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 > 第82章

第82章

        年终没想到对方真的把他带到了一处位于郊外的联络点,在那里,年终见到了两个年纪轻一些的管理员。

        不过这两个人也就是长得年轻点,按年终的经验判断,这两人的实际年龄比去阎王宫殿偷东西的两个家伙要大,谁让这两个管理员修为高呢!

        两个偷丹药的小子趴在管理员的耳朵边嘀咕一阵,管理员先是上下打量着年终,最后饶有深意地点了点头:“年轻人,你的修为不错,如果加入我们,想必以后会有大作为!”

        “加入你们?我有什么好处?”年终挑衅地挑着眉梢,现在一大口袋的丹药都在他手里,没有这些人,他同样可以修成大道。

        再说,这些人现在可是过街的老鼠,都是阎王一直在抓捕的人,他要是一头栽进去,以后还有好日子?

        “哈哈,年轻人,我们组织的资源多得很!甚至可以和上面交换到仙丹!”管理员说着指了指天,年终的心头一惊——这票人的买卖已经做到天上去了?!

        管理员对年终吃惊的表情十分满意,哈哈大笑几声,管理员向前迈了两步,看样子是想过来拍拍年终的肩膀。

        年终警惕地后退两步,这些人的心机多深,他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所以在没搞清楚对方意图前,年终说什么都不能让他们靠近。

        “年轻人,你不要紧张,以后,我们就是自己人了!”管理员看出年终的防备,倒也没为难他。和另一个管理员商量两句,他拿出一颗珍珠似的丹药托在掌心向前递出:“这个是雪山珍珠丹,正统的仙药!”

        年终的眼角抽了抽,他虽然不认识什么雪山珍珠丹的,可这东西看着就像上面的玩意儿,周围还裹着一层淡淡的仙气,这要是吃了,准备修为大升啊!

        “如果你同意加入我们,这颗雪山珍珠丹就是你的了,你手上的长寿丹仍旧是你自己的,你可以自己留着,也可以贡献给组织,换些更加高级的药。”管理员把手里的药放在凳子上,然后把凳子踢到年终面前,展现了十足的诚意。

        年终贪婪地盯着仙药,他还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宝贝呢!先前他听从姚风祁的指挥,无外乎想从对方手里搞点好药,如今好药就在眼前,他何必再去趋炎附势挨打挨骂啊!

        “这些丹药能换多少这个?”年终举了举手里的袋子,又指着雪山珍珠丹问。

        “呵,这雪山珍珠丹可不能一口气吃太多啊,你要是愿意的话,我们可以给你换些别的玩意儿,不过你可以放心,绝对都是你从没见过的宝贝!”见年终终于动摇,管理员以及先前的两个小子抚掌大笑。

        年终先是尴尬地挠头,后来把心一横,抓起雪山珍珠丹塞到嘴里,然后顺手将装着长寿丹和尸丹的口袋甩了过去。哪怕只能换这一颗药,也值啊!

        对方把丹药接在手里,脸上是掩饰不住的喜悦。正如姚风祁想的那样,丢失了这笔丹药之后,组织里出现了严重的药物短缺。

        因为牛一杀人引起鬼差注意这事,假脸面具手下的许多临时炼药者都暂时收手,企图等风声过了再说,所以组织里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丹药进账了。

        像年终刚才吃的雪山珍珠丹这种上等货,组织的存量反而比较多,因为能吃到这种药的都是级别比较高的成员,一般低级的打手或者像老鼠六那样临时的帮手都只能领导尸丹和长寿丹,一旦这两种基本丹药缺货,那组织这种以利益堆砌起来的关系链,瞬间就会崩塌。

        “我还需要做什么吗?”闭目感受着丹药在体内发挥药力,年终的脸色渐渐红润,他甚至能感受到,这一颗丹药的作用似乎比他过去上百年的修行都管用,修为好像一下子就提升上去了。

