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女配修仙奋斗史 > 第十九章 抢

第十九章 抢

        “一守师兄,你快来~~”一阵银铃般悦耳的声音传入了无忧的耳中。

        听其声音到是熟悉的很,抬头看去,果不其然,那一袭白色道裙的人,可不就是霍雁秋,只见她对身后男子盈盈招手,指着无忧前面不远的一个摊位说道“师兄你看~前面那个首饰盒子怎么样?你给雁秋那么多首饰头面,还没有个像样的盒子装呢!”

        只见霍雁秋小鸟依人般,拽着岳一守的袖子,摇啊摇的撒着娇。虽一身白衣看似柔柔弱弱,但那模样却娇羞可爱。

        刚一听到霍雁秋口中的首饰盒子,无忧便看到了那个摊位上,自己找寻半天的目标。于是,快步上前,伸手就拿了起来。心中绯腹‘幸好你矫情,要不我还拿不到呢!’

        “老板~这个怎么卖?”无忧看摊主是个精神抖擞的老头,于是心情好的给了一个大大的笑脸。

        “唉~~~你是什么人?怎么抢我师妹看上的东西。”

        无忧寻声望去,果不其然看到了那个一号男配岳一守。

        “唉~~你这人说话好生奇怪?摊主卖,我买~怎么就成抢你师妹的东西了?”

        岳一守,是青云山下一修仙世家的大公子,因他单一土灵根的资质,被清鸿道长收为亲传弟子。也真亏的女主金手指大开,短短一年的时间,就哄上了个亲传弟子做自己的保护盾。

        岳一守上下打量了无忧一眼,内门弟子与亲传弟子唯一的区别就是佩戴主峰的令牌,而无忧的师傅莫离天,却因为早早闭关忘了给她。因此,此时的无忧看起来不过是一般的内门弟子罢了。岳一守也想当然的这么认为,于是品行越发嚣张起来。

        “哼~~小毛丫头,口齿到是伶俐,这木盒我师妹已经看上了,你赶紧给我放下,我乃清鸿真人的亲传弟子,你一小小内门弟子,怎可一点规矩都没有?”在自己喜欢的女子面前,男人一般都想多多的表现自己,岳一守也不例外。

        无忧因为跑得快,一直背对着霍雁秋,因此并没有别人看到正面,此时听到岳一守开口提到清鸿真人不由讥笑。

        “清鸿真人的亲传弟子?哈~~~欺我没有家长吗?”嗤笑一声,回头大喊道“师叔~~~有人欺负我!”

        转身鄙夷的看了眼旁边的岳一守。这时,霍雁秋才看到她的面容,刚想出声提醒一下,却不待她开口,无忧那一嗓子小报告已经嚎完。

        这边发生的一切,莫凡早就看到,原本想看看这丫头自己怎么解决,没想到她竟然以牙还牙,岳一守搬出他自己的师傅,无忧也直接扯着嗓子叫了自己。

        虽然觉得有些丢脸,但自已的辈分在这里,总不能真看着自家的小辈被欺负了去,莫凡稍微尴尬了一下,便抬脚走了过去~~

        “咳???你们这是闹的哪般?”

        “玄~~玄冥师叔祖?”岳一守见远处一少年走来,待看清后,心中哗然,莫凡虽年纪轻、修为浅,但在青云山中的辈分可不低,在加上有个护短出名的鸣阳道君护着,那是横着走的架势。

        “误会,误会~~师祖见谅。”当霍雁秋看清穆无忧的那一刻时,她就心知道事情不太好办,刚想出声提醒一下岳一守,可无忧却是一点空闲也不给她,更没想到她会直接叫来莫凡帮忙,整一个措手不及。

        那日最后她虽没有留在殿中,可后来发生的事,还是被传了出来,同她一起从霍家村而来的两个内门弟子都被选为亲传弟子,让她怎能不嫉妒。

        霍启虎是变异冰灵根,她还可以接受,但穆无忧一个三灵根资质,不过是凭着一颗什么七窍玲珑心就被选为了亲传弟子,让她怎能甘心。但事已至此,别无选择,又嫉、又妒、又恨之下,她只能先为自己盘算后路。

        如今好不容易搭上了清鸿道长的侄孙岳一守,她怎会不把握住这次机会。每每想起,自己即便拜入请鸿道长门下,也要唤穆无忧一声师叔就万分委屈,但她明白,凡事都要从长计议,忍字为上。

