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弃常 > 二十七 三千烦恼

二十七 三千烦恼

        有云,遮住了月。

        淡淡的月光,于窗棂倾泻。

        屋里燃了火盆,红的火黑的炭哔剥作响,木柴烧得正旺。

        佳人在侧,一室皆春。

        多少坐在榻上,冷着个脸:“去!”

        莫虚叹一口气,没精打采走开,去照镜子——

        镜中莫虚,一般没精打采,面色黯淡,双目无神:“哎!”

        多少啐道:“有完没完,烦也不烦!”

        说是恼,是着恼,无外轻嗔薄怒,更似打情骂俏!

        火光跃动,明明暗暗映上那一张娇美的脸,小巧的鼻与红红的唇儿,尤显一抹修长的颈,耀目地白。

        莫虚也不言语,眼望镜中多少。

        沉默,深情注视,无声胜有声,一切尽在不言中。

        夜色浓重。

        是非上门,多少自知,即使莫虚不说。

        那一天,风波子匿于花溪之畔暗中窥伺,多少当然知道——

        该来的,总会来。

        ……

        ……

        ……

        这是命,逃不掉。

        有风,吹开了云,月在中天。

        清冷冷的月亮,透过白惨惨的窗纸,照见一张白胖的脸,晦明晦暗,满是阴霾!

        和尚!和尚!

        朱大娘说,我瞧这事儿,也挺好!

        是的,空悲老和尚,不但去过了半仙客栈,见过了朱大少的爹。

        阴谋!

        朱掌柜,朱大娘,都给他收买了。

        把朱大少,给卖了。

        并且是,一毛钱也不要~~

        从此以后,朱大少落发为僧,终日吃斋念佛,当了一个和尚。

        可恼也,据理力争不是没有,哀告哭嚎也没少用,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那家是催人泪下……

        奈何爹娘,鬼迷心窍!

        是鬼,有鬼,窗外风声大作,狂啸嘶吼呜咽,呜呜呜呜呜呼,直若万鬼齐哭!

        这一夜,朱大少是心忧如焚,导致深度失眠。

        后半夜,才沉沉睡下。

        那个好梦,再次出现。

        一方世界,天上乐土,种种美好,宛若真实。

        睡梦之中,有一只手,温柔地,轻轻抚摸大少的头~~

        很舒适,很惬意,久久久久,并以呢喃:“南无——阿弥陀佛!”

        ……

        ……

        天亮了。

        朱大少一觉醒来,顿觉头痛欲裂!

        脑昏沉,眼酸涩,一摸枕头,又湿又凉~~

        那是口水,还是……

        只可惜,真个令得朱大少赶脚头疼的事情,还在后头:“咦?”

        迷迷糊糊坐起来,正想去方一个便,忽觉,身上,某个部位似乎很有一些个:“不对!”

        然后,不由自主地划拉了一下脑袋:“咝~~~~”

        又摸:“??”

        摸上去是光洁溜溜,手感倒是不要太好,但似乎,还是少了一些个:“这!!”

        再摸。

        摸着摸着,朱大少的汗就下来了,冷汗!

        头发?

        呢?

        头发,肿么。

        呢。

        只有头,没发了。

        一夜之间,青丝尽没。

        当然了,朱大少,这一定又是在做梦了。

        恍然一笑,坦然去照。

        ……

        ……

        ……

        怎么词,形容呢?

        又白又亮,就像是一个煮熟了,又剥掉外壳地鸡蛋。

        朱大少的头发,就好像是从来都没有长出来过:“好!好玩!啧啧啧啧,有够精神!”

        左看右看,摸了又摸,朱大少还在笑着:“漂亮!”

        笑着,笑着,就。

        这不是梦。

        如果。

        期间,朱大少揉过眼睛,掐过大腿,洗了把脸,还扇过自个儿耳光来着。

        经过,无数次地验证,就已经充分地证明了。

        事实就是:“不对,啊这!”