        “哈哈,年轻人,组织可以让你参与的项目,多得很,就看你有没有心了!”成功拉拢到人的管理员并没有急着给年终分派任务,而是让偷药的两个小子带着年终找临时的落脚点。

        年终偷药的事八成掩盖不住,所以年终说什么都不肯再回阎王宫殿,也不敢回他以前的家。所以除了暂时住在组织的地盘上,别无选择。

        对方也巴不得他留下,毕竟是初次接触,管理员必须核实年终的身份,看他有没有可能是阎王派来的细作。只有双方的疑虑都打消了,他们的合作才算真正地开始。

        ……

        次日天明,美滋滋去证物室看长寿丹的阎王一开门就被里面的狼藉给刺激了。

        年终偷东西的时候很低调,所以证物室里的东西都还摆在原位上。可后来进来那位不管这些啊,这抓一把那摸一下的,但凡能拿走的都给拿走了,甚至连一起凶杀案的凶器菜刀都给卷走了,不知是不是拿回去砍排骨了……

        “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阎王一声吼,阎王宫殿又一次颤抖了。

        当众鬼差围到证物室,看清里面场面的时候,所有人都噤声了。一个个看向阎王的眼神都不对了,前天姚风祁走的时候说的那些话可还在他们耳边飘着呢,这才过了多长时间啊,两大袋子尸丹都丢了?

        是丢了还是被他们老大被匿下了?!

        “都看着我干什么,还不赶紧去调查,看到底哪个家伙不要命,敢偷老子的东西!”阎王两只眼睛都绿了,这要是找不回来,他岂不是真要戴着私吞的大帽子?以后他还怎么在阴间当老大啊!

        众鬼差一哄而散,不过真正去调查的却寥寥无几,因为在他们看来,这药就是被他们老大被私吞了……

        天色大亮,一夜好眠的姚风祁晃晃悠悠出了家门,那几个闲来无事也不愿意回阳间的重案组成员巴巴地跟在后面,一行人去灵医工作室,帮着姚风祁开门营业。

        先前为了帮阎王破案,姚风祁的工作室又歇业了好长时间,所以一开门,无数病患就把大门给堵死了。看着黑压压的人头,姚风祁就有种直接关门回家的冲动,这么多人,他又要天黑才能收工了!

        不过人多有人多的好处,才不过半天而已,阎王宫殿那点事就传到了姚风祁的耳朵里。冷笑两声,姚风祁一刀把前来治鸡眼的家伙手到病除,可惜他忘了打麻药,于是挨刀的小子两眼一翻就疼晕过去。

        “……小祁,专心点!”申峰无奈地在姚风祁肩膀上拍拍,幸好这是割鸡眼,要是动个心肺类的手术,这一刀子下去,灵医工作室就要变命案现场了。

        “我就说吧,那个老小子用心不良,这才几天啊,丹药全都没了吧!”姚风祁幸灾乐祸地挥舞着手术刀,吓得另一个准备看病的病人提着裤子就跑了。他要切的是痔疮,可不能让某人一刀偏差,把丁丁给切了。

        “他那边的药真丢了,咱们才麻烦呢!”申峰忧虑地叹了口气,如果阎王一口咬定是姚风祁把药偷走了,他们还真是百口莫辩。

        “他倒是想,问题是他敢吗?”姚风祁翻了个白眼,他随便一把神仙醉,都能让阎王那个老小子在床上躺个一年半载。真把他惹急了,他也不怕把事情闹大了!

        “不管怎么说,咱还是低调点吧,这种非常时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把抻着脖子偷听他们谈话的病患都赶走,申峰私自做主提前结束营业。

        那票抓贼英勇,挖地道一宿连大气都不喘的重案组成员个个累瘫在地上,敢情当大夫比当警察还累呢!

        “我本来还想去阎王宫殿看热闹的,不过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就不去落井下石了!”姚风祁遗憾地拍拍手掌,他是真想看看阎王哭天抹泪的样子,但是申峰说得也有道理,在对方没找上门之前,他还是别挑事了。

        ……

        阎王所谓铺天盖地的搜查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上面吆五喝六地张罗着,下面根本没人动。组织分部的管理员以及偷药的两个小子整天盯着阎王宫殿的形势,起初他们还以为对方没深究是因为年终是细作的缘故,后来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不是没人深究,是所有人都以为丹药被阎王吞了。

        如此一来,这些人对年终的信任度大大增加,又过了两天,在确认年终没做出任何出格的事情之后,管理员决定带年终去见他们的上线。

        敢于和阎王对着干的,都是勇士嘛!

        得知自己终于能见到更高端的组织成员,年终的心里都乐开花了,他等的就是这个机会!

        这么大的一盘棋,终于见到胜利的曙光了!

        见面的过程没有年终想象的那么复杂,管理员并没有难为他,只是带着他坐上一辆很低调的小轿车,一路开到犄角旮旯的山沟沟里,在那里,竟然有一座三层高的小别墅!

