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 > 第70章

第70章

        白无常赶到阎王宫殿的时候,项夜修正抱着一盆米粥喝得香呢!

        为了自己美满的姻缘不被某个无良之人拆散,项夜修一整天都在忙着找人,连个吃饭上厕所的时间都没有。才一晚上而已,项夜修就把自己保养了几百年的嫩面皮熬成了黄脸皮。

        项夜修的身边蹲着个一身褴褛的年轻人,仔细看,衣服的边边角角处还有往下滴答的泥水,啧啧,就这造型,街边的流浪汉都比他整洁!

        “你就是年终?”白无常不确定地问了一句。在他看来,能阻止凶手把尸体带走的,怎么着也该是个世外高人,就算不穿着传统的袍子,至少也该一身精英打扮吧?可眼前这位……不会是项夜修找来凑数的吧?

        “我不是,难道你是吗?”刚才还低眉顺眼的年轻人突然抬起头,一双精光四射的眸子瞪得白无常下意识后退两步。好家伙,好凌厉的眼神啊!

        “我说你吃枪药了?一大早上的就不能消停会儿啊!”把吃光的盆往旁边桌子上一摔,项夜修双手掐腰瞪着年终。年终也不甘示弱,一脚把办公室里的红木椅子踢倒在地,给项夜修来了个声势浩大的下马威。

        “……”白无常眨了眨眼,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是要上演哪一出啊?!

        “真败家,这么好的椅子,踢烂了你赔啊?”气焰全消的项夜修肉痛地过去抢被年终踩在脚下的椅子,可惜不管他如何用力,年终就是不松脚,椅子始终被他牢牢地踩在地上。

        “嘿,我这个暴脾气!”一个猛子跳起来的项夜修撸胳膊挽袖子就冲了上去,年终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一脚把椅子踢开,顺势脚尖一勾旁边的桌子。

        本来安安稳稳坐在上面的米粥盆子瞬间飞了起来,不偏不倚地扣在马上就要撞到年终的项夜修头上。

        要说阴间这饮食味道一般般,可这锅碗瓢盆可都是品质一流的好东西。这个米粥盆是正经的青花瓷,要分量有分量,要品质有品质,一盆子下去,顿时把项夜修砸了个头晕眼花。摔倒前,项夜修还在念叨着——

        “这可是好东西,不能摔坏了!”

        “哼!”不屑地白了项夜修一眼,年终把扔到身后的椅子扶起来,一屁股坐了上去。

        扫了眼无所适从的白无常,年终的语气更冷了:“你还在这傻站着干嘛?没看到我饿着肚子吗?赶紧给我做饭去!”

        “……”白无常的嘴角抽了抽,他在阴间的地位不说数一数二也是差不了多少,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居然让他去煮饭?靠,你以为你是他家小飞飞啊!

        “还不去?”年终不耐烦地揉揉拳头,大有“你不去我就揍你”的架势。

        “咳,我是阴间鬼差,不是开饭馆的!”白无常觉得这小子敢在自己面前放肆,八成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就在白无常酝酿着惊天地泣鬼神的自我介绍时,年终腾地站了起来,转身就走!

        “嘿,你去哪儿?”白无常一惊,快步走到年终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这人可是他们案子的重要众人,说什么都不能让他跑了!

        “废话,你这里不是饭馆,那我就去找个管饭的地方!”年终俊俏的一张脸已经变成了茄子色,要不是项夜修死缠烂打,他会出现在这里吗?他不出现在这里,会没饭吃吗?

        “……你再坐一会儿,我们这里有工作餐,我去拿一份!”未免重要证人从自己手底下逃走,白无常只好妥协。抓过某路过的小鬼差,让他去餐厅打一份丰盛点的工作餐来。

        看着热情腾腾的早餐,年终的脸色总算好了些。毫不客气地把盒饭摆在办公桌上,年终一脚踩着项夜修的屁股颠来颠去,一边往嘴里扒饭。

        昏迷中的项夜修只觉得屁股上跟过了电似的直突突,说不出是好受还是难受。下意识挥手一摸……嗯?怎么会多出一脚丫子?!

        瞬间清醒过来的项夜修一转头就看到某人在自己身上作威作福,气得项夜修噌地跳起来,一巴掌把某人没吃完的盒饭扫到墙上,另一只手直接去抓年终乱糟糟的头发。

        看着瞬间被镀了一层油光的墙壁,白无常泪了——以阎王的小气个性,八成不会公款给他报销刷墙的费用吧?

        看着美味的早餐离自己而去,年终的脸色再度变成紫茄子,顺手掐住项夜修的脖子,年终决定给这个讨厌的家伙一点颜色看看。

        所以当白无常结束对墙壁的哀悼,一转头就看到刚才还算和谐的两个人打成了一团。这个揪着那个的头发,那个掐着这个的衣服,跟泼妇打架似的。

        抹了把额头的汗水,白无常突然有些后悔来这么早了。早知情况如此复杂,他就多在家里陪陪他家小飞飞,让牛头来做炮灰多好!

