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弃常 > 十六 何以不羁

十六 何以不羁

        “大傻猪!大傻猪!”那小鬼头,拍手跳脚:“你是一个大傻猪,哈哈!耶!”

        当然了,像这样智商短缺的小鬼头,朱大少是不会鸟他地,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二麻子!二麻子!有种你别跑,给我滚粗来!”

        朱大少挺胸腆肚,大吼大叫:“受死!”

        二麻子,不见了。

        应该说是,怕了,龟缩,隐匿,夹着尾巴逃跑了。

        岂不知,一个老头儿跟着吼道:“你仄塞子,别瞎操操,气气气,烦死个银!”

        反了!都反了!朱大少怒气冲天,回吼道:“我去!你,干你屁事啊这!你个老不死的,牙都掉没了,嘴不把门满嘴漏气……”

        “租富贵!”那老头儿,嘴一咧,怪笑道:“额告夯馁,馁不老四,额揍就告夯馁呆,叫老租打馁个屁股嗨发,满气枣牙!”

        “这!”朱大少,吃一惊,旋即失笑道:“好,你去告,你去告啊你,哼!这都吓唬谁了,我才不怕,我爹可是从来都不打,不打,内个……”

        那是以前,亲地时候:“咳!”

        朱大少越想越怕,一时心头拔凉,头皮剧麻:“少来这套,你是谁啊?”

        那老头儿,摇头叹气,走开了。

        举目四顾,茫茫人海,朱大少忽然想哭。

        那是悲从中来,忽然之间,朱大少竟觉是有一些个,孤独。

        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莫虚说的是,人生,就是这样地,无奈啊!

        朱大少长叹一声,又腆着个肚子,怀着沉重而复杂的心事,将身混迹于人群之中——

        去看那妖。

        这是,城西南角,一个角落。

        这里很是荒凉,遍地黄土,其间碎石瓦砾,杂草从生。

        这里,曾经辉煌过,人流如织,欢声笑语。

        如今已然没落,寻常清冷寂静,等闲也不见个人影儿,只有虫蚁作窝,蛇鼠横行。

        只因为,这口井。

        据,城里头最老的老人讲述,此井早年间,叫作甜水井,打上来的水又清又甜,格外好喝。

        现下这口井,叫作:鬼井。

        因为有一天,忽然有一天,这口井的水位越来越低,越来越低,低到就连三十丈长的井绳也够不到了。

        也就打不上水,变成一口废井。

        而之所以,叫它鬼井,那是因为每到三更半夜,这口深深的废井里头就会传出呜咽哀嚎之声,犹如鬼哭,经久不散,令人毛骨悚然~~

        一位风水先生曾经说过,此井方位颇为奇异,通得幽冥之地,黄泉河水。

        是以阴气浓郁,易出阴物邪祟。

        该当远离,避之大吉。

        后来,那位风水先生无缘无故地,跳井自杀了。

        又据,城里头最老的老人讲述,他是因为泄露了天机,遭到了地府的惩罚。

        但据,《名州城志》记载,他是因为得罪了,一个人。

        那些,那些个,都是一些个陈年旧事了,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说了也是,等于白说。

        这口井,已经逐渐被人们有意或是无意地遗忘,只能孤独地,冷清地,生活在这一个无人问津的角落。

        它在晚上还会哭,还会哭,哭也没有用,没有人理会。

        它是如泣如诉,它是不甘寂寞,它是想要告诉人们一些什么,却只使人谈之色变,枉生厌弃。

        这,就是鬼井。

        所以说。

        这一天,井中的绳,终于成了妖!

        井绳成妖,可以吃牛,一下子就让所有的人,吓了一大跳!

        许是,闲地~~

        这一天,多少人看见——

        那绳妖,就在井口边!

        它是旁若无人,傲然盘踞井边,肆无忌惮地吸食着一头死牛的血肉,汩汩有声~~

        一惊,一乍,一时死寂。

        而井口上的木头轱辘,早已分崩离析,散落四下,早已腐朽的身躯再也不能将它束缚:“嘘——”

        “快看!”

        但见那妖,粗如人臂,有如巨蟒,却也无头无尾,通体乌黑油亮,数十丈长的躯体层层盘拥于地,足有一人多高!那妖一端,匿于身下,一端探入死牛血肉,一边吸食一边颤抖,抖动起伏,状若吞咽!围观吧,围观,就在围观群众一只一只又一只惊骇的眼中,那死牛一点一点一点点地干瘪下去,毛皮下的一根一根连一根的骨骼已是清晰可辨,耸立突兀!北风呜呜,呼呼地吹,人人后心发凉,条条寒毛倒竖:“咝~~~~~~~~~~~~~~~~~~~~”

        果然!绳妖!

