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废材狂妃狠腹黑 > 情深259米 这个男人是谁

情深259米 这个男人是谁

        齐贤骇出了一身冷汗,急忙挣脱男子紧握的手,大声喊起来:“住手,都住手,他们不是齐家军,不是啊。”

        可现在这局面,就算齐贤叫破喉咙也阻止不了这群已经杀红眼的侍卫。

        齐芷秋看着父亲得救,急忙迎上去,搀扶住他:“父亲,我们先走,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齐贤没想到齐芷秋竟然带着兄长跑来劫囚,当下气得差点厥过去。

        这三个傻孩子,中了别人的圈套啊。

        “秋了,你怎么这么傻,这是敌人的阴谋,他们要将我们齐府置于死地。”齐贤已经老泪纵横,说不出的心累。

        齐芷秋可不管什么阴谋,她不能让父亲死,父亲一死,齐府同样没救,这种情况还不如铤而走险,还能图个一家团聚。

        “父亲,事实已经造成,无力挽回,你还是跟着秋儿逃吧。”齐芷秋红着眼睛,拖拽着齐贤的手臂,奋力朝着人群外跑去。

        看着齐贤已经被齐芷秋拉着走了,伪装的齐家军竟是毫不恋战的往原路撤退,根本不容人反应,便混入人群,销声匿迹了一般。

        然而快速赶到的唐长老和任长老看到这里,急忙飞身去追,由于两人的实力都不错,飞速掠出一段距离,很快便截住了齐芷秋等人。

        任长老也不废话,直接一个探掌过来,凶猛袭向齐芷秋。

        齐芷秋哪里是任长老的对手,神色大变之后急忙往旁边闪退。

        而一边的唐长老哪里给她躲闪的机会,直接期身而上,抬手就将齐芷秋的蒙面摘下。

        那张再熟悉不过的俏脸顿时暴露在大庭广众之下,惹来众人倒抽一口冷气。

        “天啊,竟然是齐芷秋!”

        “真是好大的胆子,她居然敢带着齐家军劫囚车!”

        “你们看跟她一起的两个男子,那身形不是齐家两位公子吗?”

        “天啊,天啊,翻天了,这齐府绝对活腻了,连这种诛九族的事情都干得出来!”

        群众的惊叹声不绝于耳,齐贤看到这里,崩溃得猛地跪地,俗话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此时的他早已泣不成声。

        那张英武的身躯在这一刻变得有些佝偻,黝黑却显得英气的老脸,没有了昔日的自信和骄傲,眨眼之间犹如老了十岁。

        齐家毁了!

        齐家百年基业就毁在他手上了啊。

        本以为他死了,还有儿女能挑起大梁,就算回不到以前的显赫,至少也能保住齐家的基业,齐家祖宗拼下来的荣耀。

        如今,所有一切化为泡影,齐府将走向历史,从此消失在这片他洒热血抛头颅的国度。

        齐贤跪在地上,流泪满面,死死握住的双手捶在地上,浸出鲜血,只见他悲痛不已,仰头长啸:“老天要灭我齐家,要灭我齐家啊!我对不起齐家的祖宗,对不起齐家人,这辈子最大的错就是惹了北辰琉歌,我悔啊!”

        话落,齐贤也不顾其他人的反应,忽然站起身,一个箭步冲到带刀侍卫面前,噌的一声,拔剑而出,寒光闪过,齐贤动作快如闪电,手臂一挥,抹了脖子。

        鲜红的血液喷射而出,齐贤悲愤的身子在空中微微一僵,倒在了地上。

        齐贤死了,显赫一时的齐将军就以这样悲惨的结局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众人唏嘘。

        混乱的刑场霎时被震慑得鸦雀无声。

        不知道是震惊还是感触良多,大伙儿的面色都分外凝重。

        而亲眼目睹这一切的齐芷秋泪水汹涌,情绪失控,一声撕心裂肺的声音在这短暂的寂静中爆发出来:“爹!!!”

        本还算清新悦耳的声音现在却如历经沧桑的老人一般,一开口就是极致的沙哑。

        “爹——爹——”齐芷秋扑到齐贤的尸体上,失声痛哭。

        齐芷秋没有哪一刻有如此的绝望,没有哪一刻有如此的后悔。

        她若是没有跟北辰琉歌争,若是不去招惹北辰琉歌,爹还活着,他们一家人依然其乐融融幸福美满。

        她还是大将军的女儿,还是那个骄傲的千金小大姐。

        她恨啊,恨透了北辰琉歌,恨之入骨——

        “北辰琉歌,我要诅咒你,我诅咒你爹也不得好死!!!”

        一声凄厉的怨恨冲破唇齿,炸响在这方土地,撕裂的吼声,深入骨髓的恨意,不禁让人胆战心惊。

        就在这时,皇上派的援军已到,领头的将军看着这混乱的场景,眉头一皱,高声下令:“皇上有旨,齐家抗旨劫囚,闯下大祸,诛九族,给我杀——”

        话落,领头将军一个挥手,身后的队伍尽数涌出,不过眨眼时间,血流成河,不堪入目。

        坐在茶楼的沐琉歌将这一切尽收眼底,唇角扬起浅淡的笑意,笑意中带着几分冷戾。

        随后,她收回视线掀开茶盖,饮了一口热茶,许是温度有些烫,便移开了杯子,感叹一声:“人啊,总是看不清事物的本质,以为能一口喝干净,却不知道这是个烫嘴的。烫了一下还不知道松口,硬是强行喝下去,就只有被烫死了。”

        对面的叶舒玄闻言,也是感叹的点点头:“是呀,齐贤太过自负,他以为主子是个深闺女子,翻不起什么大风大浪,没想到自己却栽在最瞧不上的人的手里,也是活该。”

        “是呀,真是可怜,这样一个大男人死在一个女人手里,啧啧啧,太耻辱。”

        就在这时,一道邪肆略带戏谑的男声忽然从门口传来,语气温润而沉稳,如那上了年份的酒,带着一股醉人心脾的美感。

        沐琉歌和叶舒玄猛然一惊,纷纷抬眸望去。

        雅间的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推开,门框上似乎早已倚着一位身穿月牙色长袍的俊美男子。

        这一瞧,就连沐琉歌如此淡定的人,眼里也情不自禁的划过惊艳色彩。

        此人好美!

        不同于银烈风的美。

        银烈风虽然长得俊美精致,但骨子里却透着冷冽霸道之气。

        像是一座冰山,让人只可远观他晶莹剔透的外观,却无法靠近他寒气逼人的身体。

        而眼前这位男子一头暗红色长发,不扎不束,任由披散在身后,发丝柔顺,如色泽明亮迷人的绸缎,明明很张扬却出奇的赏心悦目。

        俊美的脸蛋带着女子般的秀气和妖媚,一双高挑的眉毛下那双勾魂摄魄的桃花眼,如神秘的漩涡,荡漾着让人猜不透的情绪。

        此时那双美丽却隐藏着危险的眼眸正似笑非笑的盯着她,淡淡绯色的唇角轻扬,带着几分痞气和邪魅。

        这个男人是谁?

        竟然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的雅间,看样子已经站在那儿很久了——

        题外话:你们猜这个男人是谁?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80/85560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