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弃常 > 五 中中中

五 中中中

        然并卵。

        震惊是然,毛用并卵,金灿灿亮堂堂的黄金屋,硬梆梆冷冰冰地像个坟墓,还不如个鸡窝,鸟事都不能管。

        是夜,在黄金屋里,朱大少发现了一个真理。

        就是有时候,有时候,真金白银和破铜烂铁也没有什么区别,就像天才=白痴。

        吃是不能吃,喝也不能喝,睡觉不舒坦,也没玩具玩,除非是脑子进水,然后再被驴踢爆,但凡是个正常人就不会喜欢住在里面:“放我出去!放我出去!”

        黄金屋,建筑面积二百五十平,三室一厅构造。

        三间屋,一人一间,朱大少占用的是面积最大的客厅:“救命啊——救命啊——”

        有门,没有把手。

        有窗,没有玻璃。

        门是大门,窗是小窗,整个格局,监狱一样。

        三位牢友,房门紧闭,就把朱大少一个人留在了客厅,这黑暗之中,冰冷滴天地:“咝~~~~~~~~~~~~~~~~~~~~~~~~~~~~~~~~~~~~”

        这可真是,倒霉催地,朱大少一进来就后悔了:“莫虚?莫虚?”

        “多少?多少?”

        “鬼!”

        “哎呀!不好!我要拉屎!我要撒尿!不行不行,憋不住了憋不住了……”

        “行,很好。”

        “都装哑巴,都不说话,不出来是吧?”

        “行!有种!”

        “大慈大悲——生生咒!!”

        ……

        ……

        ……

        折腾一回,四下死寂,朱大少心灰意冷之下,终于放弃:“阿弥、陀佛——”

        黄金桌,黄金椅,黄金的地面,黄金的墙壁,这黄金屋,所有一切皆以金砖垒成,严丝合缝浑然一体:“哎!”

        大少四顾,绝望阖目:“饿哉——饿哉!”

        真是惨绝人寰,坐牢都有号饭,清汤寡水也好,窝头咸菜也罢,好歹补充一些能量,不至于被活活饿死。失去自由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失去斗志,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活下去是需要勇气。而今山穷水尽,滴水粒米也无,能够支撑朱大少活下去的理由只有一个,就是报仇,报仇!世间最最残酷的刑罚,就是把一个人活活饿死,如果金子可以吃,那将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如果上天再给大少一次重新来过机会,那么大少宁肯追随那帮土匪,落草为寇!如果仍有一壶清水,两个窝头,朱大少宁愿用这整座金屋来换,还有咸菜条~~

        是的,朱大少可以发誓,以赤诚的心,发恶毒的誓:“嘘——”

        岂不知,誓还没有发完,奇迹已然出现:“噤声!”

        大少一惊,长身而起:“咦?”

        屋外。

        窗下,悉悉索索,似有鼠辈:“谁!”

        当下,一寂!

        忙屏气,侧耳听~~

        却又没了动静,只余虫声,唧唧哇哇,还有野猫:“喵儿~~喵儿~~”

        遂放心,安就寝。

        过一时:“嗒、嗒、咔咔、嗒嗒、咯吱咯吱——”

        生似耗子磨牙,又似某种暗号:“大胆!”

        霍然又起身,扬眉怒喝道:“鼠辈、不是,猫辈!尔等,休要猖狂!”

        然后就听:“喵呜——汪汪!喵呜喵呜!汪汪汪汪!喵喵喵呜——啊嗷嗷嗷!!!!”

        原来是,猫狗打架,一场虚惊。

        真是讨厌,气而趴睡。

        捂住双耳。

        终于:“哧——哧——咯吱啦——咯吱啦——嚓!嚓!咯吱啦——咯吱啦——咯吱咯吱嘎啦啦~~~~~~~~”

        这特马四,锯玻璃吗?

        “这!”朱大少忍无可忍,暴起吼道:“又是何方妖孽,速速报上名来!”

        寂静。

        一时:“恩啊——恩啊——”

        驴?

        然则:“儿啊——儿啊——”

        双驴?

        关键是:“不对……铁胆……驴……这样!恩啊——恩啊——”

        还一头:“对……那公的……母驴这样……儿啊——儿啊——”

        这,就不对了。

        公驴母驴,怎么叫唤都没关系,就是不能随便乱叫,学人糊弄朱大少:“哈哈!原来是毛驴啊,真是,吓人一跳,呵哈~~~~~~~~~~~”

        朱大少,打着哈欠,假装去睡觉。

        其实是,搬了一把椅子,蹑手蹑脚地:“睡觉,睡觉,困死了困死了,嗬哈~~~~~~~~~~~~~~”

        是有一窗,高高在上。

        仅有尺许见方,恰好探出一头——

        一看!

        两个,小蟊贼。

        遮脸蒙着个头,正自手持刀斧,一下一下地撬:“好在有你,铁胆大哥,惊出小弟一身冷汗,险些被那贼秃识破……”

        悟空?

