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弃常 > 三十四 老白

三十四 老白

        面前一个老头,百八十岁,鹤发童颜,背着一个药箱子。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朱大少哈哈大笑道:“你自己都是个瞎子,还能给别人看眼病?哈哈!真是岂有此理,瞎扯嘛这不是!!”

        是,范大夫确实是个瞎子,只有眼白,没有眼黑。

        而这个时候,范大夫不过才来了三五分钟,给他扎了两针,果然是一神医。

        一听这话,范大夫就走了。

        咔咔地,点着拐棍就走了,好像生气了。

        “哈哈哈哈,太可笑了!”朱大少捧腹大笑:“要有那本事,就给自己看看呗?哈哈!给自己都看不好还给别人看,糊弄傻子呢这是!!!”

        这个时候,范太夫已经走了,走没影了都。

        小和尚空难,一脸惊喜地看着朱大少:“哦耶!太上祖师叔祖,你的病治好了?”

        等等。

        不对,啊这!

        小和尚长得倒是天真可爱,虎头虎脑,让人眼前一亮。

        但关键问题,只能是一亮,都不能两亮,朱大少怎么看他怎么别扭:“你说什么,我……”

        两眼一闭,一片黑暗。

        两眼一睁,又见光明。

        好像是,治好了,但又没有内一种双目如电,眼界大开的赶脚~

        一眼一闭,一片黑暗。

        一睁一闭,一片黑暗。

        看到这里朱大少就明白了,同时大彻大悟,外加追悔莫及:“不好!等下,休走!范大夫——范神医——”

        范大夫医术高超,就是没有医德,你说明明双目之疾,只医其一,这叫什么事儿?

        什么人啊这!!

        没追上,跑得还挺快。

        你说一个瞎子,跑得还挺快,再加上以朱大少三分之二的眼界根本就不适应,硬是没追上:“人呢?人呢?空,内个,咳咳!人呢?”

        空难:“应该是,回家了吧?”

        “回,回家了?”

        “对,回家吃饭去了。”

        “……”

        “太上祖师叔祖,您老饿了吗?”

        “这……有吃的吗?”

        “没有。”

        好吧,这孩子病得不轻,朱大少也无话可说,掉头就走。

        空难跟他屁股后头,兀自口中碎碎念:“寺里规矩,一日一斋,日行一善,过午不食,日复一日,善行一世,日省己……”

        话还挺多,烦人得很,朱大少置之不理,闷头疾行。

        行至一处,忽止。

        问曰:“斋堂何在?”

        答曰:“在心中。”

        哎呀呀,这话说得,不要以为空难是个老实和尚:“斋饭何在?”

        “在斋堂。”

        前头一个院子,门口两个大字,朱大少伸手一指,又问曰:“斋堂何在?”

        空难:“进门就是。”

        空难,嘴馋,经常跑过来偷吃,准确地说朱大少就是被他有意无意之间,一路拐带过来的:“哼~~想要骗我,你还太嫩了,你还太嫩了空难,你知道吗?我,我可告诉你空难,别说是你空难了,就是空悲,空,你们家太上,太上老祖师叔祖都不敢跟我斗,想当年……”

        说话,就进了伙房,两个人都是熟门熟路,浑若进了自家。

        但是。

        只有半笸箩馒头,还有多半锅稀粥。

        终归是,太上祖师叔祖,空难一手抓起一个馒头,恭敬呈上:“太上祖师叔祖,您老,请慢用!!”

        也罢。

        到了这种境地,也只好将就了,这就叫入乡随俗:“唔~~”

        岂不知拿过馒头,刚刚要一口咬下:“唏律律律律律——噗噜!噗噜!喀嗒嗒嗒嗒嗒!!”

        朱大少猛吃一惊,移目,疾视之:“来者!何人?”

        这时空难双手合十,躬身为礼,用比刚刚恭敬一万倍的语气说道:“弟子空难,见过异常师叔。”

        异常?

        进来一个大和尚,浑似鲁达,怒目金刚:“呔!!”

        对于这样的横蛮二和尚,朱大少自是不鸟,当场就吃,并以冷笑:“嘁~”

        岂不知异常果然是个二的,根本就不问青红皂白,也不给别人解释的机会,当场抡起膀子照脸一拳:“乓!!!”

        那一拳,打得真叫一个摧心裂肺,当时朱大少举着个馒头刚刚要往嘴里放,就给他直接囫囵个儿打到肚子里头去了:“呃!!!!”

        都没有经过胃:“哎呀~~异常师叔,手下留情!”

