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弃常 > 八 浮光掠影之四

八 浮光掠影之四

        春雷晌过,细雨连绵。

        嫩叶新枝勃勃展于老树之上,青青草儿顽强探出砖石之间,早春花儿含苞带雨,墙角绿苔浓碧欲滴,雨中的风景格外清新,格外美丽。

        丝般绵绵细雨,将这万物洗涤,甘霖洒满了大地,处处孕育着生机。

        时而一二虫声作起,欲要寻它却又难觅,呢喃,呢喃,几只小燕子檐角隐没,偶见黑翅白肚尾翼剪剪,鸣声欢快更添三分春意。

        阁楼掩不住,又是一年春。

        “浮云蔽红日,长阶落白溪,提笔无墨水,肚里风雨……急?”那少女,皱着眉头叱道:“甚么歪诗,重写!”

        “姐~~”少年愁眉苦脸,求道:“我是,尿急!”

        人有三急,马虎不得:“尿急?”

        看那少女,端鼻樱口杏眼桃腮,生得煞是美貌,未料做起事来凶巴巴地母老虎一般:“我看你是,心急!”

        一个不讲理,一个没脾气,那少年只一味咬牙苦忍,竟不敢稍作忤逆:“多少,多少,受不了,我求求你——”

        正是奇人必有异号,原来这少女叫作:多少。

        多少冷笑道:“小骗子,去找大骗子,两个骗子一起鬼混,外加一个傻子……”

        “啊!”少年大叫一声,两眼翻白,明显是活活地,就让尿给憋死了!

        多少叹口气,语重心长道:“虚虚呀,虚虚~~我都跟你说过多少回了,说过多少回了你都不听,那姓叶的,根本就不是个好东西,还有朱富贵那个傻子……虚虚?虚虚?喂!说你了,听着没!虚虚,乖,听多少姐姐的话,不要装死了虚虚,虚虚,虚虚~~”

        “啊——”莫虚惨叫一声,捂着肚子哭道:“不要!不要!”

        虚虚,正是莫家少爷莫虚,莫虚不是骗她,莫虚确实尿急,再给她虚虚虚虚这么一嘘真的真的快要快要:“天呐!上邪!”

        多少忽然温柔一笑,露出两排细碎白牙:“外面雨急,记得带伞。”

        莫虚如蒙大赦,跳将起来三步并作两步便冲向房门:“带伞!没长耳朵啊你!”

        河东狮发威,暴吼若雷鸣,莫少爷一个激灵:“是!是!”

        慌张张,急吼吼,四下寻寻觅觅,却见多少手持一伞,笑靥如花:“瞧你,没头苍蝇也似,呶~~这里。”

        总是这般,喜怒无常,莫少爷犹处水深火热之中,一天到晚给她折腾得死去活来!招惹不起,避之大吉,莫虚长出一口气,一把夺过雨伞就要夺路而逃:“虚虚,你听好——”

        前脚刚刚迈出门,耳朵又被揪住了:“说!”

        莫虚欲哭无泪:“你说,我听!”

        多少满意点头,温柔笑道:“迈出莫府一步,打断狗腿两条~~”

        “是!”

        “乖~~”多少又松开小手儿,给他整整衣衫:“虚虚呀,你记住,一个人,总是撒谎骗人,会被天打雷劈~~”

        “对!!”

        “对?”

        “我发誓……”

        “好了啦,虚虚,同样的誓,发了八百回了你都~~你说,这一次,我可以相信你吗?”

        ……

        “虚虚,怎不说话了,莫非心里有鬼,还是肚里捉急?”

        ……

        “虚虚,虚……”

        “不用嘘了,已经尿了。”

        “哎呀!虚虚~~这么大的人,还要尿裤子,哎!你说你这孩子,真是让人操碎了心……”

        ……

        “你在干嘛,傻了吧唧!笨的,说了让你换过一条,还不快去!呆子!”

        终于。

        莫虚跑在雨中,大步流星,势如离弦之箭!

        雨水打在脸上,湿了头发,何以风雨无阻,何以心急如焚,何以弃美人于书房不顾,莫少爷,这是要去哪里?

