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弃常 > 二十四 西贝货

二十四 西贝货

        怎么办?

        胡一刀,胡二炮,胡三贵,连同公子操,包括朱大少,都给葫芦收了去。

        话是不敢说,屁都不能放,菩提老祖的应声葫芦也太逆天了:“胡四少,问你一句,你可敢应?”

        莫少爷,又傻眼了:“啊?”

        离姣不语,多少只笑,刚刚莫虚去了哪里?

        当然是去搬救兵了,在多少的指派之下,岂不知救兵没有搬来,事态严重恶化:“小叔~~”

        归小巧,悄然出现,嘤嘤哭道:“富贵相公……你快救他……我还年轻……不想守寡……”

        这时菩提老祖,也自心下惊疑:“此非胡四少,彼非胡四少,乌龟作绿帽,又是哪一号?”

        远观众人,愈加靠近,乌压压一大片,说神马的都有:“不对啊,这!”

        “无论如何,应声葫芦总不会出错,原来公子操真的认错了人,那人根本就是假冒的胡四少!”

        “事实如此,这个假冒的胡四少,就是因为害怕菩提老祖的应声葫芦,是以隐姓埋名,苦苦隐忍,你看——”

        “这位小友,报上名号。”

        这就,轮到莫虚了:“大少!大少——”

        兄弟情深呐,莫虚也急了:“少废话!你这妖人,快快放了大少!”

        “妖人?妖人?妖人?”众人心说一句,此子必死无疑:“老祖威伍!老祖无敌!神功盖世!天下第一!”

        “唔?”菩提老祖,眉头微蹙:“妖人?”

        果然。

        菩提老祖这个人,低调确实有够低调,但是最恨别人说他坏话:“妖人!妖人!”

        归小巧不知厉害,也自大声叫道:“菩提老妖!菩提老妖!”

        然后就是“呱呱呱!嘎嘎嘎!咕嘟咕嘟!啪啪啪!哗——哗——”

        当时激流暗涌,无数鱼虾冒头,水中螃蟹吐泡,岸边蛤蟆野鸭,倒斗翻天之势,最欢还是老八:“妖!妖!妖!呱!呱!呱!”

        事出有因。

        收了旁人不要紧,朱大少何许人也?

        自是金龟婿,黑水河的亲,谁欺负了朱大少,谁就是黑水河亿万水族共同的敌人:“老妖!老妖!老妖!老妖!放人!放人!放人!放人!”

        菩提老祖,暗自恼怒。

        但是面对一干鱼虾蟹蚌,确也不便计较,只微微一笑:“黑水河神,离落何在?”

        语出,一寂!

        众人包括众亲,一致看向离姣——

        离姣不语。

        老八:“姑!”

        离姣只看多少,多少还是在笑,离姣此时无法开口,只因葫芦问过离姣——

        离姣,早就觉得奇怪了。

        为什么,多少要把莫虚支使开?

        为什么,多少又要陷害朱大少?

        原因只有一个,就是一石二鸟,公子操是一鸟。

        莫虚忽然出现,水中贸然应声,但应声葫芦不收莫虚,所以莫虚根本就不是胡四少——

        至少公子操,现在明白了。

        朱大少是一鸟。

        无论如何,朱大少是莫虚的朋友,多少没有理由,也没有必要陷害朱大少。

        问题就是,多少报上朱大少的名号,就是为了让朱大少钻进葫芦里面,只因菩提老祖葫芦在手,多少也不是他的对手——

        所以还是得,利用朱大少。

        但究竟是,具体怎么个用处,或说朱大少的有效利用价值离姣还是想不明白,因此离姣不说话,只看多少——

        离姣妹妹,真是有够聪明:“嘻嘻~~”

        “放心放心,不怕不怕~~”多少一笑,终于说道:“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我们这一回,比的是法宝~~”

        语落,万众瞠目!

        但见菩提老祖,忽然大叫一声:“苦也!”

        葫芦在颤抖~~

        菩提老祖,大惊失色!

        葫芦紫金之色,转瞬变作黑红,黑而又黑,红而又红:“啊哟!啊哟!”

        葫芦很烫手!!

        一手拿捏不住,只得双手倒就,菩提老祖汗涔涔下,也是一脸见鬼也似:“这!这!这!这!这——”

        转瞬之间,葫芦变大,变大,变大,迎风猛涨,化虚通天:“哇!哇!哇!哇!哇——”

        终至充盈天地,葫芦不见其大,万众失声惊呼,以为神通广大:“喀!喀!喀!喀!喀——”

        碎空间,裂纹痕,未知是幻,真真证见:“阿弥!!”

        葫芦变小,小而又小。

        及至不可见,仍于掌心间,梦幻泡影却,佛子金身现:“陀佛——”

        “轰!!!”

        任你是大,是小,大小随心意,焉能困我?

