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儿子重生了 > 43前女友

43前女友

        “你这是去干嘛了啊,好不容易过来找你一次,还让我们来来回回的跑,人都跑虚了,你得好好请我们吃一顿!”徐明亮看到徐明远就开始嚷嚷。他们一来就直奔营地,结果人说在打靶场呢,他们又去打靶场,到了打靶场后又是错过了,回到营地,别人都回来了,就他又不在了,气的徐明亮哇哇大叫,和沈修然两人在原地等着了。好在女生们放了假,也让他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只是让他失望的是,这些学妹竟然一个个都比他大许多,有的还结婚了,而且没一个好看的,看到他失望的样子倒是逗乐了沈修然。

        这批学生都是逐步推荐上来的,大部分年龄都比较大,最大的一位已经二十七岁了,好几个都结婚生子了,这些人不是本身特别优秀就是有一定的背景,不然这样的名额也轮不到他们,这里面聂曼卿和夏雪玲算是特殊分子了。夏雪玲虽然比聂曼卿大几岁在这里面也算是中等的,相反,聂曼卿这个在后世年龄比较正常的学生却是最小的了,加上她面嫩,更加显得小,只是他们两人很不幸的错过去了。

        “死小子,就会讹人,请你喝西北风,随便喝”徐明远很不客气的打在了徐明亮的头上,看到沈修然一拳打在了他的肩膀上笑着打招呼道“五子,好久不见,你人精神不少啊”

        “呵,远子,穿上军装就是不一样了”沈修然招呼道,徐明远也就比他大个几个月,沈修然没离开前两人可以说是一直玩儿在一起的。

        “你也快了,再有两个多月,我们连负责新兵训练,到时候我把你叫到我的班上,嘿嘿,保准你快活似神仙”徐明远说道。

        “得了吧,成神的时候就离死不远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啊,我还想多活几天呢”沈修然调侃道。

        “呵呵,这可由不得你了。嗯,我们也别在这儿杵着了,今儿下午放假,你们两个想干什么,我奉陪”徐明远说道,几人开始沿着林荫路走。

        “打球吧,打球吧,反正雨已经停了”徐明亮精力旺盛的没处发泄就想蹦蹦跳跳累的出一身大汗动不了才叫爽。

        “没点爱好,就知道打球,刚打出事儿就忘记了?”徐明远好不容易休息一下倒是想悠闲悠闲,按照他的本意最好是回宿舍睡觉去。

        “切,还说干什么都奉陪呢,上次打出事儿又不是我们的错,郑红兵都被他爸让警卫员给看住了,还不是理亏…”徐明亮抱怨道。

        “远子,你先带我去看看徐叔叔吧,上门来不去看他,他知道不知道该怎么嘀咕我呢”沈修然说道。

        “也好,老头子最近脾气不太好,你去了他估计心情能好点,对了,张丽青找我问了你好几次,我没给她透底,给你说声,她在军区文工团呢,我看她是想吃回头草了,嘿嘿,自从她来到咱们这里的文工团,可是军中一只花,想追她的人能有一个连,人家可是就只对你念念不忘呢…咳,是修诚哥说的…他还说那什么,你喜欢上了一个有夫之妇,还被人甩了,你可别想不开啊,女人多的是…回头我让我妈给你介绍几个…”徐明远貌似很担心的说道,说完自己都忍不住笑了。

        沈修然黑线不已,恨不得回去掐死那个长舌男,他就这么点儿*被他套过去后天天明着假装劝说他实则都是调侃,现在还搞的人尽皆知,怎么会有这样的哥啊…

        “你听他胡说…行了,笑的那么淫.荡,下次她再问你就说实话吧,也没什么藏着掖着的”沈修然笑笑的说道,笑意却未达眼中,好像几年前的他就是这样,总是嘻嘻笑笑,不知道悲伤是什么,可是现在,现在的这种缺失感又有谁能理解呢,他只能也跟着调侃自嘲了,将那些痛彻心扉的感觉蒙在里面,粉饰太平。

        沈修然听到张丽青找他的这个消息他一点情绪波动也没有,要是当初肯定要激动,说不定还准备奚落人家一番呢,现在他只想着如果是聂曼卿找他就好了…

        “你不会也对她旧情难忘吧?一见面俩人立即一拍即合,那我岂不是做了坏人!”徐明远一脸惊愕的说道。

        “我还以为你当了兵老实了,没想到还是那么贱!”沈修然说了句徐明远就听到了一声轻笑,转眼看去,不远处一个穿着夏常服的女子笔直的站在那里巧笑嫣然。

        “五哥,好久不见”那女子笑着向这边儿走来,表情似乎是见到老朋友了一样。

        “呃,我可没告密,是自个儿找来的”徐明远低声说了句。

        沈修然还没说话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在快到他们这边儿时脚步变的很轻巧,显得小心翼翼的,却是蔡梦华来了。

        “啧,如今这女的真不可貌相啊,一个个都是间谍出身,消息真是灵通的很”徐明远看到蔡梦华也来了,嘀咕了句就准备回避了,他可不想当电灯泡。

        “当初也不知道是谁把五哥给甩了,现在又回来套近乎,没见过脸皮这么厚的”徐明亮乍然听到张丽青竟然甩过沈修然,不忿的说道。徐明远不禁扶额,伸手去拉徐明亮。

        “亮子!别乱说”沈修然瞪了眼徐明亮,走过来的张丽青已经变了脸色,刚才的巧笑嫣然变成了泫然欲泣,看上去如雨后梨花我见犹怜。

        张丽青是那种放在人堆儿里就能立即凸显出来的人,她很漂亮,五官精致明艳,身量高挑,胸前饱满,臀部挺翘,尤其是一双腿修长匀称,这样的身材适合跳舞,而且还是芭蕾舞,穿着军装也不能掩盖其风华,反而别有一番味道。

