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 > 第79章

第79章

        “头儿怎么能直接跳下去呢?”理智尚存的白无常晚到一步,眼睁睁地看着阎王跳进了地道。

        敌人能在这里挖地道,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假脸面具就走,怎么可能不在后路设陷阱!如今阎王直接跳进去,不等同于拿自己的胸口往人家的抢上撞吗!

        可白无常再急也没有合适的补救办法,除了吩咐阴兵和等级比较低的鬼差在周围戒备,以防有人偷袭外,白无常带着黑无常以及牛头马面跳进了地道,去支援阎王。

        先一步进入地道的阎王没头没脑地往前追,期间撞了无数次的墙。也不知是谁挖的地道,那叫一个弯弯曲曲,偏偏阎王心急,身上也没带照明设备,只能慢悠悠地在里面摸索。

        起初还能听到前面有人的脚步声,慢慢地,就什么声音都没有了。

        “特奶奶的,都是属耗子的啊!怎么把地道挖成这德行了!”恨恨地啐了一口,阎王只能像盲人那样摸着两面的墙壁前进。幸好地道的宽度不大,双手能摸到两边的墙壁,不然在黑暗里转一会儿,没准就转到回去的方向了。

        正往前摸索着,阎王突然赶到左脚好像踩到了什么东西。起初阎王也没往心里去,毕竟是刚挖成的地道,地面不平整是很正常的事情。可走着走着,阎王就觉出不对劲了,因为他的两只脚已经陷入什么东西里,拔不出来了。

        慌乱地低头摸索,阎王只感到指尖触摸到一点冰凉又黏腻的东西,放在鼻子下面闻闻,阎王差点把中午吃的盒饭给吐出来。

        别看此处空气里没什么味道,可绊住阎王的黏腻东西却腥臭扑鼻,阎王凭直觉判断,脚下应该是通过特殊手段炼制的尸油。只是要多少尸油,才能让他有这种举步维艰的感觉啊!

        深陷险地,阎王的注意力都集中到了脚下,而忽视了上方和前方。嘶嘶的吐信声在地道上方响起,无数眼中闪着微弱光芒的小蛇汇集在一处,伺机攻击正想拔脚出泥沼的阎王。

        阎王头上的汗掉下来了,他没想到敌人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布置这么多杀招。最重要的是他现在看不清周围的环境,无法判断自己身处的环境有多危机。

        随手在墙壁上抓了把泥土,阎王眼睛一扫,手里的土块就飞了出去,将四五条即将接近阎王的小蛇打飞。

        打蛇打得不亦乐乎,阎王只得将身体靠在一侧的墙壁上保持平衡,否则脚下一划,他可能就要闷死在没过小腿的尸油里了。

        “嗖!”尖锐的物体划破空气,发出让人几乎听不到的声音。被小蛇烦得发疯的阎王敏锐地意识到,除了这些小蛇,还有其他危险的东西在靠近他。

        凭着直觉和出色的听力,阎王侧身整个人趴在墙壁上,一只短箭贴着阎王的耳根飞了过去,直接钉进阎王身后不远处的墙壁里。

        吓出一身冷汗的阎王来不及反应,又有三只同样很快却又完全看不到的箭射了过来。阎王这个纳闷啊,他不是身处七拐八拐的地道里吗,这些箭是怎么飞过来的?

        左挡右闪躲过三支箭的攻击,阎王只觉得陷在尸油里的叫突然一疼,好像有什么东西咬到他了。

        咬紧牙关,阎王知道现在脚下的尸油里已经潜伏了如数被他打落的小蛇。这些小蛇很可能常年和尸油作伴,即使人在其中很难拔脚行走,小蛇却可以行动自如,阎王尝试着抬脚踩了两次,都以失败告终。

        疼痛接踵而至,从一开始觉得剧痛钻心到后来的渐渐麻木,阎王终于意识到咬到他的东西有毒,而且是剧毒!

        暗叫一声不好,阎王躲避着飞箭的同时开始努力尝试回到身后不远的陆地上。先不说这种小蛇的毒还有多久毒发,单就是那经人炼制过的尸油,就不是一般人受得了的,被那东西侵入身体,有害无益。

        踉跄着退了两步,阎王猛地一摇晃,一只飞快的箭射中阎王的屁股,愣是把玩命在尸油里挣扎的阎王射的往前冲了一步才稳住身形。

        一手抓住箭的根部,阎王手起掌落,将那根立在他屁股上来回摆动的箭的雕翎打断。既然尸油和小蛇都有毒,那这支箭八成也带着剧毒,如果他硬拔,那结果不是阎王血喷就是中毒而亡。阎王就不敢轻易拔掉箭,只能等着逃离地道之后再找姚风祁帮忙。

        姚风祁也真是,和阎王的屁股缘分不浅……

        就在阎王感到眼前的世界开始摇晃时,跳下地道的追踪人员终于到了。被白花花的电光晃过眼睛,阎王露出了强烈的排斥表情。他在黑暗里摸索这么久,一时半会儿还适应不了光明。

        “头儿,你怎么了?”一马当先的白无常刚想往前走就被阎王制止了。指了指脚下,阎王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

