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废材狂妃狠腹黑 > 情深111米 沐琉歌的心魔

情深111米 沐琉歌的心魔

        此时的沐琉歌全然不知道赵家主的想法,很快便被赵家人带到了大厅,伺候着坐下。

        下人们纷纷将糕点茶水端上来,摆满了整个桌子,看得沐琉歌眼花缭乱。

        而整个大厅坐着赵伟豪和几位长老,还有几位貌美如花的夫人,其中一位身穿紫色锦裙的女子容貌最为出众,与赵瑾瑜有八分相似,想来应该是赵瑾瑜的母亲了。

        此女带着温和的笑容,月亮般弯弯的眼睛,盯着沐琉歌细细打量,嘴角擒起满意的笑意。

        沐琉歌却被她意味深长的目光弄得有些局促不安,急忙移开视线,望向赵伟豪。

        赵伟豪同样噙着笑容,捋着胡子,笑着道:“琉歌丫头,你觉得我们赵家怎样?”

        莫名其妙的一句话顿时让沐琉歌蒙圈了。

        她木然的点点头:“恩,赵家挺好的,赵家主有什么话不妨直说吧。”

        赵伟豪笑得更欢了,“哈哈哈,好,我就喜欢你直爽的性子。其实是这样的,你看我们瑾瑜也老大不小了,到现在还没有成亲的对象,以前呢是他看不上别人,现在他心里有人了,我们当父母的自然想给他做主。”

        沐琉歌心中一震,面色微沉,听他这话,似乎是想撮合她和赵瑾瑜啊。

        “我们瑾瑜这孩子要相貌有相貌,要实力有实力,而且还是赵家下一任家主,嫁给他以后是可以享清福的。”那位相貌出众的中年女子嘴角轻勾,缓缓开口道来,温柔的声音透着自豪,将赵瑾瑜夸了个遍。

        沐琉歌心中冷哼,面上却装傻地开口:“嗯,赵公子是人中龙凤,哪个女子能嫁给他定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想来,这祁天国是没有女子能配得上赵公子了。”

        众人刚开始还笑容满脸,可一听沐琉歌这话,顿时垮了脸。

        不知道她是有意还是无意,总觉得这话中的意思带着拒绝。

        赵伟豪脸皮厚,自然不在意沐琉歌的排斥,接着说道:“话不是这么说,琉歌丫头,我觉得你配我们瑜儿绰绰有余啊。”

        “呵呵,赵家主谬赞了,琉歌不过是将军的女儿罢了,岂敢高攀五大家族的赵家呢。”沐琉歌见他锲而不舍,终于加重了力度,让赵伟豪面色难堪了几分。

        大夫人微微敛眉,笑意盎然的眸子顿时闪过一丝怒意,“琉歌丫头,听说你和陈家走得近,过不了多久要嫁入陈家,你说这话不是自相矛盾吗?”

        沐琉歌知道她怒了,反倒笑起来:“夫人,我和陈家的外侄银君染情投意合,我要嫁的是他这个人,并不是陈家。若要准确的论,我嫁的是银家。”

        赵伟豪闻言,气得呼吸一滞。

        银君染现在无父无母,投靠在陈家,也算是陈家的人,她不是嫁进陈家是嫁到哪儿去。

        她倒是会打马虎眼。

        而旁边的赵瑾瑜却是抓紧椅子的扶手,暗暗用力,整张俊脸晦暗不明,显然不大高兴。

        他都跟父亲说了,沐琉歌是绝不会嫁给他的,父亲还是不肯罢休的想找沐琉歌谈谈,这一谈倒是让他更难堪了。

        沐琉歌也考虑到赵瑾瑜的感受,话不好说太难听,只是委婉的看了看天色,“赵家主,我看天色已晚,沐家还等着我回去收拾残局呢。”

        赵伟豪有些怒其不争的瞪了赵瑾瑜一眼,着急的站起身:“琉歌丫头,别忙啊,既然都到我们赵府了,吃完饭再走也不迟啊。”

        “不用赵家主费心了,琉歌今晚要到陈家吃饭,实在抱歉了!”此时,一道不爽的声音忽然扬起,只见陈志远带着一家人从外面大步走来。

        赵家人没想到陈家人突然到访,都是惊得从座位上站起来。

        “陈家主,你们不请自来,是几个意思啊?”赵伟豪微微敛眉,面色不佳的质问道。

        赵志远冷笑一声,快步来到沐琉歌跟前,朝着赵伟豪挑衅道:“我是来接我侄媳妇回去的。”

        “哼,陈家主,你真是越来越不要脸了,琉歌丫头还没过门呢就这么叫,不怕笑掉别人大牙吗?”赵伟豪哼了一声,不悦讥讽道。

        陈志远气得面红耳赤,被他堵得说不出话:“你——”

        沐琉歌见两个老男人竟然为她吵起来了,头疼的揉了揉额头,阻止道:“别吵了,今天晚上我哪也不去,直接回沐家。”

