里找呢?上千个鬼娃娃可不是一时半刻能炼制出来的,符君泰这次行动的投入会不会太大了点?

        以符君泰的心智,若非逼于无奈,又何必出现在姚风祁面前,从而泄露了自己的行踪呢!

        想到脑子打结的姚风祁沮丧地甩甩半长不短的头发,论计谋,他似乎总也比不上符君泰,或者说他没有符君泰的野心大,也没有他那么冷血,所以姚风祁猜不出他这么做到底有什么意义。

        烦躁地回到招待所,姚风祁一头把自己扔到床上,既然想不出所以然,还不如不要浪费脑细胞,好好睡一觉再说呢!

        饶是心里有许多疑问,累坏了的姚风祁还是很快就进入了梦想。这一回,姚风祁感觉自己回到了千年之前,又一次目睹了前世的惨剧,又一次见识了符君泰的冷血。

        平时和符君泰相处得非常好的人一个个死在他的手里,他却依旧淡笑如风,好像这不过是一场游戏,游戏结束他还是那个超然物外的琴师,双手依旧只弹琴不沾血腥。

        猛然惊醒,姚风祁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他以为经历一世生死,那些残忍的场面已经不会再刺激到他坚如磐石的心,直到现在他才意识到,曾经经历的一幕,会成为他永世的梦魇。

        “是不是做噩梦了?怎么出了这么多汗?”不知何时回来的申峰正在临时搭建的小厨房里做饭,听到动静急忙跑出来,却被姚风祁脆弱的样子吓了一跳。

        “我想起好多不开心的事!”委屈地吸吸鼻子,一向冷冰冰的姚风祁露出一副小孩子的委屈模样,一把抱住申峰的腰,把脸上的汗水全都擦到申峰的衣服上。

        “没事,有我在呢!”把姚风祁紧紧抱在怀里,申峰既心疼又欣慰,他终于能走进姚风祁的世界,两人一起分担了。

        “你是不是在做什么东西?”姚风祁把脸上的汗水都蹭干了,房间里也出现了很奇怪的味道。姚风祁凭借自己多日的下厨经验,敏锐地分析出这味道的来源——糊锅了!

        “糟了,我正给你做红烧排骨呢!”狠狠拍了下脑门儿,申峰一溜烟冲回临时厨房急救。

        警局那边还在探讨该如何查探这次的灵异事件,并最终同意让项夜修担任顾问的角色。刚分到一些外部调查工作的申峰本来是没心思做饭的,可看到姚风祁累坏的模样,申峰觉得还是亲手做点好吃的给他家姚美人补补的好。

        看着申峰挺拔的背影在小小的临时厨房里手忙脚乱,心砰砰跳的姚风祁突然就笑出了声。

        这样的感觉,真好!

        吃着发苦的红烧排骨,姚风祁的心情渐渐好转。申峰本来想重新做一锅,可是他休息的时间不多,已经来不及重新买食材重新做了。见姚风祁丝毫不介意食物变味道,申峰也慢慢放下心来,和姚风祁一起吃饭。

        吃饭的空档,姚风祁把自己前世的经历挑重点和申峰说了一遍,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的申峰整个人都呆住了。他没想到姚风祁的前世会被心上人背叛,更没想到姚风祁曾死的那么凄惨!

        心口一阵一阵的疼,申峰再也端不住饭碗,颤抖着抓起姚风祁冰凉的手,申峰想要用自己的体温来温暖这个总是冷冰冰的男人,可他也知道,姚风祁心底的伤,不是一天两天就可以治愈的。

        “我和你说这些不是为了让你怜悯我的!”费了好大劲才把手抽出来的姚风祁笑着点了点申峰的额头,他会在这种时候说这些,一是为了让申峰更深入地了解自己,二是为了让申峰帮着自己分析下,符君泰到底为什么要放弃上千个鬼娃娃而去地狱营救六只低档恶鬼。

        “依你所言,这个符君泰是个十分精明十分狡猾的人,所以他是不会做赔本买卖的!”定了定心神,申峰开始像分析案情似的分析着符君泰的行为。许久,把整件事在脑子里过了一遍的申峰说了个让姚风祁眼前一亮的可能:“六只恶鬼中,至少有一只是符君泰非常重要的人!”

        “你的意思是,符君泰这么做是为了救关押在地狱的某个人,而不是为了抓恶鬼去修习邪术?”姚风祁如此一想,很多事都豁然开朗了。

        “我觉得这种可能性比较大,当然,他想救的可能不止是一个人,但我认为这六只恶鬼里,至少有一个是混淆视听的!”申峰的推测有理有据,一次性营救六只恶鬼的概率本来就低,再说现在已经有一只恶鬼被姚风祁消灭了,可符君泰却没有任何报复行动,由此看来,至少自爆的家伙,是符君泰顺手带出来的替罪羊!

