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废材狂妃狠腹黑 > 情深88米 皇室的忌日

情深88米 皇室的忌日

        低沉的怒吼如响雷般滚过。

        那双被愤怒染红的双眼透着凶戾,绝美的俏脸此时已经扭曲,变得有些恐怖和狰狞。

        沐琉歌掐住护卫的手,猛地用力,指甲陷进了护卫的皮肉里,一股股鲜血顺流直下,看的众人触目惊心。

        “说!到底是谁指使你的?”她低吼一声,眼神散发着嗜血的杀意,瞧得护卫心生惧意。

        “不说是吗?那我就杀光你全家,用你家族的鲜血祭奠小葵的亡魂!!!”沐琉歌的耐性磨光,愤怒大吼,再度抓紧了护卫的脖子,掐的后者两眼泛白。

        “是——是——慧妃——”护卫上有老下有小,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家人被沐琉歌残忍杀害,最终还是抵不过威胁,招认了。

        沐琉歌听到这两字,那双犹如淬了毒的眸子瞬间望向了席位上的惠妃,那冰冷的眼神似一条毒蛇,盯得惠妃浑身发寒。

        而后沐琉歌手心收拢,指甲深陷肉里,只听噗嗤一声,只见护卫脖子处飚出鲜血,瞬间染红了沐琉歌整只手臂,护卫的身子用力挣扎了几下,最后垂了下去。

        众人望着护卫那血肉模糊的脖颈,吓得面露惧意,心生胆寒。

        残暴,简直太残暴了。

        而沐琉歌自始至终就没有看护卫一眼,凶戾的眼神死死盯着席位上的惠妃,冰冷而又嗜血的表情早已吓得惠妃从座位上滚了下来。

        光是被她那么盯着,惠妃就觉得有一只无形的手,掐住了她的咽喉,让她喘不过气来,若是沐琉歌真的动手,她不敢想象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恐惧。

        就在惠妃惊惧的时候,沐琉歌已经扔掉了手里的尸体,缓缓朝着惠妃走去。

        那张比冰雪还要冷上几分的面孔,那双比毒蛇更让人恐惧的眼神,像是死神降临一般,瞬间将她笼罩。

        她每走一步,像是踩在惠妃的心尖上,带起一阵惊悸的颤栗。

        步伐明明那么轻柔,那么缓慢,可是在惠妃心里却是激荡起惊涛骇浪般的动静。

        “沐——沐——沐琉——沐琉歌,你要干什么!!!”惠妃已经骇得说不清话了。

        沐琉歌来到她的跟前,缓缓低头,对上那双似看到洪水猛兽般惊恐的双眼,压抑的声音带着些嘶哑,却让惠妃浑身发抖:“你加注在小葵身上的痛,我会在你身上10倍的讨还回来。”

        说着,沐琉歌掏出天罗剑,一把砍断惠妃的手臂,鲜血如泉水般涌出,霎时湿了一地。

        而惠妃则痛的面色发白,浑身抽筋,险些就要晕死过去。

        沐琉歌掏出一颗丹药,塞进了她的嘴里,阴冷的声音我像是来自地狱:“想死,可没那么容易,吃了我的丹药,只要我不让你死,你永远也不会死!”

        惠妃痛则痛,可是因为丹药的缘故,神智却相当清晰,此时看着沐琉歌如魔鬼般的面孔,早就吓得屁股尿流了。

        沐琉歌咧出一道残忍的笑意,再度抽剑砍掉了惠妃的另一只手臂,一股剧烈的疼痛再度袭来,折磨得惠妃惨叫连连。

        此时,看到这一幕的众人,早吓得浑身发麻,面色惨白。

        而风昊轩更是骇得情绪激动,一个飞身扑过来,企图阻止沐琉歌。

        然而银烈风直接上前一步,挡住了他的去路,冰冷的声音透着压抑的愤怒:“别急,下一个就是你。”

        银烈风不愿插手沐琉歌的恩怨,他知道她有恨有气,便纵容她去发泄。

        他能做的就是保护她的安全,让她肆无忌惮的去发泄,所以他并不打算亲自动手。

        风昊轩此时哪里能管那么多,直接爆发出武力耀芒,就要跟银烈风对抗上。

        “连我属下都打不过的人,你有资格挑战我吗?”银烈风满脸漠然,明明说着轻蔑的话,却一本正经没有一点轻蔑的意思,大概是风昊轩这类人物,根本就入不了他的眼,就连蔑视他的想法都没有。

        风昊轩听到这话,惊得神情一震,顿时想起那日在王府受的奇耻大辱。

        那人口口声声说他主子是连武尊强者都没资格知道的人物!

        那么眼前的银烈风就是那人口中的主子吗???

        想到这个可能,风昊轩双目染上震惊,“是你!你就是沐琉歌哭着追着的莫寒!!!”

        银烈风没有回答,等于默认了他心中的答案。

        风昊轩顿时火冒三丈,怒不可遏的大吼起来:“你——你——竟然是你!你们这对狗男女,我要杀了你们!”