        看着人家那金碧辉煌的建筑,年终瞬间阴暗了,爪爪的,他要奋斗多少年才能住得起这么豪华的房子啊!

        “年先生,里面请!”别墅的大门打开,两个服务生打扮的年轻人微笑着邀请年终进入别墅,两个管理员一左一右作陪,至于那两个偷丹药的小子,只有蹲在门口看着小轿车的份儿。

        别墅的占地不算大,却足够宽敞,装饰得无一不是精华,角落里种着两株年终没见过的树,不知道是不是从天上弄下来的仙品。

        “年先生,您请进,我们少主在里面等您!”服务生躬身施礼,将年终让进屋里。这时连两个管理员都被关在门外,只有年终一个人有幸踏进别墅主宅,和所谓的少主见面。

        “年先生,你的事情我都听说了,这一次,多亏了你的相助,才能让我们组织变得更加强大!”说话声在楼梯间响起,年终一抬头,就看到一个带着半边面具的人缓步走了下来。

        即使只露了半边脸,年终仍是一眼就认出来人是谁——他曾拿着这人的画像去那些修真世家打探线索,可见过这个好看的年轻人的却一个都没有。

        “你就是他们所说的少主?”年终后退两步,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他虽然没和这个假脸面具打过交道,但非要归类的话,他和这小子也算有仇啊!如今在人家地盘上,年终还真怕假脸面具会翻脸不认人!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左离,算是组织的……二号人物!”左离微微一笑,露在外面的半张脸果真倾国倾城,可不知为什么,年终就是觉得对方另半张脸没法见人。

        他已经听说对方的脸被阿黑轮着凳子给砸烂了,在没有姚风祁那逆天的药藏量的滋补,这小子的脸想完全复原,几乎是痴人说梦!

        “年先生,坐!”左离不知道年终的心里在寻思什么,很随意地坐在沙发上,还顺手拿起茶几上的红酒给自己倒了一杯,细细品着。

        “你让我来这里,目的是什么?”见人家如此放松,年终也不能太怂,只好强打精神坐在左离的对面。如果细看,年终全身的肌肉都绷起来了,只要左离敢偷袭,他就能在第一时间使出杀手锏,至少杀一个够本。

        “目的?年先生,我想你对我们的组织有些误会!”喝了半杯红酒,左离才将酒杯放好,优雅地笑笑:“我们的组织,向来是你贡献多少就可以拿多少好处,年先生解了组织的危机,自然该受到嘉奖!”

        左离说着,从茶几下面拿出一个精致的白玉盒子,缓缓推到年终的面前。

        “听说年先生很喜欢丹药,所以我特意为年先生准备了几颗,不知年先生是否满意。”左离说着用修长的手指在白玉盒子上敲了敲,意思是让年终打开看看。

        年终皱了皱眉,在没确定盒子里不是暗算他的机关前,他真不想碰这东西。可人家诚心诚意地把东西摆在你面前,你不接岂不是很失礼?

        况且他就在左离的别墅里,人家想动手,其实机会多多。咬了咬牙,年终狠下心来,一把将白玉盒子拿在手里,想也不想地打开,顿时,年终眼花了!

        白玉盒子里躺着四颗流光溢彩的丹药,每一颗都如同最高端的珠宝般吸引人的目光,让人忍不住将其占为己有。

        那淡淡的光晕散发出来,让离得最近的年终一阵神清气爽,哪怕只是看看这丹药,修为都会增长一二。

        “这,这……”年终吭哧半天,话都说不利索了,他怎么都没想到,那一袋子脏兮兮的尸丹能换来这么多好东西!这四颗丹药如果都进了他的肚子,那他飞升是早晚的事啊!

        “怎么,年先生不满意?”左离的话是这么说,可他的脸上却始终挂着轻松的笑容。他很清楚这四颗丹药的分量,别说是没见过什么大世面的年终,就算是灵医姚风祁见了,也只有顶礼膜拜的份儿!

        “不不不,我满意,非常满意!”年终一边擦着嘴角的口水一边贪婪地伸手去摸丹药,那让人心神舒畅的仙气萦绕之间,年终舒服地哼了两声,这感觉,跟抽大烟似的!不过大烟是伤身体的,这东西却是大补!

