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儿子重生了 > 32两不相干

32两不相干

        聂曼卿要出院这天,收到了一封信,是医院里的护士送进来的,寄件人是沈修然,里面不但包括两份儿去西大的介绍信推荐表,还有聂曼卿和夏雪玲转户口,粮食关系的证明等等,最离谱的是竟然还有三百多块钱和六十多斤粮票…

        这些东西是慕闻朝借着“王建军”的身份办好的,钱也是到王建军在梅林县的住处拿的,不过鉴于这个“王建军”不受聂曼卿和夏雪玲的待见,还被她们厌恶,慕闻朝不觉得以“王建军”的名义给她们这些东西会被接受,说不定也被认为是黄鼠狼不安好心呢,想了下,觉得沈修然和她们是朋友,似乎又有点背景,而且他知道沈修然现在已经走了,也就无法对质了,就算到时候两人不愿意欠沈修然的人情和钱要还给他时,以他的人品也不会隐瞒而占两人便宜的,所以为了两人安心慕闻朝就很放心的以沈修然的名义寄了这封信,信里言明名额是他一个长辈给的,他已经有了去处,所以就给了两人,让她们别声张,钱暂时借给她们用,这样的理由虽然有些牵强,却也比王建军给她们而无所求容易让她们接受吧。至于慕云昌,他是想都没想,刚破坏了他们的关系,不可能再卖他一个人情的。

        西大后世在全国大学排名综合实力也在前十位,更何况如今进了大学便是一条很好的出路,包吃住,每月还有补贴,毕业包分配,只需要在校学习,比在农村当知青,在工厂当工人,军队当兵舒服多了,在慕闻朝看来这算是目前最好的安排了。

        不说这难得的大学名额,就是信封里的三百多块钱对她们来说都是一笔巨款了,能买三四百斤猪肉了,这无异于天上掉馅饼了,而且还是肉馅儿的。聂曼卿收到东西没有怀疑因由,也没有过分惊讶,如果那个人有多的,是会给她的,潜意识里这件事对她来说竟然成了合理的,这让她的心情很复杂,没想到那人已经走了,竟然还会为她着想,想到她曾经说过的狠话,说永远也不会喜欢他,除非他死才会原谅他,一时心里满是酸涩…

        “沈修然?东西是他寄来的?!这礼也太大了吧?看不出来他还是个大款…嗯嗯,他人不错嘛,有了好处还不忘记咱们,我看我是沾了你的光了,他估计对你有意思,其实他人挺好的,人样子不错,个头又高,比慕云昌只好不差…上次过年回家抱了你一路,你吃了药哭着要糖吃,他还花了一块钱从陈峰那里买了一块麦芽糖给你呢…”夏雪玲看到是沈修然寄来的这些东西,大吃一惊,不过很快就为两人找了个理由,看聂曼卿这两天闷闷不乐的样子,以为她还在为慕云昌的所作所为伤心难过,就笑着对她说着,摆脱失恋的痛苦最好的方法,嗯,那就是再找一个对象…

        “什么?”聂曼卿看着信封里的东西正发呆,听到了夏雪玲的话有些不置信的问道,夏雪玲就又重复了一遍。

        “你不还有张招工表吗,还没填吧,我们可以给思琪,你看怎么样?”夏雪玲说完又对聂曼卿说了句,聂曼卿胡乱的点了点头,低下头咬着嘴唇只觉得心里越发的难受…

        她最初对慕云昌产生好感的契机便是那次过年回家,那种如父兄一般的安全感,加上慕云昌类似父兄风格的样貌,让她对他有了不同于其他人的好感和信赖,却没想到竟然是沈修然,梦里的温暖甜蜜都是他给的…

        这样想着,聂曼卿攥紧了手中那颗深蓝色的塑料扣子,无法言明又有些矛盾的情愫让她有些茫然,心口隐隐的发疼,不禁用手按在了胸口。

        “怎么了,曼曼,好了,我们不委屈了,这次回到队里就收拾东西回家,再也不见那个臭男人了,有什么了不起的,没有他,还有千千万万的男人,我们曼曼这么好,又还小,还愁嫁不出去啊…姐姐我都没着急呢”夏雪玲看聂曼卿眼圈泛红眼睛隐有水光,以为她还在为慕云昌的事情伤心赶忙笑着安慰道。

