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弃常 > 十四 绳妖

十四 绳妖

        “欲得其法,先明其理。”

        先生在座,俨然问道:“何为真?何为假?何为虚?何为实?”

        莫虚沉吟一时,答道:“真为真,假为假,虚为虚,实为实。”

        先生一笑:“不然。”

        莫虚亦笑:“然诸行无常,万事万物无时无刻不在变化,是以真为假,假为真,虚为实,实为虚。”

        先生摇头:“这也是你,那也是你,左右都是你的理,有道理也没道理。”

        莫虚笑道:“此一时也,彼一时也,反正莫虚有道理,没道理也有道理~~”

        先生皱眉,叱道:“不懂装懂,乱打机锋!”

        但见书案之上,一画黑山白水,墨染苍天大地,莫虚叹道:“真真假假,虚虚实实,如这山水,草木花石,见得黑白分明,难辨真假虚实。”

        先生大笑:“说说不清,道道不明,不清不楚,难得糊涂!”

        “先生,莫虚心有所悟,奈何转瞬即逝,只不知——”

        “心窍失于蒙昧,明悟隐于混沌,灵光乍现还失,无知是以求知。”

        “先生,莫虚明白了。”

        “明白?”

        “明白不明白,就是明白了。”

        “哈!”

        “先生,莫虚还有一个问题,就是——”

        ?

        ??

        ????

        ????????

        ……

        朱大少不明白。

        朱大少很不明白。

        朱大少极为不明白。

        朱大少完全地不明白。

        问号儿,就代表着不明白,朱大少脑袋里面的问号儿,那是成倍成倍的往上涨——

        省略号,就是无数个问号儿,已经快要把朱大少的脑袋撑破了:“!!”

        人话?

        鬼说,只能说是有病,故作高深,傻叉,俩。

        大少摇头,叹一口气。

        隔一道门。

        当然了,这不是在偷听,这里是半仙客栈,半仙客栈就是朱大少他爹朱掌柜开地,而朱大少又是半仙客栈唯一的二掌柜,是有权力以及责任站在任何一间客房门口,视察工作地。所以朱大少腆着个肚子,光明正大地立在门外,认真仔细地听。虽然说,一句话也没有听懂,但朱大少还是心如明镜的,只因无论如何,一个坏人说出来的话必定是,坏话!而一个大坏人说出的话必定是,大坏话!而之所以朱大少听不懂,那是因为好人是听不懂坏话地,以此推论,朱大少就是一个,大大地好人!

        朱大少满意点头,在肚里偷偷地笑了。

        笑一时,忽又愣住,将笑容僵在脸上。

        关键莫虚说的话,朱大少也听不懂,那么问题就来了——

        莫虚,难道,也是,坏人?

        不可能,不可能,朱大少连连摇头,立时否定了这个突如其来的想法——

        唯一解释,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这个墨,就是叶坏,莫虚这是给他带坏了,就像传染病。

        朱大少忽然想吐。

        可是朱大少不能吐,朱大少必须得忍住:“莫虚!”

        怒吼声中,朱大少破门而入:“这人有病,你可千万别,内个……”

        一看!

        又傻眼了。

        莫虚,不见了“咦?”

        叶坏,也不见了:“人呢?人呢?”

        “怎么说没,就,没有了呢?”朱大少喃喃自语:“这——”

        朱大少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以至于开始怀疑自己的耳朵:“哈哈!莫虚——莫!虚——“

        “捉迷藏?”

        朱大少失笑:“好小子,你等着!”

        其后,风风火火找遍房间里的每一个角落,就连桌子下的抽屉里的笔筒也没有放过:“莫虚?莫虚?出来!你!哈哈!我就知道,找到了!哪里跑,看你……”

        ……

        ……

        ……

        这就叫,没门有窗户,不走寻常路。

        这,就,太过分了!

        这小子,出去玩,也不叫朱大少,亏朱大少还当他是朋友,最要好的小弟!

        这个莫虚,真是学坏了!

        朱大少,大生闷气:“好吧,好!莫虚啊,莫虚,你就作吧,作吧你,反正,反,反……”

        无意间,忽一眼:“莫虚!!”

        那莫虚,只三寸大小,眉目宛然,活灵活现~~

        正自群山之间,临水而立,负手仰望,似观流云:“这!!!”

        自在,画里。

        是在画里,朱大少瞪圆两只眼睛,定睛,细审:“咝——”

        还有一个,没脸的人,背身坐在水边垂钓,白衣乌发,正是叶坏:“对,合该没脸!没脸没皮!”

        正自失笑,却见叶坏一扭头儿,冷不丁地吡牙一乐:“嗨~~”

        朱大少,吓一跳,揉揉眼睛,仔细一瞧:“?”

        发现叶坏,还是那个坏样子,还是背对坐着,以后脑勺示人:“这,肿么,妖啊,够妖地……”

        正自狐疑,举棋不定:“简直就是,妖异!”

        忽然窗外,一阵大乱,有人一惊一乍地大呼小叫:“有妖!有妖!快去瞧,看热闹!”

        “什么?”这个人,不管是谁,都成功了分散了朱大少的注意力,朱大少赶忙上前几步,推开窗户,发现街上好多好多人踩着风火轮一样风风火火地在跑,边跑边喊,激动万分:“喂——喂——”

        朱大少也喊,招手喊话状:“哪里有妖怪——妖怪在哪里——”

        “城南!鬼井!”一人兴奋地叫着,跑了过去。

        “是——什么妖怪?”朱大少张大嘴巴,吃惊问道。

        “井绳,井绳成妖!绳妖!”一人激动大叫着,撒丫子疯跑。

        “咝——!!”

        朱大少,是倒吸一口凉气:“绳妖?”

        这年头儿,怪事儿太多,好人当牛做马,坏人吃香喝辣,这还不算神马,井绳都能成妖?怪事,怪事,只听说过猪妖狗妖,蛇妖鼠妖,一条破绳,也能成妖?不能,不能,这分明就是,很有一些个不对了,想必又是一些个不怀好意的人乱开玩笑,误导无知群众大批良民了,这就是要糊弄别人上当受骗,白跑一趟,然后再自个儿跑回家钻进被窝里头,捂着肚子偷着乐呗!好家伙,这也信,世间多愚人,傻子何其多!

        朱大少摇了摇头,长叹一声,关上窗户:“哼~~”

        然后腆着肚子,大步飞奔出门:“何方妖孽,敢来送死,这是吃了熊心豹子胆,看我……”

        话说,这井绳成妖,还真是,很有那么一些个地新鲜劲——

        “哇!”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525/1658862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