        朱大少,傻掉了。

        镜子里的朱大少,比朱大少还要傻上三分,呆呆愣愣地瞅着朱大少,嘴巴张得比天大:“这可,真是,蹊跷,鬼怪……”

        头发,走失了。

        朱大少,也就和尚了。

        当然论穿着,论长相,无论怎么看,怎么说,朱大少也不像是一个和尚。

        反而像是一个小小地,暴发户。

        是发了,发大了,发地不能再发了,然后朱大少就彻底地,爆发了:“啊——————————————————————————————————”

        阴谋,论者,朱大少是真正地被激怒了,怒火倾城,毁天灭地焚尽万物“呼!!!”

        今天,必须,有人得死!

        首当其冲地,就是朱家上下,怎么闹腾地,也不多说了,反正朱家鸡飞狗跳这一回是彻底地,乱了套了!

        朱掌柜很淡定,出奇淡定地说:“好,很好啊,这!”

        而朱大娘一惊一乍,也似见活鬼:“哎哟哟,我地儿!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当然了,朱大少也看出来了,她是装的。

        这反应,完全不对,依照常理来说,朱大娘早就就应该晕过去了。

        朱掌柜不但笑,还摸,摸着朱大少的头,笑得嘴都合不拢了:“好啊,好,滑不溜秋地,像个灯炮儿?”

        简直就是,爱不释手。

        只有几个家丁瞪着个眼捂着嘴乐,还有几个丫鬟叽叽喳喳评头论足,人人脸上都是一副,幸灾乐祸地样子。

        不说。

        以上种种,不过浮云,朱大少是心知肚明。

        作为心如明镜,朱大少是绝对不会放过罪魁元凶,幕后头那只黑手地:“好你个,你等着!”

        朱大少暴吼一声,杀气腾腾,飞也似冲向半仙客栈!

        一路上,有许多愕然而又惊喜的脸,以及无数暧昧眼神,令得朱大少五内如焚,怨气冲天:“死!死!死去!去死!”

        半仙客栈。

        叶坏,是从被窝儿里给朱大少揪出来地,还不知道死到临头:“说!”

        而朱大少,咬牙切齿二目皆赤,凶神恶煞厉鬼也似,手持一柄寒光闪闪地菜刀:“快说!”

        “老实交待!”

        叶坏胆小如鼠,马上就交待了:“是我。”

        是的,都是叶坏使的坏,是他,卑鄙无耻地出卖了朱大少!

        说过,所谓地有缘人,根本就是叶坏凭空捏造出来糊弄了空悲老和尚,而头发失落之事:“是空悲,干地!”

        朱大少,冷冷道:“好了,既然交待完了,你,还有话要说吗?”

        这样地表情,以及语气,叶坏自然也是无话可说,只将一手往自家脖颈上面一比——

        示意自身,罪大恶极!

        只求一死,以儆效尤~~

        然后就是,一刀断头!

        血溅五步,肝脑涂地~~

        且将狗头,暂寄项上,并非大少心慈手软,主要叶坏还有遗言,说只要你找到了空悲老和尚,那么满头乌黑长发也就失而复——

        朱大少,二话不说,杀气腾腾地提着菜刀,风风火火地跑了。

        要去哪里,还用说吗?

        一个阴谋,总是一环套一环,这一回朱大少是躺着中枪,撒尿上套儿~

        朱大少是,一去不复返,从此人间蒸发。

        ……

        ……

        ……

        许多天以后,偶有人去到城东无名寺里烧香,发现那口奇怪的破钟,不见了。

        只有一个肥头大耳滴小和尚,一个人背着身坐在那里,一下一下地敲着木鱼:“通!通!通!通!通——”

        并在口中,念念有词。

        这样,也好。

        红尘的喧嚣,世间的纷扰,从此以后和我们的朱大少,完全绝缘。

        是的,对于大少来说,这未尝不是一种解脱。

        可是,离开朱大少,世界就乱套。

        现如今,名州城里妖孽四起,横行霸道无法无天,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无辜的百姓们和漂亮地美眉们,又由谁来保护呢?

        比如多少,这就要糟~~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525/165886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