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废材狂妃狠腹黑 > 情深281米 他比父亲重要

情深281米 他比父亲重要

        沐琉歌微微颔首,嘴上虽然不说,心里同样对北辰熠有了怀疑。

        “爹,娘,你们别担心,我能解决的。”说着,沐琉歌握住北辰晗的手拍了拍,随后安抚了他们几句,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她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便找到了狄阳。

        “狄阳,你去查一下,北辰熠在搞什么鬼,我务必要最准确的信息。”

        “是——”话落,狄阳一个黑影闪出了房间。

        几个时辰过去,沐琉歌坐在椅子上,一边品着茶,一边等着消息。

        珠云看着沐琉歌淡定的模样,心里却忍不住担心。

        “小姐,你拒绝了太子殿下的聘礼,会不会——”

        小葵瞪她一眼,警告她别乱说话:“小姐自有分寸。”

        珠云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小葵,总是能感受到不怒自威的凌厉。

        她不知道小葵的背景,不了解她的实力,只以为她是个普通的丫鬟,而每次她都感觉小葵不像简单的丫鬟。

        这次被她冷厉的眼神扫过来,珠云吓得立马闭嘴,不敢多言。

        就在这时,狄阳正大光明的从外面跑进来,也不顾周围的珠云和小葵,慌张的抱拳禀告:“主子,你父亲被北辰熠抓了。”

        “什么!”沐琉歌拍案而起。

        沐琉歌满脸惊怒,眉毛倒竖,心肝被狄阳的话震得颤了颤。

        “什么时候的事儿!”沐琉歌低沉的声音透出嗖嗖凉气,仔细听便清楚她已经动了杀意。

        “前天他就派人去了祁天国,昨晚,沐将军就已经被他囚禁了起来。”

        沐琉歌听到这话,气得挑了挑眉,“哼,好你个北辰熠,动我最在乎的亲人。”

        “主子,接下来,该怎么办?”沐将军已经在北辰熠手里,就算沐琉歌想杀了北辰熠,现在也不敢轻举妄动。

        沐琉歌蹙眉,冷声道:“静观其变,确保我父亲的安危最重要。”

        “是。”狄阳领命,退了下去。

        此时的沐琉歌从未如此愤怒过,想到北辰熠竟然用父亲来威胁她,她就恨得咬牙切齿。

        看来,去一趟太子府是迫在眉睫的事儿了。

        想着,沐琉歌吩咐了珠云几句,便带着小葵出了丞相府,一路赶到了太子府门口。

        太子府的管家似乎早就知道她会来,已经在门口候着了,见了她的身影,什么客套话都没有,直接恭敬的为她引路。

        “太子殿下在那边的凉亭等候郡主多时,请郡主随奴才来。”

        沐琉歌眸子泛着冷光,扫他一眼,便沉默着随他朝后院小湖边的凉亭走去。

        此时的北辰熠坐在凉亭里,悠闲的喝着酒,吃着点心,目光投在清幽的湖面上,嘴角隐隐勾着丝丝笑意。

        看上去心情非常好。

        沐琉歌的身影越来越近,北辰熠才缓缓抬头瞧她。

        那喜悦的眼神中有毫不掩饰的爱恋,更有让人心惊的执着。

        沐琉歌对上那双沉淀了太多东西的复杂眼眸,心里的恨意和怒火犹如野兽一般,差点吞噬她的心智,让她忍不住想要扑上去要了他的命。

        可是顾忌父亲的安危,沐琉歌就算有将北辰熠斩杀一千次的冲动,此时也忍耐了下来。

        她快步来到亭子里,居高临下的盯着北辰熠,开门见山的大声质问:“北辰熠,你把我父亲怎么了!”

        北辰熠挑眉,表情淡然,眉眼里蕴含着浅笑,指了指一旁的座位:“坐,有什么事儿坐下慢慢谈。”

        沐琉歌已经急得半死了,奈何他不慌不忙的,掉足了沐琉歌的胃口。

        “北辰熠,我不想跟你废话,我警告你,赶紧把我父亲交出来,否则,别怪我杀了你!”说着,沐琉歌猛地期身,伸手一把掐住了北辰熠的脖子。

        北辰熠吃下天尘丹,现在已经是武圣等级的强者,武力在沐琉歌之上,明明可以做出反抗,他却一动不动,保持着原来的姿势,若不是脖子被沐琉歌掐着,光着看他这表情,哪有一点面临死亡的姿态。

        就在沐琉歌暴躁之时,北辰熠却传出一声低吟似的笑声,轻柔的语气没有任何杀伤力,却让沐琉歌青筋暴起。

        “呵呵呵,杀吧,我不还手,也不害怕,因为我死后,你爹也会到黄泉路上来陪我。”北辰熠笑得眯起了眼睛,映入沐琉歌眼中分外刺眼。

        可是,就因为这句话,沐琉歌松手了。

        她不能拿父亲的性命冒险。

        “北辰熠,你到底想怎样?”她咬牙切齿的低吼。

        北辰熠笑笑:“我只是想娶你而已,你不要摆出一副赴死的态度,这样我会很受伤。”

        “北辰熠,你明知道我不爱你,甚至恨你,你周围明明那么多优秀的女人做梦都想嫁给你,为什么非要是我!”

        沐琉歌不明白男人征服的心思,更不明白北辰熠变#态般的执着。

        “再多的女人又如何,太子妃之位,非你不可,或者,你不想当太子妃,但你必须当我的女人。”北辰熠声音温度骤降,阴冷得让人发寒。

        沐琉歌听到这话,杀他不是,不杀他也不是,憋着火气,整个人差点爆炸。

        她这才发现,北辰熠就是个疯子,不达目的不罢休,为了娶到她,已经不择手段了。

        “北辰琉歌,不——不对,应该是祁天国的将军之女,沐琉歌才对。我只给你两个选择,嫁,还你父亲自由,不嫁——你父亲就要提早上路了。”北辰熠阴测测的笑起来。

        沐琉歌沉默的盯着他,双手死死拽起拳头。

        嫁给他,银烈风会伤心,不嫁,她父亲就会死。

        无论怎么选择,都会伤害一个人。

        北辰熠似乎也看出了她的纠结,笑着举杯啜了一口:“怎么,担心那男人吗?看来,那男人比父亲还重要呢,生死关头,你居然考虑那男人是否伤心,也不顾父亲的死活。”

        她知道北辰熠是在激将她。

        “是,我承认,他比我父亲重要,他是我这辈子活下去的所有理由。”沐琉歌也不否认,直接了当的承认下来,语气掷地有声,传入北辰熠耳中,带来不小的震撼。

        北辰熠本还笑脸吟吟的表情霎时沉下来,举着酒杯的手腕,微微一顿,显然非常震惊。<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80/87199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