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儿子重生了 > 36九月(下)

36九月(下)

        梅林县医院,住院部一间病房外。

        “老王,那里面的女人枪毙太便宜她了!我们可就那么一个儿子啊!关监狱判无期徒刑,我要她生不如死!”一个看上去有四十多岁头发却已经花白的中年女人面色凌厉咬着牙口气带着无限怨愤的口气说道。

        “她好歹是你孙子的妈!”女人对面的男人抱着一个用灰格子棉布包裹着的皱巴巴不的婴儿说道。

        “她也是杀死污蔑儿子的凶手!!收起你不要脸的想法!!要不是看着孙子的份儿,还会好吃好喝的供她到现在,孙子现在都生了,要她还有什么用?赶紧的派人把她扔到监狱里去,看着她我就烦…我那苦命的儿子啊,我就那一个儿子啊……”女人说着就开始抹眼睛拉长了声音哭诉。

        “行,都听你的还不成!孩子你可得管着,还这么小…”男子抱着小孩就大步往前走了,女人狠狠的瞪了眼那病房门跟了上去。

        两人没走多远,病房门被猛的推开,从里面踉跄着走出一个披头散发面色憔悴有些虚胖的女人面目扭曲状若疯癫的喊着“你们王家就没一个好人,说话不算数我和你们拼了!”

        这个女人就是赵慧,那两个远走的人是王建军的父母。赵慧当初气急,却没想到王建军那么脆弱竟然就那么死了,被抓起来就要判死刑了,幸好她想到了肚子里的孩子,一口要定那是王建军的,说因为王建军不负责任所以她找他算账。王建军的父母知道儿子的德行,结合他去红花寨的日子和赵慧肚子里孩子的月份儿,他们也没怀疑,答应赵慧的条件等她生了孩子,孩子留下放她走人。此时赵慧才生下孩子一天,她在病房外隐约听到,挣扎着起来追了出来。

        可惜还没追出多远,就被横插来的一个男子打晕重新塞到了病房。

        ***

        西北市郊区,两边长着碗口粗细大小白杨树的柏油路上,远看去,空无人烟,被太阳晒的路面上方的空气像是在冒烟,好长一会儿后才有一辆军用吉普车缓缓由远及近驶来。

        车里面坐在副驾驶位的聂曼卿正巴吧嗒吧嗒的向聂卫国说着话,聂卫国手握方向盘面带微笑目视前方。聂卫国回去换了身干净的军装摘取肩章就是他的便服了,聂曼卿如愿以偿的扑到了想了很久的怀抱撒了一回娇,心情正好,话也多起来,给聂卫国捡着在红花寨的事儿说着,顺便告了几个人的状,连给她要糖吃的小孩都告了,就是跳过了那个她曾经心心念念要让聂卫国教训一顿欺负过她的人…

        李瑞佳被无视后很气愤,虽然觉得自己像是多出来的,却还是不甘心走了,继续跟着,越跟越是对聂曼卿羡慕了,心里也越发的想要让聂卫国这块木头开窍了,想着也就拿出对聂曼卿的一半儿的好对她,她也就心满意足了...

        "聂卫国在师里有个人尽皆知的外号叫抠门儿聂,每月津贴发下来就没了,从来也不请客,抽烟都是蹭的,比农村兵都可怜,都说他是攒老婆本呢,却都是寄给家里和妹妹的....他最是公私分明了,没想到竟然会替妹妹出气罚人,还用军车办私事儿...哎,你说,他怎么和妹妹关系那么好呢?"李瑞佳看着前面向来不苟言笑的人难得的露出温和的笑,有些痴了的说着,也不知道是自言自语还是在问旁边的夏雪玲。

        李瑞佳并没有注意夏雪玲,这个穿着不怎么时兴也不怎么符合大城市流行,因为军训面色发黑的女子神情中有些黯然眼睛却也在贪婪的看着前面的男子。

        "他小时候调皮,蒋妈妈怀曼曼时被他撞的从楼梯上栽倒,曼曼提前三个多月出生的,才不到四斤,那个时候医生都说养不活了,熬了几个月才算是保住。为此他被聂爸爸打的趴在床上睡了好几个星期的觉,后来秀秀又出生了,曼曼都是他带的,曼曼从小就体弱多病,走路比一般小孩晚,身边离不开人,小时候两个人都是同吃同睡的,他去哪里玩儿都会带上曼曼,曼曼比别的孩子娇还比别的孩子爱哭,男孩子就都不喜欢和他玩儿,和他玩儿一般都要挨揍,因为谁惹了曼曼哭,都要被他狠揍一顿,他就和我玩儿...."夏雪玲轻声说着,脑海里似乎又了场景回忆,面上露出笑。