        说着,她立马站起身,逃似的离开了赵府。

        陈家见此,也没有阻止,只要打断了赵家的歪心思,他们的目的就达到了。

        陈志远冲着赵伟豪不爽的哼了一声,带着一家老小,又是原路返回,气得赵家人浑身发抖。

        好不容易请了沐琉歌来做客,想要慢慢商量,拉近关系,没想到坐下还没谈上一炷香的时间就被可恶的陈家人破坏了。

        想想就觉得气啊。

        赵瑾瑜则是黑着脸,低声警告:“爹,你不要动这些歪心思了,沐琉歌不喜欢我,是不会嫁给我的,以后别瞎操这份心。”

        话落,他也愤怒的站起身,怒气冲冲的离开了大厅。

        “哎,这孩子——傻——太傻了!”赵伟豪气得直跺脚,沐琉歌可是毒药师啊,这么好的机会都不抓住,真是蠢到家了。

        ————————————————————————————————————————————

        沐琉歌回到了沐府,根本懒得理会在大厅里正襟危坐,似乎等待她回来的沐家人,直接头也不回的朝自己院子走去。

        “沐琉歌,我们都在等你,你为何视而不见。”沐琉音的声音从大厅里传来,估计是等了许久,语气有些不悦。

        沐琉歌停下步子,并未挪动半步,冷声回应:“我看在父亲的面上,已经放过你们了,别逼我——”

        沐琉歌本可以让秦家的人屠杀了沐家,可她想到父亲担忧的眼神,最终还是不忍。

        沐琉音气得语塞:“你——岂有此理,我们都是你的家人,你居然用这种口气跟我们说话,今天我一定要教训你。”

        说着,沐琉音顿时抬掌,画出一个阵型,重重的推掌而出,击向沐琉歌所在的位置:“心魔阵,给我杀!”

        此时画面突变,沐琉歌所站立的院子瞬间变为了空旷的草地——

        而她不远处竟是有着一颗桃花树,微风拂过,花瓣飞扬,一片片粉色飘落到了躺在树下睡觉的白衣女子身上,画面美得令人陶醉。

        那女子睡得很香,白嫩的面颊微微漾起一丝笑容,似乎梦到了开心的事儿。

        那精致的面孔,浑身散发出的仙气,不由得让人心神荡漾。

        沐琉歌从未见过如此美丽的女子,更是没想到阵法中居然会出现一位绝#色#女子,心中愕然,不禁警惕起来。

        然而就在此时,一位身穿黑袍的男子踩着花瓣和绿草缓缓走来,每一步都是极致的温柔。

        身影慢慢走近,沐琉歌看清楚了他的模样——

        一双微微扬起的丹凤眼,细细长长,勾勒出不属于男子该有的妖冶。闪烁着睥睨万物神彩的瞳孔,不含任何杂质,清澈却又深不见底。

        他肤色晶莹如玉,墨色长发垂在两肩,被风吹起,发丝飞扬,缠绕出魅惑众生的美感。

        而那张轻轻抿起的红唇在看到树下女子的时候,竟是罕见的扬起一抹惊艳的弧度,美丽妖冶中带着深深的宠溺。

        阳光打在男子身上,渡上一层金色的光晕,他轻轻低头,凝视着女子沉睡的面颊,轻笑一声,而后落坐在她身边,温柔的俯身吻上了女子的红唇。

        一头墨发倾泄,遮住了这一片椿#色,可是却让沐琉歌的心颤动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幕让她涌上一股揪心的疼痛。

        良久,男子已经抬起了头,目光却依然舍不得从女子脸上移开,略显沙哑的声音低低的传来:“也只有对你施咒,你才能这么安静的让我亲近。什么时候,你能忘掉仇恨呢——为了我,难道就不能努力一次吗?”

        说着,男子的声音有些哽咽,沐琉歌亲眼看到一滴泪水落在了男子的手背上,心里不由得一抽,痛的五脏六腑都要裂开了。

        这两个人她一个都不认识,为什么会出现在她的幻境里,还扰乱着她的思绪和判断,更可怕的是,她的心竟然因为男子的举动痛得不能呼吸。

        想到这里,沐琉歌开始有些惊慌了,朝着四处搜寻出口,目光却总是被眼前的男女所吸引。

        就在沐琉歌惶恐不安的时候,身侧突然伸出一只手,将她紧紧握住,冰冷的声音是沐琉歌熟悉的:“别怕,你看到的都是心魔,闭上眼睛,什么都不要想,幻境会渐渐消失。”

        沐琉歌迅速侧目望向沐和阳,瞳孔布满惊讶,询问道:“为什么又是你?每次我陷入阵法,你都能找到我!”

        “我说过,我能感受到你的气息。”沐和阳显然不打算解释更多。

        沐琉歌闻言,只有安耐住急躁的心情,闭上眼睛,放空思维。

        男子的声音逐渐变小,慢慢的,四周也寂静下来,沐琉歌感受不到花香和微风,心里的抽痛也有所好转——

        沐和阳说那是她的心魔,她的心魔到底是什么?

        题外话:亲们能猜出来吗,她的心魔是什么?哈哈

        !!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80/57186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