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废材狂妃狠腹黑 > 情深108米 她是毒药师!

情深108米 她是毒药师!

        沐家的人看到这里,急得半死。

        他们的命全都捏在她的手里了,她怎么可以这么草率的跟丹皇强者比赛炼丹啊,简直就是找死。

        看着秦康的火焰越烧越旺,而沐琉歌这边的火星子一闪一闪的,微弱得跟天上的星星似的,沐震和沐峰已经焦急的手心冒汗了。

        银烈风和沐和阳,倒是一副作壁上观的姿态,完全不担心沐琉歌会输。

        沐琉歌搞了半天,终于整理好了药材,而后才拍拍手,腾出双手去控制火候,手心很快渗出精神力,轻轻一挑,火星子噌的一下,张牙舞爪的爆发出来,顿时将整个丹炉烧得红彤彤的。

        众人见此,惊得瞪大双目,生怕错过一丝半点,聚精会神的盯着沐琉歌的双手。

        就连对面的秦康都被沐琉歌突然一手惊动了,微微抬眸,略带惊讶的盯她一眼,面上不露神色,心里却掀起了惊涛骇浪。

        这个女娃实在不简单,看似慢条斯理,实则行云流水,从药材要火候,每个步骤都精确得令人震撼。

        再者,见她手里输出的精神力,秦康第一次感到了威胁。

        活了这么久,他还从未见过这么纯正的精神力,可谓是千年不遇的炼丹奇才啊。

        若不是她与秦家为敌,他倒是想和她交个朋友,好好探讨一翻炼丹上的问题。

        秦康一想到输了的后果,旋即立马收回心神,再度朝丹炉里投入精神力,更是不敢掉以轻心的炼制起来。

        众人只觉得隔了有一个世纪之久,望着二人炼丹的双眼都开始生涩酸痛起来。

        因为是两个强者过招,要求的是质量不是速度,所以沐琉歌和秦康二人都是僵持着希望能投入更多的精神力。

        大家都知道丹皇强者的精神力浑厚强大,可此时秦康也有些吃不消的白了脸色,额头沁出一层汗水。

        反观他的吃力,沐琉歌倒是轻松得让人错愕。

        她一边炼丹,一边跟身旁的银烈风说着话,时不时还跟邱锐指点一二,完全没将炉子里的丹药放在眼里,好似准备一盘菜肴般轻松。

        秦康见了,不可思议的瞪大虎目,老脸霎时挂上愤怒。

        这女娃天赋了得,但心性不够,在炼丹的时候竟分神去干其他的,实在有辱炼丹师的身份。

        想着,秦康对她的印象大打折扣,对这次的比赛结果更是了然于胸。

        这样一个草率的年轻人,怎么可能炼制出精致的太清丹,痴人说梦。

        沐琉歌倒是不在意众人震惊的目光和议论,轻轻翻动手腕,再次加大火力,炉子里也不断传出噗呲噗呲的清脆的灼烧声。

        她竖起耳朵,细细聆听炉子里传来的声音,确认差不多了,嘴角顿时扬起一抹笑意,面颊荡出两个迷人的梨涡,白皙如玉的肌肤被火焰照耀得红扑扑的,看上去如绽放的花朵,娇艳欲滴,美得让人惊艳。

        而一旁从始至终都观察着沐琉歌的沐和阳面色微滞,冰冷的褐色眸子闪过一丝隐匿的光彩。

        时刻警惕着他的银烈风看到这里,面无表情的俊脸瞬间垮了下来,血瞳掠过愠怒,转眼盯着沐琉歌美丽的笑靥,深深蹙眉,厉声道:“不准笑!”

        沐琉歌觉得莫名其妙,有些疑惑的侧目看他:“为什么?”

        这也太霸道了吧,连笑都不准她笑了。

        看着沐琉歌那双水晶般闪亮的美眸,和一脸疑惑略显无辜的表情,银烈风有些控制不住,恨不得将她整个人搂在怀里,遮住那双勾人的眼睛。

        “不准在别人面前笑,只准在我面前笑!”银烈风压抑声线,低低警告。

        沐琉歌被他执拗的神情弄得破功,忍不住轻笑起来:“你发什么疯啊,我笑都有错了?”

        “记住,只准对我一个男人笑。”银烈风严肃的不像开玩笑。

        沐琉歌却被他的霸道弄得哭笑不得:“知道了,你个小霸王,栽在你手里的我实在太可怜了。”

        虽然话是这么说,可沐琉歌却笑开了花,这样被人霸道的占有着也是种幸福。

        银烈风见她答应下来,这才缓和了面色,可心里却已经在计划着要怎样才能尽快把她娶到手,让她彻底成为他的人。

        他已经越来越不能控制自己的感情了,患得患失的情绪牢牢抓住了他的神经,只觉得沐琉歌好似随时都会飘走,可是一想到她离开自己,银烈风就觉得随时都会疯掉。

        沐琉歌没好气的剜他一眼,眼里却带着笑意,而后视线重新回到炉子,看着逐渐升上来的丹药,心中一喜,急忙伸手输出精神力完成最后的拓印。

        又是一炷香过去,沐琉歌重重吐出一口浊气,收回了双手,那颗六品太清丹也被盛进了盘子里,香气四溢。

        众人见此,屏气凝神的盯着丹药细细打量,外行人看热闹,内行人看门道,众人还在好奇丹药的品质时,邱锐就已经惊哇哇的叫起来:“我的天啊,真的是六品太清丹,光是闻着香味,就觉得太棒了。”