        叶先生,叶先生,莫虚自是要去找那,可爱的,亲爱的,至爱的叶先生!

        叶先生,不是亲人,叶先生,胜似亲人,叶先生就是莫虚最好的长辈也是最最要好的朋友,莫虚和他那是亲密无间感情至深,一天看不见就似失了魂!是这样的,叶先生有趣,叶先生有才,叶先生有大能力,叶先生说的每一句话莫虚都会听,叶先生做的每一件事莫虚都信服,叶先生就是莫虚的良师益友,是莫虚心中的神!大神!更何况,对于先生,莫虚是有一种与生俱来的亲昵,当真是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可恨多少是非,这都晚了时辰!

        没办法,尿遁不成,无奈化作水遁,将将跑到自家门口,眼看就要逃出生天:“少爷——”

        劳管家,板着老脸,拦在门口:“风大,雨急,少爷要去哪里?”

        莫虚抹一把脸,喘道:“羊伯,羊伯,你让开,让开!”

        劳伯眯着老眼,皱眉叹气:“少爷啊,少爷,劳伯这都,说过多少回了,劳伯姓劳,不姓羊!”

        莫虚嘿嘿一乐,伸手就去揪,那寡长老脸上的稀疏胡须:“老山羊,老山羊!”

        “啊哟!”劳伯伸手一挡,莫虚一缩身子,泥鳅一样钻了出去:“你是一只老山羊,哈哈哈哈!哈哈哈!”

        雨中,长巷。

        劳伯久久张望,眼神几分无奈,几分慈祥,还有一丝隐隐的,恐惧~~

        半仙客栈。

        半仙客栈,是十里香街最大的客栈。

        半仙客栈,城里名头儿最响的客栈。

        半仙客栈,客人不多,生意冷清却又出奇地赚钱,半仙客栈,是一家非比寻常的牛掰客栈。

        话说从前,半仙客栈不叫半仙客栈,叫作龙凤客栈。

        自从天地逍遥一散人叶先生入住以后,因之半人半神手眼通天,这才换了招牌,改叫半仙客栈。

        近年来,叶先生的名头儿,是越来越大了。

        叶先生,就住在客栈里面最大最豪华的一间客房:天字第一号。

        半仙客栈,就是叶先生的家,半仙客栈的掌柜伙计们,就是叶先生的家人。

        这很正常,并不夸张,半仙客栈上上下下伺候叶先生比伺候自家祖宗还亲,吃喝拉撒种种,无不精心服侍,没日没夜嘘寒问暖关怀备至,叶先生在这里住得很舒适,也很满意。

        当然事出有因,原因是有两个。

        其一,叶先生有钱,而且不是一般地有钱。

        其二,叶先生能花,而且不是一般地能花。

        叶先生钱财无数,挥霍无度,叶先生食不厌精,脍不厌细,叶先生要多少给多少从不欠账,结账时更是瞅都不瞅一眼,叶先生一个人吃住都在这里一年的消费就能顶客栈十二个月的流水,用现在的话来说这个叫,VIP。而且是高级特级钻石级的,超级VIP,这样的客人相信普天之下没有一家店会不喜欢,不惦记,叶先生就是一只大大的,又傻又肥的羊。

        之所以,客人少,那是因为半仙客栈菜价贵酒水贵住宿费也贵得离谱我,而且服务态度极差。当然了,那都是给叶先生惯的,惯出来的毛病,原来不是这样的。那也没办法,这一年到头稳稳当当轻轻松松银子挣得大把那是比大风刮来都容易,又何必死乞白赖辛苦算计讨好旁人去挣那几个蝇头小利?好逸恶劳乃人本性,人心不足是硬道理,半仙客栈的朱掌柜生平最大的理想就是在牢牢吃死叶先生的同时,再找到一只叶先生一样的超级大傻肥羊死死吃定——

        大只傻肥羊,说来就来了!

        一头闯进店门,浑身湿淋淋,却是一只落汤鸡:“咝~~~~冷冷冷,好冷!好冷!”

        “快!上!”富二代,钻石级,朱掌柜大吼叫道:“热茶!干衣!”

