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 > 第86章

第86章

        庞加仅剩的残魂被符君泰玩命救回,拖着一身伤痕,一向心狠手辣的符君泰做了个让他自己都不可思议的决定——用尽自己最后一丝法力,把庞加送入阴阳轮回,只要经历几世轮回,庞加的魂魄就会稳固,以后再想重塑真身就容易多了。

        符君泰一直以为自己会和庞加成为好友,完全是为了让对方帮助自己越狱,可是全身法力散尽的那刻,他才知道自己错的多离谱,也许从一开始,他就陷进去了!

        一个没有心没有情感的神,爱上了那个总是腼腆脸红的狱卒童子。

        庞加的第一世是阴间一家小门小户的独生子,日子不富裕却也十分幸福。确定庞加转世成功,符君泰才暂时离开,找了个青山绿水的地方修行,希望能早日恢复法力。

        那时正值阳间最混乱的清末,大仗小仗就没断过,目睹无数次血流成河后,符君泰更加坚定要称霸世界的想法,他总觉得只有他才是当之无愧的救世主,只有他能让世界恢复平衡!但在做这一切之前,他必须恢复神力。

        被天兵抓走之后,符君泰的仙根仙骨就被废了,如今的他除了长生不老,就是个凡人。猫在深山里,符君泰借鉴了许多妖魔鬼怪的修炼之法,再加他以前就对这些歪门邪道的东西有所研究,渐渐的,真让他恢复了一部分修为,但和全盛时期的他完全没法比。

        等他再度出山,阳间又换了副景象,军阀混战什么的,简直把阳间弄得乌烟瘴气。符君泰走了一趟阴间,才发现庞加的第一世早就老死了,魂魄也借助阴阳轮回的法则去到阳间投胎。

        等符君泰费尽心力找到庞加的第二世时才发现,他来晚了。

        这一世的庞加投生成了戏子,还是个颇有苦情意味的戏子。

        从小被家里人卖进戏班子受尽欺凌,好不容易能登台唱戏,结果第一次上台就被当地一个比较有权势的小军阀看中,强行把人给睡了。

        这时的庞加并不记得自己身为狱卒童子的过去,但仍受不了这样的屈辱。那一夜,他趁着小军阀睡得一塌糊涂,把他全家老小都给杀了,最后被发现异常的卫兵给一枪爆头。

        由于他心头的怨恨未消,死后的庞加并没有立刻进入阴阳轮回,而是当了一阵子的孤魂野鬼,最后被路过的鬼差带回阴间,送进地狱,静待杀戮之心净化的那天,再去投胎转世。

        符君泰沿着线索找到庞加戏班落脚的小镇时才得知庞加后来的经历,恨得符君泰杀意四起,索性把小军阀手下那些正在谋算着出路的匪兵也都宰了。在那个混乱的年代,几千人的命不会引起任何势力的重视,自然也没人想过这几千个兵是怎么死的。

        出了心头这口恶气,符君泰又去追查庞加的下落,辗转许久,符君泰才知道庞加没能再次进入轮回,而是被关进了地狱。

        当时符君泰就想进入地狱救人,可衡量再三,他还是放弃了。以他的修为想硬闯地狱根本是不现实的,搞不好两个人都得玩完。

        压下心头的焦躁,符君泰一边修行一边探听着庞加的消息,他很清楚,只要庞加能洗去心头的杀气,就能进入轮回。可能接下来的几世会因为前世的杀孽而波折不断,但有他在,所谓的命运根本不值一提。

        可符君泰没想到,一晃眼百年已过,阳间又恢复了一片祥和,他的庞加依旧关在地狱里,不知何年何月才能重新进入轮回。

        功力恢复得七七八八的符君泰觉得不能再等下去,是时候想个办法把庞加救出来了。在一系列的筹划下,市中心的医院里出现了大量鬼娃娃,而当上灵医的姚风祁莫名其妙地成了符君泰计划里最重要的一环,成功调走了阴间的人马,把庞加救走。

        为掩人耳目,符君泰顺手还带出来几个和庞加情况差不多的恶鬼,除了玩自爆那个被当成了替罪羊,其他的都被符君泰打得魂飞魄散。对他而言,不管是谁是鬼,都一样想杀就杀!

