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弃常 > 二十二 宝葫芦

二十二 宝葫芦

        这天底下,是有一种女人,男人见了走不动道儿。

        窝儿,都挪不了。

        眼瞅着,公子操袅袅婷婷,颤颤摇摇,极致妖艳地走上前来。

        朱大少,的小腹,忽然产生了一股热力!

        当时想说一句话,岂不知,一张嘴,那热力就变成了一种酥麻~~

        还想迎上前两步,这时候,酥麻感,就已经延伸至了胯部以下~~

        要知道,要知道,这一肿赶脚朱大少活到一十有七,才是平生第一次经历:“四少~~四少~~”

        准确地说,是公子操开启了朱大少的青豆:“怎不说话,你这呆瓜~~”

        “啊?”

        悲剧,再一次重演,公子操对朱大少视若不见,带着一股香风,径自走到了莫虚面前:“我这样子,你喜欢吗?”

        “我……”

        “四少,你瘦了,清减了许多~~”

        “不是,你……”

        “我知,我知,知你此时,不欲与我相认,可是四少……”

        “等下!”莫虚大叫一声,退后两步:“听我说!听我说!你先听我说!”

        “好吧,你说。”

        “第一,我不是胡四少。”

        “哦。”

        “第二,我真的不是。”

        “还有呢?第三?”

        “第三,我可以肯定,你认错人了。”

        “四少,你好幽默~~”

        “不是……”

        “这样的话,你曾对我说过千遍万遍,四少,你骗不过我。”

        “……”

        “一个的容貌可以改变,不能改变的是一颗真心,就像当年,那一支毒箭刺中了阿操的胸,哧啦!”

        自不必说,当下扯开衣襟,酥胸半露:“你为阿操点穴逼毒,又亲自用口为我吸出毒汁,从那时起,我便……”

        胸口是有,一道伤疤:“四少!四少!”

        莫虚,正人君子,当下掉头便跑:“我没有!我没有!我不是胡四少!我真的……”

        只余公子操,怔立当场,泫然欲滴:“四少,四少,你若不欲相见,你又何必出现,如若一缕秋风,将那春水吹皱~~”

        “喂!”好在还有朱大少。

        当时公子操,只觉袖口一动,就听:“他,不是胡四少。”

        公子操一惊,扭臻首,转玉颈,落美眸,便就见到了一个小胖和尚,一脸认真地说:“我,才是胡四少!”

        另一方面。

        “这究竟,又是一种神马状况?”

        “为什么,公子操变成了公主操?为什么?为什么?谁能给我一个解释?”

        “很简单,男扮女装呗!”

        “尼玛,这还男扮女装?这还男扮女装?你瞅瞅那胸,那家,从背后都瞅见了,那一个屁股蛋子就得有原先公子操的俩大……”

        “只有一种解释,就是挥刀自宫。”

        “……”

        “有可能,但没必要,公子操没有挥刀自宫的理由,完全没有!”

        “理由就是,胡四少。”

        “不错!现如今,我总算是想明白了,为什么,当年胡四少会失踪?为什么?”

        “就是因为,胡四少委实无法接受公子操这样别致的感情,逼不得已,万般无奈之下,才选择了逃避。”

        “所以,公子操伤心欲绝,万念俱灰,在了无生趣的情况之下,才选择了挥刀自宫。”

        “错!公子操剑术通神,要挥也是挥剑,挥剑自宫!”

        “正如此,当公子操变成了公主操,胡四少也就有了接受公子操的理由,由此,这一段陈年孽恋终于修成正果,这就是事实的真相。”

        “哎!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不男不女……”

        “不对啊,这,既然如此,那么胡四少今日见到公子操,为什么掉头就跑?”

        “公子操,公主操,啊哟!不好!这整整过去了二十年,莫非,莫非胡四少也改变了口味?”

        “也就是说,胡四少余情未了,爱火重燃,这一次重出江湖,就是为了找到公子操,再续前缘?”

        “结果公子操找到了,却变成了公主操,原本经由这二十年的矛盾煎熬,胡四少已经做好了接受公子操的心理准备,可是万万没有想到公子操直接选择了挥刀自宫……”

        “又错!挥剑!”

        “是,挥剑自宫,关键公子操也是万万没有想到,普天之下公子操只有一个,而公主操却有无数,是以胡四少无法接受公子操变成了公主操的事实,惊恐之下,落荒而逃。”

        “……”

        “……”

        “难道还得二十年?”

        “关键再过二百年,公主操也变不回去了,这——”

        “所以公子操说,一个的容貌可以改变,不能改变的是一颗真心,公子操是男是女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公子操深爱着胡四少。”

        “……”

        “……”

        “……”

        “好吧,我承认,这是一个凄美到了凄厉的爱情故事!”

        “应该说是,凄惨!”

        “哈哈哈哈哈哈哈!”一人突然,纵声长笑:“果然,妖孽!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是白眉鹰王:“三师叔!三师叔!三师叔醒了!“

        赤脚大仙,翻身坐起,擦了一把嘴,哈哈大笑道:“原是如此,无怪乎那妖僧一泥将我打落水中,险些废掉我百年多的修行!”

        说话爬将起身,愤怒指点:“那小妖僧,本就是胡四少与公子操二人诞下的孽种,你看!你看!”

        众人隔老远,赶忙定睛看——

        果见那小妖僧正与公子操拉拉扯扯,神态亲昵,生似慈母爱儿颠倒一双:“胡四少……胡四少……就是我!就是我!”

        原来如此。

        胡四少的三哥,是胡三贵。

        赤脚大仙与胡三贵捉对厮杀,作为亲侄儿,那小妖僧必然帮他三大:“不是吧?”