        “师父啊,我真是太崇拜你了,你是怎么做到的啊?你——你——你这实力真是嫉妒死人啊。”邱锐就算亲眼看到了,也觉得像做梦一般,凑到盘子前,低头深深嗅了嗅丹药的香气。

        邱锐身后的刘正祥也是好奇的观察了一番,心里震惊得说不出话来,而其他炼丹工会的炼丹师更是对沐琉歌佩服得五体投地。

        这样的实力和天赋,他们不得不服啊。

        沐琉歌抬头望向还在跟丹药纠结着的秦康,眉头轻扬,询问道:“老家伙,你的丹药怎么样了啊?”

        此时的秦康看着沐琉歌那边的动静,心里好奇,却不敢分神去瞧,手腕翻动,赶紧投入精神力进行拓印,根本就无暇回答沐琉歌的问题。

        又是过了一炷香时间,秦康才终于完成拓印,抹了把额头的汗液,深深松了口气。

        这六品太清丹虽然复杂,但他还是能顺利完成的,只是这次讲究高品质,于是在丹药的质量上下足了功夫。

        而后,他扬头朝沐琉歌望去,声音冰冷又傲慢:“老夫的太清丹已经炼好了,来比一比吧。”

        “老家伙,你太慢了,我师父都要等得睡着了。”邱锐看了看秦康,不屑的冷哼道。

        秦康被他噎得面色一黑,厉声反驳:“哼,快有什么用,比的是丹药的品质,谁的丹药纯正,谁就获胜,希望小女娃你不要食言。”

        他可不相信,自己聚精会神炼制的丹药会比沐琉歌散漫态度炼制出来的丹药差。

        沐琉歌闻言,点点头:“是,只要你的丹药比我的纯正就获胜,决不食言。”

        “好,我倒要看看,是我的丹药好还是你的丹药好。”秦康哼了一声,端着盘子走了过来。

        众人也赶紧凑上来,满脸兴奋,期待比赛结果。

        这种丹皇等级的比赛估计一辈子就看这么一次了。

        炼丹师们更是睁大了眼睛,两颗眼珠子在沐琉歌和秦康的丹药上来回转动,实力弱点的自然看不出什么门道,而秦康本人却看出了端倪。

        他震惊的指着沐琉歌的丹药,老脸骇得舒展开,竟是连皱眉都被磨平了。

        “你——你——这——这——难道是传说中的符印?”惊愕的声音微微颤抖,吞吞吐吐半天才问出口。

        难以置信,不可思议,匪夷所思所有震惊的词汇都无法形容秦康此时此刻的表情和心情。

        对于符印,他是知道的,那是传闻中的秘技,曾经千年之前,澜川大陆出现过一名丹尊强者,当时他便拥有符印的  秘技,是个非常恐怖的存在。

        这种隐秘的符印能灌入炼丹师的意念,只要吃了带有符印的丹药,便会被这名炼丹师操控。

        所以符印是让人闻风丧胆的毒,而拥有符印的炼丹师,也可以称为毒药师,因为他们炼制出的丹药不但有增强实力的作用,更能毁灭实力,让人痛不欲生。

        炼丹师不能得罪,毒药师就更不能得罪了,一颗丹药就能杀人,谁还敢惹她?

        这就是毒药师的可怕。

        沐琉歌看出了秦康的惊骇,微微一笑,解释道:“别怕,这香气没毒。”

        秦康好似后知后觉般,惊恐的捂住鼻子,生怕被这诡异的香气给抹杀了。

        有些人不明所以,对秦康口中的符印也不甚了解。

        可是看秦康那惊悚的表情就知道,沐琉歌的太清丹很可怕。

        邱锐看到符印之后,心头涌上深深的震撼,而后则是狂喜,那双兴奋的双眸热泪盈眶,苍老的双手有些颤抖的捧住了盘子,抖着声音说:“我活了这么大岁数,竟然拜了个毒药师为师,一定是上辈子拯救了国家,才给我这么好的命。”

        跟在他身边的刘正祥也是感慨的点点头,激动的神色难以言表,“是呀,我也没想到,咱们炼丹工会居然出了个毒药师,这真是莫大的荣耀啊。”

        他敢肯定,沐琉歌只怕是这澜川大陆第一个毒药师啊。

        其他有些懵的炼丹师听到“毒药师”三个字,都是神情大震,如同雷轰电掣一般,全都呆住了——

        毒药师!!!

        他们再孤陋寡闻也知道毒药师的恐怖!

        秦策则是骇得身形一晃,灰白了面色,犹如被人泼了一盆冰水,冷得五脏六腑都结冰了。

        秦语露更是怒得捏紧了手心,嫉妒的恨意狂肆得掠过全身——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80/556176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