        今日正好受了岳一守的邀请,想着出来散散心,没想到却碰到了这么个堵心的人。

        “师祖请听弟子一言,刚才弟子与师兄正好看到了无忧手上的木盒,正欲购买,却不想她快了一步。因此,岳师兄才会出言询问。弟子名唤霍雁秋,与无忧是同村而来的姐妹,这其中必有误会。”

        “是是是~~是个误会。”岳一守赶紧接话,本来要巧取豪夺的一件事,却被两人说成了一个小小误会。无忧不由冷笑~~

        “误会?哈~~若我今日没有师叔来撑腰,只怕你把我生吞活剥了我师傅也不一定知道。还有,我如今已拜入玄空真君门下,道号清泠,还望两位师侄下次见我的时候,尊称我一声清泠师叔为好~~”

        不理会霍雁秋的‘同村姐妹’,早在她第一眼见到她时,无忧就感觉到了她的厌恶和嫉妒,既然已经不得她喜欢,自己还装什么好人,即便不撕破脸皮,也要赶紧撇清关系。

        “是~~师叔~弟子谨遵您的教诲!”说着,霍雁秋便红了眼眶,贝齿咬唇,一副跃跃欲哭的架势,好像无忧欺负了她似得。

        看见美人垂泪,岳一守心疼万分,想到眼前这二人不过是辈分高了一些,要真论起修为来,自己与那莫凡也都是筑基期中期的修为,更何况一个在孤鸣峰,一个在云霄峰,也没什么可怕的,于是撞着胆子为美人出气。

        “清泠师叔,我师妹不过是说错了话,你们又是同村而来的姐妹,用得着如此铁石心肠吗?”

        “呵~~师侄还望慎言,你刚才作为摆明了想巧取豪夺才是,更何况我对雁秋师侄只是在好意教导,你口口声声对我不尊也罢,在我师叔面前你也如此放肆,莫不怕我去清鸿师兄那告你一状?素问我清鸿师兄刚正不阿,怎会交出你这么个如此没有规矩的弟子?”

        这辈分大压死人的手段,如今被无忧运用的十二分灵活。见那岳一守这么不上道,也不愿在给他留什么颜面,因此出言刻薄。

        “你~~~”岳一守还想说些什么,袖子就被一直柔弱的小手给拽着了。只见霍雁秋柔弱的摇了摇头。此时她更看重的却是无忧手中的木盒,虽不知道里面装了些什么,但她却感觉那盒子对自己很重要。

        “清泠师叔,都是雁秋的错,还望师叔莫要责怪岳师兄。师叔手中的木盒与雁秋家中的一样,第一眼看到就让我想起了娘亲,师叔从前与我同村,也知我从小与娘相依为命,万望师叔割爱,若您喜欢这种木质盒子,雁秋回去后一定找寻十个八个的给您送过去。”

        “哦?与你家中的木盒一样?”无忧说着挑了挑眉。“这可真巧,这盒子与我家中的木盒也一样,我看着甚为欣喜。既然师侄有能耐找上十个八个,不如你回去多找找,看能不能寻到个一模一样的吧!”

        说着无忧慢慢打开了盒子,角度恰好能让霍雁秋看到盒子里空空如也,再偷瞟一眼她略有疑惑的神情,便转身对着摊主问起了价格。

        “摊主,刚才不就问你了吗?这个盒子怎么卖?”

        “哦~~这盒子不值几个钱,仙子要是喜欢,拿去便好,不过是我在山间捡回来的物件。”摊主也是个精明的人,刚才已经听出了无忧的身份,自然想讨她欢心,盒子确实是他在山间捡回来的,算看着好看,但一点成本也没有,不如做个顺水人情,能与孤鸣峰的亲传弟子扯上些关系,以后也好在这东市里站稳脚跟。

        “这怎么好意思,你的盒子入了我的眼,别管是怎么得来的,我都是要付钱的,再说这么好看的盒子,我瞅着怎么也值一块下品灵石。”说着,无忧扔给老头一块下品灵石,“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这样我才心安理得。”把盒子放进储物袋中,高高兴兴的拽着莫凡离开,未曾多看身旁二人一眼。

        看着两人转身走远的背影,霍雁秋心里总觉得空落落的,好像自己的什么东西被抢走了一样。只是刚才她也看了,那盒子里确实什么也没有。

        “师妹莫烦,不过是一个香木盒,师兄回去一定给你找上十个八个一样的,让你好好挑选。”岳一守见霍雁秋双眉紧闭,想她可能因为心爱之物没得到,赶紧好言好语的哄了两句。

        “师兄说的是~不过是一个木盒,既然清泠师叔喜欢,让与她便是。我们还是接着逛好了~”两人又从新没入到人群中,逛别的去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747/166020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