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弃常 > 七 叫花鸡

七 叫花鸡

        很简单。

        选择题,二选一。

        钱财美女,快活逍遥,那是一种生活,一种享受,高级享受。

        那是选项之一,还有选项之二,也就是黑风穷匪这帮苦逼,一天天的穷困潦倒,就着咸菜吃窝头,各种遭罪不如意。

        这样一道选择题,当然人人都会做。

        现下,做出来了。

        两种结果:“不错!正是!”

        大哥就是大哥,大哥总是对的,歌无绝计无双相对大笑:“英明神武,还是大哥!”

        原来错的才是对,原来对的也是错。

        原来这样一道题,原本就是做过的。

        是的,当年的兄弟三人,就已经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也是,一百二十块金砖,到底够不够分?

        四十大盗?八十兄弟?

        不说天下,天下太大,就这十里八乡缺吃少穿的穷苦人家,也是数不胜数,多如牛毛:“兄弟们呐——”

        所以说,这金砖撬滴还是不够,所以说此时万万不能收手:“兄弟们!!”

        勇无敌虎目含泪,振臂高呼:“当初誓言,可还记得?”

        静寂一时。

        一众盗徒,齐声高呼:“跑马赈南北,逐日济东西,四合有朝暮,八方炊烟起——”

        “在这方圆数百里内,但有一人,吃糠咽菜——”仿若入伙,立誓之时,三当家随之高呼:“我何如?”

        “咽菜!吃糠!”

        “但有一人,幕天席地,我何如?”

        “席地!幕天!”

        “我穿百家衣,我吃千家饭,但我得来一铜板,我何如?”

        “还!”

        “但我得来钱万贯,我何如?”

        “还!”

        “情是深似海,恩也重如山,滴水之恩涌泉报,恩重如山又怎般?”

        “还、一般!一般还!”

        天地为证,日月可鉴,当初的誓言,铭刻在心中:“为盗为匪,不违本心!行侠义事,扶危济难!”

        完了。

        都哭了。

        身份可以卑微,地位可以卑贱,然而不可磨灭的是理想和尊严:“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奇怪的是,所有人都无声泪流,只有一人痛哭失声:“哎!”

        铁胆叹道:“老幺啊老幺,你又哭个毛?”

        张得胜哭道:“我,我,我也不知道,呜呜,我就是心里,心里,呜呜……”

        哭,是因为骄傲。

        当时的张得胜,自己都不知道,也只有张得胜才是第一次,真正见识到了什么叫做黑风大盗:“老幺!”

        “得令!”

        就在这一晚,常胜将军张得胜终于入伙,光荣地成为了四十大盗当中的一员:“探——”

        探的意思,就是练胆。

        一切明明白白,自也无需再探,今天的任务就是,再撬他一百十二块金砖!

        难度不大。

        是以张得胜单独行动,这是常胜将军第一次单独行动,有如长坂坡的赵子龙:“窝头?窝头?”

        来了!

        这一刻,朱大少已经等待了很久:“金砖!金砖!”

        当时的张得胜,也是万万没有想到,这暗号对上了以后,探出来的是一个:“活……”

        只一字,当场倒毙:“什么?”

        “咦?”

        “猴哥?”

        “奇了怪了,怎么搞的,这是……”

        “喂!喂!”

        ?

        ……

        过一时。

        张得胜哭道:“真的真的,我没有骗人,呜呜,我,我,反正就是,是个猪头呜呜……”

        完了。

        真完了。

        活佛不见了。

        那妖人,居然派出了一个猪妖把守门户,真是太阴险了。

        怎么办?

        关键是,已经被发现了,猪妖并不可怕,可怕的是人妖:“大哥,大哥,你就听我一句——”

        谁都不是傻子。

        既然那妖神通广大,此间种种怎会不知?

        说不定,神马情况都给他看到了,也偷听了去,不如还是……

        收手?

        表决。

        全体表决,全体通过。

        见好就收。

        正是此一时也,彼一时也,冲天的豪情远大的理想,也敌不过一个猪头:“哎!”

        勇无敌极为无奈,叹道:“罢了,罢了!”

        事后。

        没有事后,有朱大少就只有事前事中,没有事后:“仙尊呐,叶仙尊~~我真的,真的是憋不住了!”

        朱大少隔着门,求恳道:“有道是人有三急,马虎不得,你就放我出去,内个,方便一下呗?”