        他清晰记得当日沐琉歌因为一个叫莫寒的男人让他成为了祁天国的笑柄,那种痛苦和愤怒再度被眼前的银烈风唤醒,他整个人如发怒的狮子,猛地出手,朝着银烈风攻击而去。

        银烈风没想到他冥顽不灵,微微蹙眉,一个抬掌凝固了风昊轩爆发的武力,阴冷的声音多了几分不耐,“找死!”

        话落,只见他一个收掌,风昊轩便如断线的风筝飞了出去。

        而此时的沐琉歌正专心致志的折磨着惠妃,听到那边的动静,才抽空抬头望了眼被揍飞出去的风昊轩。

        惠妃同样看到了自己儿子被轰飞的情景,伤心的哭起来,一边哽咽,一边无力的求饶:“呜呜,求求你——放过我,放过轩儿!”

        现在知道求饶了?

        可惜,晚了!

        沐琉歌从来不是以德报怨的人,从来没有大发慈悲的善心。

        她只知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斩草除根。更何况,她杀害了她最亲的人!!!

        “你也知道害怕吗?你也知道心疼吗?放过你和你的轩儿,那我的小葵呢?她何其无辜!“想着,沐琉歌心中一痛,再度挥剑砍下了惠妃的双腿。

        此时的惠妃早已被鲜血染成了血人,整个身体只剩下了中间部分,像极了传说中的人彘。

        她痛的趴在血泊里,打着滚,翻来覆去的像个不倒翁。

        惠妃凄厉的惨叫,冲上云霄,震荡在众人的耳里,带起一阵胆寒和惊惧。

        没人敢上去阻止,因为银烈风虎视眈眈的注视着大伙儿,不让任何人靠近沐琉歌,而沐琉歌显然已经杀红了眼,谁还敢上去找死。

        惠妃陷入剧痛中不能自拔,沐琉歌才施施然收了手,缓缓朝风昊轩走去。

        她拖着天罗剑,划着地面,带起呲呲作响的火星子,一步步向风昊轩靠近。

        风昊轩被银烈风一掌震飞,受了内伤,竟是连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此时望着沐琉歌那双冷厉的双眸,心如刀绞,泪流满脸的怒吼出声:“沐琉歌,你太残忍了!她曾经好歹也算你半个母亲,你竟下得去这种狠手!”

        “母亲?你错了,我从未将你当成我的夫君,怎么可能将她当成母亲!更何况她配吗?”杀害了她最亲的人,还妄想当她的母亲,真是天方夜谭。

        “对你,放心,我不会杀你,而你梦想的皇位要失之交臂了,因为你将成为一个不能自理的废物!”说着,沐琉歌挥剑几下挑断了风昊轩的手筋脚筋,一声凄惨的吼叫猛地扬起,震荡在四周,传出恐怖的回音。

        沐琉歌没有杀风昊轩,死太容易,让他生不如死的活着却更加艰难。

        他那么骄傲的一个人,曾经的天之骄子,一夕之间,变为了受人唾弃的废物,这种打击比什么都痛苦。

        风昊轩忍受着四肢的疼痛,整张俊脸已然惨白——

        众人看到这一幕,都吓得打了一个冷颤,望着沐琉歌的眼神更是充满了恐惧。

        这个女人很残忍,很无情,风昊轩曾经是她的夫君,是她最爱的男人,她都能做到如斯地步,足以可见她的心有多硬有多冷。

        而这些人中,唯独银烈风一个人懂她,他知道她不是冷血无情,而是用情至深。

        若不是因为小葵的死,依照沐琉歌不愿意惹麻烦的性子,是不愿意轻易招惹皇室的,她可以厌恶一些人,但不至于要了他们的命,更不至于这么残忍血腥的报复。

        可是,为了小葵,她显然抛开了一切,这样冲动的行为正是因为她重情重义。

        然而此时的沐琉歌并没有罢休,她红着双眼,望向席上一脸震惊的皇上,声音很低,却传的很远:“你们联手杀害小葵,今天便是你们皇室的忌日。”

        说着,沐琉歌吞下一颗紫玉丹,顿时从武皇高阶提升到武宗高阶,一个飞扑朝着皇帝奔去。

        今日,设计陷害她的,一个都不能留!

        想着,沐琉歌已经挥动着天罗剑,大吼一声:“四重天罗剑诀,给我杀!”

        命令落下,天罗剑顿时变为了四把,朝着皇帝凶狠刺去。

        皇帝骇得目眦尽裂,急忙爆发出武力抵挡。

        可是,如今的沐琉歌早已不是那个受他威胁的沐琉歌了,她如今武宗等级的实力足以将他抹杀。

        此时,皇帝还来不及说点什么,沐琉歌霎时扔出一根银针,直直插入了他的脑门,众人根本来不及看清楚沐琉歌是如何动作的,便是看到皇帝瞪着惊恐的双眼,直直的往后倒去,落到地上已经是具咽了气的尸体了。

        众人见此,倒抽一口冷气。

        这样惊悚的场面,他们还第一次见到。

        不但将皇帝的妃子大卸八块,还挑断了八王爷的手筋脚筋,更嚣张的是,她竟然还杀害了祁天国的皇帝。

        这样胆大包天,放肆残忍的手段,简直令人目瞪口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80/52783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