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 > 第74章

第74章

        盯着一脸血的丑八怪看了半个钟头,阎王默默地吩咐餐厅,今晚的晚饭可以减半了,至少他本人那份可以省了。

        姚风祁是治病救命的灵医,不是专门帮人美化门户的整形师,所以他那一菜刀拍完,丑八怪更丑了,而且是每个部位分开看也同样变丑了。

        “姚先生,咱是不是先把他弄醒了再说?”牛头两只大大的牛眼尽量避开让他恶心的画面,偏偏他视野比较宽阔,随便动一下眼睛都能看到倒在地上的丑八怪。

        姚风祁点了点头,摸出一颗碧绿色的药丸递给牛头,这是解毒的灵丹妙药,只要把这个吃下去,丑八怪马上就能苏醒。不过这小子肯不肯乖乖就范老实招供,姚风祁就不知道了。

        未免辛苦抓到的家伙跑掉,阎王特意调来二百阴兵,把办公室里里外外围了起来。

        牛头鼓了鼓气,闭着眼睛把药丸塞进丑八怪的嘴里,也就一分钟,丑八怪的肚子里又响起相当恢弘的协奏曲,紧接着丑八怪的眼睛就睁开了。

        “老实交代,你还有几个同伙,他们都在哪里?”阎王一扫在姚风祁面前的怂样,威风凛凛地坐在办公室中央的沙发椅上开始审问。对待破坏分子神马的,阎王自认还是颇有威严的。

        丑八怪眨巴着充血的眸子扫视着在场的众人,好半天之后他才明白过来,原来自己被抓到了阎王宫殿。看着坐在正位上一脸狰狞的阎王,丑八怪冷笑两声,想让他开口,阎王的分量还远远不够。

        阎王被丑八怪那不屑的表情刺激得直翻白眼,崔判官见状急忙过来帮他拍打后心顺气。要是犯人没开口而主审先晕过去了,他们阴间鬼差的面子算是彻底丢光了。

        “小子,想耍威风也先看看地方,在这里,你只有一条路:老实交代自己的罪行!”喝了口茶,阎王总算把心头的火气压了下去。他突然能理解姚风祁为何既给丑八怪下毒又要用菜刀拍他的脸了,这货实在太可恶了!

        “罪行?你凭什么说我有罪?”丑八怪继续冷笑,阎王宫殿是讲道理的地方,即使那个好看得不像话的家伙也在,丑八怪也不怕他会当着阎王的面刑讯逼供。

        “……”阎王又被噎的不轻,在他看来罪证确凿的案子怎么到了凶手这就成了死无对证了呢?不过想想也是,貌似除了年终见过他一面外,就没人再看到他杀人了,阴间阳间都是如此。

        “年终呢?让年终来指认这小子,老子就不信还能让他把黑的洗成白的!”阎王气得吹胡子瞪眼,可惜年终已经被派出去当“叛徒”了,一时半会儿还回不来。

        “我劝你最好乖乖开口,不然……”靠在申峰身上,用菜刀磨指甲的某妖孽凉凉地开口。还是那句话,他又不是阴间的鬼差,才没有那么多顾忌。如果丑八怪不说实话,他是不介意再奉献点毒药的。

        任凭丑八怪的同伙在外面闲逛,谁知道又会有多少无辜百姓受害,对这种死鸭子,姚风祁向来舍得用开水狠狠地烫。

        “如果你非要屈打成招,我也没话说!”丑八怪梗着脖子,跟要英勇就义似的。

        众鬼差直磨牙,偏偏又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事实上他们确实没有有力的证据,年终那小子的根底他们也不清楚,谁敢保证年终说的就是实话,而不是故意栽赃嫁祸。

        姚风祁眯起了眼睛,他拿出长寿丹时,丑八怪的反应就已经说明很多问题了。再说重案组的众人险些被他变成僵尸就是最有力的证据。

        既然确认这货就是凶手,姚风祁就不介意刑讯逼供一下。

        阎王等人互看一眼,排成队悄悄地溜出办公室。他们可是鬼差,不能眼睁睁看着姚风祁虐待犯人,当然了,如果他们不在现场的话,那姚风祁干了什么就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清场完毕,姚风祁笑嘻嘻地走到丑八怪身边。丑八怪已经抖成一团了,他宁愿看到这个人冷冰冰的样子也不希望对方对自己笑,因为这让他想到了个遗忘多年的成语——笑里藏刀!

        “怎么样?还是不肯开口吗?这里可没有人能救你了!”一手伏在膝盖上,姚风祁优雅地蹲下望着丑八怪,他现在最好奇的是丑八怪在阳间说的那句“不要挡我的财路”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他们炼制各种尸丹,除了自己服用,还想拿去卖钱?

