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魔剑天翔 > 第四章醉剑三郎

第四章醉剑三郎

        丁萧羽觉得很诧异,拱手道:“前辈你既然还有些手段,刚才怎么不出手相救那些银袍剑卫呢?”

        “哎,实不相瞒,三十五年前,我不但被仇人斩断了双脚,而且手筋也被挑断。我能够暂时借助别人施展一会儿武功,但银袍剑卫们修炼的内功跟我的相反,一旦被灌注了我的功力,他们就会爆体而亡。”老者苦笑着将缘由娓娓道来。

        张侯笑道:“前辈你定然功力深厚,现在就传功给我们,然后就可杀得这些黑衣蒙面人落花流水,岂不快哉?”

        老者瞥了他一眼,冷笑道:“你想得太简单了,我的武功荒废得太久,胜负参半吧。”

        石屋里边陷入了沉默,而屋外仍然响起淅淅沥沥的大雨之声,蒙面黑衣人们都保持安静,围在石屋之外,暂时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其实,他们太过重视这老者,因此不敢妄动。丁萧羽等人进去之后,没有发出任何的惨叫,这反而让黑衣蒙面人们感到疑惑,认为此老者手段诡异,得谋定而后动

        石屋里边,由珊瑚打造的床发出了斑斓的七彩光茫,如此的美轮美奂。

        忽然,老者道:“你们喝酒吗?”

        “我们来的时候喝了许多。”张侯道。

        “小女子不喝酒。”小妍道。

        丁萧羽却是潇洒一笑,道:“有好酒,干嘛不喝!”

        老者以眼神示意,丁萧羽就提起珊瑚床边的一坛酒,拍开封泥,要为老者在碗里倒酒。

        “这黑瘦小子不喝酒,来给我提坛子。用碗喝太不尽兴了!”老者道。

        张侯随接过酒坛,喂老者喝酒。

        但见他“咕嘟咕嘟”的大口喝着酒,就如同牛饮水一般。

        丁萧羽也不含糊,手里又提起一坛酒,仰头就喝。这老者不愧号称“醉剑三郎”,这里储存的酒都是极好的,丁萧羽从来没有喝过这么好的酒。

        此酒入口有些烈,但紧接着就能感觉到醇厚香洌,回味层层叠叠,让人心中的阴霾一扫而空。

        畅饮烈酒,颇为豪迈,丁萧羽想起之前被蒙面黑衣人几招就击倒,并且被当作死狗一般的抛掷到泥泞地面,这样的奇耻大辱,难道还要忍受下去吗?

        “可叹我虽有杀敌之心,却无足够高的武功。要是我还能多练功几年,未必不能击杀其中一个蒙面黑衣人。”丁萧羽喝了半坛酒之后,长叹一声道。

        “要杀一个黑衣人,那很简单。我可以保证,你至少可以杀好几个敌人,才会死去。”老者以沉稳的语气道。

        “前辈要传功,那怎么好意思呢!”丁萧羽搓着手,笑道。

        “不是你们想的那样,并不是传功,而是在一定距离,用内力和剑意控制着战斗。看你们三人之中,你的体质最好,或许能承受我六成的功力。”老者道。

        “那就开始吧!”丁萧羽坚定的道。

        “虽说我的功力很可能将你撑爆,但我们反正是个死,不如放手一搏。”老者言罢,一挥袖袍,就将身旁的那柄镶嵌着明珠宝石的剑抛掷给了丁萧羽。

        铿然一声,宝剑已经出鞘,但见此剑的剑身澄碧,如一泓秋水,寒气氤氲。

        “你们两个去躲在地窖里,能多活一会儿也是好的。咱们就静等敌方进来吧!”老者道。

        丁萧羽没有多问这些敌人的来历,若是不能够度过此难关,死去就一切成空,什么也没意义。

        在等待的过程中,丁萧羽和老者又各自喝了大半坛酒。

        “好酒量,这些年来,六个银袍剑卫都不怎么喝酒,我一个人喝着真没多少意思。”老者感叹道。

        “酒逢知己千杯少,可惜我们今天都要死了,在黄泉路上希望能够找到酒。”丁萧羽豁达一笑。

        他俩相视而笑,一老一少虽然刚相识,却如同相识了多年的故人一般。酒,真是一个奇妙的东西。

        十几个呼吸的时间之后,雨声渐小,“轰”的一声,石屋的门被踢碎为好几块,十九个蒙面黑衣人纷纷飞跃进来,寒风冷雨随之纷涌。

        黑影闪烁,蒙面黑衣人的身法一如既往的迅捷,恰似一只只大蝙蝠。转眼间,他们就围住了丁萧羽和老者。

        “哈哈,你就是当年名动蜀地的醉剑三郎么?现在居然变成这么个废人,我还以为你在这石屋布置了什么厉害的机关陷阱,没想到什么也没有。”黑衣人首领冷笑道。

        他的语气里有些失望,之前在石屋外的等待真是白费了。

        “那不过是一个称号而已,你若喜欢,拿去就行。”老者淡然道。

        “你的称号只是有点余威,我们此次来,是为了云天剑阁的剑冢钥匙。我们得知你这里有一把,还是赶紧交出来,让你死个痛快。”黑衣人首领沉声道。

        “从你们的武功路数,以及血蛛战阵,我早看出你们是血印山庄的人。就凭你们,也能将云天剑阁的九把钥匙都收集齐吗?简直是痴人说梦。”老者道。

        “这你就不必管了,等以后我们取得了云天剑阁镇守的太阿和秋骊两柄魔剑,必定让血印山庄大放异彩,到时给你烧纸钱。”黑衣首领言罢就对老七使了个眼色,决定让他试试。

        丁萧羽笑道:“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就连云天剑阁镇守这两柄魔剑都被贼人惦记,你们血印山庄就算得到了魔剑,也不过是成为众矢之的。”

        “小子你多嘴,我先斩了你。”老七大喝一声,当即挺起血红的锯齿长剑,向丁萧羽的脖子斩来。

        剑刃在丁萧羽的瞳孔里变大,他却来不及应对这样的剑招。

        忽然间,丁萧羽只觉得一股充沛无比,犹如滔滔江水般的内力从背后涌来,立即就灌注于他的四肢百骸。

        与此同时,丁萧羽手中的澄碧长剑发出嗡鸣之声,不必丁萧羽控制,就自然而然的带领着他作出抵挡的招数。

        黑衣人老七这一斩蕴含着三个虚招,两记实招,还能不断变招,可是他骤然发觉,澄碧长剑抵挡的方位妙到巅毫,让他的招数施展不下去。

        “刚才能打的你口啃泥,现在仍然能够!”黑衣人老七大喝一声,闪烁到侧面突袭,剑招更快。

        这时,丁萧羽的耳边仿佛有声音响起,是这老者的声音,道是:“将己心放空,恰似鸟飞无牵挂。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这应该是很长的心法口诀,丁萧羽立即按照这口决去做。

        丁萧羽保持着心境空明,就仿佛回到了平时在瀑布之前练剑的状态,浑厚的内力不断的在周身运转,而手中的澄碧长剑自然而然的使出许多绝妙招数。

        周遭的黑衣人都很震惊,他们见得醉剑三郎盘膝打坐于珊瑚床,没有任何动作,但丁萧羽却发挥出如此强的实力。这跟之前丁萧羽的差劲表现,犹如云泥之别,真是匪夷所思。

        “老七,加把劲,连这个小子都解决不了,你就真没用了。”黑衣首领沉声道。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704/1660009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