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废材狂妃狠腹黑 > 情深147米 打她丫鬟的主意

情深147米 打她丫鬟的主意

        只见身后一位身穿蓝色锦袍的男子正笑眯眯的看着她。

        笑容带着几分油腻和猥琐,沐琉歌看在眼里,不悦的蹙起眉头,呵斥道:“这位公子请注意自己的言行,我现在不姓沐,我现在是风悦国的琉歌郡主。”

        既然已经成为了玉晗郡主的女儿,接受了她好不容易从皇帝那儿给她要来的封号,沐琉歌还是知趣的清楚自己的身份。

        现在的她不是祁天国的八王妃沐琉歌,也不是将军千金沐琉歌,而是风悦国北辰皇族的郡主,北辰琉歌。

        这身份大事儿千万不能混淆,若是被人拿来大做文章,她不但会陷入困境,只怕整个丞相府也会跟着遭罪。

        玉晗郡主之所以给大家介绍她的原名,是因为考虑到她一时无法适应身份的转变,姓氏的转变,害怕她多了心思,才这样说的,可是她却不知道名字姓氏对于沐琉歌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

        男子没想到沐琉歌居然还摆臭架子,面色一滞,心里有些生气,可看在她美貌诱#人的份上,才耐着性子,继续讨好:“好好好,琉歌郡主,是在下唐突了,还望见谅。在下见郡主一人站在这院子里,便前来打个招呼,不知道郡主可否赏脸,一起共饮一杯啊?”

        沐琉歌瞧他一眼,看着那张堆着谄媚笑意,眼神透着银#秽之光的双目,心头有些恶心,排斥的蹙眉,“抱歉,我没空。”

        说着,沐琉歌就抬步要走。

        谁知道,这男子如此不知廉耻,竟然一把拽住了沐琉歌的手腕,面上虽然挂着恶心的笑容,可口吻却多了强硬的味道:“本公子是程将军的小儿子程修杰,也是皇上亲自册封的征东大将军,郡主怎能拒为国效劳的英雄千里之外呢?”

        沐琉歌听到这话,差点吐了。

        此人居功自傲,以为是个不得了的将军,就可以随意调#戏女人了吗?

        沐琉歌刚想发火,脑海突然闪过一条信息——

        程修杰!程豪将军的小儿子,北辰熠的得力助手!

        程豪一家也算祖宗埋得好,生了两个儿子,两个都是骁勇善战的将军,大儿子有勇有谋,偏向谋略战术,小儿子身强力壮,喜欢冲锋陷阵,两兄弟为风悦国立下了汗毛功劳,是皇帝跟前不可多得的人才。

        北辰熠和两兄弟走得比较近,深得他们的信任,于是程家慢慢的成为了北辰熠的势力。

        有了这样一支手握兵权,勇猛忠诚的势力,北辰熠无疑是如虎添翼。

        所以他对程家十分看重。

        想到这里,沐琉歌嘴角一勾,眸子闪过异色,刚想开口,不料,远处突然走来一抹明黄身影,威严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程修杰,放肆!赶快放开郡主!”冰冷的声音震得程修杰身形一颤,抬眸望向大步流星朝这边走来的北辰熠,心肝脾胃肾莫名一紧,急忙松开了沐琉歌。

        “属下参见太子殿下!”慌乱中,程修杰赶紧抱拳行礼。

        北辰熠黑着脸,犀利的视线让人发寒,冷酷的声音带着强大的威压:“郡主也是你可以染指的吗?你是不是不想要你的右手了?”

        话落,程修杰顿时吓得面如土色,瑟瑟发抖:“属下不敢,属下不敢,求太子恕罪。”

        看得出来,这位勇猛的少年将军怕惨了眼前这位阴狠的太子殿下。

        “哼,看在你哥和父亲的面上,本王姑且饶你一命,滚!”一个滚字蹦出,程修杰狼狈的朝院子外跑去,生怕北辰熠改变了主意。

        此时的北辰熠盯着神色不明的沐琉歌,唇角微扬,柔声询问:“你怎么样?他伤到你了吗?”

        沐琉歌抬眸对上他探究的视线,咧唇笑了:“你觉得他能伤到我吗?”

        “呵呵,女孩子不要那么要强,程修杰毕竟是男人,又是武宗高阶的实力,你在他手里讨不到好处的。”北辰熠知道沐琉歌武力天赋不错,可她毕竟是女人,具有女人的娇柔,若是跟男人硬碰硬,吃亏的还是自己。

        沐琉歌听到这话,竟是笑出了声,白皙娇嫩的脸蛋如花瓣绽放,美得令人心惊:“哈哈哈,太子殿下,这世上还有一种东西比武力更加可怕,你知道是什么吗?”

        北辰熠被她问得有些愣神,只是定定的看着她,期待她的回答。

        沐琉歌神秘的睨他一眼,故弄玄虚的凑到他的耳边,吐气如兰的拂过他的面颊:“那种东西,你很快就能看到了。”

        北辰熠此时根本没心思听她说什么,只被她淡淡的香气所摄,整个人有些飘飘然了。

        可是,还不等他细细品味,沐琉歌就已经抽身远离了他,只留下个意味不明的笑容,便转身离开了。

        他很快就能看到了?