        “我,我真的没什么好说的!”丑八怪一边哆嗦一边向后退,直到缩进墙角,再也无法闪避姚风祁愈来愈凌厉的眼神,以及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浓郁的杀机。

        “冥顽不灵……”姚风祁冷笑两声,重新站起来。对着自家男人勾勾手,姚风祁轻轻地开口:“给你个机会!”

        申峰愣了一下,随即明白了姚风祁话中的意思。他才和阿黑缔结盟约,还没有上过战场实践一下。如今这个丑八怪正好成了他们现成的试验品,来磨合申峰和式神的默契。

        坏坏一笑,申峰挥手召唤出阿黑,阿黑恭敬地向申峰行了个礼,又对姚风祁深鞠一躬,之后就把视线转移到它曾经的主人身上。

        乍见阿黑,丑八怪喜上眉梢。有阿黑在,他逃跑的机会就会增加许多。可都不等他说话,阿黑就扑了上来,对着他拳打脚踢。

        “你这个畜生,竟然敢殴打主子,不要命了吗!”丑八怪边抱头躲闪边破口大骂。倒不是他不想还手,而是不知什么原因,他身上一点真气都提不起来,就跟被废了武功的武林高手一样,除了挨打,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你最好搞清楚一件事,它的主人,可不是你了!”抱着肩膀看热闹的姚风祁心情大好,他给丑八怪吃的长寿丹上涂的是他研发的新药,看来这药的效果不错,甚至超过了姚风祁的预期。

        丑八怪一愣,随即结了个奇怪的手印,打向阿黑。果然,阿黑一点反应都没有,继续对他施以拳脚。

        “你们,你们居然强行解除了我和阿黑的契约!”丑八怪气得七窍生烟,他当年废了多大力气才从阴阳轮回的边角里抠出这么个恶鬼炼成式神,结果一夕之间,宝贝就成别人的了。

        “解除契约算什么!”姚风祁哼哼着:“如果你喜欢,我甚至可以把你也变成式神,或者,把你变成式神的式神!”

        丑八怪闻言,嚣张的气焰立刻蔫了。他亲手炼过式神,所以很清楚其过程有多痛苦,他宁愿一死也不要变成式神。

        “不想承受痛苦,就乖乖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杀人什么的,最多也就是废掉一身修为,重新进入轮回。如果你继续顽抗,结果不用我多说了吧!”姚风祁打了个响指,阿黑就跟打了鸡血似的抄起红木椅子兜头兜脸地开始砸,没一会儿,丑八怪就浑身是血了。

        “好了,好了,别打了,我都说,我都说还不行吗!”被打得鼻青脸肿的丑八怪终于扛不住了,眼下最重要的是保住小命,只要还活着,他总有机会逃跑。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又是清脆的响指声,阿黑立马放下凳子,乖乖回到申峰的背后。姚风祁翘着嘴角看着丑八怪,等着他竹筒倒豆子。

        “炼丹的秘法是我自己研究出来的,目的是想通过丹药来增加自己的修为,增长寿命!我们一起还有三个兄弟,都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前阵子那小子是我杀的,阳间失踪的六个人也是我杀的!”

        “完了?”姚风祁挑眉,丑八怪虽然把所有的事都说了,但很多重要的细节却都故意略过了。比如他是怎么研究炼丹秘法的,再比如,他是怎么通过阴阳界限的。

        “不然你以为还有什么?”揉着疼到抽抽的肚子,丑八怪的五官已经彻底梛位了。

        “我倒是对你炼丹尤其是长寿丹的步骤很感兴趣,怎么样,有兴趣和我交流一下吗?”姚风祁森森一笑,想瞒过他,做梦!

        丑八怪青紫色的脸微微变色,好吧,其实变没变已经看不出来了。

        “炼丹秘法是我独创,怎么能轻易告诉你!”佯装瞪眼,丑八怪的心思千回百转。他的所谓秘法是别人教他的,而最关键的步骤是对他保密的,所以具体要怎么炼成长寿丹,他也不是很清楚。

        “不能轻易告诉我是吧?”姚风祁挥挥手,阿黑撸胳膊挽袖子就又要上去狂殴。

        “等,等一下!”被打怕的丑八怪急忙摆手,要是再让阿黑抡着凳子打一顿,他就可以直接去投胎了。

        “我可以把具体过程都告诉你,但是你不能随便告诉别人!”丑八怪眼珠转了转,他完全可以把重点过程糊弄过去,反正对方不会杀个人来做实验,于是他说的是真是假也根本没办法验证。

