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弃常 > 二十一 大梦谁先觉

二十一 大梦谁先觉

        “朱大少!朱大少!”

        “回来了!回来了!”

        “鼓掌鼓掌!大家鼓掌!欢迎欢迎!热烈欢迎!”

        “哗哗哗哗——”“唿咻唿咻~~~~”

        “啊——”

        “大少——大少——”

        掌声热烈,彩声雷动,口哨儿声是此起彼伏不绝于耳,更多有女孩子们疯狂地尖叫着,还带着哭腔,听上去很是激动特别崇拜的样子:“爱你——爱你——老鼠——大米——”

        哎!

        朱大少是回来了,因为不回来不行,因为朱大少回家吃饭的时候没有喊话捎带上莫虚,作为莫虚的好大哥,这是一个重大的失误。朱大少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内心之中很是有一些个感慨!你看,你看,朱大少就是这样地受欢迎,走到哪里都像是一个大明星,被人狂热地追捧并崇拜仰慕着,那是很排场,很风光地!当然了,那些个都是虚名,其实朱大少也不想这个样子,朱大少原本就是一个很低调的人,可以说是非常之,低调。

        朱大少低调地笑了笑,又低调地腆着肚子,背着手儿走了过去:“莫虚——莫虚——”

        走着,还喊,忽然发现,低调变成了,蹊跷?

        “莫虚——莫虚——”人家喊地,那分明是:“我爱你!就像老鼠——爱大米!”

        什么情况?

        这,口号不对啊这!

        怎么会是,这个样子?朱大少眨眨眼睛,冷静了一下头脑。非但口号不对,而且没人搭理,一眼看去,前头全是一个一个又一个乌七嘛黑地后脑勺,一切粉丝各种粉条根本就没有哪怕是一只眼,用来瞅见朱大少。更别提给他鼓掌喝彩,夹着个道热烈欢迎了。这状况,反倒显地朱大少又有一些个,自作多情了。正自懊恼惊异,不明所以,忽听前方一人惊慌大叫:“大少!大少!快来救我,快来救我啊——”

        听声音,正是莫虚!

        是了!

        是那妖怪,是那绳妖:“糟糕!”

        你说说,这些个闲人,一天天地就知道起哄添乱瞎嚷嚷,关键时刻没有一个冲上去帮忙,没有一个中用地:“不好!”

        朱大少心下一沉,狂吼一声:“莫虚!”

        只可惜:“闪开!闪开!

        人是太多了,乌乌压压,密密麻麻,里三层外三层层叠叠围在那里,生似一个铁桶阵:“莫虚!莫虚!”

        “大少!大少!快来救我,快来救我,死了死了,我要死了啊啊——”

        “莫虚!!”

        “兄弟!!!”

        朱大少红了眼睛,大吼声中猛一低头,一下子就撞了过去:“吼!!!”

        在这个世界上啊,凡事就怕“认真”二字,要说朱大少平时那是嘻嘻哈哈一团和气,人畜无害的样子,但朱大少一旦认真起来,那可是,谁都拦不住地!那是相当,相当可怕地!哎哟哟,额地娘,呼啦啦地一声响,一下子,铁桶阵,冲开一个大口子!转瞬之间,缺口扩散,扩散,再扩散,洪流决堤,辐射一样,那人是一片片地倒,倒完一片又是一片,一片一片又是一片:“啊!呀!矮~~幼!!粑粑~~麻麻~~噼里啪啦,呜哩哇啊……”

        一时女子尖叫,小孩哇哇大哭,人人怨声载道,个个灰头土脸,更有一干老头老太栽歪地上,颤巍巍地各种惨相,情绪激动破口大骂:“谁干地?谁干地?不长眼地,乱推乱搡!”“哎呀呀,我地腰~~哎哟哟,我地脚!啊————————”“你个流氓,臭流氓!啪!”“啊呀呀!不是我!是他摸地!是他!”“我说你小子,话不能乱讲,你丫哪只腚眼见着老子摸她屁股张嘴你就胡嘞勒……啪!啪!尼玛~~卧槽!”“娘!娘!呜呜,我害怕,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这是一起严重的,人为造成的踩踏事件,其后果以及影响都是极为恶劣的,正是天怒人怨,人员伤亡惨重:“这……”

        而罪魁祸首朱大少,已经就是魂飞天外,是彻底地傻了眼了:“咳!”

        所幸朱大少,一向都是头脑灵活机巧百变,绝不会就这样子坐以待毙,被愤怒的群众给揪出来活活儿打死地:“啊!!!!”

        朱大少,见势不妙,立时两眼一闭,自行缓缓躺倒于地:“啊——啊——”

        大肚朝天,并啊啊地长声惨呼,明显就是伤地不轻,而且比谁都要严重:“啊————————————————————————————————”

        这家,比朱大娘当时生他时候儿都要惨:“是他!”

        他自装疯卖傻,以为是神不知鬼不觉,受害者们却也不是瞎子:“是他!”

        正所谓天网恢恢疏而不露,早有若干目击者亲眼目睹了朱大少令人发指地恶劣行径,当下纷纷跳将出来,大声指认横加指责:“就是他!我看到了!我看到了!”

        “大傻猪!大傻猪!”

        一个小童激动跳叫,拖着两条粗长鼻涕:“呸!坏淫!”

        “揍,揍四他,仄斜塞子!”一个老头哆哆嗦嗦指证着,也是义愤填膺状:“租富贵!”

        “朱富贵!你就别装死了!我呸!”一个面皮白净的人嗤嗤冷笑,正是二麻子:“这家伙,我认识,大伙儿可是听好了——”

        “这小胖子,真是有够,比那绳妖还能闹腾!”有人摇头叹气,有人点头称是。

        “绳妖算嘛,这杀伤力!”有人失笑,有人无奈,一般无语。

        心说,还不如就叫空悲大师给他收去好了,关起来,敲木鱼。

        以忏悔,深重的罪孽~~

        是的。

        朱大少,又死了。

        就那么两眼一闭,仰躺在地,面色安详,心平气和地~~

        事实上,朱大少这是为了不给大伙儿再添麻烦,一死以谢天下,自绝于人民了。

        不要笑,死透鸟,事情就是这样子。

        那些个,闲言碎语,冷嘲热讽的话,朱大少已经完全听不到了。

        朱大少死了,朱大少又没有死,只能说是朱大少死得其所,将永远活在人们地心中——

        风声呜咽,天地同悲!

        一只孤雁,划过天际,唳声凄凄,有若唱着一首苍凉的挽歌。

        这个世间,太多丑恶,人生是那样的短暂而又无奈,朱大少已是无力回天:“呼——”

        生存就是,奔波劳碌:“呼——”

        而死,未尝不是一种解脱:“呼噜噜噜~~~~~~~~~~~~~~~~~~~~~~~~~~~”

        朱大少已然,倦了:“呵!!”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525/1658863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