        这是什么意思?

        呵呵,这个女人倒是神秘得很,不知道那小脑瓜里到底装的什么。

        跟猜来猜去的北辰熠相比,此时的程修杰却是气得半死,他虽然敬畏太子殿下,但太子从来都是以礼相待,没对他说过重话。

        今日却因为一个女人对他横加指责,让他又惊又怒。

        都怪那个叫沐琉歌的女人,若不是她,太子殿下怎么会对他疾言厉色,可恶!

        不过是捡来的难民,不过是凭着讨好玉晗郡主爬上位的贱人,居然敢给他脸色看,如果不给这小贱人一点教训,她还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越想越气,越想越不甘,程修杰气吁吁的来到大厅外面的院落,看着里面歌舞升平,不屑的呸了一口,而后果断转身欲要离开。

        不料,沐琉歌身边的丫鬟碧纱正端着餐盘走过来,程修杰突然一个转身,大步迈开,顿时跟她撞个满怀。

        碧纱惊得美眸大睁,看着一地的糕点和客人污秽的衣衫,骇得双腿一软,立马跪了下去。

        天啊,珠云今天才闯了祸,要不是小姐庇护,只怕已经被齐芷秋弄死了。

        没想到她今天也难逃劫数,这可如何是好。

        惊慌骇然的碧纱白着脸,浑身发抖,微弱的声音带着哭腔,“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奴婢该死,奴婢该死——”

        一边磕头一边求饶,除了说这句该死,她也骇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程修杰一肚子火,遇到这种事儿,更是火冒三丈,刚想发火,目光扫到碧纱的俏脸时,突然顿住了。

        他细细打量着这位梨花带雨的丫鬟,见她模样美丽娇俏,很有几分女人的味道,不由得心神荡漾。

        如果他记得不错,这丫头是沐琉歌身边的丫鬟。

        之前见她容貌不俗,就多看了两眼,没想到在这里撞上了。

        想着,他镇定了下来,嘴角扬起邪邪的笑意,而后竟然温柔的俯身将她扶起:“快起来,别跪在地上又哭又磕的,这么美的美人,磕坏了,我可要心疼了。”

        碧纱闯了祸,客人居然不追究,她惊得满脸呆滞,愣愣的望着程修杰。

        程修杰虽然人品不怎么样,但长得还是一表人才。

        碧纱这种涉世未深的小女孩,最容易被这种表情俊朗,举止温柔,嘴巴甜腻的男人所迷惑。

        程修杰温柔的拭去了碧纱的眼泪,而后满目心疼的看了看她红肿的额头,怜惜道:“这么美丽的脸蛋要是磕出一道疤还怎么嫁人啊。”

        碧纱顿时被他亲密的举动弄红了脸蛋,听着他说嫁人,更是羞得不敢抬头。

        程修杰看着她娇羞的模样,心里一动,忍不住握住了碧纱白皙柔嫩的小手。

        碧纱被他大胆的举动吓得立马缩手,惊慌的看了看四周:“程公子,你别这样,被人看到了不好。”

        程修杰没有为难她,只是轻笑着说:“呵呵,看到了又能怎样?大不了做本公子的女人!你难道不愿意吗?”

        程修杰可没想过要迎娶一个丫鬟,不过是嘴上逗逗她罢了,如果她上钩,他倒是可以利用她来对付沐琉歌。

        可是,从未尝过男女之情的碧纱却当真了,白皙的脸蛋羞得红扑扑的,心脏因为程修杰的话加速跳动,偶尔抬眸悄悄看他一眼,嘴角情不自禁的勾起心动的弧度。

        “公子,还是别拿碧纱开玩笑了,碧纱只是一个奴婢,怎么能高攀程公子呢。”

        “哈哈,你这样的美人,跟你家小姐相比也不逊色,怎么能只是个端茶递水的婢女呢,你完全可以过得更好啊——”

        碧纱知道自己的容貌不错,在丫鬟堆里,总感觉自己高人一等。

        此时被程修杰这样夸,心里更跟吃了蜜一样,甜丝丝的。

        不得不说,她心动了,她这样的姿色就算不能进宫为妃为嫔,起码也能嫁给王孙贵胄,当不了正房当个受宠的小妾也是可以的啊。

        更何况眼前还有更好的选择。

        这个程修杰她是听过的,听说年纪轻轻就立下汗马功劳,非常受皇帝的器重和太子殿下的赏识,她若是嫁给了他,成为了征东大将军的女人,可要羡慕死一群人了。

        人的贪恋一起,就一发不可收拾。

        碧纱就是这样的例子。

        沐琉歌站在远处,看着两人含情脉脉的对视,眼里掠过一道寒意。

        当初她收下这丫鬟的第一天,就严厉的警告了她,没想到不过几日,便被人家两三句给骗走了,实在令人心寒啊——

        哼,这个程修杰想跟她玩,她就奉陪到底,不过,这次陪玩,可是要付出惨痛代价的!

        只希望他不要后悔!R1154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80/675256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