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 > 第66章

第66章

        险些被吓破胆的田正飞得知整个闹鬼事件都是姚风祁一手策划,申峰贯彻执行之后,当即一头栽在沙发上装死,他就想不明白了,他那个一向正直善良的组长怎么会如此轻易就被姚美人带坏了。

        “姚先生,嘿嘿,要不你们继续?我先带他回去了!”越想越觉得应该立刻开吃的白无常嬉皮笑脸地靠近田正飞,结果被正郁闷的某人一爪子拍开:“别对着我笑那么猥琐,小心我爆你的菊!”

        白无常的嘴角抽了抽,平时没多少表情的脸瞬间扭曲。

        围观的姚风祁和申峰不厚道地大笑出声,尤其是姚风祁,刚才把田正飞吓得半死,这会又看到白无常吃瘪,这位向来就会放冷气的灵医大人居然开始捶桌子狂笑,要不是申峰一手死死搂着他的腰,姚风祁可能早就把自己笑到桌子底下去了。

        “爆菊是吧?好啊,我倒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贴在田正飞耳边咬牙切齿地放狠话,白无常倒没有立刻动手把人绑走。

        他会把田正飞叫来阴间,一是不希望这小子整天沉浸在申峰死掉的阴影里,二是希望能够通过田正飞打听些j□j消息出来,比如申峰为什么死而复生,比如姚先生今天的心情为什么好的过分……

        把某个时不时伸手过来吃豆腐的家伙推开,田正飞蹭到申峰身边,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没一会儿就哭起来了。

        笑着把田正飞有日子没剪过的头发揉成鸟窝,申峰的鼻子也开始发酸。虽然他的属下每个都是精英,但不能跟在他们身边,申峰的心总是提在半空,生怕他们出任务的时候会发生危险。

        聊了些分别后警局的案子,田正飞终于把话题绕到了白无常非常感兴趣的部分。胡乱地擦着眼泪鼻涕,田正飞拉着申峰的手,紧张地问:“头儿,你怎么会没事呢?那天我和兄弟们都看到你的……你的尸体!”

        想起那天干尸状的申峰,不仅是田正飞和白无常沉默了,就连刚才还笑得淌眼泪的姚风祁也萎靡了。

        即使申峰现在活过来了,那天的情景对于每个在现场的人而言,都是挥之不去的噩梦。

        “呃,我死得很惨?”突然想到刚才田正飞不让他出来见面的理由,申峰囧了。姚风祁只对他说他是被符君泰抓走,又被其救走的恶鬼吸尽精气而亡,他一直以为自己的死相和那些受害者一样呢。

        除了被分解那位,其他死者的死相都还算不错啊!

        “何止是惨啊!”田正飞说着又开始抽鼻子了,他身旁的白无常也一个劲儿点头。想来符君泰和那只恶鬼在故意报复申峰,报复姚风祁,才会故意把申峰弄得那么惨。可他们知道现在都没有找出符君泰的下落,那人和那些没落网的恶鬼,就那么凭空消失了。

        “惨不惨都不重要,反正我现在还活着不是吗!”申峰故作轻松地一笑,他现在虽然不算人类,但他用的还算是半个肉身。在圣医局的湖里泡了那么多天,他现在不用像鬼魂那样躲避强烈的阳光,也不怕那些专治恶鬼的法器。

        “话说你的尸体在哪里?我记得这只桃子被我挂在尸体上了,怎么会出现在你脖子上?”姚风祁眯着眼睛打量着申峰。申峰的死相之惨众人有目共睹,连圣老爷子都说申峰就算魂魄还在,也不可能借尸还魂。在这样的前提下,申峰的尸体去了哪里?

        “我也不知道,搞不好被那几位老神仙拿去炼丹了呢!至于桃子嘛,应该也是他们挂在我脖子上的。”脑海中突然出现姚风祁实验的那颗小球,申峰狠狠地抖了抖。

        别看他和圣医局三老相处的时间不多,但申峰绝对相信凭借他们的恶趣味,是干得出这样的事的。

        被申峰这么一引导,众人的注意力又转移到阴间这起盗窃杀人案上。暂时把那些问号都甩到脑后,姚风祁转头去看白无常:“你们抓了那么久,到底抓没抓到那个入室盗窃的小偷?”

        “我过来前,牛头马面他们刚抓了一批小偷小摸,正审着呢!”白无常无奈地耸肩,要知道杀人案什么的有时候比小规模的盗窃案更好破获。因为杀人案留下的线索会更多,凶手和受害人间的联系和冲突也会更明显。但偷东西这玩意的随机性就大了,能不能破案抓到凶手,纯属巧合。

        他们这边正说着,白无常的手机就响了。好奇地看了眼显示屏,白无常两只眼睛瞬间就冒光了:“真是说曹操,曹操到!搞不好真有好消息了!”

