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废材狂妃狠腹黑 > 情深110米 打她的主意

情深110米 打她的主意

        沐琉歌没想到赵家主居然会在这个节骨眼邀请她做客,面色闪过一丝疑虑,看了看赵伟豪身边的赵瑾瑜,希望他能给点信息。

        然而赵瑾瑜接收到沐琉歌疑惑的视线,只是尴尬的笑了笑,并没有回答。

        此时的北阳宗长老,看到赵家人的神色猜出了**分,对着沐琉歌抱拳道:“沐大师,看你今日忙,我们北阳宗也就不打扰你了,只是三日后,也请沐大师赏脸,到我们凌云峰上一聚。”

        这个北阳宗今日算是给足了她面子,再怎么说她也要还这个人情的。

        想着,沐琉歌二话不说的颔首,算是答应了下来。

        北阳宗的人见此,都喜上眉梢,恭敬行礼后,浩浩荡荡的撤退了。

        赵家人看到这里,心里多少感叹如今沐琉歌的人气,好在他们赵家动作快,瑾瑜又跟沐琉歌有点交情,若是错过了跟毒药师攀关系的机会,可要后悔莫及了。

        当初赵家主对赵瑾瑜鲁莽帮助沐琉歌的事情颇有微词,可是直到今天,他才忍不住庆幸当初没有傻到拍李家和秦家的马屁,不然今天灭门的也有赵家在内了。

        赵伟豪想到这里,心里后怕,望着沐琉歌的眼神更是炙热。

        沐琉歌见赵家主期待的眼神,不忍拒绝,旋即拉了拉银烈风的手,低声告知:“赵家主应该找我有事儿,我先去一趟。”

        银烈风看了一眼赵瑾瑜,微微蹙眉,冰冷的眸子划过不悦,但一想到沐琉歌自有分寸,还是强忍着点点头,叮嘱道:“早去早回。”

        赵伟豪看到沐琉歌与银烈风亲密的举动,本还高兴的面色瞬间沉了下来,最终还是理智的忍住了。

        几次事件告诉他,沐琉歌是吃软不吃硬的人,若他逼急了,只怕会被反咬一口,这种事儿还是慢慢来,心急吃不了热豆腐。

        “赵家主,请吧。”沐琉歌微微抬手,爽朗的声音打断了赵伟豪的思绪,待他回过神,沐琉歌已经快步走到了大门。

        赵家众人赶紧在前带路,丝毫不敢怠慢了沐琉歌。

        然而,此时的陈家,却还陷入洞乱中。

        嘈杂的吵闹声源源不断的从院子里传出——

        “爹,你不能去帮她,据说秦家这次找了北阳宗的高手,我们陈家怎么可能是秦家和北阳宗的对手啊!”

        陈妙凝一把拽住了陈志远的手臂,强硬的阻止道。

        陈志远用力甩开她,愤怒低吼:“她马上要嫁给君染了,我怎么能眼睁睁看着她遇险。若是她有个三长两短,君染要怎么办?”

        “爹,你想多了,这世上女人多的是,银君染长得英俊,自然不缺女人,你何必为了一个女人,给陈家招来祸患。”陈家二少爷陈正青冷冷回道。

        老家主陈阳荣恨恨的瞪着陈志远,大声怒斥:“孽子,你竟然要为了一个外人,将我们弃之不顾,我怎么生了你这个孽子啊!”

        陈志远无奈的扶额,语气有些疲惫:“父亲,我不想跟你们争论了,无论如何我都要护君染和沐琉歌周全。”

        “混账!那个女人哪点好了,就算我不喜欢银君染,可是那个女人也配不上银君染。更何况,她还是得罪了秦家的蠢货,无论如何,我都不准你去帮她。”陈阳荣怒哼一声,挡在陈志远前面,不准他向前半步。

        陈妙凝急忙点头:“是的,爹,你别怪女儿无礼,我们只想保护陈家而已。那个沐琉歌只会说大话,想来,现在已经被秦家的人大卸八块了,我们明知道是这个结果,更是无能为力。”

        陈正青和陈函泽也是赞同的颔首。

        这个忙不能帮,也帮不得,陈家目前还没有实力能对上秦家和北阳宗。

        “父亲,你以为秦家会放过陈家吗?沐家若是被灭门了,下一个就是我们陈家,你忘记秦策当日发的誓言了吗,陈家沐家一个不留啊。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团结起来,一起对付秦家啊!”

        “你想得太天真了,如果要团结对付秦家,那也得找个实力相当的盟友啊,你看沐家那个样,和他们联手难道结局就不同了吗?”

        很显然,沐家根本就起不到任何作用,他们陈家要是前去营救,也是送死的份儿。

        陈志远闻言,沉默了。

        他承认父亲说的是有道理的。

        可是——可是——君染的女人,他怎么可能袖手旁观啊——

        就在陈志远纠结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通报声——

        “陈家主,陈家主——”小厮气喘吁吁的跑进来,脸上带着震惊,慌忙喊着。

        陈志远神情一禀,睁大双目,立马质问:“怎么了?沐家那边怎么样了?”