        就在白无常纠结着要不要上去把打得不可开交的两个人拉开的时候,援兵终于到了。一大早就被申峰拉起来锻炼身体的姚风祁穿着件宽松的仿古款袍子,晃晃悠悠地踏进办公室。

        盯着地上的一坨看了两秒,姚风祁突然阴森地笑了:“啧啧,一大早就看到狗咬狗的戏码,真够精彩的!”

        他的话音刚落,刚才还死也不肯罢手的两人突然跟相遇的同性磁极般瞬间弹开,一左一右用不善的眼神打量着突然冒出来的家伙。

        看清说话人是姚风祁,项夜修瞬间蔫了。可年终不知这个长相异常好看的男人何许人也,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姚风祁刚刚对他的讽刺,就算这人再天仙,他也要教训教训他!

        “你叫年终?”懒洋洋地靠在申峰肩膀上,姚风祁眯着眼睛打量一身乞丐服的年终。不得不说年终的长相很出众,如果好好打扮下,应该比项夜修要有看头,可惜这人的脸实在太臭,跟茅坑里的石头一样。

        “我不是难道你是吗?”同样的回答,年终脸上不屑的神情更重。

        满屋子的人瞬间抖了抖——在阴间敢这么对姚风祁说话的人,是嫌自己命太长吗!

        果然,姚风祁的眼里闪过一丝冷光,莫名的,年终觉得办公室里的温度有些低。

        “这个是你的声音吧?”姚风祁勾了勾手,福灵心至的白无常立马送上昨天的录音。当着年终的面播放一遍,姚风祁修长的手指在录音机上捅了捅,当重新播放的时候,录音的内容居然变成了各种“嗯嗯啊啊”!

        白无常默默地后退两步,心中警铃大作。别看他和年终是第一次见面,但从刚才的种种表现上看,年终绝对是个傲娇中的女王。至于姚风祁的属性……总之这两个人凑在一起,妥妥火星撞地球的节奏啊!

        年终本来就难看的脸色彻底黑了,咬牙切齿地指着始作俑者,年终一字一顿地道:“你,找死!”

        “找死?”姚风祁挑眉,好像很久没人跟他说过这样的狠话了!饶有兴致地晃晃脖子,姚风祁决定暂时放过项夜修,先把这个更不顺眼的家伙胖揍一顿再说。

        于是当阎王他们上班的时候,办公室里已经乌烟瘴气了。

        刚才还在叫嚣的年终被姚美人踩在脚下,时不时地赏个两巴掌,可怜的年终就像被掀过来的乌龟,只能无力地划动四肢,却丝毫撼动不了姚风祁的胜利地位。

        “说,你叫什么名字?”姚风祁把手撑在自己的膝盖上,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脸上青一块紫一块的年终。

        年终如青蛙般双眼圆睁,就是不肯开口。

        “骨头还挺硬!”姚风祁云淡风轻地碾着某人的肚子,一边欣赏着年终脸上丰富的表情,一边拿出一包药粉,准备给某个不听话的家伙灌进去。

        “呜呜,我都说,我都说,你快别踩了!”没等姚风祁的终极计划付诸实施,一直闭口不言的年终突然哭了。

        抱着肩膀看热闹的项夜修不厚道地笑了,他昨晚就是把年终打到哭,才把人给拉到阎王宫殿的。严格来说,这货其实是傲娇别扭属j□j?!嗯,简而言之,就是欠揍……

        “呜呜,我叫年终,今年三百二十七岁,那天确实是我报的警,因为我发现有人在杀人,还用死者的尸体炼制长寿丹!”

        “长寿单?就是这个东西吗?”姚风祁不知从哪儿掏出那颗眼珠子似的丹药,一时间,所有刚吃了早饭的都开始反胃,恨不能吃多少吐多少。

        “就是这个东西!”抹了把脸上的眼泪,年终继续交代:“那个家伙我以前见过两次,以前他都是用死人的尸体炼丹,所以我也懒得管,可是那天他居然杀人,所以,所以我就出手把死者的尸体给抢下来,还故意报警,就是希望你们能尽快抓到凶手,免得他继续害人。”

        “可是我没想到会给自己惹祸上身啊,早知如此,我那天就不多管闲事了!”

        年终最后一句话刚出口,以阎王为首的一票鬼差脸都黑了——什么叫多管闲事?什么叫早知道就不管了?这货简直是欠揍!

        于是在姚风祁把脚抬起来后,其他人一拥而上,直接把年终揍成了猪头。

        喧闹的早上终于结束,被姚风祁大发善心赏了瓶伤药的年终一边抹眼泪一边把凶手的资料都交代出来:“那家伙叫什么我不知道,不过我听有人叫他巨头还是什么的!哦,对了,他们一起的貌似有三四个人,都是邪修!”

        三四个?白无常脸色一变,如果这票人都开始杀人,阴间就麻烦了!

        事实证明,阴间暂时还算安生,阳间的案子却一宗宗冒了出来!

        作者有话要说:咩哈哈,把这个傲娇别扭的家伙配给谁好呢……反正他奏是个受受!要不……周奇?!(⊙_⊙)?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402/165789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