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医 > 第92章

第92章

        “原来是你,”看清从树林深处走出者的长相,项夜修的牙都快咬碎了。

        “呵,别这么看着我,毕竟,我可是你的师兄,”半边身子藏在黑暗里的男人呵呵笑了两声,他也没想到世界这么小,几百年过去了,他居然又看到这个让他羡慕嫉妒恨的家伙。

        “呸,我没有你这种弑师的师兄,从你对师父下手的那刻起,你就被除名了,”项夜修双拳紧握,当年他没本事替师父报仇,现在,是时候了!

        “除名?那老家伙都死了,他那支也败落差不多了,谁有权除我的名?”男人的声音冷了几分,脸上张扬着嘲讽的笑容。他当年能把老头子杀死,今天他就能这个小东西弄死。

        “我现在就替师父除了你这个逆徒!”项夜修额头的青筋都爆出来了,左手向前击出,右手空中一晃,手里多了把一尺长的匕首。

        这把匕首名叫嗜心,项夜修已经百余年未曾动用过了。

        眼见着两人打成一团,年终站在后面不知所措。

        他和项夜修也算老相识了,可他对他的过去完全不了解,倒是有问过两次,可项夜修都嘻嘻哈哈搪塞过去了。很明显,这两人有仇,他是该上去来个背后插刀还是让项夜修独自复仇?!

        年终做思想斗争的这会儿,项夜修和男人已经过了十几招。一向喜欢找高手过招的项夜修此时一点都不敢怠慢,不管他多恨这个叫王丙的男人,都不能无视对方的身手和修为。这么多年过去了,对方只会比当年更厉害,想要为师父报仇,他必须谨慎再谨慎。

        王丙似乎也没想到项夜修的身手会进步这么快,同样不敢有丝毫马虎,不过现在是在他的主场上,王丙多了几分主动和气势。

        ……

        三百年前,项夜修是个初出茅庐的小子,跟师父学了些本事,属于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的程度。

        他的师父是半吊子的散修,勉强算得上当时一个比较有名气的门派旁支,一辈子就收了两个徒弟,大徒弟叫王丙,小徒弟叫项夜修。

        王丙和项夜修都是天资聪颖的人才,师父一心希望能把两个孩子培养出来,有朝一日,他们师徒三人都能得道成仙。

        可渐渐的,师父就发现王丙这人得失心太重,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修为日渐增长的同时,脑子里想得也越多。

        师父找他谈了两次话,每次都被王丙找各式各样的借口搪塞了,至此,师父绝望了,王丙已经彻底偏离了他的希望,也许要不了多久,王丙就会由一个正派弟子变成人人不齿的邪修。

        再又一次谈话中,师父清楚地表达要王丙离开深山,独自去修炼的意愿,虽然明知道把他放出去可能会祸害一方,但师父不想亲眼看着他变坏,更不想手刃爱徒。

        意外在顷刻间发生了,王丙凶相毕露,掏出藏在袖子里的匕首就给师父一下。他的刀刃用了剧毒,师父挣扎几下就没了气息。

        王丙本以为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把这事嫁祸到别人身上,却没想到这事被端茶来孝敬师傅的小师弟项夜修看到了。那时候的项夜修不是王丙的对手,才几个回合就被打趴在地上,要不是旁支的师叔师伯来做客,恰好救了他一命,项夜修三百年前就死了。

        见自己不是对手,王丙很痛快地逃走了,据说还带走了师父精心淬炼的丹药和打造多年才炼成的法宝。之后任凭项夜修和几位旁系弟子如何寻找,都没有音讯。

        后来,随着社会环境的变更,当年名噪一时的大门大派渐渐没落,更别说这些小支系了。项夜修靠着师父传授的功法独自修炼,和别人隐身在深山不同,项夜修经常在凡尘游走,除了他生□热闹之外,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打听王丙的消息,他还没能为师父报仇,不杀仇人誓不成神!

        “八卦碎鬼阵是你布置的?”渐渐调整好战斗的节奏,项夜修终于能开口说话。当年变故之前,王丙为人有些问题,但修为还是正统的道法弟子。

        这三百年里,他究竟经历了什么,居然学会了失落千年的阵法?!

        “当然是你师兄我的手笔!”王丙骄傲地扬扬下巴,当年就算师父不找他谈话,他也打算离开那鸟不拉、屎的深山老林,凡世间有那么多诱、惑,又有那么多速成的法门,他又何必墨守成规,和一群老古董慢慢消磨大好的人生!

        才三百年而已,他的修为就涨了一大块,如果他还蹲在深山里,这时候是不是还活着都不好说。别看道法门派说出去很气派,其实大多数弟子都因为学不到有用的东西,七八十岁就老死了,更别说成仙这种不现实的梦想。

        “你就那么想炼制一只无敌的厉鬼?你就不怕厉鬼反噬,把你撕成碎片吗?”项夜修咬牙切齿,这人到底在自负什么?难道直到现在他也没意识到邪修是条不归路吗?

        没错,邪修的修为进步确实更快,但也因为坏事做太多,很难有更精进的发展。即使机缘巧合之下突破了瓶颈,也逃不过上天赏罚分明的天劫。

        这些年来,依靠邪修手段成仙的又有几人?

        “呵,你师兄我可是个很有天赋的修道者,三百年的时间,足够我想出一个控制无敌厉鬼的手段。到时候我把八卦碎鬼阵炼出来的厉鬼锻造成式神,就算最终成不了神也没什么,这天下,谁还是我对手!”王丙说这话的时候,眼珠子瞪得大大的,眼角几乎瞪裂了。

        要不是阎王横插一脚,他那些辛苦收集汇聚的恶鬼又怎么会全部被收走!明明胜券在握却功亏一篑,这让从未尝试过失败滋味的王丙更加扭曲,所有的仇恨爆发在项夜修的身上,一时间,项夜修只有招架之功没有还手之力。

        他要杀死这个夙敌,然后用其他手段锻造厉害的式神。

        也许,眼前这两人的魂魄就正合适!

