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弃常 > 三十九 那和尚

三十九 那和尚

        有道理。

        “也好。”十忍恍然笑道:“去二十四尺,余三十六尺,便你代她。”

        “哈哈哈哈哈!”朱大少纵声长笑,豪气干云:“就是砍掉脑袋,不过碗大个疤,来来来,放马过来吧你就,哈哈哈哈哈哈哈!!”

        “啪!”

        “呃!”

        放心:“啪!”

        “呃!!”

        放心吧:“啪!”

        “啊————————————————————————————————”

        奇怪。

        但有拉风袈裟护体,如何此时深痛领悟:“啪!”

        “慢!!!”

        大少大吼一声,将手伸向屁股,隔着三层布就摸到了一个四条:“啪!”

        五条。

        “啪!啪!啪!啪!”九条。

        为什么?

        就是因为太过震惊,匪夷所思,是以不觉硬受九尺:“啪!”

        十条。

        这就不对了,又是个一条,这下子抽在另外半个屁股蛋子上:“啪!”

        二条:“啪!啪!啪!啪!啪……”

        很明显,这是缺将,九条的将:“啊——啊——住手!住手!好你个啊!停!停!!吁~~~~~~~~~~~~”

        “啪!”

        将是有了,毫无意义,问题就是每一下都痛入骨髓,火辣辣地,野火燎原地赶脚~~

        关键喊也没用:“啪!啪!啪!啪!啪……”

        屁股打完,后背又打:“啪!啪!啪!啪!啪……”

        很明显,这是奔着干杠去的,暗杠。

        更加奇怪的是,大少虽说大呼小叫,但是将身一动不动,任其开杠:“啪!”

        开了。

        三十六尺,足尽。

        无关意气,更非傻缺,但使大少闪躲一记,舌头便会多捱一记:“耶!!”

        欢呼吧,向天伸出两根手指,摆出一个胜利的姿式:“欧耶!!!”

        疼痛的最高境界就是麻木,朱大少就已经麻木了,并且产生了****的感觉:“啪!”

        岂不知麻木之上仍有一境,那境就叫痛上加痛:“啊——!!”

        或说杠上开花:“啪!”

        “不是……”

        “啪!”

        捱打可以,但总不能平白无故,朱大少又不是受虐狂:“怎么……”

        “啪!啪!啪!”

        “还有……”

        “啪!啪!”

        “没……”

        “啪!”

        没完:“啪!”

        又十尺。

        这时朱大少已经疼得站不住脚了,再想起还有一个名词可以叫作还手,但是已经晚了三秋:“哭一次,打十尺。”

        十忍收尺,笑道:“她是为你而哭,自也你代她受。”

        原来这样。

        果然一看舌头,泪流满面,其实舌头可以听见:“好,好吧!!算你狠!!!”

        找个本子……

        早晚有一天,朱大少会将这个歹毒的老尼姑先奸后杀,然后关进笼子里面游街示众:“如焰无生法,如幻音声顺,如响如梦影,如化如空空。”

        老尼姑,又走了。

        打完了人,就跟个没事人一样,还念着经。

        走了。

        很久以后,大黄大叫一声:“汪汪!!”

        走了!!

        只有她走了,大黄才会重新变成一条狗:“汪汪!汪汪!汪汪汪汪!!”

        意思很明白,反正不是好话,朱大少趴在地上哼哼唧唧,委实悔青了肚肠:“猪啊,蠢猪,比猪还蠢,我就是一头……”

        事实如此,见义勇为是应该的,但也讲究方式方法,就比如说某位大侠半夜出去散步,路遇歹徒强奸良家妇女,那么这位大侠就应该冲上去把歹徒制住,打一顿再送到派出所里,而不是冲上去代替良家妇女惨遭蹂躏,咬牙受辱。只能说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一世英名啊,尽毁,朱大少不能原谅自己:“啊!啊!疼——啊!!屁股!我的屁股——”

        屁股上,都是血。

        衣服,一层层地,是从下往上揭的:“不要~~不要~~疼!疼!喔——喔——喔喔喔——————————————————”

        大黄一惊,竖起耳朵!!

        英雄是有不怕死的,但英雄没有不怕疼的,当时的感觉就是臀背之上一层皮活活地给她整张揭下来,然后哗哗地,一把把直接往肉上酒盐粒子:“饿!!!”

        还有辣椒酱和料酒:“咝~~~~~~~~~~~~~~~~”

        这是要,腌吗?

        个中滋味,难描难述,只能说是活着,未必是一种幸福:“沙沙~~沙沙~~”

        却似一只温软的小手,轻柔地摩挲着绽开的伤口:“沙沙~~沙沙~~”

        大少一惊,寒毛炸起!!

        身后没有舌头,舌头不在身后:“咝——”

        身后却是大黄,大黄在舔血肉:“叭嗒叭嗒~~叭嗒叭嗒~~”

        究竟撕咬啃噬,还是温柔****,大少已然分不清,那也无所谓:“啊啊,啊啊!舌舌,舌头,你这……”

        疼痛到了极致,快感就会出现,无外灵魂出窍,浑浑噩噩之间:“啊~~”

        不觉抬头,背影纤秀。

        舌头盘坐于地,缓缓褪却袍衣,衣染血,背裸露。

        那背洁白,极尽美好,如那颈,如那臂,如那一颗线条优美的光头,舌头无处不清秀。

        只是舌头,没有舌头。

        舌头的名字是师父起的,师父说,你缺什么,就叫什么。

        从此世间,有了舌头。

        舌头经常捱打,那是因为舌头经常犯错,错一次,打一次,近年来要少很多。

        这很正常,天经地义,舌头只有一个师父。

        舌头的生活很规律,舌头的世界很简单,舌头只有一个师父,一个朋友。

        其实啊,六牙这个名字,还不如大黄来得实在。

        但师父说,它的名字叫作六牙。

        没有为什么,师父说什么就是什么,也许六牙缺六颗牙,缺什么叫什么。

        空难?

        不明白,想不通,舌头忍痛脱下袍衣,双手合什,开始念经。

        “咣!”

        当头棒喝怎比,可恨人心险恶:“这、这、这!!”

        狰狞犬牙参差,纵横交错纤陌,一道道刺眼的伤疤遍布了整个后背肩臂腰腹,密如蛛网层层织结,尽皆粉红黑紫颜色。粗粗细细,长短不一,老疤新痕,重重叠叠,舌头就是一张白纸,躯体任随顽童涂鸦,红的是血,紫的是疤,粉色的肉,黑色的痂。极美好,极丑陋,同样极为震撼人心,这样的作品绝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完成,犹如苦难,可以传世。

        朱大少,惊呆了。

        露出来的,只是一部分,而且是一小部分。

        十忍人不错,打人不打脸。

        手也不打。

        手打坏了,谁来干活?

        脚呢?

        不要紧张,都是皮肉之伤,打断了骨头趴卧在床,谁来端茶倒水,洗衣做饭?

        十忍有分寸。

        生平从未如此愤怒,真真有人禽兽不如:“舌头!!”

        大少一跃而已,大吼一声:“我们走!”

        ……

        ……

        ……

        这是生死存亡的时刻,一个人面对着一头残暴的野兽,此时应该做的,不是处理伤口。

        拿命去拼,殊为不智。

        此时应当火速逃离,回去准备猎枪,顺便带上一条狗:“汪汪!!”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525/1658870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