        “好,你说!不过我提醒你一句,我可是阴间新上任的灵医,所以,最好不要骗我!”又掏出菜刀磨指甲的姚风祁说得满脸无所谓,听者丑八怪已经开始肝颤了。

        扶着姚风祁在沙发上坐好,申峰习惯性拿出小本本做记录,把丑八怪陆陆续续交代的内容全部都记在了本子上。

        当然,不管姚风祁怎么威胁,丑八怪都不肯说出他几个兄弟的名字,不知这小子是够运气,还是怕那些人被抓之后吐出些他不想说的秘密。

        “就是这些,如果你不信的话可以好个人来试验一下!”丑八怪嘿嘿地笑着,要不是被逼急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有这么高的编瞎话天赋。他自己都快以为刚才说的,就是炼制丹药的秘法了。

        “看上去真实度挺高!”拿着申峰记录的小本本看了两遍,姚风祁点了点头。

        如果忽视中间重点过程的一团狗便便式言语,整个过程算得上大家手笔。能研究出这种秘法的,绝不会像丑八怪这样轻而易举被他们抓住。

        “我知道你现在还不肯说实话,不过用不了多久,你会就乖乖开口!”姚风祁又展现了把什么叫皮笑肉不笑,之后召唤守在门外的鬼差,把这小子拉去牢房关着。

        他留在丑八怪身体里的毒素还没有完全解除,最多三天,这小子就会因为承受不了痛苦而开口。当然,他让牛头给这小子吃的解毒药也有保命的作用,所以丑八怪想自杀都没那么容易,真真儿是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姚先生,不知道他的同伙在哪里,案子也不算破了啊!”盯着满本的秘法,阎王都快哭了。他现在最需要的是抓人,至于他们怎么炼丹,他根本就没兴趣。

        “放心,不是还有年终吗,那小子应该很快就回来了!”姚风祁耸了耸肩,他会如此轻易放弃拷问,就是笃定年终那边会有收获,而且来得比撬开丑八怪的嘴要快。

        至于秘法……姚风祁的笑容渐渐收敛,略薄的嘴唇抿成一条危险的弧度。正如他想的那样,这个丑八怪只是别人雇来的枪,他的背后,应该还有个十分厉害的人物,这个人,才是他们真正的对手!

        ……

        就在众人商量着先吃点晚饭填填肚子的工夫,风尘仆仆的年终回来了。那身整洁的衣裤又变成了破破烂烂的乞丐装,不知是他就喜欢这样的风格,还是又被人家给打了。

        “我先声明,以后有这种破事千万别找我,我还想多活些年呢!”抱着啤酒罐一饮而尽,年终气呼呼地开始骂街。但凡被他拜访过的修道人士都被骂了一遍,原因和大家想的一样,年终被那群修道者群殴了。

        “怎么样,问出什么了?”一见年终,阎王立刻把饭碗放下了。他现在迫不及待地想知道其他三个共犯的信息,他快被游行大军给踩死了!

        “主犯,就是我撞到那个丑八怪叫牛一,另外三个叫张二,朱三,姬四。当然这只是他们的外号,他们的真名叫什么我不知道!”抓了个包子啃了两口,年终噎的直翻白眼,好半天才能说出话来。

        “不管是正统的修道体系还是邪修队伍里,他们四个都是籍籍无名的小辈。不过最近这段时间他们突然就冒出来了,花钱大手大脚,偶尔和其他修道者或邪修起了冲突也敢放狠话了。对了,他们现在还有个很响亮的绰号,叫四帅!”

        “噗!”正在喝粥的牛头当场就喷了,他可没忘了丑八怪什么长相,就算其他三个再出色,和丑八怪放在一起也不能成为“四帅”吧?

        “看来他们没少从幕后人那里拿取好处!”把申峰夹进碗里的排骨塞进嘴里,姚风祁丝毫没意识到自己一句话,就把在场所有的鬼差劈了个外焦里嫩。

        “姚先生,您不是说笑吧?丑八怪,呃,牛一背后还有人?”阎王吞了下口水,他最近到底走什么背运啊,怎么遇到的案子都是一环套一环,最后一连串能揪出好多藏在幕后的凶手!

        “是真是假,还得等你们抓到其他三帅再说,只有把他们都抓到,才能尽快撬开他们的嘴!”姚风祁颇有深意地看了申峰一眼,申峰连忙点头。囚徒困境神马的,就是他告诉姚风祁的。

        “喏,我还给你们要到了他们的画像,别说,长得真的很……”年终说着从破烂的衣服里翻出四张整洁的白纸,黑无常好奇,把画像打开一看,脸当时就绿了。

        牛头不明真相,过去抢画像,结果一看之下,又喷了。

        等画像传阅了一圈,在场除了姚风祁申峰以及早就看过的年终外,无一例外地喷饭了——老天不是在开玩笑么!丑得如此奇葩的四个人到底是怎么聚到一起的?还四帅……帅什么时候用来形容丑到极致的人了?