        “姐姐,我没事儿,我们收拾东西走吧”聂曼卿揉了揉眼睛露出一个勉强的笑。

        夏雪玲叹了口气也不再多说了,和聂曼卿一起将东西收拾好打包,等聂曼卿换了衣服两人就一起出了病房。

        不远处不出所料的看到了慕云昌,他正站在栏杆处抽烟,眉目紧蹙,只是两三天的时间,就变得憔悴了很多,面上的胡茬长起,神情阴郁不似以往那么开怀。有的人就是这样,没得到过,就会变得刻骨铭心,所谓的感情深浅不是固定不变的,很容易因为小事变化。经过这场变数,前世还算有些感情的赵慧和慕云昌,估计也是反目成仇了,慕云昌肯定恨透了赵慧,而对聂曼卿他因求之不得,又理亏于她,倒是对她的感情加深了不少,心中悔恨不已,她恐怕会成为他一辈子的遗憾…

        夏雪玲扶着聂曼卿装作没看见慕云昌继续往前走,慕云昌看到两人过来还是上前拦住了两人。

        “你再说什么也没用了,见了你就恶心,能不能麻烦你不要再出现在我们面前?”慕云昌刚开口就被夏雪玲给阻止了。

        “我知道是我不对,我和她已经分手了!曼曼,你打我也好,骂我也好,别生气难过,对你的身体不好…就算不能原谅我,也不能走着回去吧,我把村里的牛车赶来了,曼曼病刚好的差不多,别太累了…”慕云昌的语气有些卑微的祈求,时而看着聂曼卿时而看着夏雪玲,聂曼卿却一眼也没看他,眼帘一直垂下,不知道在想什么,一手握着另一只攥成拳头的手放在身前,纤细的手指紧绷,神情很是落寞,睫毛上还挂着几滴水珠,在早晨的阳光折射出点点光芒,刺的他眼睛生疼。这样的聂曼卿看的他心都碎成了一块块的,该死,他恨自己,更恨赵慧。

        虽然说慕云昌口口声声说他和赵慧已经分手了,如果是放在后世,一对男女的感情很好,或许便不会在意前事,可是这是在七十年代,不说两个多月前,慕云昌已经向聂曼卿示好,就说他现在明显已经“失贞”,没结婚就乱搞男女关系,他的印象分就早已跌落到谷底了,就算没有保守思想,感情有洁癖的人也都是不会接受的。

        “慕云昌,别以后连朋友都当不得成了仇人了!对曼曼的心思你还是放下吧,我们家曼曼单纯的很,可受不了你这样的…”夏雪玲不客气的说道。

        “曼曼,我…”慕云昌还想求原谅,聂曼卿抬起了头,一双澄澈的黑眸望着他,神情中还有些许哀伤失落。

        “慕大哥,你别说了,谢谢你这么长时间对我的照顾,以前都是我不懂事儿,把结婚想的太简单了,对不起。姐姐,你就别骂慕大哥了,我们一起坐牛车回去吧,我可不想走路…”聂曼卿对慕云昌说完就对夏雪玲说着。

        聂曼卿的语气很平淡,带着疏离,不再像以前那样甜甜的,眨巴的眼睛里都是依赖和信任,慕云昌听了心里说不出滋味的难受,想说点什么,却说不出口了,聂曼卿已经不再看他和夏雪玲说起了话。聂曼卿的态度,仿佛他只是普通朋友一般,他宁愿让聂曼卿对他大吼大叫,说让哥哥打他一顿…

        “姐姐,你别担心了,真没事儿了,只要不和慕大哥结婚,慕大哥还是慕大哥,慧慧或许能成嫂子呢”聂曼卿看夏雪玲盯着她看,似乎想从她脸上看出点言不由衷什么的。聂曼卿对慕云昌的“不贞”事件并没有太大的触动,只是最初有些不敢置信,后来也没怎么想这事儿了,从来到医院那天看到沈修然,她脑袋里的空间就一点一点的被沈修然夺走,对他的印象就不断的变化着,他临去的背影,送来的信,还有夏雪玲说的“真相”,让她越发的茫然,本来因为沈修然的“冒犯”对他忿忿不平的“恨意”不知不觉间消解,之前因为梦到沈修然她就已经心中有愧了,对于和慕云昌去登记结婚更是心里慌慌的,很排斥,不知道如何拒绝,如今发生了这样的事让她不再纠结,对慕云昌也谈不上原谅不原谅了。看到慕云昌如此懊恼,神情憔悴,聂曼卿倒是觉得不好意思了,也不好明说那什么她对他已经归于平淡了…

        夏雪玲有些不敢置信,聂曼卿虽然神情上还有些伤感的成份,但是这语气怎么听怎么坦然,似乎已经放下了,有这么安慰自己的吗?怎么这么快就不伤心了啊?!这傻孩子,果然还是太小了,果然如她所说,或许根本不知道结婚的意义,也不懂男女感情的意义吧,亦或者是她根本就没动感情?…