        喜滋滋地接通马面打来的电话,白无常听了两句就起身往外走,一边走一边把马面说的话重复了一遍,方便房间里的其他人听到:“今天抓到的几个小偷里,有一个曾去过案发小区,并承认他光顾过死者的家,不过他不承认杀过人。”

        姚风祁和申峰对视一眼,跟在白无常的身后,准备一起去阎王宫殿看看情况。田正飞一看人都走了,他留下也没什么意思了。正犹豫着要不要和申峰他们一起去看小偷的时候,田正飞忽然想起个很重要的事情——他来阴间之前好像在开会吧?

        “完了,我死定了!”泪奔着逃出姚风祁家,田正飞已经风中凌乱了。今天的会议可是年终总结中最重要的一个会,省里市里不少领导都在旁听,结果他这个新上任重案组组长竟然堂而皇之地溜了!

        一想到局长大人发飙的样子,田正飞就觉得世界末日到了。早知如此,他刚才就该在第一时间同意去陪“做鬼”的申峰,运气好没准还能按牺牲计算……

        啼笑皆非地目送田正飞返回阳间,申峰和姚风祁随着白无常杀去了阎王宫殿。一票工作人员虽然早就知道申峰又活了的消息,可当他们看到申峰迈进来的那一刻,还是集体凌乱了。

        “他真的是申峰吗?我怎么看着长得不太像啊?”

        “就是就是,会不会是姚先生抵不过思念之情,找了个和申峰长得特别像的人来以慰相思啊?”

        “切,你们不知道阳间有个什么‘克隆’技术吗?好像是可以复制出一个一模一样的人,我看这个八成就是克隆出来的!”

        ……

        申峰满脸黑线地听着这些言论,如果不是他现在想起了前世以及生前的事,没准真会把这些八卦者的言论当成真理。

        对于这些人的胡言乱语,姚风祁倒是满脸无所谓,只是在经过他们的时候把他们的长相深深印在心里——小样的,有种你们一辈子别来找我看病,不然别怪我给你们下猛药!

        带着申峰和姚风祁一路杀到审讯室,白无常终于见到了传说中的小偷。

        在牛头马面的连番审讯下,原本就很猥琐的小偷此时跟霜打的茄子似的蔫头耷拉脑,可任凭牛头马面怎么吹胡子瞪眼,他就是不承认自己杀过人。

        “牛哥,马哥,我都说了多少遍了,我真的没有杀人,我那天去的时候家里根本没有人!再说,您二位看看我这身板,到底是我杀他啊还是他杀我啊!”小偷委屈地挺了挺胸脯。

        考察地形的时候他曾见过那户人家的主人,人高马大的,两人真要是遇到一块,谁把谁灭了还真就不好说。

        “他应该没说谎!”盯着小偷的眼睛看了半天,申峰终于排斥了小偷杀人的嫌疑。要知道申峰不仅冲锋陷阵有一套,在审讯以及观察嫌疑人方面也很有一套,所以他只靠细微的观察,就能断定小偷没说谎。

        “同志!太谢谢你了!”小偷激动地站起来,不顾身后两个鬼差的压制,冲上来和申峰握手。早知道他盗窃过的人家会出现命案,他那天就不出去作案了。偷钱是小,要真被扣了个杀人的大帽子,他死得多冤啊!

        “你能确定你去偷东西的时候,那家主人不在家吗?”姚风祁的眼珠转了转,他们根本就不确定死者具体的死亡时间,所以小偷即使不是杀人者,也不能排除他是实施法术者的嫌疑。

        “当然不在家了,我眼睁睁看着他出门,我才进去偷东西的!”小偷一听这话就来劲儿了,为了能有更多时间翻找财物,也为了能全身而退,他大多都选房主不在家的时候动手。尤其在发现死者块头比自己大后,小偷更是等了大半个钟头,直到死者出家门,他才撬门进去的。

        “你不是说你偷东西的时候是半夜吗?那么晚了,他还出门干什么?”牛头气呼呼地一拍桌子,吓得小偷抖了抖,又蔫了:“我又不是他,我怎么知道。”

        “依你所见,他是临时决定出门的,还是早有准备?”申峰摆了摆手,示意牛头稍安勿躁,有些话,不是你问的大声,就能得到真实的答案。

        “我觉得是早有准备!”小偷咬着手指头想了半天才给出个模棱两可的回答:“我记得那天他出门的时候穿的很整齐,如果是临时决定出门买点宵夜,应该不会穿戴那么正式。至少我见过他们小区里不少买宵夜的人,套着大衣和棉拖鞋就出门了。当然了,如果他就喜欢穿那么正式去买宵夜,我也没话说!”

        姚风祁皱了皱眉,据小偷交代,死者出家门的时候已经半夜将近十二点了,在夜生活相对冷清的阴间,他那么晚出门要干什么?

        作者有话要说:小小声说,一会儿还有一章…遁走码字去!!o(╯□╰)o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402/165789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