        是,已经手下留情了,异常师叔的罗汉神拳已经达到了收放自如,炉火纯青的地步,都没有伤到朱大少一根寒毛。但关键问题是,原本朱大少就是金刚不坏之体,完全无惧任何物理攻击,根本就属于他横任他横,明月照大江类型的。就是不能你只打馒头,不按常理出牌,你以为一个馒头炮弹一样冲进肚里具体是一种什么滋味,可以说朱大少自打出道以来就没有吃过这么大的亏,这下子饱受惊吓难免又患上了因噎废食的心理疾病,饿死活佛,天下大乱,谁来承担这个责任?

        谁?

        异常,是一个火头僧。

        火头僧,管喂马,异常当时很生气。

        空难也就算了,才五六岁,平日里来偷吃异常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马都不跟他计较。

        因此,马也很生气。

        异常很生气,马也很生气,只因圣僧来时,异常正在喂马。

        这马娇贵,前有青菜萝卜开胃,后头馒头米粥垫底,异常又不认识朱大少这个前辈高僧,所以难免产生误会:“哼!!”

        异常重重一哼,狠狠地瞪了空难一眼,这才端起馒头和稀粥,扬长而去。

        空难:“异常师叔——弟子知错——必定立时反省——回去面壁思过——南无、阿弥陀佛——”

        还喊。

        空难这个小秃驴,有必要重新认识一下了:“太上祖师叔祖,这个馒头,还请,您老慢用。”

        还,慢用?

        他是举着个馒头,一脸诚实,做出一种天真憨傻的样子:“呼——!!!”

        空难之事,暂且搁置。

        毫无疑问,这一下吓地不轻,朱大少又动了真怒:“你!!”

        说话抄起一把菜刀,掂了两下:“明白?”

        空难脸色一变,立时闭嘴,随之知情识趣地躲到了墙角旮旯处,主动开始面壁思过——

        一面吃着馒头,假装隐形也式。

        今天这件事情,反正空难是管不了,如果异常师叔告诉异形师父的话空难可就惨了,最好太上祖师叔祖把他干掉!

        并且,毁尸灭迹!!

        反而言之,如果异常师叔把太上祖师叔祖干掉的话,这件事情就闹大了,罪过相当于欺师灭祖。

        那么,就没有人会留意到空难,空难从而免受责罚。

        最最美妙的结果,就是两个人同归于尽,这样空难就可以完全把自己撇清,洗白,假装什么都不知道,把自己当成一个瞎子。

        好孩子,有前途,空难就是这么想的。

        空难也是这么做的,空难假装面壁,啃着馒头,激动而又忐忑地躲在旮旯儿透过墙缝儿偷瞧~~

        当然柴房,木制结构。

        过一时。

        终于发现,太上祖师叔祖拎着个菜刀,蹑手蹑脚,无声无息~~

        很明显,朱大少在盛怒之下,今天是一定要砍掉异常秃驴的狗头,手刃此獠,以儆效尤!!

        十米。

        但做任何事情,都要有勇有谋~~

        八米。

        看情况正面对敌,胜算并不是很大~~

        五米。

        英雄人物,不拘小节,背后偷袭也是他自作自受,不失体面~~

        二米五。

        无声刀举起,暗自蓄足力,快意恩仇也,力劈华山式:“开!!”

        但是房后有一棵树,树上拴着有一匹马。

        白马。

        通体雪白,四蹄黑亮。

        白马是很漂亮,可以说是骏美,尤其是雪白的马臀面对着朱大少,又圆又大~~

        寺庙里头养了一匹马,这件事情的本身并不奇怪,白马寺嘛,养滴的就是白马,所以说白马非马:“咣!!”

        当时异常背对着朱大少,还在端着个簸箩喂马,根本就没有任何防备:“呃!!!”

        但问题是,朱大少也没有任何防备,又怎知那一记铁蹄毫无征兆突如其来,天外飞仙也式:“咔嚓!”

        结果就是,眼前一黑。

        倒飞六丈,头撞南墙:“当!!”

        今天,最最倒霉的人就是空难了,当其时空难也是一样没有任何防备,还自偷偷嚼着馒头,激动而又忐忑地躲在旮旯儿透过墙缝儿:“啊呀!!!!”

        又怎知那一记铁头毫无征兆破壁而出,攻城拔寨也式:“呀呀!!!!!!!!!”

        “我的头!我的头!”空难跌坐在地,抱头大哭:“呜嗯~~恨恨恨恨恨恨恨哈~~~”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525/165886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