        顺着阎王的目光看下去,白无常的心狂跳起来。阎王所处的地面有略微的凹陷,整个小坑里都是红黄相间的液体,液体表面还有许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在拧来拧去,貌似还会动。即使闻不到这凹陷里东西的味道,白无常还是猜得到身处其中的阎王,一定快受不了了。

        “头儿,再坚持一下,我们马上就来了。”后面的黑无常通过缝隙看到阎王的惨样,当时就急眼了。费了半天劲儿才能白无常身边挤过去,黑无常三步并作两步走向阎王,想要掺自家老大一把。

        白无常气得猛瞪黑无常几眼,他刚进地道的时候就嘱咐过几人要小心谨慎,千万不能发出太大的声音,以免被对方推断出他们所在的位置而展开新一轮敌在暗我在明的攻击。

        可黑无常一看到阎王,把什么都忘了,他刚才那嗓子,即使在地上估计都能听到点回音。

        既然暴露了方位,白无常只好硬着头皮和黑无常一起冲过去,扶住摇摇欲坠的阎王,迅速向后方撤离。

        “白爷,你觉不觉得有股怪味道啊?”后队变前队成了打头的马面使劲儿抽着鼻子,他总觉得打从他们后退那一刻起,空气里突然多了种淡淡的味道。不难闻,可出现在这条诡异的地道里,总让马面本能地觉得不对。

        “闭住呼吸,不要闻!”待白无常反应过来这东西可能有毒的时候,众人的双腿都已经发软了。强打精神的白无常一手扶着已经昏过去的阎王,一手推着脚步明显变慢的牛头,他们只有离开这条地道才能赢得一线生机。

        可就连这样简单的想法也很难顺利实现,一阵天摇地动之后,众人身周的泥土开始掉落下来,不知对方又用了什么手段,竟然把地道给摧毁了。

        在弯曲的地道里费力地向外跑着,白无常只感到眼前的世界都模糊了,不仅是被灰尘迷了眼,更是中毒已深的征兆。

        咬紧牙关,白无常不顾暴露而大吼一声,给萎靡的众人提了神儿。本来都要晕过去的几个打起精神,凭着最后一口气摸到地道口,由守在那里的阴兵把人拉了上去。

        松开搀着阎王那只已经没有直觉的手,白无常僵硬地去掏口袋里的手机。这么些年,他从未觉得死亡离自己这么近。在随时死掉的情况下,白无常的脑子里就只剩下田正飞,如果能再见他一面,多好啊!

        接到白无常电话的田正飞正在吃宵夜,失踪案告破,虽然失踪者都遇难了但好歹把尸体都囫囵地带回来了,这对第一次办这么大案件的田正飞来说,也算打了个及格分。

        “阿飞!”虚弱的一声之后,电话那头就没了声响。

        吃得正香的田正飞心头一跳,打从刚才开始,他就有种不祥的预感,在这个类似庆功的场合出现这种感觉,实在太反常了!

        拿过姜末的手机,田正飞不管姚风祁是否已经入睡就把电话打了过去。他听得出白无常的声音很不对劲,如果白无常出了事,姚风祁应该知道情况吧?

        值得庆幸的是姚风祁的电话只响了两下就被接了起来,正和失忆版申峰打闹的姚风祁心情甚好,说话的语气都带着微微上扬的声调。

        “姚先生,你知道白无常在哪儿吗?他好像出事了!”不等姚风祁开口询问,田正飞就一股脑儿地把自己的担心都说了。姚风祁皱了皱眉,一把抓住申峰攻过来的拳头,示意他暂时歇战,一边拿起家里的电话打给阎王。

        找了一圈,姚风祁终于从值班的崔判官口里得知,阎王带着一票手下去抓捕前来买药的人。

        气愤地摔了电话,姚风祁连外套都来不及穿,拽着申峰的手,两人急吼吼地赶奔事发地点。

        当姚风祁出现在一筹莫展的阴兵面前时,下地道的几位已经全部晕厥了。白无常的手里紧紧握着正在通话的手机,里面传来田正飞焦急的询问声。

        皱着眉头给每人服用了一颗解毒的圣药,姚风祁先跟急得恨不能立马赶过来的田正飞说了声不要紧,然后将伤势最重,脸色发黑的阎王单独搬到一旁,连申峰想过来帮忙,都被姚风祁拒绝了。

        “好歹是一界之主,居然被人暗算掉大半条命,真有你的!”姚风祁一边抱怨着,一边不顾阎王的脸面,当着其他往这边张望的阴兵的面,把阎王的裤子给扒了下来!

        一支被折断的,整体闪着黑紫色光芒的箭,正牢牢地钉在半边已经黑化的屁股上!

        作者有话要说:咩哈哈,全军覆没神马的最爽了o(≧v≦)o~~让某个家伙那么莽撞,当着手下的面丢人了吧!走光了吧\(^o^)/~

        话说刚才枕在膝盖上睡着了o(╯□╰)o幸好没睡到天亮,把这章写出来鸟~~~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402/165789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