        “擦,年终你个禽兽还干看着吗?过来帮忙啊!”一时不慎被王丙踹了一脚的项夜修火了,一边拿着嗜心重新冲上去一边号召帮手帮忙。他的目的是杀掉王丙,既可以为师父报复又可以替天行道,所以手段已经不重要了。

        得到召唤,年终立马从纠结的情绪中解放,兴高采烈地冲进战圈,快手快脚地赏了王丙十几招。

        年终也是个好战的性子,多年来挨打的经验让他有极强的实战能力,和项夜修配合的进攻更是珠联璧合。也就五分钟而已,刚才还占上风的王丙冒汗了,脚下的步伐也渐渐散乱。

        思衬着要不要放大招的王丙一个不查,被年终的扫堂腿扫中,正想稳住下盘,项夜修的匕首又伸过来了。

        眼见着躲不过去,王丙无奈只好身手去握,这种举动虽然会导致手部受伤甚至是手指被削掉,但至少,可以让他摆脱眼前的困境,保住自己的小命。

        右手握上嗜心的那刻,王丙的心猛地一颤,想象中的疼痛并没有出现,但他全身的力气却突然被抽走,连带着修为似乎都减弱了。

        “怎么样,意外吗?”项夜修冷冷地挑着嘴角,这柄匕首是他用师父生前的宝剑重新淬炼而成,加入了许多专门克制邪法的锻造秘籍。他会打造嗜心,就是为了有一天,用师父的兵器之魂,结果这个不肖之徒!

        现在,他终于做到了!

        将浑身无力的王丙踹倒在地,项夜修拿出师父当年送给他的入门礼——捆妖索,将王丙绑成了粽子。不是不想现在就把这人砍了报仇,项夜修总觉得应该先审问审问,三百年,王丙不可能只设了个八卦碎鬼阵,他倒要看看,王丙为了提升自己的修为,到底干了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

        ……

        握着菜刀的手紧了紧,姚风祁正想扑过去给符君泰致命的一击,却被别墅外突然响起的哀嚎声惊得浑身一震,不得不分出一部分注意力去看外面发生了什么事。

        整栋别墅从院子到建筑都被阎王的人马围了个水泄不通,可现在,别墅正对着建筑大门的一侧,包围圈突然裂开一道缺口,一个全身冒着红光的人影快速冲了进去。

        “加,你怎么来了?”看清挡在自己眼前的是只炼出半边真身的庞加,符君泰的心猛地提了起来。今天的败势已经不可逆转,他不希望庞加来陪他送死。

        “傻瓜,如果你死了,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你以为我还有机会回去那个冰冷没有人情味的地方吗?”庞加一面警惕着眼前的姚风祁和申峰,一边侧头对着符君泰温柔一笑。

        他也说不上来自己和符君泰的这段交往是孽是缘,只是他不后悔,如果能重新选择,他还是会放符君泰离开天牢。也许在他看来,符君泰是天上最有人情味的神仙,所以他愿意义无反顾地追随。

        即使后来干得都是泯灭人心的恶事,他也不后悔,若是这天地间再也容不下他们,那就相伴着共同毁灭又如何!

        符君泰的眼圈一红,在遇到庞加之前,他从来不知悲伤是什么样的滋味,更不知掉眼泪是怎样的感觉。现在,他深切地体会到了生离死别的绝望与痛苦,明明有机会洗心革面,最终却还是走到了这一步。

        “加,对不起!”紧握住庞加的手,符君泰一滴晶莹的眼泪滚落到地上。

        只是在场除了庞加,没人会为此而感动。尤其是姚风祁,他忘不了那些因符君泰而惨死的亲人朋友,也忘不了那些被吸掉精气而横死的无辜百姓,既然他们一朝为恶,就该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

        “唉,老朋友,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看着相识多年,一向铁齿的符君泰潸然泪下,申峰的心里很不是滋味。

        他不认同符君泰的所作所为,但他可以理解符君泰由一个正常的神仙沦落到后来性格扭曲的自负变态狂的心路历程,这其中,符君泰本身的性格和认知是一部分原因,但谁又能否认当年上面那种冷冰冰的氛围不是诱发他在不归路上迈出第一步的导火索呢?

        “哼,用不着你猫哭耗子!”冷冷地瞪了申峰一眼,符君泰最后一次紧紧拥抱住庞加。不管是身死,还是魂消,有这个能温暖他心的人相伴,又有何好怕!

        “就让我这只猫帮你们一把吧!”拦住姚风祁高举的菜刀,申峰的身上绽放出万道光芒,瞬间将整个别墅照亮。

        呆呆地看着悬浮在半空,不断变化手势的申峰一眼,姚风祁的心头突然升起一股不好的预感。

        可他来不及说什么,申峰突然爆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叫喊,随之而来的是让人无法直视的亮光,包括姚风祁和阎王在内的所有人都紧闭双眼,除了耳边符君泰和庞加撕裂般地叫喊,什么都听不到。

        某一刻,亮光消失了,惨叫也不见了。姚风祁快速睁开眼睛,却因为不适应出现了暂时的失明。等他揉了半天眼睛终于能看清物体的时候,才发现符君泰和庞加已经消失不见,而申峰则仰面朝天地倒在地上,俨然已昏死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虽然符君泰很人渣很血腥,可素偶还是想给他个机会o(╯□╰)o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402/1657897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