        赤脚大仙,一定是脑子进水了:“胡四少,公子操,二人诞下的孽种,何大脚,你有没有搞错?”

        “就是,谁生的?谁生的?”

        “不错!”其实赤脚大仙,也是为了找回颜面,当下强硬道:“反正不是胡四少,就是公子操!”

        好吧。

        然后:“二师兄?二师兄?”

        “咦?二哥去了哪里?二哥?二哥?二师兄?二师兄——”

        所有人,向天一指:“天界!”

        赤脚大仙,一时茫然:“什么,天界?飞升了?没道理啊,大师兄还没有飞升,二师,二师,二……”

        也就是,茫然看天,愣在当场。

        天上一黑点。

        又落,又落,变成一个大黑点。

        大黑点,缓缓落下,迎着刺目的阳光,洒下了万道金光:“白眉鹰王!白眉鹰王!”

        说了,不是白眉鹰王:“天地鸿蒙间,惟一葫芦根,长成葫芦仙藤,结有七葫芦——”

        西昆仑,一仙藤,结得紫金红葫芦:“哇噻!”

        近近近,近近近,原是一和尚,弥勒佛造型,身高足丈二,腰系宝葫芦:“菩提老祖!菩提老祖!”

        众人欢呼,热烈欢迎:“应声葫芦!应声葫芦!”

        这个,就太牛逼了,重点说。

        地宝七葫芦之一,就是斩仙飞刀葫芦,陆压道人用过,借用。

        陆压道人,那是什么人物?

        号称:先有鸿钧后有天,陆压道人还在前,今年才活十八岁,一个混沌为一年。

        必须属于,巨牛级别。

        就是这样一个人物,还要借用斩仙葫芦,可见斩仙葫芦,又牛掰到了一个什么样的逆天地步。

        而紫金红葫芦,太上老君用过。

        和飞刀斩仙葫芦一个级别,先天无上灵宝,为什么千百年来,蓬莱仙山人才凋零,却始终屹立不倒?

        不说多,菩提老祖降落。

        菩提老祖一来,局面立时改观,所有人都恭敬地垂下了双臂,无比自觉地闭上嘴:“师尊——师尊——”

        师尊,在上。

        太高,太胖。

        不过五官端正,也是一脸福相:“大师兄!”

        赤脚大仙就哭了:“你可来了!”

        众弟子也哭,是喜极而泣:“师尊——师父——你听!我!说——”

        另一方面。

        “啥玩意儿?公子操?”

        龙宫之中,多少将眼斜睨:“还很妖?有多妖?”

        莫虚湿淋淋地像个落汤鸡,脑门儿上面还在冒着冷汗:“公子操,公子操,公子操就是,比你俩加起来都妖!”

        “啪!”离姣拍案而起,忿然出门!

        多少随后,临走冷笑:“我倒要看看,到底有多妖~~”

        很快。

        “四少~~四少~~”当多少和离姣,见到了公子操,也是被他吓了一跳:“你不要跑,我是阿操~~”

        分明女孩子。

        不但花容月貌,而且身材火爆,姐儿俩也是傻眼了,面面相觑:“阿操!阿操!”

        当然还有朱大少,朱大少死死抓住了公子操的衣袖,还在急头白脸地解释:“我是四少!我是四少!”

        那么问题就来了。

        莫虚,五官面貌根本就不像胡四少,这一点胡家三兄弟可以证明。

        为什么,公子操,偏偏就认定了他?

        只能说,是感觉。

        感觉对了,也就是了,公子操哭道:“放开我,放开我,你不是四少,他才是四少~~”

        莫虚,躲在多少的背后,大声叫道:“我不是胡四少,我是莫虚!”

        “不是他!是我!”朱大少死死抓住公子操的衣袖,认真解释道:“他不是胡四少,我才是胡四少!”

        当时的场面就很乱,还有骊山二十四仙子:“你放手!放手!放开我们少宫主,你这淫僧!流氓!”

        “嗤——”公子操挣扎向前,朱大少用力后扯,于是乎:“嗤啦!”

        公子操扑倒在地,露出雪白的美背,以及粉红色的肚兜:“哎呀~~不好!少宫主!少宫主!这!”

        朱大少手持半幅罗衣,赶忙解释道:“我,内个,不是故意……”

        “滚开!”公子操一声尖叫,双手捂胸,哭道:“四少,四少,你好狠的心,我,我不活了……”

        这时多少回头,冷笑说道:“四少,艳福不浅呐你!”

        莫虚无语。

        离姣上前,手持双刀,望定公子操:“骊山少主,剑以情操,公子操,亮出你的剑!”

        公子操,惨笑道:“情断难续,剑何以操?”

        说话含泪,颤声问道:“四少,四少,阿操再问一句,你认不认阿操?”

        莫虚不敢开口,只能摇头。

        “叭!”阿操的心,终于碎了:“好!好!好!”

        说话含泪扭转娇躯,莲足动处,以一记“乳燕投林”式飞扑向了黑水河:“上邪!!!”

        事实如此,二十年前公子操便已弃剑:“少宫主!少宫主——”

        众女大惊失色,赶忙上去抢救,岂不知这时一道身影电般暴射而去:“阿操!”

        正是朱大少,不能忍顾美人玉殒香消,暴殄天物的事实,便就斜刺里杀出一把扯住了公子操的裙角:“不要!!!”

        “嗤——”公子操挣扎向前,朱大少用力后扯,于是乎:“嗤啦!!”

        公子操扑倒在地,又露出雪白的美腿,以及粉红色的亵裤:“哎呀~~不好!少宫主!少宫主!这!!!”

        朱大少手持整条罗裙,赶忙解释道:“我,内个,真的不是……”

        另一方面。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525/165886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