        她对人笑时有种天然的明媚,眼中自然的散发出令人炫目的电力,放在后世那就是女神级的人物啊。

        或许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吧,沈修然现在看她一点也没觉得她特别,在他眼里只有一个女孩子最好看,别人都要靠边儿站。

        “五哥,你还怨我?我,我当初是迫不得已的,就像你,为了父母留下来接受王家的安排,我…”张丽青的表情有些凄苦,说话的时候眼睛已经水汪汪了。

        “我没怨过你,你别多想了,我们还有事儿,就先走了”沈修然没想为难这个女孩子,毕竟他们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当时的情况谁又能做的了自己的主,趋利避害或许是本能反应,谁能像那个傻姑娘一样,明明自己害怕的要命还半夜里去看望一个被批斗成几乎十恶不赦的人,明明饿的虚弱的要晕倒,还能为了死去的一头牛哭泣…

        沈修然平静的说完就大步向前走去,徐明远已经拉着徐明亮跑出了好远。

        “五哥,你没怨我,干嘛要躲我?我,我想和你说说话…”张丽青叫住了沈修然。她的感情其实是不参假的,正如她说的,情非得已,如今她的父母已经算是解放了,听说沈父也要放出来了,而沈修然也要加入到这个部队了,她便找他来了,想和他回到从前,只是她想的太天真了…

        “我真有事儿”沈修然刚说完胳膊就被人拉住拽着向前跑了起来,却是蔡梦华在拉他。他本可以轻易挣脱,却还是顺着蔡梦华拉着走了,虽然他没怨张丽青却也不想再被无谓的纠缠,听她的语气好像两人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关系,这又怎么可能呢?

        蔡梦华此时已经是泪流满面了,或许是女孩子心细,沈修然虽然说话平静无波,看似没事儿人一样,表情无意中流露出的伤感还是刺痛了她…

        蔡梦华拉着沈修然跑出去好远一段距离,才松开了手蹲在地上哭了起来,头埋在臂间肩膀不断的耸动着。

        沈修然被蔡梦华哭的莫名其妙,又不知道怎么安慰,只好看着等她平息下来。

        “你,你这么好,她当初为什么不要你,呜呜呜…”蔡梦华哭了一会儿抬起头瓮声瓮气的说着。是的,她是在替沈修然哭,她从父亲口中知道沈修然当初留在父母身边受了很多的苦,开始的一段时间几乎天天要被拉出去批斗,备受折磨,在他最需要安慰的时候,那个女人竟然甩了他,他,他那么好,能得到那怕是一点点的爱她都要笑醒了,那个女人竟然甩了他,他当时该有多伤心啊…

        沈修然乍然听到这句话,都集中在“她当初为什么不要你”这句话上,是啊,她从来没喜欢过自己,还那么厌恶自己,又为什么会要自己呢,这样想着沈修然眼里的悲戚更加的明显,看着眼前为他哭的稀里哗啦的女孩子有一丝感动,过了好一会儿突然笑了“傻姑娘,你哭什么啊,别哭了,别人看见了要笑话你的,说不定还会以为我欺负你呢”

        沈修然摸了摸身上,手绢倒是有一条,犹豫了下还是拿了出来,他或许永远也没有机会将这个给那个同样是爱哭鬼的女孩子用了,索性就这样丢了吧…

        蔡梦华接到手绢面色变的通红,用手绢捂在了脸上,闻着上面余留的清爽的男子气味儿心更是狂跳不止。

        “亮子和远子还在等着呢,我先去了,你要是想来就跟上来”沈修然说完转身就走。此时他哪里看不出蔡梦华的心思,他想说点什么,却又不好点破,毕竟人家女孩子都没说过喜欢他,他要是说什么实在是奇怪,以后还是离着远些吧。

        ***

        接下来的军训就和聂曼卿和夏雪玲没关系了,两个人在学校过了十来天自由自在的日子,军训结束后就和其余同学开始正式课程。

        夏雪玲的祖父是钢铁厂的,和聂衡是同事,所以才和聂家住邻居,夏雪玲的父亲是数学老师,母亲是英语老师。夏雪玲和聂曼卿从上学起几乎就没好好的上过课,但是文化课程却没有丢下,尤其是数学和英语的程度更是班里的同学比不了的,这让两个人学起来相对轻松。

        有了聂卫国的“勉励”,两个人就像是吸水的海绵一样几乎用所有的时间学习着,聂曼卿还好,有时候还会跟聂卫国去李瑞佳那里,而夏雪玲几乎像是陀螺一样转个不停。

        这一天聂曼卿又跟着聂卫国去了李瑞佳的办公室,聂卫国因为要准备新兵训练计划就先走了,等过几个小时再来接她。

        聂曼卿到了李瑞佳的办公室,门被虚掩着,她敲了下门,里面没反应,却是听到一个清脆的女声在说话,还有一个压抑的女声似乎在哭泣。

        “蔡梦华,你哭什么,看看你那丑八怪的样子,也不照照镜子,呵呵,不就是说五哥抱过我嘛,有什么好伤心的,五哥还亲过我,他的初吻是我的,他的摩托车后座一直是我的位置…干嘛用那么敌意的眼神看我,你以为五哥现在不理我,对你好那一点就代表你有机会了吗?你没听说过爱之深责之切吗?五哥那几年不知道对我有多好,做什么都带着我,他的那帮兄弟都叫我五嫂呢…五哥只是在生气,他迟早会消气的,你还是省省吧…”张丽青的声音有些尖利,下巴微抬,看着一边比她稍矮只会哭的女孩子,露出高傲的神情。

        作者有话要说:先让众位爱慕者交锋吧…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00/166264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