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弃常 > 三十二 不服不行

三十二 不服不行

        “若于一切众生等。起平等心脱其苦恼。是名菩萨大慈大悲。若生,生,呃。”朱大少抄起旁边一本经书,照着念道:“若生五道为诸众生。自舍己乐作如是念。是诸众生堕在邪道我当安止令住正道。是名菩萨大慈大悲。那罗延。是故当知声闻缘觉有慈有悲。无大慈大悲。那罗延。是故菩萨应当修满大慈大悲……”

        回梦。

        前尘往事如云烟,消散在大少眼前~~

        那些,那些个,都是昨天的事情,过去了,也就过去了。

        时已过午,天色阴沉。

        朱大少呼呼大睡,坐着也一样,睡地挺香。

        当然朱大少还是朱大少,不服不行那也不是朱大少,朱大少又不是一个和尚,是不会无缘无故就,认头地~~

        此时此刻。

        冷冷的风,破窗,穿墙,入庙,绕粱,切肤之寒,沁心透骨。

        旷野之中,是风,席卷天地,无穷无尽呜咽,风中隐隐传来一声呐喊,焦急而又渴盼:“大少——大少——”

        是亲人,是最亲的人,是最爱的人呐:“富贵啊,富贵,快快回家,爹在找你——”

        蓦然惊醒:“娘!”

        一声叹息:“嗳——”

        手中无舌一铃铛,口里还有半口馍,嗓子眼是咸咸地,脸颊上是湿湿地,朱大少呀朱大少,这可这可怎么说?

        实则大悲苦,正是大喜乐。

        朱大少的内心世界,并不像表面上那样,生动鲜活。

        世上最可笑的笑话,就是所有人都在笑,只有一个人不笑。

        世上最可悲的悲剧,就是所有人都不笑,只有一个人在笑。

        反之,亦然。

        是的,一个人的时候,朱大少常常是在思考,思考人生。

        这并不可笑,只要是思考,都不可笑。

        朱大少害怕孤独,与生俱来的孤独,朱大少怕黑,朱大少也怕鬼,最怕自己一个人。一个人的时候,朱大少总是想哭,所以朱大少用思考来代替,用思考来克服恐惧,用思考来打发时间。或说,思念。朱大少是在思念着往日里身边的人,身边的亲人,朋友,包括朱大少认识的每一个人。那些,那些人,那些事,都是朱大少快乐的源泉,朱大少是在深深地,深深地爱着他们。是的,朱大少有一颗单纯的心,至少,朱大少的内心世界丰富精彩:“小铃铛,小铃铛,你为什么不说话?”

        “对了,对了,你没舌头,是个哑的。”

        “老和尚,老和尚,这又去了哪里呢?”

        “呜呜,我想回家,我想回家,爹啊,娘啊,莫虚,多少,救救我啊,哈哈,哈哈,哈。”

        无聊。

        朱大少百无聊赖,敲着木鱼玩:“一二三,三二一,一二三四五六七……”

        “九千九百九十九,一!万!下!够了!”朱大少自顾点头,念道:“若于一切众生等。起平等心脱其苦恼。是名菩萨大慈大悲。若生,生,呃。”

        说过,每当背到这里的时候,朱大少就会忘词儿。

        也罢。

        “拿地起,放地下,拿地起呀放地下,善哉!善哉!南无——阿弥陀佛——”

        生生,生生,众生之疾苦,岂一人念得!

        空悲老和尚说过,这一部经,是可以明心见性,小成震慑邪祟,大成直面我佛!

        是的,念的什么经,根本不重要。

        重要的是,用心念!

        用心!

        朱大少忽然一下子,就,开了悟了!

        “若于一切众生等。起平等心脱其苦恼。是名菩萨大慈大悲。若生,生,若生六道为生生?自得其乐生生如是念!是你有生之年误入邪道儿,而我就是那个正道!菩萨大慈大悲那个生生地就,那罗!所以说,一个人,做坏事就是不行,不行啊这!大慈大悲啊!天!菩萨?神佛!还得看我!哼哼,不服不行!你不服?你也不服?谁还不服?想死了么!去死!变!飞!咄!走着——”

        完了蛋了!乱了套了!

        不得不说,朱大少就是一个天才,一个真正的天才,这一点毋庸置疑。

        天才就是天才,不服就是不行。

        此咒,名为大慈大悲咒,不过一日,面目全非。

        在朱大少的用心改良之下,此咒破而后立并发扬光大,终成万世不易之,经典!

        此咒一出,时空凝固。

        万籁俱寂,天地侧耳——

        风声也无,钟!

        生!

        转瞬风起云移,凄风苦雨弥散,又见青天白日,还却朗朗乾坤——

        异!

        小小铜铃,“嗡”地一声脱离指掌,滴溜溜溜当空悬转,华光流转复化一钟,转瞬又是当头罩下——

        变!

        “咣当!”一声巨响,将,朱大少扣在里面!

        “啊!矮~~呀呀!哎呀我地天,天!地啊!阿弥陀佛,这可真是,一下子,肿么就黑……”

        细若游丝,微也难辨:“救命~不好~放我出去~不要胡闹~~”

        弹指生变,自有原由。

        要说这件法宝,当真大有灵性,这是在,保护朱大少了。

        以防天怒,人怨,神之惩罚!

        信口开河,篡改经文,这,简直就是亵渎佛祖!

        这,就是朱大少,不服不行。

        而这,就是朱大少收服神钟宝器的全部过程,有缘人啊,不是盖的!

        所谓,金鳞本非池中物,一遇风云便化龙,正如此!

        一个天才,无论做什么事情都是必须得要出类拔萃的,朱大少必将成就一番,大事业!

        所欠缺的,不过一个机会,一个机会而已。

        现在,机会来了。

        所以。

        是空悲。

        是空悲,非空悲,无关空悲。

        有缘人,朱大少,或说不服不行,已经大大地出乎了空悲老和尚的意料之外:“开!”

        所谓师父领进门,修行在个人,正如此:“开!”

        空悲,不过是朱大少成就丰功伟业地一块儿,踏脚石:“门!”

        .“噗!!!”

        ……

        ……

        …….

        对了,说一下,此大慈大悲咒非彼大慈大悲咒,节自《集一切福德三昧经》。

        无意亵渎神佛,改了么,大慈大悲生生咒。

        反正也是,朱大少改地。

        只能说,改地,非常之好。

        ……

        ……

        ……

        “当啷!”

        话说空悲,走在路上。

        不慎,又捡到一个铃铛:“啷啷~~”

        似曾相识。

        素昧平生。

        相对无语啊,当时。

        钟就哭了,或说象铃,哭着说,行觉啊,我错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保证坚决不认——

        行觉,也就是空悲,也哭了。

        复次,拾得,口中碎碎念道:“是故生忧怖,是故无忧怖,不服是不行,应作如是观……”

        ……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525/165886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