        “这些你们早就知道了?”姚风祁一听就气不打一处来,这三个老怪物明明什么都知道,为毛不早点告诉他?

        “哎呀,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情,你不问,我们都想不起来了嘛!”医圣在一边打着哈哈,还是那句话,他们三个已经跳出了三界,为保圣医局的太平,他们向来不问世事,只是静观世间的发展。

        姚风祁的眉角抽了抽,他怎么就那么不信呢!可没办法,圣医局的规矩他也知道一二,这三位能窝在圣医局这片净土当逍遥神仙,跟他们万事都置身事外的态度分不开。要是什么事都出来插一脚,估计上面早就以“扰乱平衡”的罪名把他们押回天上了。

        “那,我又是什么样的神?”申峰的心里惴惴的,他还真怕自己的前身是和符君泰一样狂傲、不顾别人生死的神仙。连符君泰都没落得转世投胎的下场,他却当了几十世的凡人,这是不是说明他当神仙的时候,比符君泰还败家?

        “你?你纯属吃饱了撑的!”好不容易才把自己擦干净的圣老爷子不爽地翻白眼,符君泰是极度自负自私,申峰也不遑多让,只是两人表现出来的行为和态度截然不同。符君泰是想要推翻现有的平衡和机制,申峰是索性把自己填到了平衡和机制里!

        见过自贬的神仙么!申峰就是!

        好歹那些仙女下凡还有个动凡心的借口,申峰倒好,完全是在上面待得腻了,硬把自己给贬下凡,强行介入阴阳轮回,一世又一世享受着凡人的生活。要不是这次被符君泰和庞加弄得要死不活,他还不知道要继续这样的日子多久呢!

        “你说说你啊,在上面待腻了,可以偷着跑到下面来玩玩嘛!就像我们这样,赚了小钱摸个小手喝个小酒多好!你可倒好,当了几千年的凡人,现在还不肯觉醒,你是不是成心要把我们三个给气死啊!”

        医圣气得吹胡子瞪眼,申峰还是天神的时候,和圣医局三老的关系最好,圣医局这三个老头也很喜欢申峰那种狂傲不羁,率性洒脱的性格,四个人动不动就凑到一起喝酒侃大山。

        可是有一天,申峰突然跑下来跟他们说,他要去投胎了!还不等三老反应过来什么情况,申峰就一溜烟不见了,等三老再找出申峰,这货已经变成穿着开裆裤在大街上摔泥巴玩的小屁孩了。

        脑补着缩小版申峰抹着鼻涕和其他小孩玩泥巴的场景,姚风祁笑得都岔气了。

        申峰也是一脸羞赧,他怎么都没想到,向来很靠谱的他会有如此不靠谱的前尘往事。至于玩泥巴什么的,那年头的孩子连个玩具都没有,不玩泥巴玩什么……

        “行了,该不该告诉你们的我们都说了,现在你们可以走了!”回忆着过往四个人把酒言欢的场景,局桦的眸子里多了两分怅然。

        谁都没想到申峰这一转世就是千年,谁都没想到他们的再会,是在申峰险些魂飞魄散之后。也许连符君泰都没想到转世这么多次的申峰在魂飞魄散的前提下还能捡条小命,不然他也不会放任庞加去吸食申峰的精气了。

        “那我们就先走了,等他想起来自己是谁,我再带他来找你们喝酒!”一手捂着肚子,从来都是冷冰冰跟别人欠他钱似的姚风祁笑得花枝乱颤,拉着脸色已经紫红的申峰出了圣医局。

        得知符君泰这段过往,再去捋顺后面的事情就容易了。以符君泰那样张狂又不失谨慎的性子,肯定会在各地藏下宝藏,这些宝藏可能是丹药,可能是秘籍秘法,也可能是些别人都想不到的好东西。

