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废材狂妃狠腹黑 > 情深258米 置齐府于死地

情深258米 置齐府于死地

        清晨,东边的地平线缓缓抬起红彤彤的霞光,光芒像是染料一般以一条金线为中心,迅速扩展开,染红了半个淡蓝色的天空。

        金灿灿的阳光铺天盖地而来,照得花草上的露珠亮晶晶的。

        由于进了秋天,秋高气爽,太阳只暖不烈,时而还伴着舒爽的清风。

        这日天气甚好,风城的街上更是人山人海,热闹非凡。

        因为今天是齐贤大将军斩首的日子。

        齐贤的赫赫威名谁人不知,他不但深得皇上器重,背后还有太子殿下撑腰。

        现在居然被押往刑场斩首,无论谁听了都觉得不可思议。

        不过,齐贤就算再如何权势滔天,但是惹怒了炼丹协会,不管是皇上还是太子,都无能为力。

        其中知道内幕的百姓到也能理解齐贤为何落个这样的下场。

        怪就怪他太自不量力,居然将主意打到炼丹协会上去了。

        囚车从宫中的天牢,一路驶向了刑场。

        齐贤站在囚车上,四肢都被铁链子死死套住,动弹不得。

        道路两旁的人对着他指指点点,议论纷纷,有的是幸灾乐祸,有的是大快人心,还有的是感触摇头。

        毕竟能看到这么大个人物斩首,简直百年难得一遇。

        囚车虽然行得慢,但也许是心情作祟,齐贤觉得眨眼便到了刑场。

        刑场是个宽广的坝子,中央摆了个圆形台子,台子上站着一个彪形大汉,虎背熊腰的看上去分外凶恶。

        那双强壮的臂膀架着一把磨得锃亮的大刀,此时被阳光照射得有些反光,耀得齐贤眼睛微眯。

        他曾经想过很多种死的场景,作为一个将军,时时刻刻都要面临死亡,却独独没有想到是这一种死法。

        想他一世英名,竟是毁在了一个小女娃的手头,不甘心啊,不甘心。

        好在,他求着皇上保住了齐府,不用满门抄斩,这也算是他最后的遗愿了吧。

        这样想着,齐贤悲凉的心情缓解不少,直到他被押送囚车的侍卫绑着带到了台子上,看着身旁扭动着胳膊的刽子手,他才清醒的叹了口气。

        反正就是一死,早晚都得死,他男子汉大丈夫,临死不惧。

        “来吧,往这儿砍,砍得准点,别牵牵挂挂的,黄泉路上不好走!”

        刽子手狰狞的脸蛋浮起一丝轻蔑,只听冷哼道:“哼,放心,我干这行都二十几载了,保准一刀下去,光光滑滑的。”

        齐贤闻言,这才放心的点头。

        而坐在台子前方的监斩官看了看天色,伸手拿起签筒里的令箭,猛地挥袖扔在地上,声音骤然响起:“时辰已到,斩!”

        令箭清脆的落地声如雷般在众人心中炸响。

        所有人都停下议论,屏气凝神的望着刽子手和齐贤。

        这一刀下去,齐将军就真的完了啊。

        而人群中的齐芷秋和两位兄长看到这里,更是心急如焚。

        这个家全靠齐贤撑着,若是他去了,齐府几代传承下来的功勋,势力甚至威望都化为泡影。

        齐芷秋不甘心,可是不甘心又能怎样,就凭她那点的实力也救不下父亲。

        想到这里,齐芷秋又急又气的握紧了拳头。

        此时,齐贤已经认命的垂首,等待一刀解脱——

        看到这里,刽子手里的大刀好久没喝人血,已经饥渴难耐了,被刽子手的胳膊抡动着,快速落下——

        齐芷秋和两位兄长见此,吓得倒抽一口冷气,都痛苦的避过脸去。

        然而,就在这时,一道利剑从人群中如光般射来,叮的一声清脆,眼看着就要落到齐贤头上的大刀突然弹飞,重重落在了地上。

        这一声巨响顿时惊醒众人,随后只见人群暴动,一群身穿齐家军军服的士兵突然强势涌入,顿时冲入刑场与刑场四周的侍卫厮杀在一起。

        风过间,剑气袭人,卷起满地的枫叶。

        四周的人群被这凶戾的杀气骇得连连后退,为这群人让出了一片空地。

        监斩官看到这里,吓得面色发白,急忙从座位上站起来,指着中央混战的人群,大吼:“反了反了,居然敢闯刑场劫囚车!来人啊,拿下,把这群乱臣贼子拿下。”

        然而监斩官的话没有任何效果,厮杀的齐家军像是不要命了一般,森寒的剑气所过之处,一剑封喉,血花四溅。

        齐贤看到这里,大惊失色。

        什么时候他的齐家军这么彪悍了,这等狠厉的杀伐风格不像啊。

        就在齐贤震惊之时,人群中的齐芷秋和两位兄长蠢蠢欲动了。

        现在齐家军都出动了,他们做儿女的怎么能袖手旁观。

        如果齐贤今天死了,齐府就真的没落了,如果救下父亲,还能远走他乡,蛰伏待机,有报仇雪恨的机会。

        横竖都是死,还不如豁出去,赌一把。

        想着,齐芷秋一咬牙,将两位兄长拉到了不起眼的角落里,小声道:“连父亲的部下都出动了,我们没有理由在坐以待毙,蒙上脸,随我一起出去救父亲。”

        说着,齐芷秋撕下裙摆做布,遮住了脸蛋,瞅准目标,便毫无顾忌的冲了出去。

        两位兄长见都到了这个地步,自己的妹妹都将生死置之度外,他们身为男儿,还有什么理由退缩,想着,两人也跟着加入了战斗。

        场面越来越混乱,监斩官不明白齐家军哪里这么大的胆子,而齐贤也同样想不通。

        齐贤的脑子跟场面一样混乱,正百思不得其解之时,远处突然飞来一把利剑,噌噌两下,将他四肢的铁链斩断。

        他还来不及抬眸去寻出手人的身影,旁边便探来一只手,一把提着齐贤跳下了台子。

        齐贤侧目,定睛一瞧,神情大惊。

        这哪是什么齐家军,这人他根本不认识啊!

        看到这里,齐贤终于醒悟,这群人不是自己人,而是敌人派来的,想要将齐府置于死地啊。

        此人好歹毒的心思,好有心机的手段,杀他一个还不够,还想灭他满门。

        这群人化妆成齐家军劫囚车,犯下滔天大罪,传到皇上耳朵里,齐府还有存在的可能吗?

        天啊,这人的手段实在是让人心惊肉跳。

        题外话:亲们,这两天我卡得很,更得有点慢,容我缓缓找找感觉。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80/855604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