        “对,就是这样!”想到什么的姚风祁激动的一拍桌子,吓得刚想重新端起饭碗的申峰差点把碗扔出去。

        “又想到什么了?”看着越来越生动的姚风祁,申峰心里是高兴的。可一想到现在和他们作对的是曾经伤害了姚风祁的人渣,申峰的心又变得十分矛盾。

        于情于理,他都该站出来替姚风祁出口气,但理智告诉申峰,如果真的遇见符君泰,还是有多快跑多快,有多远跑多远的好,不然他连小命都保不住!

        “我不是说了吗,我灭掉的家伙看上去好像是一系列吸、精气致人死亡案件的凶手,但我还有很多地方想不通嘛!”姚风祁两眼一闪一闪的,他终于找回被申峰吓跑的灵光,终于知道不对劲的地方在哪里了。

        如果姚风祁没有料错,那日和他失之交臂的凶手的确不是自爆恶鬼,而是和它同时离开地狱的其余五只恶鬼之一。而这个真正的凶手,其实就是符君泰费尽心机去地府营救的目标人物。

        之所以把自爆恶鬼推进姚风祁的视线,是为了让这件匪夷所思的案子有个了结。如今自爆恶鬼已经烟消云散,若姚风祁没有因为巧合过多而起疑心的话,那么这起案件早就完结了。

        案子完结,真正吸取六个人精气的家伙就可以重新隐藏起来,运用它吸到的精气来修炼符君泰传授它的绝迹法术。当然,这个法术具体是什么,有什么样的作用,姚风祁一时还想不到。

        “所以,这件案子其实还没有完结喽?”申峰皱了皱眉,整件事若真的跟姚风祁分析的一样,那未来可能还会有类似的案件发生。反正到时候随便推出来个替死鬼,他们永远都找不到真正的凶手。

        “哼,我要是没想通其中的关节,那凶手就真的要逍遥法外了。不过我既然已经明白是怎么回事了,符君泰的小算盘就打不响了!”姚风祁冷冷一笑,虽然他还是猜不到能让符君泰付出这么多的到底是何许人也,但既然已经掌握了蛛丝马迹,那么抓出这个真正的凶手,也只是时间问题了。

        “要不要让项夜修过来帮你?”申峰本来是好心,怕姚风祁一个人面对符君泰会吃亏。可他这句话刚说出口,姚风祁的脸就黑了。

        狠狠地磨着小白牙,姚风祁周身跟烧了把大火似的:“别跟老子提他,不然爆你的菊!”

        “……”申峰默默地捂着菊花逃到房间角落,蹲在那里画圈圈。他就知道姚美人搞错了攻受属性,还爆他的菊……好吧,看在姚风祁正在气头上,他就先默认一回,等两人真的上了床,谁上谁下可就不好说喽!

        姚风祁把刚刚想通的关键打电话告知正在等消息的阎王,让阴间那帮鬼差们有个心理准备。当然,姚风祁并没有说自己认识符君泰,他可不想把自己前世的故事公诸于众。只是说这次的策划人应该就是先前打伤黑无常等人的黑衣大个子,让大家多加小心。

        听完姚风祁的完整版推理,阎王惊得把刚送进嘴里的饭都喷了出来。和他同桌吃饭的崔判官和天师钟馗嫌弃地端着自己的饭碗离席,他们好不容易才抽出时间吃顿饭,可不能让某些不讲卫生的家伙影响了自己的食欲。

        “姚先生,这么复杂的事情,你是怎么想到的?”阎王再说话的时候都磕巴了,要不是姚风祁的身材和打伤黑无常他们的凶手区别很大的话,阎王简直要以为这些事都是姚风祁一手策划的!

        “我想得到说明我的智商比较高,你想不到只能说明你很蠢!”不客气地挂断电话,姚风祁一口气把桌上的东西全都扫进自己的肚子里。摸着终于有底的肚皮,姚风祁斗志满满——符君泰,任你想得再周全,还是会留下抹不去的痕迹。不把你及你的那些邪术一并消灭,他就不叫姚风祁!

        郊区别墅内,无形的漩涡一层又一层向外扩散,当漩涡扩散到极致又突然收缩成一点,最终消失于无形。总是以同样方式出场的符君泰信步在别墅的大厅里绕了两圈,脸上挂着的是自信满满的笑意。

        “泰,还是你想得周到!”一个黑乎乎的飘渺人影紧紧跟在符君泰身后,这个黑影的周围,也混杂着让人恶心的邪气和怨气。只是这个黑影的气场,明显比自爆的那位强大许多。两只血红色的眸子眯成一条缝隙,散发出的光芒却比毒蛇还要冰冷。

        “事情都摆平了,接下来,你就在这里好好修炼,我相信要不了多久,你就可以重塑真身!”符君泰露出个真心的笑容,即使黑影现在一团模糊,符君泰还是能从对方身上看出当年那个意气风发英俊帅气的小童子!

        “嗯,为了你,我也会努力的!”黑影软软地靠在符君泰的怀里,两人不约而同地笑了。

        作者有话要说:话说今天研究了下烙饼,然后……我明天争取晚上九点前更新,握爪!

        事情就是这样了,前面的案子其实都是有联系的~~还有个八卦碎鬼阵,还有个阴间连环凶杀案的第一任凶手,嗯,他们都会慢慢冒出来的~~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402/165789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