        莫虚抬头,一张油亮胖脸,大嘴咧着,笑地如同花里蜜:“莫大少爷,您可来了!”

        扯过毛巾,抹一把脸:“朱老伯,先生可在?”

        朱掌柜点头哈腰,满脸是笑:“在滴在滴,不急不急,先喝口热茶,换身儿衣裳,万一您老受了风寒,小人可是担待不……”

        “先生——先生——”

        话没说完,人已冲向楼梯:“咚咚咚咚咚咚咚!!”

        “哎,这小祖宗!”朱掌柜招呼一声,急急火火追了上去——

        祖宗再小,也是祖宗,这,才是真正的——

        财神爷!

        家境既好,年纪又小,莫少爷对“钱”这个字,根本就没有概念!

        当然,第二只傻肥羊,朱掌柜已经找到了,所以本店可以再次更名,名作——

        财神客栈!

        朱掌柜,如是想道。

        朱掌柜笑的更甜蜜了,朱掌柜快乐得想唱歌。

        先生,正在画画。

        正在,画一条龙。

        “先生先生,老山羊的故事,是真的吗?”

        “先生先生,你说多少身上多了一样东西,又少了一样东西,为什么呢?”

        “先生先生,你说世上无奇不有,妖魔鬼怪众多,你都见过?”

        “先生先生,你说大少有条佛根,这话怎说?”

        ……

        先生执笔,注目:“叶公好龙,听说过么?”

        莫虚点头,打量那画,画上一龙,一尺见长,张牙舞爪须鳞宛然,活灵活现,栩栩如生~~

        只一双眼,空洞无物,却是缺了眼珠儿。

        先生一笑,递过狼毫:“莫虚。”

        “我?”莫虚瞪大眼睛,着实不敢相信:“点睛?”

        少顷,笔落。

        画是画,龙是龙,纸是纸,墨是墨,那龙不动,一动不动:“咳!”

        当时莫虚,就很尴尬:“嗬嗬,不成……”

        先生目注案几,曼声吟道:“寂寂真似幻,生生幻为真,舞起,舞来~~”

        那龙,双睛倏地一转:“!!”

        莫虚一惊,退开两步,只见那龙一动~~

        一动~~

        昂首,摆尾,起于案头,蜿蜒游走~~

        及上三尺,于粱下盘旋翻转,翩翩然当空飞舞不休:“哇!!”

        正是活生生一条,小小墨龙。

        “活了,真的……”莫虚失神,喃喃有声:“画龙,先生……”

        良久,错目。

        桌上一张白低,其间并无点墨。

        先生将手一招,那小小墨龙摇头摇尾游来,黑亮鳞甲闪耀眼前,头角龙须触手可及——

        莫虚伸手,缓缓摸去,直如抚上一缕烟云,无形无质无知无觉~~

        是空。

        “哈哈,幻术!”莫虚恍然笑,但见那小龙黑中透亮,双目炯炯,两条细细长须微微舞动,分明又似真,并不是虚影:“莫虚——”

        先生,倦了。

        “先生!”

        莫虚不想走,万分舍不得。

        白日里,先生总是很疲倦的样子,莫虚也不知道为什么。

        当然了,对于一个十四五岁的少年来说,这些稀奇古怪的东西比任何事情都要有趣,莫虚终日为此念念不忘以至深深迷恋,莫虚最最快乐的事情就是和叶先生在一起,学书画,长见识。莫虚不想走,莫虚还有许多事情要问他,那些事情就是莫虚想破了头也想不明白,而在莫虚眼里叶先生根本就无所不知无所不能,也只有他,才能够解开莫虚心中的无数谜题——

        但莫虚听他的,在先生面前,莫虚从不会说半个“不”字:“先生,莫虚告退。”

        叶先生倚在榻上,双目半阖挥了挥手,示意——

        莫虚吐吐舌头,转身正要出门:“对了,劳伯,就是劳伯,不是老山羊。”

        莫虚回头,嘿嘿一乐:“是。”

        先生眯着个眼,懒洋洋说道:“还有,之所以,多少叫作多少,那是因为她多了一条尾巴,少了一颗人心。”

        “哈!”莫虚恍然失笑:“果然!我就知道!”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525/165886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