        一声巨震,风滚浪激,应声葫芦就此炸裂,浩瀚的能量化作狂悖的气流,那一刻万道金光冲天而起,万物生灵生似寂灭:“哗——————————————————————————————————————”

        浪滔天。

        良久。

        众皆失魂落魄,两眼茫然看天——

        天上,菩提老祖还在原点。

        只衣衫褴褛,满面焦黑,大张着个嘴:“葫——葫——葫——葫——”

        可怜应声葫芦,竟无一点碎片:“哼!!”

        下方,朱大少怀抱公子操,冷笑说道:“敢跟我斗,活该倒霉!”

        关键公子操,此时是真正一丝不挂了,在心灵受到严重伤害的同时,脑部又受到了严重刺激:“燕尾尾,剪春水,剪剪剪情丝~~”

        还有胡家三兄弟,泡在河里不肯上岸,一般面红耳赤,齐声开口大叫:“天师座下——神州四侠!天师座下——神州四侠!”

        也是一般,炸到懵蛋,不敢光着屁股上岸,没脸见人了都~~

        还喊。

        过一时。

        “四少——四少——”

        莫虚欲哭无泪,掉头就跑:“又来!又来!怎么又是我,有没有搞错!”

        多少离姣,冷眼旁观。

        公子操,真是有够执着,刚刚穿上衣裙,还自光着个脚:“你是四少——你是四少——”

        反正********,就是认准莫虚,其后骊山众女,大呼小叫追赶,其后朱大少:“阿操——阿操——”

        也是忽忽飞跑,紧咬不放:“我在这里——我在这里——”

        归小巧大怒!

        够了,这无良之辈,薄幸之徒!

        有心过去给他一个深刻的教训,奈何后头还有一个菩提老祖:“葫芦——葫芦——”

        菩提老祖,踉踉跄跄,一边跑着一边哭:“赔我葫芦!赔我葫芦!”

        胡家三兄弟,还自赤果果地泡在河里,齐声开口大叫:“天师座下——神州四侠!天师座下——神州四侠!”

        众人围观,鱼虾遍地,一片狼藉,凌乱成泥:“我呸!”

        “什么菩提老祖,一把年纪都活到了狗身上,一天到晚招摇撞骗,咋咋呼呼,明明是个大忽悠,整个儿就一二百五!”

        “这就叫作,胡乱装逼,必遭雷劈!”

        “可不就是,此人好大喜功,又兼小肚鸡肠,就容不得旁人说上他一句不是,活该今日有此报,当真解气!痛快!大快人心!”

        “还好色,卑鄙无耻!下流!”

        “哎!要说菩提老妖,也是有够可怜,这大半辈子就指望着一个葫芦过活,这下葫芦没了,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三师叔!三师叔!哎呀!不好,三师叔又晕过去了!”

        “真惨呐,真惨!千年的基业毁于一旦,蓬莱仙山啊,蓬莱仙子!从此江河日下,败亡矣!”

        “奇怪,奇怪,我还是想不明白,关键葫芦,怎么炸地?”

        “这还用说吗?佛祖显灵呗!”

        “事实如此,胡家三兄弟,以及公子操,人人惨遭波及衣不蔽体,惟独那小和尚毫发无伤,衣衫鲜亮……”

        “佛衣,是佛衣!”

        “好袈裟,花团锦簇,宝光辉煌,分明又是一件神级法宝,天界佛国之圣物!”

        “分明?又是?我说老兄,得了吧你!你这个‘又’字用得可真是有待商榷,这样逆天的法宝,一万年也出不了一件,你见过吗?你见过吗?”

        “我是没有见过,但是我听说过,如来佛祖,锦澜袈裟,可是?”

        “正是!”

        “这样一说,那小和尚的身份也就昭然若揭了,也就是,京郊白马寺,色妙法大师——”

        “之,高徒!”

        “正解!”

        “正如人间三教九流,法宝也分三六九等,紫金红葫芦乃是地生天宝,一等一的法宝,但问题的关键就在于,此葫芦,非彼葫芦。”

        “废话!真正的紫金红葫芦,怎会落到蓬莱仙山,菩提老祖手里?那可能吗?有可能吗?”

        “所以说,菩提老祖的紫金红葫芦,乃是一件赝品,纵是法宝,也归末等!”

        “是以赝品葫芦,遇上真品袈裟,结果只有一个,就是——”

        “轰!!!”

        事实如此,人多力量大,一举将整个事件分析得八九不离十。

        菩提老祖,毁就毁在有眼无珠。

        朱大少,能收吗?

        能收,也得经过拉风袈裟同意,菩提老祖又没有问过拉风袈裟:“多少姐姐,你可真行!”

        未必大欺小,从来强凌弱,这是天道。

        一切都是浮云,实力才是王道,包括菩提老祖都是一只拉木楸的老鼠,真正的大头儿嘛:“咳!”

        北边儿,走过来一个老道。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525/165886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