        更何况符君泰在炼丹制药这方面的天赋,连圣医局三老都啧啧称赞,能在离开上面这么多年后还炼得出仙丹,也就没什么好奇怪的了。

        至于左离别墅里那几棵仙树,就更好解释了。

        难怪左离会毫不掩饰地说和上面有交易,八成这帮二傻子也都被符君泰骗了,还以为他仍旧是至高无上的神,其实现在的符君泰,只能算是个修为很变态的妖怪。

        “小祁,就算我们知道符君泰的根底了,也不等于咱能把他一举成擒吧?”强行把自己的思绪从过往那些丢脸小事里抽走,申峰又开始纠结了。走这一番,除了得知符君泰的修为和当年当神仙的时候没差外,好像并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啊!

        “谁说没差别,差别大得很啊!”脑补的姚风祁还在偷笑,只是脸上多了点正经:“你想想,你虽然当了几千年的凡人,但你骨子里还是个神仙,所以你被庞加吸光了精气,还是活下来了。可换到符君泰身上,他就只有乖乖魂飞魄散的份儿,这就是差别!”

        申峰似懂非懂地点头,可能是他意识还没觉醒,对这些鬼鬼神神的事都不太懂。

        “如果符君泰现在还是神仙,那咱们想对付他就只有向上面求助。当然,你可别以为上面和你们重案组一样认真负责,看看阴间都这样了,上面的情况绝对好不到哪去!”见申峰还是不太明白,姚风祁难得耐着性子解说。只是在说到上面的时候,多了几分不屑。

        他在圣医局这千年时间里,成天就听三老抱怨上面如何混乱黑暗了。想想也是,要是上面真如凡人想得那么好,三老何必躲到巴掌大的圣医局,符君泰又如何越得了狱,申峰又如何会屁颠屁颠把自己贬成凡人,还是穿着开裆裤玩泥巴那种……

        姚风祁又笑喷了。

        总而言之,若符君泰还是神仙,那除非申峰觉醒和他来个终极对抗,不然就只有求助和符君泰同顶级的神仙来帮忙,阵仗估计不会比当年姚风祁以血肉祭天来得小。

        可如今符君泰不是神仙了,他受到的限制就会变多,所谓邪不能胜正,主要就是因为邪物顾忌的东西比较多,处处都有限制。符君泰即便当过几千年的神仙也不能例外,没了仙根仙骨,他就多了许多克星。相对的,姚风祁他们的胜算就大了!

        “走吧,把这个好消息告诉阎王他们,咱得尽快拿出个方案,不能再让符君泰在阴阳两界蹦跶了!”想起和庞加那次交手,姚风祁突然就笑不出了。

        当年的狱卒童子也许只是最低阶的神仙,可再低级,人家也是神仙来着。要是让符君泰结合了邪术炼成真身,那他们要面对的压力,会比现在大很多倍。

        这边两人急吼吼赶到阎王宫殿,和一帮等消息的鬼差商量对策,那边,安顿好庞加的符君泰避开阎王的眼线悄无声息地潜入了帝和左离的别墅。

        被悄无声息出现的符君泰吓了一跳,帝急忙摆出一副笑脸,对着符君泰嘘寒问暖。

        帝和符君泰会走到一起完全是个意外,当初庞加被姚风祁重伤,符君泰为了救人也险些功力尽失。在没人的地方修养好久,符君泰才试着出来探听消息,没想到居然碰到私下交易尸丹的帝手下。

        阳间的尸丹符君泰见识多了,可用阴间尸体炼制的长寿丹他倒是第一次见。好像所有修道的人都只因为阳间的死尸才会出现尸丹,其实阴间同样也可以,而且从效用上说,比阳间的尸丹更好。

        趁人不备偷走几颗长寿丹的符君泰返回落脚点,把这玩意里里外外研究一遍,最终发现这东西可以结合他炼制的一种丹药来治疗庞加的伤势。

        可庞加的伤势太重,符君泰一不懂如何炼制长寿丹,二也没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去鼓捣。权衡之下,符君泰又来到上次巧遇交易的地点,抓到了又一次交易的帝属下,逼着他给帝带信。

