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弃常 > 二十五 大师姐

二十五 大师姐

        老道又高又胖,老道满脸红光,老道拎着把剑,也不说话。

        整体感觉,就是不高兴。

        满头满脸,满眼都是,不高兴,不高兴,不高兴啊不高兴,反正就是不高兴。

        这个老道一来,立时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无比自觉地闭上了嘴,不敢说话,保持肃静。

        老道身后,是一道姑。

        道姑,看模样是四十许人,不高不矮不胖不瘦,就是脸特别长。

        特别长。

        道姑,拉着一张长脸,跟在老道后面,背插一把剑,手持一拂尘,浑似押送,赶羊放牛。

        再后头,男道士,女道士,三十来个。

        也不说话,沉默行进,统一着装,表情肃穆,走得是整齐划一,两列。

        男一列,女一列。

        当时气氛说不出的诡异,沉重而又压抑,整体感觉就是整支队伍都不高兴,只能用一个词形容。

        如丧考妣。

        到了。

        立定。

        但是,菩提老祖还在哭喊着,紧追朱大少:“赔我葫芦!赔我葫芦!”

        朱大少追公子操:“我是四少!我是四少!”

        公子操追莫虚,身后骊山众女:“四少——四少——”

        当时莫虚慌不择路,也就跑向了高胖老道:“救命啊——救命啊——”

        有些眼熟。

        然后就是,眼前一黑。

        老道出手了,老道出手如电,一把抄起莫虚,斜里一闪:“啪!”

        等到莫虚回过了头,一看!

        公子操,已经被连头带脸扇倒在地,玉体横陈,死活不知:“少宫主!少宫主!”

        然后就是:“哧——”

        也没见,怎么着,骊山众女全部趴倒,昏死一片。

        然后就是朱大少:“啪!”

        也是一般,劈头盖脸,一巴掌将朱大少扇翻在地:“不好!”

        也就是朱大少了,还能够惊叫一声,旋即倒地翻滚,七荦八素状态:“阿操!我来救你——阿操!!”

        其后菩提老祖,须发戟张,伸手便抓:“咔!”

        这一抓,便就抓住了行凶之人,也就是长脸道姑的肩膀:“啪!”

        无论如何,菩提老祖功力深厚,虽然失去了葫芦,也是一把好手:“赔我葫芦!赔我葫芦!”

        也就是说,长脸道姑这一巴掌,并没有把菩提老祖扇翻:“赔我——”

        但有拂尘,骤然四散,三千麈尾暴射而出,瞬间裹住菩提老祖,包括嘴:“呼噜哇!!“

        菩提老祖立在原地,变成一只巨大的茧。

        一时,死寂。

        只有朱大少,目无余子,顽强绝烈,奋不顾身地爬向了公子操:“阿操?阿操!你还好吗?阿操!!!”

        此情,可以感动天。

        胡家三兄弟,互使一眼色,悄悄潜入水中,连同鱼虾蛤蟆,潜水的潜水,打洞的打洞,纷纷藏身匿形——

        无人敢动,无人敢言。

        长脸道姑,委实心狠手辣,就连多少都被镇住了:“哇噻!好厉害!”

        岂不知,这一下,又闯了大祸——

        长脸道姑,斜过一眼。

        那眼细长,无比淡漠。

        然后,就笑了。

        那一笑,似鬼哭,无声无息:“哎哟喂!!”

        却是老道,一声惊叫飞身抢上:“这不是,嫦娥仙子嘛~~”

        无怪乎,是眼熟,这不是无崖道兄嘛:“仙子,你还记得我吗?我是无崖啊,无崖!”

        是,无崖子,多少冷笑一声,便待开口:“无崖,退下。”

        忽然道姑开口,淡淡说了一句。

        那声音,呆板生硬,一般寡淡无比,不带任何感情。

        这话一说,无崖子也石化了。

        只连连,猛霎眼皮,并以口型反复示警,面部表情极其丰富:“……”

        莫虚怔立一旁,看似他是在说:“爷!爷!爷!爷!”

        旋即乖乖退下,紧紧闭上了嘴。

        奇怪。

        多少也觉奇怪,这一行,分明就是昆仑中人。

        早就听说过,昆仑祖师陈玄机,是有十三个徒弟,比如赤阳子,青松子,无崖子,云霄子。

        道姑的身份,并不难猜。

        只因玄机祖师,生平惟一女徒,排行第十二,道号纯阳子。

        一个坤道,号称纯阳子,真是有够奇怪。

        更奇怪的是,为什么,每一个人见了她,都像老鼠见了猫?

        包括无崖道兄。

        无崖子,不是她的师兄吗?

        奇怪是奇怪,自也不怕她,多少嘻嘻一笑,扭身走上前去:“幸会,幸会,纯阳小师妹~~”

        猜,是猜对了。

        但多少,还是太嫩了,多少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

        纯阳子,行十二,那是入门比较晚。

        且不说,有后续。

        多少走上前去,道姑拈出一符。

        少顷以指勾划,寥寥数笔,符成,信手一挥,符纸飞出——

        不快,不慢。

        平平飞向多少,多少还自嘻笑:“画符不知窍,反惹鬼神笑,画符若知窍,惊得鬼神叫!”

