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弃常 > 二十 大脚仙

二十 大脚仙

        任何时候,都是枪打出头鸟。

        蓬莱仙山,怎么得了,那可是传承千年的大门派,胡三贵射伤了金童玉女不要紧,蓬莱二老可就面儿上不挂了:“赤脚大仙!赤脚大仙!”

        赤脚大仙,是蓬莱二老之一,是年一百三十八:“赤脚大仙!赤脚大仙!”

        自不必说,开战!

        话说,胡三贵那一箭是射向了东南,就如同一颗石子投入了大海:“轰!!!”

        一石激起千层浪,各路英豪,各种仙修,全部涌向了东南方向,也就是金童玉女坠落的地方:“哎呀!流血了!伤得好重!不要挤不要挤!快看快看,赤脚大仙出场了——”

        且不说,赤脚大仙。

        金童无祭,抱着玉女无双,口吐鲜血,惨淡地笑:“无双师妹,我……”

        而玉女无双,手捂胸口,任随肩膀鲜血长流:“无祭哥哥,不要再说,没有你,我,我……”

        苍白的俊脸呐,颤抖的樱唇,接近,接进,无限接近~~

        “亲!亲!亲!”多少好事之徒,唯恐天下不乱:“大师兄!大师兄!”

        “不要啊!不要!”蓬莱仙山,仙子门徒三十六,当时人人气急败坏:“二师叔!二师叔!”

        只有在生死立见的时刻,爱情的火焰才会喷薄而出,无祭哥哥惨然笑道:“不!我要说!我要说!”

        “这句话,一直埋藏在我心底,若我……”

        “你……”

        “咳咳!小师妹,小师妹,我……”

        “嘘——”

        “若我就此去,别离人世间,你,会不会感到一丝咳咳,心痛?”

        “我……”

        “我知,我知,只怪师兄无能,若是师尊在此,你必……”

        那眼中的深情,蜜意,浓地都化不开:“可是,无双师妹,师尊与我,你究竟,究竟喜欢……”

        其实无双苍白的玉颊之上,升起了两朵嫣红,尤显柔弱无依,娇艳欲滴:“无祭哥哥,你,你好傻……”

        为什么,无双要冲上去送死?

        就是因为,夹在两个人中间的滋味绝不好受:“我,我只能说,你若死去,我不独……”

        “噗!”

        插一句,无影箭引气劲为箭,中箭之人内伤严重:“噗!!”

        一语至此,二人双双无以为继,抱在一起昏死过去:“大师兄!大师兄!小师妹!小师妹!!!”

        乱了。

        太乱。

        蓬莱仙山,洞天福地,掌门人就是菩提老祖。

        外界,盛传,菩提老祖与门下女弟子玉女无双有染,因为这件事情,险些把他最钟爱的大弟子金童无祭,逐出了山门。

        今天,菩提老祖是没来。

        可是他的两个师弟,蓬莱二老来了,一个赤脚大仙,一个白眉鹰王。

        白眉鹰王,就在旁边儿。

        对于金童玉女,根本就不作理会,只阴沉着一张老脸,注视着孤身远去的赤脚大仙——

        一边是,师门秘辛,凄美的爱情,凌乱的关系。

        一边是,神仙打架。

        终归晕倒及时,众皆暗自揣度,窃窃私语,不提。

        赤脚大仙出场。

        赤脚大仙,赤着脚板。

        披头散发,坦胸露腹,衣衫褴褛,拿一蒲扇:“赤脚大仙!赤脚大仙!”

        当时现场人数上千,远远围观加油鼓劲,多半修行人,眼力奇佳:“扇他!扇他!呼!呼!扇——”

        根本就,没有一个人,支持胡三贵。

        就是因为胡三贵太嚣张了,做人一点都不厚道,好在还有一个朱大少:“真的吗?真的吗?”

        所以说是,神仙打架。

        但以朱大少,目前的修为,根本就不知道二十里开外发生了神马状况:“你是说,真的,射中了吗?”

        胡一刀点头,淡定说道:“自不必说,可以肯定。”

        胡二炮亦颌首,微笑道:“一石三鸟,一箭四雕。”

        威风啊,神气,可惜朱大少极目四野,只见水波翻涌,草木萧条:“大少,快看!”

        一旁莫虚,大惊小怪:“来了一个!来了一个!”