        为表示自己的诚意,符君泰特意拿了两枚仙丹当见面礼。

        帝再怎么牛,也只是个阴间的邪修,和其他邪修的境遇相同,他除了有更多尸丹长寿丹以及用各种毒物炼制的毒药外,就没有其他提升修为的手段和丹药了。

        乍见仙丹,帝的口水差点没流出来,问清仙丹的来源,帝立马就同意和符君泰见面。所以说姚风祁他们其实不用大费周章,只要投出几颗好丹药,这个看似很精明,其实脑容量有限的家伙就会上钩。

        在得知帝这边有大量长寿丹并且可以长期提供后,符君泰大方地拿出一瓶仙丹送给帝和左离。好歹是曾经的神仙,他又没像申峰那样转世投胎抹去记忆,他当神仙时候知道的事情,现在依旧记得真真儿的,仙丹什么的还不是要多少有多少!

        有了大量的长寿丹,庞加的伤势日渐好转,不但法力修为都上升了一个台阶,甚至还在养伤期间炼出了半边真身。虽然看上去挺别扭的,但符君泰仍旧十分高兴,他认为只要再坚持个一年半载,他的庞加就会完整无缺地回来。

        他好不容易去地府救回来的人,他好不容易才唤醒记忆的人,一定要平安无事!

        同时,有了符君泰仙丹的滋养,帝和左离的修为也大幅度提升,以前他们也会研究傀儡药,但那玩意的技术含量太低,效力上也是时灵时不灵的。

        可有了仙丹又有了符君泰的指导,帝和左离竟然做出了能不知不觉让人中招的傀儡药,在遇到假年终真姚风祁之前,这招向来屡试不爽。

        左离那张险些毁容的脸也是符君泰救回来的,只是符君泰不想太容易满足对方,所以故意拖着,把左离的伤势说的很严重,这样对方就会更加依赖他,而他也可以利用帝和他的组织做很多事。

        “你们中的毒,不是神仙醉!”给帝和左离做了详细检查,符君泰的神色变了变。他们中的毒和神仙醉很像,但效力却比神仙醉强百倍,而且和神仙醉的纯毒药性不同,这种毒似乎并不会立即发作。

        就像蛊,可能随时出问题,又可能一辈子都太太平平的。

        “不是神仙醉?可是那个灵医明明说这就是神仙醉啊!”帝的脸色也变了,怀疑地看了符君泰两眼,帝真想问问他是不是因为解不了神仙醉的毒,又不想丢面子,才说这毒不是神仙醉。

        可好汉不吃眼前亏,符君泰是他们目前唯一的救星,可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得罪了他。

        符君泰哪里会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冷冷地哼了一声,符君泰懒得再解释什么。神仙醉就是他研究出来的,他会认错?千年后和姚风祁重遇,符君泰是亲眼见过姚风祁使用神仙醉的,现在这种情况,只能说明姚风祁是故意要用帝和左离引他出来,才这么告诉这两个笨蛋。

        “你们的毒我能解,但我有个要求!”把手背在身后,符君泰一脸无所谓的表情。和这些人打交道久了,符君泰已经很清楚他们的习性,你把姿态端得越高,对方越会上赶着求你。说白了,这帮家伙就是欺软怕硬习惯了!

        “您说您说!”帝一听眼睛就亮了,心头的不满和质疑全都被他抛到脑后。只要能保住他的命又能保住他的组织不易主他人,让他干什么都行。

        “姚风祁不是说要当你们组织的老大吗?答应他!”符君泰的话一出口,帝狗腿似的笑容就凝固了。

        左离也是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难不成眼前这位神仙,和姚风祁也有交情?

