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废材狂妃狠腹黑 > 情深217米 吓得半死

情深217米 吓得半死

        沐琉歌正暴走在崩溃边缘,忽然听到下方传来一声气喘吁吁的低吼:“我还没死呢,哭什么!”

        沐琉歌抽泣的身子猛然一震,瞳孔放大,耳朵里哄了一声,如同被尖针刺了一下,悲痛的表情倏然凝固。

        银烈风的声音?

        刚才是银烈风的声音?

        沐琉歌呆滞片刻后激动的趴在悬崖边,连忙探头朝下望去。

        这一下她看得真切,竟是看到银烈风死死攀在陡峭的墙壁上,正费力的往上攀爬——

        由于黑洞的吸力,离沐琉歌又距离甚远,银烈风的轻功派不上用场,只有用这种最原始的方法一点一点的往上挪动。

        银烈风好歹也爬了一段距离,才让沐琉歌看到了他的人影。

        刚才在下面,距离太远,银烈风扯着嗓子回应,沐琉歌也没听见,足以想象得出这个黑洞有多深。

        “你站在那儿别动,我马上上来。”银烈风喘着粗气,又是往上跃起一段距离,再度紧紧攀住岩壁。

        沐琉歌见他费力,着急得不行,担惊受怕的喊起来:“银烈风,你只要有一点闪失,我要你好看!”

        银烈风难得轻笑一声,“只要你不咒我死就行。”

        “谁咒你死啊,你刚才突然不见了,把我吓得半死,太过分了。”沐琉歌一想到刚才的情形,就觉得心有余悸。

        要是再来一次,沐琉歌真的会疯的。

        银烈风笑笑,没有回话,又是几个跃起总算是爬到了沐琉歌所站位置的下方。

        沐琉歌见此,急忙伸手去拉他。

        “给我退后,别站在边上,我自己能上来。”银烈风皱眉呵斥一声,无视沐琉歌着急的双手,一个轻功腾起,稳稳落到了她的身侧。

        见他安全的上来,沐琉歌提着的心总算是落了下去,看着他略显狼狈的脸,沐琉歌又心疼又生气,泪水源源不断的滚落出来,湿了一脸。

        她哭着用力捶打着银烈风的胸膛,手上的血迹全都噌上了银烈风的衣襟。

        银烈风看到她受伤,吓得目眦尽裂,一把擒住她躁动不安的双手,低吼道:“怎么受伤了,我不是叫你乖乖在上面等我吗?”

        沐琉歌此时情绪激动,使劲儿抽手,不愿让他触碰,一边哭一边喊:“差点被你吓死,要不是你,我能受伤吗,你个混蛋!”

        银烈风从未见过这样崩溃的沐琉歌,她一向冷静镇定,从未表现出如此的不安和恐惧。

        看着这样的她,银烈风心中愧疚,被她的眼泪刺痛得心脏抽搐。

        忍无可忍,银烈风一把抱住沐琉歌,任由她奋力挣扎,也死死不肯松手,低头深深埋进了沐琉歌的颈窝,用力嗅着属于她的味道,心底的思念和心疼霎时爆发,弄得他红了眼眶。

        这个女人是他的软肋,是他心尖上的肉,是他心底的柔软,是他活着的所有理由。

        看到她难过,天不怕地不怕的银烈风感觉世界都崩塌了。

        “对不起,是我不好,我是混蛋,让你伤心,对不起——”银烈风低沉的声音带着哽咽,沐琉歌感受到他胸口的抽动,不由得心软下来。

        一向霸道强势的银烈风居然低泣着跟她道歉,沐琉歌很震撼。

        也许,她的举动真的吓着他了。

        沐琉歌停止了挣扎,贴在他的胸膛,听着他心脏有力的跳动,好奇的撑起身子,看了看红着眼眶,略显沧桑的银烈风。

        “为什么出现在这儿?”一直不出现,没想到突然出现在这儿,沐琉歌揣了一肚子的疑惑。

        “听说有武帝,就来看看。”银烈风面色一红,生硬的回答。

        沐琉歌气得双目怒瞪,又是一拳锤在了他的身上。明明是来找她的,偏偏不肯说实话,欠抽!

        银烈风一把擒住她的手腕,将她血迹斑斑的手背拉到唇边,心疼的吻了吻。

        “你能不能为我省点心?”银烈风冰冷冷的表情,语气却藏着深情。

        沐琉歌不悦的瞪他一眼:“麻烦你也让我省点心。”

        “这点伤算不了什么。”跟他比起来,这点伤九牛一毛,说着,沐琉歌抽回了手。

        银烈风还想数落她,沐琉歌立马打断了他的话:“这儿有个山洞,反正现在也出不去,我们进去看看吧,也许还能找着出口呢。”

        银烈风顺着她的视线望去,微微颔首:“嗯,走吧。”

        话落,他强势的抓过沐琉歌的手,牵着她往里走去。

        那架势是生怕沐琉歌再出个什么状况,他再强大的心脏也要碎成渣了。

        沐琉歌享受这一刻的温馨,由着他拉着她走,嘴角隐隐浮起一丝笑意。

        两人行行复行行,很快从山洞穿了过去,走到了最深处。

        沐琉歌怎么也没想到,在这山洞深处居然有一具石棺。

        山洞周围没有金光闪闪的金币,也没有稀有的灵器和武技,空空如也,只有一地的尘埃,和角落里凌乱的杂草。

        石棺在这光秃秃的山洞里,到显得有些突兀了。

        沐琉歌和银烈风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出了惊疑。

        沐琉歌踌躇片刻,抬步朝着石棺走去。

        两人凑到石棺面前,发现石棺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传承有缘人。

        沐琉歌眉头微动,目光闪烁:“难道这是武帝的石棺?”

        银烈风面色凝重的点头:“八成是。”

        在外面,整个府邸都没有见到关于武帝的东西,想来是在这里了。

        就在这时,阴冷幽静的山洞忽然响起一声低沉沙哑的声音,带着强大的威压扑面而来,不禁让沐琉歌难受的皱起了眉头。

        “呵呵,有缘人,你终于来了——”

        沐琉歌浑身一震,惊愕的转目望了望四周,并没有发现任何人。

        “你是?”

        “哈哈哈,我是这府邸的主人啊,小姑娘。”山洞顿时传出一阵爽朗的笑声,震得沐琉歌耳膜发疼。

        她惊讶的吸了一口气,面色跃上惊喜:“你——你是武帝强者?”

        “嗯,老夫已经陨落多年,现在不过是留下的执念,老夫一身研究武学,却无人传承,实在人生一大憾事,所以,有缘人,你愿意接受老夫的传承吗?”

        !!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80/79324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