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废材狂妃狠腹黑 > 情深100米 主子,求你收下我

情深100米 主子,求你收下我

        邱锐冷着脸一脚踹开抱着他大腿的叶文兴,重重哼了一声:“滚!欺负我师父,还有脸叫我救你,你脑子抽了是不是?”

        叶文兴被踹懵了,跌在地上,满脸错愕,半天没回过神来。

        师父?

        什么意思?

        “邱大师,你看在我平时给你送药材的份上——你能不能——”叶文兴的话还没说完——

        邱锐猛地打出一个武力球,重重炸在叶文兴的身上,轰隆隆的爆破声,震耳欲聋。

        不一会儿,烟雾散尽,只见叶兴文白净的脸蛋已经黑如锅底,头发也像是刺猬一般高高立起。

        那惊愕的表情配着如雷轰过的造型,实在喜感。

        邱锐冷眼瞧着他,愤怒低哼:“你这个没眼力劲儿的蠢货,居然敢招惹老夫的师父,就算今天师父不杀你,老夫也第一个解决了你!”

        叶文兴好似被炸清醒了一般,终于领悟了邱锐的意思,旋即满目惊骇的望向沐琉歌,吓得舌头打结了:“父——师——师父——”

        他滴个娘喂,他到底听错没有?

        沐琉歌是邱大师的师父?

        不,怎么可能!

        沐琉歌再如何凶残,也不过是名武皇高阶的强者,怎么可能是邱大师的师父呢?

        难道说沐琉歌也是名炼丹师吗?

        他并没有去围观炼丹大赛,对赛场上惊心动魄的一幕不甚了解,所以并不知道沐琉歌是丹王强者的事儿。

        眼前突如其来的打击顿时让他蒙圈了。

        邱锐看出了他的疑惑,鄙视的冷哼,解释道:“我师父可是丹王巅峰的炼丹师,你也不擦亮你的狗眼看清楚,竟敢招惹她!”

        叶文兴闻言,吓得目眦尽裂,身体好似被抽空了一般,虚脱了。

        而站在一旁的二夫人,犹如一个晴天霹雳,击得她头晕目眩,心底涌起一股胆寒,寒意瞬间袭遍全身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而后也软软的跌落在了地上,那张美丽的面孔仅剩下呆滞和绝望——

        神啊,他们竟然得罪了丹王巅峰的超级强者!!!

        这简直是硬着头皮往鬼门关里闯啊。

        叶文兴闻言,突然想到皇室被灭的消息,顿时吓得浑身发抖,急忙给沐琉歌磕起头来,“沐大师,求您饶我一命,只要不杀我,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情,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他一边求饶,一边不停磕着响头,力度又重又狠,砰砰作响,额头竟是磕出了个血窟窿。

        沐琉歌见此,冷声叫停:“先把叶舒玄的母亲放出来。”

        叶文兴闻言,顿时抓到可以谈判的筹码,立马抬起头,说道:“只要你不杀我,我立马把她放出来。”

        邱锐见他还执迷不悟,怒得一脚踩在了他的身上:“你竟敢跟我师父讲条件!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师父,对他动刑,这种人不吃点苦头,永远学不乖。”邱锐一把提起叶文兴,将他仍在了沐琉歌的面前。

        沐琉歌觉得主意不错,微微颔首,低低唤了一声:“天罗剑诀,第四重!“

        话音刚落,只见四把利剑噌的一下凭空射#出,朝着叶文兴的身子狠狠刺去。

        “啊——啊——啊——”凄厉的惨叫如期响起,高低起伏的声音,震荡在整个院子里,蔓延着狰狞的杀气。

        叶文兴被刺得浑身血淋淋的,却吊着一口气没有厥过去,这样的折磨简直丧心病狂。

        “我放!我放!我现在就派人把叶舒玄的母亲接过来!”

        听到他的保证,沐琉歌才兴致缺缺的收了手,“我限你半个时辰之内,要是我没看到叶舒玄的母亲,你就不止一百个洞了。”

        叶文兴虚弱的点点头,招来了仆人,赶紧吩咐着将叶舒玄的母亲接过来。

        可是,仆人没去多久,便满脸慌张的跑了回来,望着沐琉歌等人吃人的眼神吓得一个踉跄跪在了地上。

        叶舒玄见此,心里咯噔一下,升起不好的预感,旋即大步过去,一把抓起仆人,怒吼质问:“我母亲呢?她怎么了?怎么只有你一个人回来?”

        仆人被叶舒玄暴怒的神态吓得浑身发抖,惊惧的说不出话了。

        沐琉歌见他神情激动,缓缓来到他的身边,按住他有些发颤的手臂,安抚道:“别着急,让他把话说完。”

        叶舒玄闻言,抑制住心底的愤怒,慢慢松开了仆人。

        仆人如蒙大赦,急忙喘了几口气,颤颤巍巍的报上来:“三夫人——她——她——她已经去世了!”

        “什么!你说什么!”叶舒玄骇得身形一震,脚步一虚,往后退了一步。

        仆人吓得红了眼眶继续说道:“三夫人为了不连累少爷,上吊自杀了。”

        为了他,竟然是为了不连累他!