        ……

        开了一天的破会,姚风祁的脾气格外暴躁。他向来是个行动派,在讨论不出具体方案的时候,他更倾向于以快打慢。符君泰的智商他们都领教过,如今对方既然知道他们发现他了,又怎么可能坐以待毙。

        拖得越久变化越多,偏偏阎王属于保守派,在没有十拿九稳的把握前说什么不肯让手下人去对付一个曾经的上仙。

        虽然同是仙类,阎王的修为和真正的上仙没法比,倒不是说资质不行,而是人家上仙整天没事坐在上面吃仙丹打坐,而阎王呢,只能一天到晚忙在一堆文件里,别说修炼了,能腾出个工夫让他喘口气就行。

        所以说,阎王干的其实是苦差事!

        “姚先生,外面来了两个人!”去食堂倒开水的马面脸色有些奇怪,姚风祁挑眉询问什么人,他吭哧半天才吐出两个名字:“帝,左离!”

        “他们怎么来了?”黑无常眨巴着眼睛,有点反应不过来。这几天他们都没有刻意装成傀儡,想来那边已经听说了,联系着前因后果肯定猜得出先前的一切都是骗局,他们怎么还敢上门?黑无常可不认为这帮家伙洗心革面,打算来个集体自首。

        “具体什么事他们不说,只是强调要尽快见到姚先生!”马面幽幽地看了姚风祁一眼,整盘棋都是姚风祁在下,如今人家找上门要见他也是合情合理。

        本来就想出去透透气的姚风祁吹了声口哨,晃晃悠悠地出了阎王宫殿,这一次他没有拉着申峰。面对可能的危险,姚风祁下意识想自己面对。

        “姚先生,您可算是出来了!”和上次见面时的镇定做作不同,此时的帝恨不能扑上来摇尾巴示好。

        姚风祁后退一步,躲开对方拍过来的爪子,他有洁癖,不想和讨厌的家伙有任何接触,尤其是眼前这两个!

        帝倒没觉得有何下不来台,讪讪地笑着,帝一边酝酿情绪一边给左离使眼色,意思是让他先开口。

        左离的情绪比帝能稳定点,深吸口气,左离愣是憋出个泫然欲泣的表情,用颇有煽情效果的嗓音说着:“姚先生,我们错了,求你帮我们解了毒吧!”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讲述与坦白下,姚风祁看向他们的眼神跟见了鬼似的。他以为这两人说什么都不会投靠他,就算符君泰解不了他新研制出来的毒药,他们也会顽抗到底。

        果然是惜命么!

        姚风祁冷冷一笑,甩给他们一人一颗丹药,这是暂时压制毒性的,在目的没达到之前,他是不会给他们解毒的。

        “你们可想清楚了,和阎王合作,你们最多算立功赎罪,但你们的组织,最后还是保不住!”姚风祁毫不客气地戳到对方痛处。

        如果阎王等人还在演戏,那帝和左离今天的行为还勉强可以理解为保命,如今真相已经大白对方还来讨解药,除了脑子抽筋,姚风祁想不到更合理的解释。

        除非……有鬼!

        没想到帝听了这话,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姚先生,我们是舍不得组织啊,可是我们更舍不得命啊!哪怕蹲一辈子大牢也比毒发身亡好啊!小命都没了,要那些个虚头巴脑的还有什么用啊!”

        姚风祁默默地擦着额头的冷汗,他宁愿对方像上次那样装着点,突然露出他们的本质,姚风祁感觉自己有点接受无能。

        “姚先生,您放心,只要能救我们的命,我们立刻把组织全都交出来,还会帮你们抓捕那个姓符的家伙!”左离信誓旦旦地保证,姚风祁了然地点头。

        对着二人勾了勾手指,姚风祁懒洋洋地说:“那你们进来吧,我们也正好在商讨对策,你们正好说说你们的想法和建议!只要这件事了结了,我就给你们解毒,还可以帮你们求情,减轻你们的罪行!”

        已经转身的姚风祁没有看到身后的帝和左离对了个眼色,两人诡异的笑容。

        同样的,后面的两人也没有看到转身之后,姚风祁脸上的嘲讽与冷笑。

        作者有话要说:咳咳,这绝对是谍对谍的节奏╭(╯^╰)╮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402/165789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