        大少循指,忙细观之——

        但见东南天际,缓缓行来一人,手持蒲扇,光着个脚:“咝——”

        就那么,在半空中一步一步走着,胜似闲庭信步:“踏歌蓝采和,世界能几何,红颜三春树,流年一掷梭。”

        唱着歌,就来了。

        “蓝采和?”朱大少惊道:“何仙姑?”

        “错!”胡一刀:“谬之极矣!”

        胡二炮:“此人,乃是蓬莱二老之一,名曰何大脚。”

        原来这样,朱大少懂了,何大脚的脚太大,买不到合适的鞋子,所以总是光着脚板,被人称作赤脚大仙。

        赤脚大仙,人缘极好,修为极高,今年一百三十八岁了,属于前辈高人的类型。

        转瞬之间,人已近前。

        胡三贵,何大脚,相隔百步:“嘣!”

        巨弓,半开,弦震响。

        只见赤脚大仙,略将身形一顿,手中蒲扇,轻飘飘地扇了两下,然后。

        又往前走。

        “嘣!”又一箭。

        弓半开,补充一点,此弓名为震天弓,纵以胡三贵天生神力,力举万斤鼎,也只能扯开一半。

        赤脚大仙,又是一顿。

        将那蒲扇,轻飘飘地扇了两下,如同驱逐蚊蝇。

        近了,近了。

        “嘣!”

        没有用的,事不过三,就连朱大少都看出来了:“完了。”

        赤脚大仙,完全就是风轻云淡,宠辱不惊,轻松化解了吴三贵的杀招:“败了。”

        就这样,赤脚大仙扇着蒲扇,面带微笑,走到了吴三贵的面前,慈祥地说:“你这孩子,真是胡闹。”

        是败了,胡三贵也看出来了,心说不愧前辈高人:“去,叫你师父来。”

        是这样的,无论从辈份,名气,造型,人品种种,胡三贵和赤脚大仙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

        打他,就等于是欺负小孩子,不符合赤脚大仙的身份。

        当时的胡三贵,也是满脸惭愧,完全无话可说,只抱拳嗬嗬一笑,表示认输,佩服。

        转身走人,黯然败退。

        可是,刚刚转过身,还没有降落:“噗!!!”

        胡三贵大惊,忙自闪躲,心说堂堂前辈高人,也会背后搞偷袭,施放暗箭伤人?

        误会了。

        原来只是,一场虚惊,待得胡三贵转过头来一看,发现赤脚大仙胸口一片通红,触目惊心:“啊呀!”

        当时,胡三贵还问:“前辈,您老人家,不要紧吧?”

        赤脚大仙,微微一笑:“无妨。”

        旋即擦了把嘴,将蒲扇一挥:“去吧,孩子。”

        胡三贵是,愣怔一时。

        转身又走,还嘀咕着:“噗!!!”

        胡三贵又,一惊回头!

        当时的鲜血,就已经染红了赤脚大仙的脚板:“这!”

        这一次,赤脚大仙没有说话,只微笑注目,示意,孩子,去吧,叫你家大人来。

        不愧前辈高人,真是有够强硬,这时的胡三贵就已经从内心深处将他佩服得死心塌地了:“哈哈哈哈!吓我一跳!”

        朱大少笑道:“你这老头,这都口吐鲜血了,还不赶紧认输,真是,真是死要面子活受罪,哼!”

        这可真是,童言无忌:“还自装模作样,我都替你丢人!”

        彼时,赤脚大仙正自默运神功,修复内伤,一时苦于无法开口,只以严厉的眼神射向朱大少——

        完了。

        朱大少是什么人,说都不能说,还敢拿眼瞪,赤脚大仙这是找灭的节奏了:“好你——”

        朱大少一怒之下,就地抓起一块泥巴,隔着老远奋力掷出:“我去!!!”

        “叭!”

        泥巴呼啸而至,丝毫不留情面,精准地糊住了赤脚大仙的脸:“啊——-————————”

        正自紧急关头,霎时真气一散:“噗!!!!!!”

        赤脚大仙,鲜血狂喷,一个倒栽葱就当头坠落,“扑通”一下子扎入河中。

        终于,黑水河的水也被鲜血染红,赤脚大仙挣扎,游动,翻滚,浮沉,顺着河流漂向下游:“哼~!!”

        朱大少,拍了拍手,冷笑目送:“敢跟我斗,活该倒霉!”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525/165886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