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儿子重生了 > 14选择(上)

14选择(上)

        在距离红花寨二大队大约两里地左右的一处背风的土墙后面,柴草树枝支起的火堆,劈啪作响,沈修然手里拿着一个用铁丝穿起来的鸡在火上烤着,撒了简单调料的鸡肉被烤的外酥里嫩,香味四溢。在沈修然身边还放着一只处理过的鸭子等待着烧烤,在他的另一侧趴卧着大狗毛毛,看上去似乎有些委屈的样子,凭什么它卖力抓到的野鸡野鸭,就只能吃内脏和骨头啊…

        “哟,今儿毛毛逮到两只啊,看来有口服了,嘿嘿”慕云昌从土墙外绕了过来蹲在了火堆边眼睛发亮的看着火上的食物。大狗毛毛遇到沈修然算是惨了,被沈修然暴力驯服后就变成了他的专用猎狗,两只有空便去山里猎些野物吃。沈修然以前在家里时就跟着父亲练过枪法,他自制了一个强力弹弓,只要大狗毛毛能找到猎物,他基本上就能打中。

        此时饥荒还在继续,就算是高粱面和麦麸也要省着吃了,紧接而来的春种让这些饥饿中的人更是痛苦,拖着无力的身体还要劳动,恨不得将那播散的种子塞到了嘴巴里,只可惜这些种子为了防虫都浸泡了农药,吃了是要死人的。农家人早就过惯了这种日子,从开始他们就把粮食节省着吃,有计划的过日子,胃的消化能力也强,什么都能吃,他们想着各种办法从地里刨食吃。有那有经验的农家人,靠着挖老鼠洞刨老鼠储存的粮食都能顺利度过饥荒,背靠着一座不算大的山,也有人在缺食物的时候出去打猎,只是没有适当的武器,极少有人成功的,很多时候都是白白浪费体力,也只有那有经验有手段的农家人才可以。

        对于这些个没什么经验,每个月只有那么一点点补贴,原本生活在城市里的知青们来说,这日子是一天比一天难过,每天消耗的比吃的多的多,意味着每天都在透支着身体里的能量,眼看着一个个越来越消瘦。榆树,槐树开始抽芽,地里的野菜也冒出了小小的嫩芽,却是无济于事,只能让他们感觉时间的速度竟是如此之慢。

        这其中例外的就是沈修然和慕云昌了,因为毛毛的存在,这两个每天和大家一样吃着稀汤挂水和一个可怜的黑窝窝,却奇异的看起来似乎很精神的样子,一点也没有其余人那种面黄肌瘦的样子,和连说话都似乎没力气的虚弱样,跟过年来时似乎没什么两样,慕云昌把这个给大家解释为革命精神的支持,其实物理上是和大家一样虚的…

        “你今儿怎么来这么晚?”沈修然对花了将近一天才猎到了两只不怎么肥的东西有些不满意,如今连动物都少的可怜。

        “碰到老支书,他说了点儿事儿,县里开始招工了,据说每个生产队有两个招工指标,红花寨大队里总共有五个工农兵大学生的指标。但是必须满两年才有资格竞选,没有关系走我们是没资格咯…”慕云昌喃喃的说着,突然面色变的愤怒起来又说道“王建军就是一孙子,从他当五七办公室主任的二伯手里弄了几张盖了革委会章子的招工表格,到处坑蒙拐骗,还说是来视察,替领导选择最适合的人,有两个女的都被发了那表格,那两个都俊的很,真是个混蛋!”

        “多行不义必自毙,瞧你那义愤样儿,别告诉我你是正义感发作了啊,嫉妒人家了吧?”沈修然翻了翻手中的肉拿了下来用刀熟练的分解着,将肉剔出到在准备好的油纸上,分成了三份儿,两份儿较多,一份儿较少点。慕云昌对此倒是没什么意见,不管怎么说他只是放放风,在上工的时候给沈修然打打掩护,分到一份儿已经是意外之喜了。

        “还是你了解我,白瞎了那么好的姑娘啊,都被那王八给糟蹋了啊…”慕云昌拿出了带来的粗粮饼子分给了沈修然两张,自己拿起一张卷起那肉,放了点带来的腌萝卜便一口咬了上去。