        牛边一人,呜呜哭道:“大黄!大黄!你死得好惨呐!好惨啊好惨,呜呜——”

        “大黄,就是那头死黄牛,这个人,就是大黄的主人。”朱大少,解释道:“李三。”

        “李三,确实很惨,都已经哭了两个多时辰了,还在哭。”朱大少,指点道:“你看,你看,看吧,这哭地,简直比那头死黄牛,死地都还要惨!”

        “是啊,是啊,”一不明状况围观者随之感叹,深表同情:“好惨,好惨。”

        “这,也就是李三,一哭哭了两三个时辰,居然还能够坚持地住!哎!”朱大少叹道:“我只能说,这李三呐,真是一个铁打地汉子!”

        语落,李三一头栽倒在地,两眼紧闭口吐白沫,明显已经就是哭地实在坚持不住:“哎呀!”

        “不好!抽过去了!”

        “李三!李三!”

        轰将一阵大乱,有人高喊李三,有人感叹大黄,有人鄙视绳妖,就有人已经开始注意到朱大少了:“对的,不错!话说那时天还没亮,那绳妖,就趁着月黑风高溜进了李三的家中,到处乱蹿,嚣张地很,更将李三家中唯一,唯一,就是唯一的一头黄牛当场杀死,并且——”朱大少见势不妙:“支解!碎尸万段!”立时顾左右而言他:“这可真是,太过分了,命苦的人啊,苦命的黄牛,完全就是同病相怜,一尸两命,不是,灭门了都……”

        “是啊,是啊,”另一不明状况:“这可真是,太残忍啦!”

        朱大少笑道:“话是如此,不必担忧,其实啊,这绳妖是一个傻的,而且是,特别地傻!”

        “这——兄弟,这话怎么说?”

        “怎,那还用说!这死牛肉,死则死矣,如何生吃?任你是,清炖牛肉也好,红烧牛舌也罢,牛肚儿还是切着丝儿炒,爆炒!咝~~”朱大少信口说着,不自觉口水流下:“还有,内个,牛地尾巴,有一道菜就是专门用来……”

        “哇噻!啊呀!”此时,绳妖进食已毕,牛尸血肉干枯,余下一张干瘪牛皮与几根突兀带血的白骨。可怜硕大牛头,一般瘪皱下去,眼窝处是两个黑黑的空洞,白白天光下瞧起来尤其瘮人!而那蛇妖,吸食一端蛇首般高高昂起,频频吞吐伸缩左右四顾,竟似意犹未尽,正自挑挑捡捡,只待择人而噬,任那黑红的血珠儿滴滴答答一颗一颗滴滴嗒嗒落入尘埃:“啊——————————”

        “不好!”

        “快跑!”

        “绳妖吃人!吃人了!”

        “哎呀麻麻~~呆地粑粑!!乖乖乖乖,亲呐!救命啊——————————————————————”

        一时大乱,尖叫四起,现场那是野鸡炸窝,蛤蟆反水一样:“这!”

        但见那妖,节节拔开,头昂起,身贴地,蜿蜒伏行其势如蛇,嗖嗖嗖嗖爬得飞快——

        朱大少是,只及一声惊叫:“矮!”

        当然跑掉,掉头拔脚,惊骇之下潜力激发,百米之内跑进十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哒!”

        其后是,那绳妖:“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咻——”

        谁都不待见,只追朱大少,就是因为朱大少太显眼,太醒目了:“哒哒哒哒哒哒哒!”

        你说,这人心到底是得有多么地险恶,才能呼啦一下四散而逃,别有用心地将朱大少一个人生生晾在了当场,又活活地亮给了绳妖:“咻咻咻咻咻咻咻咻——”

        “啊!!”

        正是百花丛中,只掐一朵,可说弱水三千,只饮一瓢:“哇!!!”

        层层,叠叠,长长的绳妖:“大少!大少!”

        缠缠,绕绕,擒住了大少:“快跑!快跑!”

        莫虚赶来了,但已经晚了,朱大少是热泪盈眶,眼前的世界已模糊:“莫,莫,莫,我,我,不行鸟……”

        没有最惨,只有更惨,李三痛失爱牛,应该感到欣慰:“呔!”

        错了,是:“该!”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525/165886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