        “年先生以后忠心为组织办事,这东西多得是!”见时机差不多了,左离终于把自己的目的说出来了。年终的底细他们调查得很清楚,知道这小子和阎王以及姚风祁走得都比较近,但还达不到交心的地步。

        如果把年终派回去,来个无间道……左离幽幽地冷笑,以后这阴间,就是他们的天下了!

        “成!”这一次,年终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不知是他迷醉在丹药的仙气中,还是当真利欲熏心了,总之刚才还明亮的一双眸子,此时略微有些呆滞,好像神智被控制了一般。

        ……

        左离并没有急着把年终赶回去当间谍,而是带着他去了别墅二楼。二楼走廊的尽头是一间十分宽敞的卧室,左离推门进去片刻,然后又出来,引着行动有些僵硬的年终走了进去。

        “帝,这就是年终!”左离轻笑着来到卧室主人的身边,灵活的腰身一拧就坐到了那人的腿上。

        那人微微一笑,顺手将左离抱紧,两人调笑一会儿,他才把注意力转移到从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反应的年终身上。

        “这小子是个好苗子,假以时日,可委以重任!”帝赞赏地点头,如今阴间的修道者不多,独自修炼的更少,所以他们只能雇佣那些贪得无厌的邪修来办事。如今终于找到个正统出身的年终,帝和左离都如获至宝。

        “要不是看在他资质好,我怎么舍得下那么重的本钱!”左离撒娇着撅着小嘴,配上他那半张美艳无双的脸,果真能醉人心。

        “委屈你了!”帝亲昵地在左离的唇上吻了吻,笑得那叫个宠溺。

        “不委屈,为你做事,怎么会是委屈呢!”左离双眼瞬间迷离,整个人如游蛇般缠了上去,帝也没有推开他,两人很快就滚到了一起,最后赤条条地出现在房间中央那张宽敞舒适的大床上。

        年终就傻呆呆地立在卧室里,目睹着两人各种秀下限的动作和行为,无动于衷。

        *之后,帝在左离的伺候下穿好衣服,信步走到年终眼前。

        那是一张很帅气的脸,看上去有三十多岁的样子,很沉稳,也很有魅力。健壮又不失曲线的身材在激烈的运动后披上了一层雾气,仿若天上下来的神仙,又好似人间修炼多年的高人,随时都要飞升上天。

        “年终?”帝轻轻开口,声音有些嘶哑。

        “是!”年终木讷地回应,眼神始终聚焦在某个虚空的点上,既没有看帝,也没有看正穿衣服的左离。

        “组织最近要策划一场大行动,需要你全力协助,你愿意吗?”男人仍旧说得云淡风轻,可语气里却没有半分可以拒绝的余地。

        “誓死为帝效命!”年终机械地深施一礼,脸上仍旧没有表情。

        “很好!”帝终于畅快地大笑几声,然后附在年终的耳边嘱咐着什么。左离穿好衣服去给帝准备吃喝,对于帝和年终看似暧昧的姿势,完全不放在心上。

        想要坐稳这第二把金交椅,就必须懂得隐忍,这一点,左离一直做得很好!

        当左离端着阳间采购来的咖啡走出来的时候,年终已经不见了。试探地望了帝一眼,帝微微一笑,点了点头。

        ……

        僵硬地离开别墅,年终被两个管理员驾着上了小轿车,一行几人又回到最初的联络点。帝交给年终的是绝密任务,就连两个联络员也不知道具体的内容是什么。当然,他们也不会去打听,除非是嫌自己的命太长,否则绝对不要觊觎上级的想法。

        和两个管理员以及其他低级的小打手吃了顿饭,年终麻木地离开联络点,他现在要去的,是阎王宫殿,因为帝交给他的任务,和阎王宫殿有关。

        年终返回来的时候,阎王宫殿正是乱套的时候。申峰的那句无心之言成了现实,阎王百般调查无果之后,把疑心放到了姚风祁身上。其实也不能怪阎王多心,姚风祁是灵医,修为和武功又那么厉害,除了姚风祁,确实没有更可疑的人了。

        可惜姚风祁从来不是个吃素的人,于是两人又一次开战,这回不光动嘴,还动了手。一路杀上阎王宫殿的姚风祁愣是把整个接待大厅给砸了,阎王也是气傻了,居然跟着一起砸,很快,大厅就变成了废墟。

        看着闹剧似的一幕,年终的嘴角诡异地上扬,没有人知道,他在笑什么。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402/165789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