        既然聂曼卿已经不在意了,夏雪玲也就没再挑衅慕云昌了,不过还是对慕云昌很没好气,假如他和聂曼卿真的事成,让聂曼卿所托非人,她还怎么去见聂卫国啊…

        “下面发生什么事情了?好像是赵慧,王建军,天哪…”夏雪玲正和聂曼卿沿着走廊向楼梯走去,瞥了眼楼下,竟然发现医院门口一个女人小跑着扑到了一个男人身上,那个男人竟然就那么被扑倒了,栽倒在地上一动不动,而那个女人却是不管不顾的在那个男人身上厮打着…

        几人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距离稍微远了点儿,只听到女人的尖叫声,不知道她说了什么。等夏雪玲她们到了事发点,已经是里三层外三层的围了一大群人。

        “王建军,你这个王八蛋,我和你拼了!”赵慧歇斯底里的声音时不时的从人群中传出来。赵慧真的是要发狂了,她那天豁出脸面破坏了聂曼卿和慕云昌的关系,也彻底得罪了慕云昌,那也算是她的一个备胎,她本来还想着维持表面关系的,随时都有可能恢复,却耐不住对聂曼卿的嫉妒心还有“王建军”的“挑唆”去了,谁知道回头去找“王建军”,却没找到人,连续两天,她到处找“王建军”都没找到,煎熬中心里已经怒极恨极,这一天在医院终于等到来医院的“王建军”,便迫不及待的扑了上来。

        也怪慕闻朝倒霉了,本来身体就没恢复虚弱的很,还连着办了两天的事儿,加上镇静剂的后遗症还没有完全消,头晕乎乎的,能单独走路不倒下就已经不错了,踉跄着回到医院本想看母亲聂曼卿的,知道她今天出院,到了门口看见不远处的住院部二楼那三人站在栏杆处不知道在说什么,抬头就看了那么几秒,然后便被一股力量猛然推倒在了地上,很不幸的头朝下磕在了医院门口的石阶上,结束了他仅仅五天的重生之旅,至于后面“虐尸”环节就和他无关了。

        “啊,流血了!”不知道谁尖叫一声,人群更加骚乱了。在外围的夏雪玲和聂曼卿也没那个心思挤进去看热闹,门口被人群堵着,她们也就等等,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站在外围候着。很快医院里的护工抬着担架进了包围圈抬走了一脸血的“王建军”,两个五大三粗穿着警服的人抓走了状若疯癫披头散发的赵慧。

        聂曼卿因为有心事对外界发生的事情提不起一丝兴趣,这么喧闹的场景根本没有一丝画面声音入了她的眼睛耳朵。夏雪玲对于王建军和赵慧到底有什么矛盾,并不怎么关心,倒是有些幸灾乐祸。这件事情并没有引起她们太大的情绪波动,王建军终于死翘翘,最多让她们想起时感叹一句恶人有恶报,而赵慧,被抓走,她们也没有给予半点同情。

        “你不去看看?真是太凉薄了吧,好歹她肚子里也有你的孩子”夏雪玲瞥了眼慕云昌凉凉的说道。

        “她满嘴胡说你也信!她还说是王建军的呢!”慕云昌恨得咬着牙郁闷的说道。两天前他的确被赵慧说的话镇住了,还以为是真的…

        “那也不一定哦…”夏雪玲此时心情好了不少。

        夏雪玲和聂曼卿一起在供销社买了些吃的便随慕云昌回到了红花寨。将食物分给了众人,两人就着手收拾东西准备第二天走人。私下里夏雪玲将招工表悄悄的塞给李思琪,却没想到,李思琪拒绝了回城,她虽然还没有正式和村子里那老实的庄稼汉结婚,两人也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可是那人宁可自己挨饿也省出吃的给她,干活又处处帮她,不觉间竟然走进了她的心里,她不想回城去了,觉得就这样过着日子也不错,这样的一个男人,很让她有安全感,留下来和这个男人相依为命,或者离开他,伤害他,奔赴一个看似很好的未来,权衡间,她毅然选择了留在他的身边。

        夏雪玲有些愕然,却也没说什么,尊重了李思琪的选择。招工表也不能浪费了,所以夏雪玲就找了同住的田忆苦,却不成想,向来存在感很弱又不合群的田忆苦也不要,她说她不想当工人,至于她想当什么,就没人知道了。

        夏雪玲没想到赵慧要死要活的想要得到的招工表竟然没人要了,无法,最后她将那招工表重新还给了慕云昌。如果赵慧没和她们闹翻,或许,夏雪玲还会将招工表给赵慧,或者慕云昌也会给她,但是现在却是不可能了,如果赵慧知道肯定要气的吐血了。

        作者有话要说: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00/1662640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