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弃常 > 四十八 春天到了

四十八 春天到了

        可真是一根,漂亮的羽毛~~

        长有尺许,羽管青色,羽毛红色,就像是一支,鹅毛笔~~

        莫虚也不知道,这一根羽毛,来自哪个鸟儿~~

        但它,的确是一根神奇的羽毛,莫虚偶然之中,惊喜地发现鸟~~

        它,可以写字,可以作画,神奇之处就在于根本不用笔黑纸砚,完全可以随意挥毫,信手涂鸦~~

        虚空之中,留下笔划,清晰宛然,经久不散。

        不止黑白,五光十色。

        是很神奇,也很好玩。

        又一时,莫虚想像着多少微笑如花滴样子,就在桌案之上,凭空画出一个大美人:“先生,你看!”

        先生叹道:“天呐!”

        那不是微笑如花滴多少,那是男扮女装地猪八戒,莫虚也被吓到了:“哎呀呀,这个嘛~~”

        莫虚倒持羽毛笔,用尾端擦去那画:“这个不好,再画一个!”

        美人画完了。

        这一回画的,可就是,英俊潇洒的叶先生:“先生,你看!”

        先生长叹道:“鬼啊!!”

        ……

        ……

        ……

        “此乃朱雀之羽,浸以青龙之血,作一笔,虚空为纸,画天画地,画万物。”

        “哇噻!厉害!”

        “然则天无形,然则地无尽,然则万物形神韵味各自不同,如何一笔画得?”

        “这——”

        “若得山之雄浑,胸中当有丘壑,若得水之灵动,腹藏滴珠海河,万物生生灭灭,沧海化作桑田,无外一心,用心即可。”

        “哦~~”

        “去,画一条蚯蚓,画出来有鸡吃,再来找我。”

        “啊?”

        “啊啊啊,啊什么啊?去!”

        于是乎,莫少爷去找鸡了,蹙眉挠头一脸抓狂:“鸡,鸡,鸡,哎呀呀~~”

        说话已是,春暖花开。

        虫儿叫,草木长,原野披上淡绿的新装。

        轻柔的风儿,犹如一双细软的小手儿,久久地,爱怜地,抚摸着一颗光头~~

        当其时莫少爷是在找鸡,朱大少却是在采花,朱大少蹲在墙角,久久地,爱怜地,仔细端详着一朵白色小花:“花,花,花!”

        “漂亮啊!”

        漂亮滴小白花,送给心爱地姑娘,大少内心柔情蜜意:“多少,多少,嫁给我,好吗?”

        举目远眺,那美丽的田野,和那蓝蓝的天,以及无边盎然春意,使得朱大少胸中灵感勃发,文思又如泉涌:“啊——”

        天地回荡,四野有声,鸟鸟侧耳,虫虫动容!

        只一字。

        胜过千言万语!

        多么精辟的描绘,多么澎湃的感情!

        如山一般地伟岸身姿,如海一般地博大胸怀,尽数寄于这一字之间,一吐心声!

        这,分明就是,一代天骄啊!

        如日中天地赶脚:“嚏!!!”

        庙里庙外,两个世界。

        事实如此,朱大少就是目光如炬,从来都是心如明镜——

        空悲老和尚,根本就没死。

        只不过是,无声无息,盘坐于地,面色黯淡,双目迷离,分明已经奄奄一息了:“不服不行,不服不行,不服,不行啊……”

        大少长叹一声,负手踱步而入:““缺壳,你不要哭,不要这个样子!”

        缺壳,是朱大少赠送给空悲,一个崭新滴名号。

        正如朱大少现在明明能够回家,却又不走,而是选择留下来继续折磨这个可怜地和尚老头一样:“陀佛——”

        报应!

        不吃不喝,整天装死,生似一只老乌龟!

        缺壳!

        终有一天,缺壳是会一个人,死在一座破庙里,像一只没有壳的老乌龟一样,悲惨地死去~

        不能!

        朱大少,心肠究竟有多好,那也不用多说了,当然不能就这样无情无义地抛弃了他,任他自生自灭——

        所以主动留下,留下来照顾他,陪着他走完人生之路最后一程,看着他痛苦万分地咽下最后一口~~

        然后,亲手将他埋葬。

        并念诵一句:南无、阿弥陀佛——

        尽管朱大少和他非亲非故。

        尽管他对朱大少无情无义。

        尽管是他坑了朱大少地,一头乌黑靓丽地长发,以及朱大毛根发囊滴再生能力——

        尽管朱大少神功大成!

        哼哼~~

        “对了!”朱大少,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缺壳,我走了啊?”

        朱大少,就走了:“后会,有期!”

        空悲没有说话。

        佛子?

        妖孽啊这,心魔!

        空悲已经受够了他,是的空悲,曾经离开过一段时间,惹不起他,躲起来了。

        那是一天,整整一天。

        结果第二天,晚上回庙里,一看——

        发现不服不行,奄奄一息,饿地趴在地上,咔咔啃桌腿吃……

        给他吃了,给他喝了。

        结果吃饱喝足,又被猛咒一回。

        空悲跑路。

        消失二天。

        又回来了,不回来不行,打着飞的回来地——

        庙烧着了。

        朱大少,是不会坐以待毙的。

        朱大少自力更生,寻觅粮草,居然从南墙根底耗子洞里掏来了两只鸟蛋,准备烤着吃~~

        当时生了火,呼呼睡着了。

        可怜呐,可怜,无论如何,他只是一个孩子,空悲当时就哭了……

        用泪水,浇熄了熊熊烈火。

        空悲,悔悟了。

        先悔,而后悟,其后天天哭。

        朱大少浴火重生之后,也就破茧化蝶了,足迹踏遍了方圆数里之内的每一个角落,就不要说鸟蛋了——

        所有鸟雀,一切昆虫,无辜弱小生灵,但凡给他抓到,全部葬身肚腹!

        有幸逃脱魔爪,也是饱受其害,断翅折腿开膛,惨状苦不堪言!

        当然是要,烤熟了吃,朱大少是一个讲究人。

        因之,以无名寺为中心,方圆数十里草木焚烧一空,处处都是焦黑灰败地颜色——

        这个,有缘人~~

        一念之差,祸害无数!

        “罪过罪过,阿弥陀佛。”空悲流着泪,念着往生咒。

        “缺壳缺壳,阿弥陀佛!”空悲又笑了,看着他走了:“后会,有期。”

        一支嫩绿的小芽,在一棵枯死的老树之下~~

        悄悄探出了头。

        破土而出,生机勃勃!

        王者就要归来,掀开壮丽篇章!

        是,朱大少想到了一件事情,一件无比重大,性命攸关地事情!!

        也就是,要把心爱地小白花,送给漂亮滴姑娘~~

        还有啊,既然神功大成,能耐倍增,不找个人试一下手儿,不找个地儿显摆显摆,世人又怎知,英雄已出世——

        应该说是,又。

        想当年,名州城里,一人一狗,满世界转悠……

        还是算了,好汉不提当年勇,反正就是总而言之,现在地朱大少已经不是当年的朱富贵了,就说这一件特别拉风地袈裟——

        神马?

        哼哼~~

        那是,神象!!

        圣物神器,象铃所化:“哗!哗!呼啦~~”

        这一个,拂袖、摆襟地动作实在不要太帅,可以想见:“哇!!!”

        那是霸气侧漏,把人眼都晃瞎:“哈哈哈哈哈!”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525/1658865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