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儿子重生了 > 7劳动

7劳动

        冬日难得的暖阳照耀在白皑皑的积雪上,发出亮晶晶的光芒,一切显得是那么的亮白,一扫前一天铅灰色的天那种压抑的感觉,像是一个焕然一新的世界。

        老牛的铃铛响起,一辆载着四五人的牛车从正在修建的堤坝前经过,后面还用绳子牵着一个走路踉踉跄跄的人。众人都停下了手里的活计看去,眼神各异,有同情的,有漠然的,还有愤怒的,还有那么一两个在和赶车的人以及坐在车上的人打招呼。王建军靠在牛车垫的褥子上眯着还有些惺忪的睡眼朝着一群人看去,贼溜溜的眼瞄着那几个明显和这里的村妇不太一样的女知青,心里直痒痒,暗暗的发狠,眼神变了变,像是在看待宰的羔羊一般看着她们,心里暗想着等来年招工,调动,上大学那些指标下来,看这些人还清高不,握着这些指标的县五七办公室王主任可是自己的二伯…

        聂曼卿随着众人看到那个面无表情的跟在牛车后面走的一瘸一拐又瘦又高的身影嘟起了脸一扭头继续将那些已经挖出的土往竹篾篓子里铲。沈修然朝着那群人看了眼,和扶着铁锨的慕云昌对视了眼,正要收回目光就一眼看到了那个唯一背对着他还在干活的小小身影嘴角微不可查的翘了翘又恢复了原样。

        “都看啥的,赶紧干活!”腰里别着一根烟袋锅穿着羊皮马甲的生产队长背着手喊了几句,首先抡起了镢头,其余人也不好意思再休息了。第二大队几乎三分之一的人都在这一片儿修堤坝,边干活边说话,好不热闹。

        “老张头,来一段智斗,解解乏啊”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好多人都响应起来,喊着那老张头唱一段沙家浜。

        “口干地很啊,唱不出来”穿着带了布丁的破棉袄的老张头皱起一张脸笑嘻嘻的说道。

        “看你矫情的,给你喝俺地水”有人拿着水壶说了句。

        “凉飕飕的,喝了伤嗓子,要点大曲才好啊…”老张头推了那人的水壶。

        “你这个死老张,就寻思我的这点儿存货了,给你喝一口,可得把大家的精气神儿给吊起来”生产队长听到一群人的哄闹无奈的说道。

        “想当初老子的队伍才开张,拢共才有十几个人、七八条枪…”老张头得偿所愿的喝到了小酒,咂吧了几下眼睛眯起,手插在腰上一嗓子便起来了,粗糙有劲道的声音飘在了空中,一时间整个工地安静了下来。

        “啧,又没人看着,那么卖力做什么”慕云昌用铁锨象征性的挖了挖那死硬死硬的土地,转眼看到不远处的聂曼卿那因为用力本就冻的红肿却仍显得纤细的手冻疮裂开冒出了血皱了皱眉轻叹了句。冻疮大家都会生,很多男知青也有,可是在那双手上看上去就是显得非常触目惊心,仿佛一副完美的画被烧了几个洞,又仿佛远处纯色的雪地上的一块儿无雪的黑色凸起,加上那双小鹿一样的眼睛,怎么看怎么觉得违和,觉得可怜。

        慕云昌从自己这边儿开始将几个装着土的竹篾篓子提起来把土倒进了放着隔栏的架子车上。

        “谢谢慕大哥”聂曼卿低头给手指敷上了点止血粉,用嘴哈了哈冻僵的手指,重新将手套戴上,就看到自己面前的篓子已经空了,慕云昌在重新填土进去,便糯糯的说了句谢谢,本来就红的脸更加红了。

        “站着别动!”慕云昌看到聂曼卿又要伸手拿那个比她穿着了棉袄的手臂还要粗的铁锨把指了指她说道,听到她那有些娃娃气的声音看着她冻的红扑扑的小脸,忍不住又低低的说了句“哎,你不应该呆这里,应该回到爸爸妈妈身边…”

        聂曼卿愣住了,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这让她想起当初送她上车时哭的眼泪哗哗的妈妈,还有皱着能夹断筷子的眉头的爸爸,她何尝想离开爸爸和妈妈,可是哥哥去当兵了,自己如果不来,选择工厂,妹妹第二年毕业估计就得被动员来了,好事不能都轮到他们家头上,与其让事事都能干的妹妹来这里,不如让妹妹留下来照顾爸妈,她也尽一份做姐姐的责任…

        “手痛吗?”一边的夏雪玲捏了下真的就站着不动还愣愣的看着慕云昌的聂曼卿。这孩子,不会春心萌动,看上慕云昌了吧?好像没这个可能,这孩子脑袋单纯的很,又呆呆的,懂什么叫男女的喜欢才怪…

