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废材狂妃狠腹黑 > 情深290米 连他手指头都比不上

情深290米 连他手指头都比不上

        沐琉歌不是重视亲人吗,从上次北辰晗和杜元枫被绑架就可以看出,沐琉歌对那两个人动了真情。

        而沐琉歌重视的北辰晗又是他的亲妹妹,有了这层兄妹关系,沐琉歌就不会这么肆无忌惮了。

        想到这一点的皇帝,总算是淡定下来,很快便悄悄吩咐下去,派人去请北辰晗和杜元枫。

        这么多年,他和北辰晗感情一直很好,他相信北辰晗不会放任亲哥哥不管的。

        不一会儿,得到消息的北辰晗和杜元枫果然马不停蹄的赶到了皇宫。

        他们一听到沐琉歌要掀了整个皇室,如何不惊,虽然他们对皇室没什么好感,但北辰晗最终还是过不去血缘关系这道坎。

        这些年,她能过得这么舒坦,全靠皇帝照拂着,这份亲情和恩情,让她不忍心看着自己的哥哥丧命在沐琉歌的手里。

        沐琉歌抬眼,忽然发现北辰晗和杜元枫从远处匆匆跑来,目光一寒,猛地转眸望向站在一旁躲避战斗的皇帝。

        这个皇帝老儿,居然去请了她的爹娘,可恶!

        想着,沐琉歌心头的火气儿更甚,随后迅速期近皇帝,抬手一把抓住了他的脖子,阴厉的语气透着凉气儿,吓得后者瑟瑟发抖。

        “你竟然敢跟我耍花样!”

        “没,没有,不是我,不是我——”皇帝被她捏住了咽喉,说话不大顺畅,声音颤颤巍巍的,显然吓得不轻。

        “还敢狡辩!”沐琉歌更是用力,掐的皇帝已经喘不上气儿了。

        这时,急急忙忙冲进来的北辰晗看到这一幕,惊得面色发白,急忙叫起来:“歌儿,别,别,饶他一命,算我求你了。”

        沐琉歌本想结束了皇帝的狗命,奈何北辰晗焦急的呼唤让她停了手。

        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从未感受过母爱的沐琉歌是真心把北辰晗当做了母亲,面对母亲的恳求,她实在没办法无视。

        可是,想到沐震的惨死,想到银烈风为她受伤,至今不知道是死是活,沐琉歌心中的恨像是一把把尖刀凌迟着心脏,痛得无法呼吸。

        如果不是皇室,也不会是这样的结果。

        若是银烈风有个三长两短,她要灭了整个风悦国!!!

        看着沐琉歌情绪不稳定,并没有打算放过皇帝,北辰晗也急了:“歌儿,娘知道你心里苦心里恨,可是他是娘的亲哥哥啊,难道你要让娘亲眼看到亲哥哥丧命吗?”

        沐琉歌闻言,挣扎纠结了许久,掐着皇帝脖子的手才渐渐的松开。

        感受到沐琉歌缓缓放松的力度,皇帝提着的一口气终于落回肚子,如蒙大赦的喘着粗气。

        他知道,这步棋他是走对了。

        北辰晗看到这里,慌张的情绪渐渐稳定下来,朝着沐琉歌投去感激的视线。

        她知道,依照沐琉歌的性子,若不是看在她的面子上,皇帝已经死了。

        沐琉歌这边才做完决定,炼丹协会和火龙佣兵团的厮杀也进入了尾声。

        在灵丹坊和火龙佣兵团,两个实力超群的势力夹击下,炼丹协会是必输无疑。

        莫明志本想趁着混乱,带领几个主要的炼丹师逃出去,可目前这情况,是不大可能了。

        不一会儿炼丹协会已经被消灭得差不多,沐琉歌冷戾的面孔却并没有缓和,此时她缓缓来到北辰熠的面前,抬脚踩在了他的胸膛上。

        地上的北辰熠还留着一口气,由于内伤和外伤,已经疼得他面无血色,精神恍惚。

        可是,就算他重伤至此,浓烈的恨意和不甘心还是笼罩着他,让他的神色显得有些疯狂:“沐琉歌,你为何不爱我,我可是风悦国未来的皇帝,能给你一切,甚至整个江山,若是你要,就算为你统一整个澜川大陆,又有何不可!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不愿做我的女人!!!”

        沐琉歌不但不愿做他的女人,还嫌弃他厌恶他,甚至仇恨他!

        许是他从小到大的优越感,让他觉得,这世上的人都是围绕他转的,他想要的东西就一定会得到,然而沐琉歌却是那个例外。

        沐琉歌听到这话,嘴角微微扬起一抹笑容,只是这笑有些森冷,让人看了不寒而栗。

        “因为你连他一个手指头都比不上!”

        他!

        又是他!

        这个他,北辰熠自然知道是谁。

        只是,他不服!

        银烈风不过是来自玄灵大陆,身怀玄力,占了先机。

        除了他的背景实力了得,哪一项比得过他。

        北辰熠自认为自己才华智谋过人,至今无人匹敌,想来那个冷酷残忍的男人定然比不上。

        沐琉歌看出北辰熠无法接受这个现实,竟是好心的提点,说来说去也有故意气他的嫌疑:“你阴险狡诈,冷血无情,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你连跟他比的资格都没有。”

        果然,北辰熠被激怒了,“他难道不冷血无情?他比我更加残忍!”

        银烈风的行事风格,他大致也了解,绝对不是心慈手软的那类人。

        他们明明都是同一类人,为什么沐琉歌偏偏指责他?

        沐琉歌冷然一笑,倒是笑出了声音,盯着北辰熠的眼神蒙上了一层怜悯,好似在怜悯一位弱者。

        “那是因为,你的残忍是为了你自己,而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

        银烈风的确残忍,但绝对不是无情,如果他那样的付出却被说成无情,那沐琉歌就太没良心了。

        听到北辰熠侮辱银烈风,沐琉歌眼里划过杀意,踩着北辰熠的脚更是加重了力度,顿时踩得后者喷出一口鲜血。

        “北辰熠,你不是在意皇位吗,那我就告诉你,就算你今天不死,也不会是风悦国未来的皇帝——”沐琉歌突如其来的话让奄奄一息的北辰熠浑然一惊。

        唾手可得的皇位,势在必得的江山,除了他还能是谁。

        看着北辰熠瞪大的双目,眸中尽是惊疑和质问,沐琉歌意味深长的笑了,似乎在嘲笑他的愚蠢,亦或者在欣喜他的下场。

        北辰熠被沐琉歌的笑容刺伤了眼,有种被欺骗愚弄的感觉,“是谁,到底是谁!”

        就算没了力气,可这声质问却是吼出来的。

        是谁有胆子和实力跟他争皇位!

        看得出来,北辰熠最在意的还是权势。

        “是我——”

        吼声落下,接着便是一道温润清澈的声音传入大殿,惊得所有人放眼望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4480/93790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