        沈修然喝了口带来的水壶里的水,也和慕云昌一样饼子卷肉吃了起来。沈修然烤了几次已经熟练了很多,加上准备了调料,在这种坏境下吃到这样的烤肉,无异于人间美味了。

        两人分吃一只鸡加上吃了点儿粗粮饼子,有了六七分饱,也就适可而止了,剩下的一只鸭子烤熟后用油纸包好准备第二天再吃,打猎也不是每天都要去的,也不是每次都有收获的。

        两人隔几天就会如此大快朵颐一番,倒是自在,稍微遗憾的就是没有青菜相左。

        灭了火拍了拍屁股上的土,沈修然将骨头都分给了毛毛吃,对它安抚一番,便和慕云昌一起回村了。大狗毛毛自动自觉的回自己的根据地窝着了,那边儿还有它储备几只大老鼠等着它呢…

        本就是晚饭时间,当两人回去时,知青大院的烟囱已经冒起了烟,轮值做饭的知青很是愁苦的比量着那不多的玉米糁,倒入一大锅水中,清晰可数,而那黑面窝窝每人一天也只得一个,早上吃了下午也就没了。

        沈修然和慕云昌都是那种骨子里很冷漠的人,只是沈修然外在看起来散漫不羁,内心却受当兵的父亲和爷爷的影响,方正的很,虽然知道处世之道却不屑弯曲,说话做事都是那种宁折不弯的类型,对不喜欢的人绝对不会有半分亲近的神色,慕云昌与他恰恰相反,看上去很温厚,实则圆滑,很会做人,在男女知青和村人中口碑都不错,不过他也就是嘴上说的好,对于真正的实惠才不会与人分享。所以两人都不会对无关人等献好心,很有默契的保持着这份儿秘密,对于关系一般的同住知青,他们可没那个心情分享自己的食物。

        吃过了那所谓的晚餐后,一群虚弱的人都各自躺到被窝里想早点入睡来忘却这难熬的饥饿感,慕云昌和沈修然也随大流一起睡下了。

        女知青虽然也是半饥半饱的状态,但是她们饭量小,消耗也少,也提早有了计划,相比来说比男知青的状况好一点儿,却也没好到哪里去,吃过饭后也都洗漱上了炕。

        “思琪,你,你真的决定了吗?”夏雪玲眼神复杂的看着李思琪低声问道。

        “决定了,这才开始我就受不了了,以后的几年该怎么过?凭我们家的条件和关系怎么能够回城?”李思琪苦笑着说道,原本男孩子气的脸消瘦了很多显得柔弱了几分。

        “那人,你看准了?这是一辈子的事儿”夏雪玲虽然和李思琪只是到了插队的地方才认识,却也不想她走错了路。

        “有什么准不准的,你也看到了,还有的选择吗?我可不想学慧慧…他,再怎么粗蛮,也是个有担当的汉子,有了他,我毕竟不会再挨饿了…从此在红花寨扎根了!”李思琪抿了抿唇说着,到最后勉强的朝夏雪玲笑了笑,眼睛里隐有泪花出现。是的,她决定了,她不想再要饥饿的感觉了,跟了那人,起码不会如现在这么艰难了,李思琪心里泛起苦水,自嘲的笑挂在了嘴角,心里不无感叹的替自己悲哀,呵,只不过是几个鸡蛋,就将她收买了,从此就跟着那个粗汉过日子吧,无论如何比现在这样的状况好吧?

        夏雪玲没有再说话了,李思琪已然下了决心,她只能默默的祝福她了。如果她不是心有所念,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还会像现在这么坚持下去了。相比赵慧选的那条路,夏雪玲觉得李思琪选的这条干净多了,即使穷苦了一点儿有什么呢,农家人都是这样过的啊…

        聂曼卿此时躺在夏雪玲身边怔怔的看着虚空,心里有些烦闷,时间在一点点的过,对于她来说难熬不是因为饥饿感,而是那每晚必有的让她恨的直咬牙的见面,她希望时间慢慢的走,又恨自己太懦弱,竟然就受了那家伙的胁迫,哥哥什么时候才能来啊,聂曼卿再次泪奔的在心里念叨着。

        作者有话要说:  晚上这么晚才更,恶性循环的结果,泪奔tot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00/166263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