        “闭上嘴!”另一个低喝道:“少扯皮,快干活儿!”

        过了,很长一段时间。

        “喂!”

        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打击效果显而易见:“DUANG!”

        铁胆,毕竟不是铁头,当场吓地一个栽歪,头撞墙根昏死过去:“当啷!”

        斧头落地,又一声响,可怜常胜将军:“砰!”

        那是后脑勺,磕在了地上,一时胡天又黑地,明显轻微脑震荡:“不好!快撤!铁胆大——”

        坚强啊,坚强,居然还在试图逃跑:“站住!”

        朱大少大喝一声:“不许动!”

        ……

        ……

        ……

        大少捉贼,根本就不用对手,动嘴就行。

        铁胆趴在地上,悄无声息。

        常胜将军跪在一旁,双手高举,状若投降——。

        不敢说话,只能仰望:“哼哼~~”

        金砖没有撬走,反被抓个现形,当时常胜将军只以为是必死无疑,岂不知这时剧情出现了反转:“内个,猴哥,还有窝头吗?”

        ……

        ……

        “有啊,有!”

        “快!拿过来!给我给我,咝~~~~~~~~~~~~~~~~~~”

        ……

        看来活佛,真地饿了,一个窝头三两口吞将进肚:“呼——还有吗?还有吗?”

        张得胜,只有一个窝头。

        天幸,铁胆大哥怀里头还揣着一个:“还有!还有一个……”

        “太好了!太好了!快!快!掏出来掏出来,给我给我!扔!对!对!耶!”

        不愧活佛,窝头吃地,好似人参果:“呼——————”

        饥火稍怯,贪念又起:“还有吗?”

        “没,没了。”

        “没了?真没了?”

        “真,真没了,你看你看——”

        “呃~~这个样子嘛~~”

        思考一时。

        计上心头:“这样,内个,悟空啊,我们来做,一笔买卖。”

        “啊?”

        “你听我说,是这样的。”朱大少一本正经,一五一十说道:“我,吃你的窝头,用金砖来换,明白了吗?”

        张得胜:“这,这,怎,怎么个……”

        “笨的!”朱大少叱道:“一个窝头,换一块金砖,一块金砖,换一个窝头,对的!就这样子,听懂了吗?”

        张得胜,思考一时。

        居然说:“可是,我真的没有窝头了,一个也没有,半个也……”

        愚蠢呐,愚昧,朱大少吼道:“你没有,窝头,可以去买啊你!你,我不是说了嘛,金砖给你内个,气死我了!去!撬去!拿去买窝头!赶紧!快着!”

        原来是,这样一笔交易。

        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

        张得胜,和铁胆,并排走在穷乡僻壤荒郊野外,一人抱着一块金砖:“铁胆大哥,你还好吧?”

        铁胆没有说话。

        因为铁胆觉得很丢脸,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铁胆大哥,你说,这样大的一块金砖,可以买到多少窝头?”

        这样大的一块金砖,可以买到五十头牛,其实铁胆什么都知道:“嗬嗬~~”

        “铁胆大哥,你笑什么?”

        一块金砖,换一窝头,这件事情的本身并不好笑,只是铁胆心中着实有些感慨:“老天爷——发财喽!!!”

        很快。

        “快快快快!都交出来!”勇无敌指点喝道:“所有干粮!一并上交!”

        不一时,聚焦了五六十个窝头,外加清水,咸菜若干~~

        打包,打包,一并打包!

        旁边,三当家计无双正自夸奖张得胜:“临危不乱,沉着应对,老幺啊老幺,这回你可是立了一件大功,一件,天大的功劳!”

        歌无绝哈哈大笑:“好买卖,好买卖,当真划算,划算得紧!哈哈哈哈哈——”

        ……

        这一次是,全体出动。

        静悄悄,静悄悄,月黑风高,四十大盗~~

        ……

        当张德胜,再一次走向黄金屋,在黑风寨大当家勇无敌的亲自陪同之下:“金砖?金砖?”

        这是暗号,朱大少就:“窝头!窝头!”

        这就,对上了。

        然后:“圣僧,您老请看,俺这一包袱干粮,能值多少块金砖?”

        朱大少,犹自露着个光头:“唔~~”

        审视一时,黑糊糊地也看不清楚,便就含糊说道:“内个,我看也就,一百块吧!”

        成交!

        交易完毕,朱大少心满意足,回屋大吃大喝:“嘘——”

        屋外,勇无敌大手一挥,众匪群狼般涌上:“不要吵!不要吵!麻利干活儿,放轻手脚儿~~”

        ……

        ……

        朱大少,真是一个极好的内应。

        或说内奸。

        当然了,朱大少最最擅长扮猪吃老虎,从来不做亏本的买卖:“该!该!活该!哼哼~~”

        天,又亮了。

        ……

        ……

        ……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525/1658866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