        没有动静儿。

        “这条恶棍!怎不去屎!”朱大少暗自咒骂一句,继续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啊!啊!不行了不行了,我的肚子……肚子……哎呀呀!好痛!啊——!!!不!不可以!朱大少啊,朱大少!你!宁肯被自己的屎尿活活憋死,也不能,绝不能玷污了这神圣的黄金宝屋!不能!阿弥陀佛,罪过啊罪过,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哎!可怜呐,可怜,可怜我朱大少英雄一世,到头来落得一个活着,活地就,生生地被尿憋死地悲惨……”

        吱扭一声,门打开了。

        不是前门,而是后门,也就是朱大少屁股后头黄金宝屋的大门:“耶!”

        朱大少欢呼一声,三步并作两步,将身跳出屋外:“猴哥——猴哥——悟空!!等下等等,等下为师啊,说好了内个……”

        叫花鸡,有木有?

        昨儿晚上,就说好了,今儿个来送叫花鸡。

        鸡没吃到,人吓跑了,这样的结局朱大少无法接受,是以略施小计,赚得房门打开:“叫花鸡!叫花鸡!我来了!我来了——”

        胡天黑地,郊荒野僻,朱大少是一路狂奔:“好妖猴,哪里走!定!定!定定定定定定——”

        话说当时,马都惊了:“定!”

        二十匹马,四十个人,全被定在当场,保持回头姿式:“神?”

        的确猪妖,猪头人身:“圣?”

        但看衣着,体态仙姿,分明又是内个,老相识:“活?”

        好吧,效果已经达到了。

        朱大少一个急停,大喘两口,笑道:“兄弟们,我来了!”

        “……”

        他是效果达到了,匪帮人马都惊了:“怎么,说话啊,这,不认识我了吗?”

        “圣,圣僧?”

        “唔~~”

        “活佛大人?”

        “然也!”

        “您,您老,这,一日不见,怎生一张俊脸变成了这,这般……”

        “什么?”

        ????????????????????人人头顶,一个问号????????????????????

        对着一个闪闪,光头加粗大号——

        ?

        过一时。

        无人有胆,敢于揭穿,只有铁胆,鼓足勇气:“活,活佛大人,不知您老屈尊来此,有何贵干?”

        这就对了嘛,有问才有答,朱大少笑道:“我——要、入伙!”

        “啊?”

        “入伙?入、伙?”

        “啊?”

        蔫头匪类,傻子强盗,朱大少叹道:“怎么,不欢迎吗?”

        “……”

        没有人说话。

        朱大少失望道:“好吧,既然这样子,那我,可就……”

        说话作势要走,满脸遗憾之色,但见这样一个天大地人才,勇无敌也万万没有放过的道理:“英雄!留步!”

        又过一时。

        谈判。

        “……累死累活,饭也不管,目中无人,冷眼相看!”朱大少壮怀激烈,侃侃而谈:“尤其可恨,尤其可恨地是,还要把别人关在黑屋子里面,不让拉屎撒尿,把人活活憋死,憋疯!”

        四十大盗,围坐一圈,洗耳恭听,相顾骇然:“歹毒啊,歹毒,何其歹毒!

        “不错!正如此!”朱大少负手踱步,点头叹道:“这样的人,根本就不能称之为人,只能说是良心被狗吃掉了,变成了牲畜,畜牲!猪狗不如!”

        “哎呀,真是!”众匪皆称是,心有戚戚焉:“这可真是,太过分了!”

        “正如此,我朱大少,何许人也,又怎么能够咽下这一口鸟气!”朱大少止步,望天长叹道:“有道是,士为知己者死,良禽择木而栖,我朱大少与这样的小人,鼠辈为伍,完全就是珠玉其外,败,不是,珠头,内个,怎么说来着?”

        众皆词穷,唯计无双笑道:“完全就是,明珠暗投!”

        “对的!”朱大少点了点头,又道:“明珠,暗投,结果就是,惨不忍睹!因此我朱大少是要弃暗投明,改邪,改,咳!造福万民,一心一意——”

        说话举起右手,一根食指对天:“一心!一意!一马平川!”

        一言既出,驷马难追!

        鼓掌!

        好!说地好!啪啪啪啪啪啪啪——

        是夜,朱大少成功反水,弃暗投明,光荣地成为了一名黑风大盗,座次四十一。

        “不用怕!”

        当然朱大少,不是白来地:“跟我来!”

        一将入伙,便就立了个头功:“撬他地!都撬走!上!我掩护!都给我上!上!”

        “哼~~”

        “叫你不服!”

        “该!活该!”

        “哼哼~~”

        ……

        ……

        ……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525/1658866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