        小厮喘了几口,断断续续的说:“沐琉歌——她——她——”

        “她到底怎么样了啊!”陈志远急死了。

        “她把秦家给灭了啊!”小厮终于缓过气来,大声回答。

        “什么!!!”在场的众人不约而同的发出一声感叹。

        所有人瞬间涌上惊愕。

        沐琉歌把秦家给灭了?

        他们听错没有?

        “你——你——你再说一次!”陈志远一把抓住小厮的双臂,眼睛睁得老大,表情像是要吃人。

        小厮吓得一抖,颤抖着声音重复道:“秦家的老祖宗抹了脖子,秦家主和秦语露都死在了沐琉歌的手里,秦家的炼丹师们都投靠了炼丹工会,就连北阳宗的高手也都成为了沐琉歌的入幕之宾。“

        “什么!!!”陈妙凝闻言,受了巨大打击,美眸瞪大,面色震惊,声音哽在喉咙半天说不出一句话,过了好一会儿,才摇了摇头说:“这不是真的!我不信!”

        沐琉歌就算是实力了得,但如何能跟秦家老祖宗和北阳宗的高手相比,秦家怎么会顷刻之间就被沐琉歌灭了门?

        也难怪她不愿意相信,就连亲眼看到的人也觉得恍然如梦,陈妙凝就更觉得玄幻了。

        其他人跟陈妙凝一样,不敢相信的盯着小厮,一时半会消化不了这种匪夷所思的消息。

        小厮则是焦急的重重点头,一个劲儿保证自己绝对没撒谎:“这是真的啊,奴才刚才去的时候,就看到秦家主,秦语露和老祖宗死在沐家的院子里,而秦家的炼丹师也都跟邱大师站在了一起,俨然重新加入了炼丹工会啊,再者,奴才亲耳听到北阳宗的人还邀请沐琉歌三日后去凌云峰一聚呢!”

        听到这话,陈阳荣骇得双腿一软,控制不了的往后退了两三步,若不是陈函泽急忙将他扶着,只怕已经摔了个四脚朝天了。

        “天啊——天啊——居然是这个结果——”陈阳荣阅人无数,经历无数,还是第一次看走了眼。

        陈函泽和陈正青也是无法接受的深吸一口气,若有若无的摇着头。

        只有陈志远欣喜若狂,心里提着的心思终于落了下来,浑身轻松得轻飘飘的:“果然,君染看上的女子就是非同凡响啊。”

        最开始他也纳闷银君染已经达到了那么恐怖的实力,走上了那么高的位置,怎么会看上沐琉歌区区一个平凡女子呢。

        想来在银君染那个地方,比沐琉歌强悍的女子多得数不清啊。

        现在他明白了,沐琉歌就是个变#态,总是能凭着自己的手段解决困难。

        而这种运筹帷幄,拥有这等智慧的女子可不多啊。

        “哈哈哈,看来这次是我瞎操心了,君染看上的人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死了呢。若是秦家一来就攻打陈家,只怕我们还要求助人家沐琉歌呢。”陈志远一想到陈家的实力水平,跟人家沐琉歌一个女子相比,顿觉羞愧难当。

        而陈妙凝和两个哥哥也是羞红了脸,半句不服也没了。

        小厮看到陈志远高兴,继续补充道:“陈家主,你不知道啊,咱们少夫人太厉害了,跟秦家老祖宗比炼丹,竟然还赢了,据说她还是让人闻风丧胆的毒药师,现在就连赵家都亲自上门邀请沐琉歌做客了。君染少爷真是娶了个好夫人啊。”

        想到沐琉歌即将嫁入陈家,小厮就满脸兴奋,还没过门就开始张口闭口少夫人了。

        陈志远惊喜的瞪大眼睛,更是笑得合不拢嘴:“我的天,毒药师!哈哈哈,估计五大家族算来算去,都没算到咱们陈家却是最大的赢家。”

        “父亲,你这次真是走眼了,沐琉歌绝对是比秦语露更强悍的存在啊。“

        陈阳荣闻言,皱巴巴的老脸,也是涌上些激动,想到之前一系列惹怒沐琉歌的举动,心里就懊悔啊。

        “你刚才说什么?赵家主现在邀请沐琉歌去赵家做客了?”陈阳荣感慨半天,终于回过味来,顿时抓住重点大声质问。

        小厮微微一愣,不明所以的点点头:“是呀,刚刚少夫人已经去了,想来现在已经在赵家了。”

        陈志远也被这话弄得一震,表情瞬间掀起惊怒:“该死,那赵家老头在打沐琉歌的主意呢!”

        “快快快,我们快去阻止。”陈阳荣也顾不得那张老脸,拄着拐杖急吼吼的就往大门走去。

        陈志远严肃点头,带着三个小辈,跟着朝赵家的方向赶去。

        !!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80/571861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