        “啊,不,不痛…”聂曼卿回神似的说道。

        “笨笨喂,休息会儿”夏雪玲给聂曼卿拢了下围巾,自己弯腰铲土。

        “喂,慕云昌,听说大队小学明年要招老师,你能不能给曼曼说和下,她什么都能教…”夏雪玲铲着土对一边儿的慕云昌低声说道。他们这群男女知青,因为不在一个学校,有的还不在一个地方住,刚开始时并不都完全认识,后来才稍微熟悉了点儿。

        “拜托,你以为我是谁啊,我就一被教育对象!”慕云昌嘴角抽了抽说道。

        “别以为我不知道,老支书以前认识你爸,还受了你们老爷子不小的恩惠,这点儿破事儿,还不是动动嘴皮子就能成的?”

        “啧,什么都瞒不过你,这差事绝对是美差,我都想去呢,不但记满工分,还每个月都有五块钱补贴,早就有人抢着了,哪里还能轮到我们这些知青?队里的本地人又不都是文盲,别的不说,咱二大队队长的女儿就是初中毕业…”

        “反正话撂这里了,你要是能办成,我做主,写信给聂卫国,让他给你带点好东西谢谢你…”

        “与其在这儿求我,不如让那位脑袋灵活点,学着点别人偷懒,领导在时表现表现,领导不在就休息,这是大锅饭集体劳动,只要来上工就有分拿,到时候不愁饿死…”慕云昌说道。

        “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

        这边儿两人正闷头说着呢,另一边儿一个圆圆脸肤色偏黑留着学生头的女孩子有些气呼呼的提着一篓子土倒进架子车瞥了眼站在那里低着头不知道想什么的聂曼卿皱着眉低骂了句“娇气鬼!拖后腿!”

        这声音大不大不小,恰好被聂曼卿听到了,她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咬了咬唇重新拿起铁锹开始干活。

        “别理那个赵慧慧,穷积极…”慕云昌也听到了,看聂曼卿又重新干活说道。

        聂曼卿憋着股子气正使劲没有作声,她不想当娇气鬼,更不想拖后腿,她要把自己锻炼成有用的人,而去照顾爸爸妈妈而不是总是要别人照顾自己…

        中午歇晌时,慕云昌抽空去了老支书家。

        “这事儿俺得琢磨琢磨,不能让人看出破绽来…”胡玉林盘坐在炕上抽着旱烟皱着眉说道,慕云昌来给他说了将沈修然转队的事儿。五十六岁的胡玉林已经做了二十多年大队支书了,也是队里为数不多的党员之一,当年为了支援我军作战挑着扁担带领红花寨的男壮丁做后勤,遇到敌袭,慕云昌的父亲曾经救过他一命。

        “老叔,这理由当然得往大的说了,就说我们队缺一个批判典范,为了提高觉悟,也为了给人民服务,咱们就多劳累点儿,把他拉过来改造改造…到时候您就把他说成您的大仇人,恨不得千刀万剐的那种,那第四大队还能不同意?”慕云昌笑着说。

        “就你小子点子多,俺就试试看吧,不行可不能怨俺”老头磕了磕旱烟说道。

        “哪里能怨您,咋滴都得感谢您…您也在广播里听说了吧,上面说要暂时解放一部分老干部的事儿,他家老爷子要是能复职,可得感谢您呢…”慕云昌继续说道。

        “你也别给俺上迷糊汤,俺也看不来那作风,能帮就帮吧,哎…”老头叹了口气还要说什么,门帘就被掀开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子端着热气腾腾的白面馒头走了进来。这个女孩子是胡玉林的小女儿胡凤梅,也是唯一还没嫁出去的女儿,绑着一条齐腰的粗黑大辫子,红底白碎花袄子加黑布裤子,个子高挑,皮肤微黑,脸型圆润,粗眉大眼,嘴唇偏厚,看上去淳朴中又透着憨厚,用村子里人的话说就是“圆脸细腰大屁股,一看就是个能干活,生养的”。

        “云昌哥,在俺们家吃饭吧”胡凤梅把馒头篮放在了桌子上脸上挂着大大的笑说道,眼睛大胆的直视着慕云昌,幸好慕云昌脸皮比较厚才没被看的不好意思。

        胡玉林看着桌子上的白面馒头,眉头直跳,这可是昨天准备给武装部那些人剩下的,他们过年都舍不得吃的东西,这死丫头竟然全拿上来了!

        “这多不好意思啊…”慕云昌嘴上说着,手上却没客气,接过了胡凤梅递给他的馒头就咬了上去。

        作者有话要说:  其实作者也不想写苦逼文…

        所以作者决定接下来先开个金手指吧,咳咳…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00/166263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