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儿子重生了 > 27医院

27医院

        “林医生是第一医学院毕业的,是我们医院医术最高的人,他人很好的,虽然他父亲早年在外国留过学,可是他绝对没有通敌的..”小陈护士不知道眼前的人为什么要问起那个被他逼迫从院长的位子上落马被罚去扫厕所的林医生,因为对他得好感,感觉他不像传说中那么坏,所以有些小心翼翼的给林医生说情。

        “哦,我知道了,你可不可以帮我把他叫来?”还没见到要见的人,慕闻朝心中一动问起了护士医院里医生的情况。

        “啊?林医生真的,真的是好人!!”小陈护士有些着急的说道,刚大着胆子给林医生说情,听慕闻朝说要叫林医生来,想到以前听别人说的怕他像听说的那样心血来潮的折磨人。

        “我知道,只是让你叫他来给病人看病,这边有这么多病人在等着呢”慕闻朝有些好笑的说道,暗想这个王建军还真是恶毒。

        小陈护士听了,一时很是惊喜,忙去叫人了。她走后慕闻朝慢慢移动着轮椅看着周围。

        梅林县这所医院不是很大,空旷的院落里除了大片草坪水泥空地,只有两栋房子,出了住院部,对面就是门诊部了,现在慕闻朝所处的位置就在门诊部,正对着医院的大门。这所县医院,因为搞各种运动的关系,人员调配,很多人都被革命掉了,医疗程序很不完善,几乎处于半瘫痪状态,早上七点多了,病人来了很多,医生却不见一个,只有零星的护士护工,尤其是急诊室,连驻守的人都没有。

        所以当浑身湿透的高大清瘦男子怀抱着用雨披裹着的小小一团子奔进来嘶哑着声音焦急的高叫着医生时,竟是无人响应。

        慕闻朝并没有注意这个到处找医生的人,他的全部注意力都被这人后面跟着的人吸引了。

        这个人约莫二十岁左右,穿着两个兜的蓝布上衣黑布裤子,同样全身湿透,发丝还在滴水,他有着硬朗方正的五官,浓眉深目,面色有些发沉的看着前方疾走的人。

        这人正是赶来医院的慕云昌,他没想到沈修然竟然一反之前极力掩饰的态度,自抱起聂曼卿后像是忘记了一切一样奔向了医院,完全没有再注意自己。

        慕云昌暗自苦笑,如若不是那么在意,不是那么珍爱,是不会这样像是发疯了一般狂奔又将怀里的人护的如同易碎的玻璃,像是要失去最宝贵的东西一样有那样悲戚又焦灼的神情...

        是的,他早知道了,以他对沈修然的了解,虽然不知道他私下里对聂曼卿的所作所为,可是也感觉到了他对她不同寻常的感情,这样一个精致的小小人儿,有着甜糯的声音,娇嫩的五官,小兔子一般怯生生又乖的可爱的眼神的女孩子,他没办法放弃,只有装傻,先表达了自己的态度,让沈修然自动退出。

        直到他赢得了女孩的好感,知道女孩对沈修然不怎么待见的态度,亲耳听到女孩答应嫁给他时,他才觉得一切都在掌握中了,这个小小的人儿从此就是他的了。他承认他是自私的,甚至耍了点小小的心计对待自己的好朋友好兄弟,在这之前他从没后悔过,因为为了那个女孩子,值得,可是此时,他心里生出了几分羞惭,他没想到这个表面似乎对什么也不在意的兄弟,竟然对那个女孩子用情这么深,他承认,他不如他。他突然意识到,他得到的不过是心理上的满足,而夺走的却是他的好兄弟生命的一部分...

        “她,人呢?”慕闻朝拦住了慕云昌开口却不知道怎么问了。面对如此年轻的父亲,慕闻朝终于有了回到1975的真实感觉。只是他想要见的人并不是这个没有多少感情的父亲,而是只有儿时记忆的母亲。他记得那时舅舅聂卫国提过,母亲之所以身体那么不好,除了早产先天不足,就是这次急性阑尾炎没有得到及时医治,等到不怎么专业的医生做了手术后,不但失血过多后来因为疏于调理还感染了,折腾了几个月才勉强好了,后来又在没什么营养的艰苦坏境下怀孕生了他,才导致身体极度透支,他也跟着自一生下来就体弱多病。

        前世,是慕云昌和夏雪玲一起带着聂曼卿赶来医院的,一路都是慕云昌抱着聂曼卿的,没这么早到,这一世因为慕闻朝这个变数,大整改没有开始,沈修然也没有被关,两人的速度快了许多,却让等待了许久的慕闻朝没注意到他急迫的想见到的人并不在慕云昌身边。

        慕云昌听到一个质问的声音,视线从前方下移到面前,症愣了下,瞳孔缩了缩有些说不出话了。

        “王,王,王建军?!你,你…”慕云昌有些结巴的叫了句王建军的名字,看着对面坐在轮椅上皱着眉头的人面上露出惶恐之色。

        “聂曼卿,人呢?”慕闻朝有些不自然的叫出了母亲的名字,看着年轻的父亲心下有些恼怒,就是这个人,没有照顾好母亲,才让她那么早的就离开了自己。看到慕云昌见了鬼一样的神情,慕闻朝当然不知道他这神情的含义,只是有些奇怪,默认两人之前就认识了,王建军这个恶人连年轻的父亲都害怕了…

        慕云昌听到对面人开口就问聂曼卿在哪里,那神情似乎他要是不告诉他,就誓不甘休一样,顿时有些头大,心中哭嚎道这人真没死,怎么就没死啊!