        “咄!”

        然后就是,两眼一直!

        竟是不闪不避,任由那符贴在额头,还自大张着个小嘴儿——

        一般,石化。

        众皆失色!

        莫虚大惊:“多少!多少!”

        便即抢上,将身猛摇:“多少!多少!多少——”

        不动,僵了。

        浑似三魂七魄皆失,给那一符打成白痴:“多少姐姐~~多少姐姐~~”

        离姣笑道:“多少姐姐,你又闹妖!”

        是的离姣,以为多少姐姐是在开玩笑,只一伸手,揭过符纸:“区区一符,何足道哉?”

        说话两手一搓,符纸化作飞烟。

        岂不知就在这时,多少直挺挺向后倒去:“多少!”

        离姣一惊,悚然一惊:“你!”

        定。

        也只一字,定在当场。

        定身符。

        百年蛟精,千年狐妖,区区一符,足以制之。

        这,就是纯阳子。

        不服不行。

        众位仙修,各种高手,保持沉默,自觉退避,不一时走了个一干二净。

        多少,离姣,以及公子操,不省人事。

        莫虚和朱大少,哭喊大叫。

        只可惜,无崖子好心好意提醒,却是无人堪破这一局——

        叶!叶!叶!叶!

        分明说的是,叶先生的,叶嘛~~

        就这道姑,长脸道姑,除了叶先生,谁都摆不平——

        后续来了,得详细说。

        纯阳子,五百年前入昆仑,拜师学艺。

        当时的纯阳子,就已经有八百多岁了,基本上天下无敌了。

        人称,玉面修罗屠人凤。

        号称,天下第二。

        天下第一,当然还是陈玄机,这一点屠人凤自己也认可,差距就是天与地。

        当然了,天下第二也挺好,当时的屠人凤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根本就没有再去拜师学艺的必要。

        所以,动机,值得怀疑。

        后,流传出三个版本,在前五百年到前二百五十年间——

        一是,屠人凤爱上了陈玄机。

        二是,屠人凤天劫降至,不想遭到雷劈,所以投机取巧。

        三是,屠人凤被某某公子强暴了,又惨遭抛弃,无奈之下只好去找玄机祖师给她主持公道。

        都是猜测,流言蛮语。

        具体因为嘛,没有人知道,屠人凤心狠手辣,杀人如麻,也没有人敢去问她。

        当然了,那时的屠人凤还是很漂亮的,属于标准的鹅蛋脸。

        后来,收了徒弟,特别严厉,老是拉着一张脸。

        就拉长了。

        关键拜师学艺,说来也不容易,屠人凤人品不行,陈玄机不收。

        所以屠人凤,从昆仑仙山山脚下跪着,这一跪,就是二百五十年,以示诚心,忏悔自己的罪孽。

        后来叶先生出面,帮她求情,玄机祖师这才点了头。

        包括纯阳子这个道号,也是叶先生帮屠人凤起的,就是因为屠人凤的人性太过阴暗,因此给她中和一下。

        所以纯阳子,欠叶先生的。

        昆仑仙山,玄机宫,大师兄是赤阳子。

        纯阳子入门晚,排行十二,但是因为年纪最大,修为最高,手段最狠,脾气又最臭,因此无崖子等人尊称其为大师姐。

        大师姐,出山了。

        带着一帮女弟子,参观雷劫,感悟天道。

        无崖子带着男弟子,跟着大师姐出门,肯定不高兴,一直不高兴。

        这一来,就动手。

        也不知道因为什么,反正就是看不顺眼,纯阳子大师姐,一向下手特别狠,对待敌人就像秋风扫落叶一样地冷酷!

        谁也搞不定,谁也搞不定,就连玄机祖师,一样搞不定她。

        无人不惧,神鬼也惧,纯阳子大师姐符剑双修,神通广大,就连张天师等闲也不敢招惹她。

        但是。

        朱大少,已经动了真怒!

        不管是谁,不管是谁,平白无故打人总是不对,尤其是打女人,还有老年人。

        尤其是阿操!

        多少,离姣,无辜的女孩子们,都惨遭毒手。

        至于老年人,菩提老祖,被困在茧子里面,恐怕再给她放出来都要变成蝴蝶了,这种情况~~

        就必须要有人站出来伸张正义,替天行道了。

        而这个,真怒,朱大少等闲是轻易不会动用的,当朱大少动了真怒的时候,通常都会很严肃:“好。”

        并且惜字如金:“很好。”

        朱大少缓缓起身,泪流满面的同时,又面无表情地望定纯阳子:“你——”

        朱大少就是,专治各种不服:“今日,必死无疑!”

        另一方面。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525/165886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