        “还有,我听一个年长的修道者说,他们最近经常出现在市郊的一个小山沟里,他门下好几个小修道者去砍柴的时候见过。”趁乱把所有好吃的集中在自己面前,年终边吃边继续爆料。

        被恶心得够呛的众人一听说有线索,纷纷拿着武器就去蹲坑了。虽然每个人都饿着肚子,但这时候吃饭对他们而言,无异于上刑!

        “小子,你干得不错!”岿然不动的姚风祁把薄皮大馅的包子扒开,小孩拳头大小的肉丸子归自己,面皮进了申峰的肚子。

        “那有奖励吗?”年终眨巴着水汪汪的眼睛看向姚风祁,阴间的修道者之所以比阳间还低调,就是因为阳间的人可以炼丹增加修为,而阴间,除了尸丹这种人体内长出来的玩意外,就没别的丹药了。

        如果姚风祁肯赏他些丹药……年终不厚道地笑了!

        “奖励?”姚风祁瞟了年终一眼,缓缓点头:“这个可以有,不过不是现在!因为你现在还有件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

        年终脊背突然僵了,为毛他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事实证明,姚风祁没有为难年终,只是给他派了个相对轻松的活——去阳间和项夜修作伴保护重案组的人,顺便把白无常换回来。

        白无常毕竟是阴间颇有地位的鬼差,现在阴间最忙的时候,他总在阳间呆着也不合适。

        但四帅之三还没有落网,姚风祁担心他们听到消息后会去找重案组的麻烦,毕竟没有重案组,牛一也不会那么容易就被鬼差给抓住。

        从未去过阳间的年终想了想,觉得这确实是个美差,与其待在阴间,随时被奴役,还不如去阳间充当个临时保镖,顺便还可以尝尝阳间的美食,看看阳间的美女!

        一拍即合之后,姚风祁让崔判官给年终发了个通行证,吃饱喝足的年终洗了个澡又换了件完整的衣服,兴高采烈地去了重案组落脚的医院。

        呼吸着阳间的空气,年终愉快地都要飞起来了。像他们这种修道者寿命都是很长的,如果能有所成,那他们就有机会跳出阴阳轮回。不过阴间修行相对较苦,偶尔来阳间找找乐子,实在是太美好了!

        把白无常赶回阴间,年终百无聊赖地坐在椅子上东瞅瞅西看看。他已经知道这个重案组是申峰以前的手下,都是姚风祁在罩的人。那个娃娃脸的新任队长是白无常的相好,另一个有些呆板的男子是个法医,和项夜修之间有许多不可告人的秘密!

        嗯,这支队伍很神奇嘛,居然包罗万象!他是不是也该在剩余的两个里面挑一个给自己?!

        看看高大威猛却有点稚气的姜末,再看看成熟稳重的周奇,年终纠结了——他到底要选哪一个?!

        ……

        “小祁,累了这么久,回去歇歇吧!”吃完晚饭,姚风祁和申峰手拉手在街上压马路。在阴间地界上抓人这种事,姚风祁向来是不参与的,当然,如果能勾起姚风祁的好奇心,他也会偶尔去凑凑热闹。

        可惜三帅的长相实在太抱歉,他还是不去找虐了。

        “你说这次的幕后主使,会不会还是符君泰?”紧了紧相互握着的手,姚风祁的声音出现了细微的颤抖。

        申峰明白姚风祁在怕什么,所以除了更紧地回握姚美人的手,没有再说什么。

        在没有足够的力量保护自己之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小祁,要不我们再去趟圣医局,也许三位老神仙会有其他的办法,帮我早日变强!”走到家门口,申峰突然扳过姚风祁的肩膀,郑重其事地说。

        这几天,申峰想过许多关于自己身份的事。现在已知的是他的元神是天神下凡,只是因为某些原因一直无法重启作为神的那部分记忆和战斗力。如果他能觉醒,那么就不用姚美人胆战心惊地守着他,而是他来保护姚风祁了。

        “那几个老家伙,就算真有办法也不会告诉我们的!”姚风祁不爽地皱着鼻子,圣医局的三个老怪物都恶趣味得很,想要他们开口,还说不定会搞出什么难题呢。

        “他们不是你的师父吗?哪有不疼徒弟的师父!”揉揉姚风祁半长不短的头发,申峰笑得格外温馨。他对圣医局三老的记忆不多,但他感觉得出三位老人是喜欢姚风祁的。只要他们多去求几次,三个老神仙没准会给他们指条明路。

        “那……好吧,咱们就去一次,如果他们乖乖交出办法也就算了。如果他们非要死鸭子嘴硬,我就让他们真的变成死鸭子!”阴森森地笑了两声,姚风祁的眼睛闪烁着狼一样的绿光。

        申峰无语望天——到底是圣医局的三老恶趣味还是他们家的姚美人恶趣味?

        话说到底是谁把谁带坏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402/165789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