        这个时候李瑞佳才突然回头看旁边的夏雪玲,打量着她,嘴角斜翘挂上了一丝不屑一闪而逝眼睛重新看向前面。

        “卫国,停一下,前面有两个熟人,不好意思啊,要麻烦你了”李瑞佳看着前面突然发现前方柏油路的树荫下一高一矮两个人正手拉手走着忙对聂卫国说道。

        "是蔡师长的女儿蔡梦华和赵团长的女儿赵恺欣"李瑞佳补充道。

        聂卫国点了点头表示不介意,停到了两个女孩子身边。虽然李瑞佳说的两个的人都是他的上司,他却不认识那两个女孩子。

        "梦华,欣欣,你们两个去哪里,怎么大热天走着去啊"李瑞佳开了车后门对两个女孩说道。

        两个女孩子,其中一个十七八岁,穿着件蓝底白花的碎花连衣裙扎着马尾,鹅蛋脸,细眉细眼,或许因为天气热的缘故面上红晕颇深,看着也较为腼腆。另一个女孩子大约十二三岁留着短发,娃娃脸,眉眼小巧却带着点英气,眼睛很是灵动,穿着军绿色长裤白色短袖打扮像是男孩子,摇着一块大树叶扇凉,看到又车停下来还是熟人,眼泪都要流出来了。

        "佳佳姐,你就是我亲姐喂"小一点的女孩子扑了过去。

        "欣欣,汗津津的你可别碰我,快上车吧"李瑞佳好笑的让着两人上车。

        "佳佳姐,谢谢你啊"蔡梦华上了车对李瑞佳道谢。四个人坐后座有些挤了,还好几个人都很瘦。

        "客气什么,我也是借花献佛,前面这位名才是正主。哎,你们怎么这么可怜啊"李瑞佳问道。

        "都是她啦,今儿我爸和蔡伯伯都去开会了,她偏偏要今天去,我作业还没做完呢...都是要去看那个五...啊,你掐我干嘛..."赵恺欣吧嗒着嘴像是机关枪一样说着,还没说完就被蔡梦华掐住了胳膊。

        "咳咳,佳佳姐,我们就是去市里买点文具,写作业要用,这边儿没有..."蔡梦华说着加重了写作业几个字,赵恺欣撇了撇嘴巴不说话了。

        李瑞佳看两人很有问题却也没有穷追不舍,问了两人的去处,也算顺路。之后又给车里的人互相介绍了一下,不知觉间就到了市里。蔡梦华和赵恺欣在友谊商店门口下了车告别了几人。

        "你干嘛在这里下车,还要走..."赵恺欣下车后颇多抱怨。

        “欣欣,你看我的头发乱不?发夹戴的正不正?”蔡梦华整了整头发又拉着有些皱了的裙子面色忐忑的问赵恺欣,面色似乎比之前更红了,根本没听到赵恺欣的抱怨。

        “你都问八百遍了!一点也不乱,好看死了,淑女的都能吓死一个师的人!喂,我要吃冰砖!!不然我不走路了!”赵恺欣瘪着嘴巴说道。

        "吃吃,你就知道吃!"赵恺欣有些后悔带这个小屁孩来了,不过她身边也真没什么合适的陪着,她一个人根本不好意思来,就这一个大大咧咧还爱勒索人的小孩只能凑合了。

        "姐,那什么五哥就那么好,让你大热天步行也要来看他..."赵恺欣如愿以偿的吃到了她要的冰砖哧溜哧溜的吸着还不忘感叹。

        "五哥当然好了...长的好看,心又好,他笑的时候最好看了,打架可威风了,玩弹弓玩儿的最好了,打鸟给我玩儿呢.."蔡梦华有些忸怩又忍不住心里的话说着,眼里露出后世称之为花痴的眼神。

        "咳,姐,怎么我觉得那五哥还没我大....就一个小屁孩,还打架,玩弹弓!!"赵恺欣有些黑线的问道。

        "呃,那是小时候的事了...不许你说他坏话....他现在应该长的更好看了"蔡梦华瞪了眼赵恺欣眼睛离重新放出花痴眼神。

        “嗯嗯,你的五哥肯定更好看了,我觉得他擦鼻涕时好看,在厕所蹲坑更好看,尤其是便秘时…哈哈哈哈”赵恺欣哧溜完冰砖心情大爽,叉着腰很鄙视的对蔡梦华说着报复她对她的那几次猛掐。

        “我掐死你,让你污蔑他"蔡梦华伸手去掐赵恺欣被赵恺欣躲过没跑了,她便气势汹汹的追了过去,完全忘记自己刚才保持的淑女形象。

        蔡梦华只看着跑在前的赵恺欣没看到从前方拐角出来的两人,一下子撞了上去,虽然被撞的人及时退后,她还是被撞的头晕目眩鼻子都要掉了,经这么一反弹向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仰头便看见了一个穿着有些贴身的海魂衫和国防绿裤子塑胶鞋的年轻男子一手抱着一个篮球一手垂着就那么站着,神情冷峻,带着点忧郁,五官明朗,线条深刻,如雕塑一般,眯着的眼睛细长,仍旧亮的发光,汗湿的头发滴着水,汗珠沿着脸颊从麦色的肌肤上滚落..

        "五,五,五..."蔡梦华看的呆了,仰头看着来人,只觉得高大异常,宛若天神,更觉得眩晕,保持两手撑地四仰八叉的姿势有些结结巴巴的说着,脑袋里乱成一团,觉得自己彻底的完了,竟然像个疯婆子一样在喜欢的人面前丢丑,不如去撞死得了。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00/1662641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