        叶舒玄受了打击,愤怒的俊脸涌上悲痛,那双总是含着笑意的眼眸早已盈满泪水,此时痛苦的一闭眼,泪水便顺着面颊滑下来。

        回想起母亲的一生,叶舒玄就痛不欲生。

        他的母亲是奴婢,后来服侍父亲比较尽心,被父亲纳了妾,成为了三夫人。

        可是女人的出身一直是众人眼光的着力点,而奴婢的身份也给她带来了无尽的苦难和羞辱。

        他从小就和母亲在叶府相依为命,除了父亲会护着他们,其他人都恨不得他们死。

        他的遭遇跟沐琉歌有些相似,所以第一次见沐琉歌,叶舒玄便觉得亲切。

        可是如今,叶舒玄最亲的亲人也离他而去了,这种打击差点将他击垮。

        “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

        叶舒玄心底埋藏了多少年的仇恨种子终于发芽了,他猩红的双眼爆射出滔天恨意,整个人如猛兽般扑过来,张扬着双臂,一把抓住惊骇的叶文兴——

        怒吼伴随着撕裂声,叶兴文生生被他徒手撕成了两半!

        二夫人见此,骇得张大嘴巴,呼吸停止,一口气没提起来,顿时晕死过去。

        而邱锐和沐琉歌也是不忍的避开视线,心里泛起一阵恶心。

        这隐忍积累的爆发力果然是最强大的!

        这一场闹剧在叶舒玄凶残的报复下落幕。

        将军夫人和叶文兴一死,叶府也基本败落,只剩下叶舒玄一个光杆司令,看着也怪可怜的。

        “这是五品百毒丹,你去给你祖父解毒吧!”沐琉歌掏出药瓶递给了叶舒玄,而后便摇摇头,招呼着邱锐离开。

        可她步子还没跨出大门,身后便传来悲恸的声音:“带我走吧!”

        沐琉歌脚步一顿,微微转身朝他望去。

        此时,叶舒玄也平静下来,大步来到沐琉歌的面前,满脸决绝,重重跪在地上:“主子,请你收下我,这辈子我愿为你做牛做马誓死效忠。”

        如今母亲死了,叶舒玄了无牵挂,也没有了留在叶府的必要。

        这个伤心地,越早离开越好。

        而沐琉歌是他的恩人,这辈子他只想好好报恩了。

        目前的沐琉歌的确需要组建自己的势力,面对叶舒玄的投靠,她是乐见其成的,“你想好了吗?跟着我,就回不到叶家做你的大少爷了。你要知道,我会离开这里去更远的地方,你若要跟着我,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沐琉歌要去极阴之地,那里的凶险让不少强者有去无回,所以她心里多少有些不忍。

        叶舒玄却冷笑一声,眼神略过讽刺:“我算什么大少爷?不过是他们的工具而已。这个家带给我太多伤痛,我怎么可能还会回来。我只痛恨自己无能,竟然让母亲因为我惨死,所以我要变强,变得能保护自己在乎得人,不管前面的路有多凶险,我也要去闯闯看,你会给我这个机会吗?”

        叶舒玄知道沐琉歌拥有一般少女没有的镇定和智慧,也拥有犀利果断的非凡手段。

        这样的人注定会走得很远——

        他相信,沐琉歌会给他更广阔的天空和变强的机会。

        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会这么无条件的相信着眼前这个认识没多久的女子。

        沐琉歌从他眼神中看到了坚定不移的决心,想到他的遭遇,也感同身受,而后放低了身段将他扶起,声音也柔和不少:“叶舒玄,从今日起你便跟在我的身边,放心,我会让你变强的,强到能保护自己所有在乎的人。”

        一句简单的承诺,没有任何夸张的修饰,却直击人心!

        叶舒玄过了好多年也无法忘记这一幕。

        那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那一双充满睿智的双眸,那一句温柔且运筹帷幄的承诺给他往后的人生带来了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

        再回首,他像是做了一场美梦,美得有些不真实。

        ——————————————————————————————

        沐琉歌带着叶舒玄走出了叶家,邱锐也满脸谄媚的尾随其后,笑嘻嘻的讨好沐琉歌:“师父,我今天找你大半天了,结果听人说,你跑到这叶家来了,还真是让我好找啊。无论如何,你今天都得教我炼丹了!”

        沐琉歌点点头,爽快的应下来:“我先交给你一件事,要是办好了,我就教你炼制六品丹药。”

        邱锐闻言,眼前一亮,拍着胸应下来:“放心交给我,还没有什么是我办不好的事儿!”

        “你知道我会去一趟风悦国,对那个国家的实力我不是很清楚,为了以防万一,我必须组建一支自己的势力。”

        邱锐闻言,恍然大悟,“我明白了,你是想叫我帮你找一些实力不错的强者!”

        “恩,我要身家清白的,武力等级弱点没关系,只要忠心,心性坚定就行,你先去找,找到后我要亲自过目。”沐琉歌吩咐完,邱锐便郑重点头,快步离去。

        而后,沐琉歌带着叶舒玄回了沐府,刚走进院子,便听见大厅传来熟悉的男声和一堆哭哭啼啼的喧哗声。

        “老爷,沐琉歌实在太不像话了,她杀死了自己的妹妹,打伤了家主,简直无法无天,你一定要斩杀这个孽障为璃儿报仇啊——”

        “这位夫人,沐琉歌是我银烈风的人,你有何资格处置她?只要你敢动她一根手指头,银家和陈家都不会放过你,你可要想清楚!”冰冷霸道的声音不容置喙,震得二夫人面色发白。

        题外话:艾玛,昨晚写着写着趴桌子睡着了,实在对不起,我有罪,我认错!!!等会还有二更!

        !!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80/54068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