        “你还想怎么样?!那天是你错在先的!这可是大白天,你要是敢乱来,我就把你乱搞男女关系的事儿公布于众!”慕云昌镇定了下,想着那天那么黑,他应该没注意到他,况且他连根汗毛也没碰他,便有了些底气假意威胁道。

        慕闻朝症愣了下,从慕云昌的话里听出了点事儿,有些汗,这王建军到底惹了些什么事儿啊?!

        “云昌,你看着她,我把她放在102病房,有护士看着,我去找医生!”慕闻朝正要说话,慕云昌被身后跑来的沈修然突然拉了过去,沈修然急急的说完便跑了出去。

        慕云昌听了沈修然的话也顾不得慕闻朝了,转身就往沈修然说的病房急步走去。

        慕闻朝感觉他们所说的她就是自己想要见的人,只是小陈护士叫的林医生还没有来,他忍住了跟上去的冲动,转身张望着。

        病床上,聂曼卿缩成了一团,脸色惨白,嘴唇泛着紫意,即使裹起了雨披被护的严严实实没有淋到雨,全身依旧被汗水浸的如同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打过了止痛药,疼痛稍微缓解了一点,也让她清醒了一些。

        “慕大哥,我,好痛…”睫毛被汗湿,视线不怎么清楚了,她还是看清了床边的人,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带着无限委屈喃喃的说道,手无力的拉着慕云昌的衣襟。之前发烧和无以复加的腹痛早就让她整个人晕迷了,在被沈修然抱着时已经处于半昏迷状态了,她只记得突然变的轻柔的怀抱,极速有力的心跳声,还有那不断唤着她的名字透着明显焦灼的声音,她虽然不清醒,却明显的感觉到抱着自己的人的不安惶恐,那时,她好想睁眼,对他说声,别着急,别害怕,她还好,却不成想一睁开眼睛就很没出息的开始哭了…

        “我知道,我知道,再忍忍,医生马上就来了…”慕云昌抚着聂曼卿额头上的头发轻声的安慰道。看着病床上的小人如此依赖的眼神,听着她如此委屈无助的声音,仿佛他就是她的救世主一般,慕云昌的心被化成了一汪春水,他从来没有感觉自己竟然被人这么依赖,这么需要过,一时间恨不得拿出自己的全部来换她松开眉头,展开笑颜,之前那泛上来的羞惭,就此荡然无存,只余一个念头,那就是抓住她,牢牢的抓住她,让她永远是自己的…

        “对不起!以前都是我的错!求你救救她吧!我会向王主任提出恢复你的职位给你平反的…”不到五分钟,慕闻朝就等来了小陈护士叫来的林医生,是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男人,面色晦暗,神色憔悴,眼神却很是犀利。慕闻朝没有浪费时间,直接带人到了聂曼卿所在的病房,很是诚恳的对那人说道。

        对面的林医生对慕闻朝的话置若罔闻,一点也没有理会他,直接去看躺在病床上的聂曼卿,略做了检查后,便叫了几个护士来,推着聂曼卿去了手术室,轰走了不相干的人。至此,慕闻朝算是松了口气,看这个林医生的样子,应该是个好医生…

        慕闻朝看着紧闭的手术室,想起刚才匆匆一瞥的聂曼卿,那是十八岁的母亲,面色苍白,头发乌黑,眼眸黑亮水润,哭的像个孩子,和记忆中温柔恬淡的样子相去甚远,可是却鲜活的让他想哭。

        慕闻朝对聂曼卿的记忆只停留在他六七岁时,那时,聂曼卿的身体已经垮了,头发的颜色很淡,肤色偏蜡黄,与刚才那鲜活的彩色照片一般的样子比起来就像是褪了色的老旧照片一样。她那时瘦弱的风一吹几乎就要倒了,明明是需要人呵护的,却要加班工作,一边要照顾老迈的爷爷,一边还要照顾体弱多病的他,总是爱哭闹的他…

        慕闻朝想着仅存在记忆中母亲的样子和种种辛劳,不禁看了眼垂头捏着拳头似乎很紧张的慕云昌,嘴角挑起一个弧度,这一世,他不会让这个三心二意不懂得珍惜的人再伤害她了,他要守护好她!

        作者有话要说: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00/166264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