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儿子重生了 > 51讹上

51讹上

        沈修然的一句话让在场三个,不,四个女的都变了脸色。

        "五哥,你还好吧,头痛的厉害?"张丽青距离最近问道。赵恺欣也已经跑到沈修然跟前关心去了。蔡梦话站在那里看着沈修然满是担忧,又不敢上前,一边又看着聂曼卿不知道到底是怎么了。

        徐明远眼里的沈修然可是"清心寡欲"的,他老妈给沈修然介绍了好多青春靓丽家世很好的女孩子,他都推辞了,一天到晚就是个训练狂人,当然不知道他葫芦里埋的什么药,腹诽他怎么这么不给自己面子,看着他扶额不禁嘴角抽搐,丫的,故意给我难看的吧,你伤的是后脑勺扶着前额喊什么痛!

        "都闭嘴,别乱哄哄的,让你们这么多人进来已经是违反规定了,伤了个大口子不痛才怪,我说,你老实点儿,还没包扎完呢,刚才止血了,现在又流血了!"给沈修然包扎的是个二十六七岁的女人,看上去挺凶的,没好气的说道,如果不是知道他们都是部队的,知道蔡梦华是这里的卫生员,她也不会给他们面子的。

        沈修然很听话的不动了,靠在医院那张床的铁靠背上扶着额头,眼角的余光却一直看着聂曼卿。

        虽然从沈修然看到聂曼卿只是几十秒的功夫,他的脑袋却是转了好几转,如果不是有这么多人在场,他肯定要欢呼雀跃了。

        看徐明远那维护的样子,无疑,聂曼卿就是他口中那个他军训过的女学生,也就是说聂曼卿从三年前就开始在西大上学了,她根本没结婚,而且目前也没有对象,否则徐明远也不会贸然出手的。虽然他不知道这其中原因,但是目前的状况却是对他大大有利的,这个信息像是一道光将他灰暗了许久的内心照的亮堂堂的。

        沈修然之后也自省过,认为自己还是很优秀的,之所以被聂曼卿讨厌都是因为他当时没能控制自己行为有些过了,对人家做出了那样的事情,人家怎么可能给他好脸色,又不是自己以前十六七岁时认识的那些女生,本身就对他有好感,恨不得立马投怀送抱,只是假装矜持,只要他一个眼神就能放开。

        沈修然哪里知道聂曼卿对他的几番感情变化,此时看到她眼中的愤恨,还以为她过了这么多年还记着他的坏,这说明她一直记着自己,也说明她对他的厌恶之情有多深了,心里一时不知道该是喜还是忧。

        不过在他说头痛时,聂曼卿的"理直气壮"有了裂痕,虽然还赌着气,眼底却是闪过担忧,被他捕捉到了,很明显这孩子是外强中干,虽然还是讨厌自己,但是心还是那么软,砸到自己她肯定心有愧疚的,只不过那些"陈年旧怨"让她还无法释怀,所以是绝对不会向自己低头的。

        这个时候他两年多的高强度训练成果得到了充分发挥,一个优秀侦察兵的素养也体现无疑,他快速的判断了当前形势选择了对自己最有利的方案。他要对症下药,慢慢的渗透,将自己的"不良"形象扭转过来。不过在这之前,他得找个正当理由粘上她,不然她见到自己就跑,或者就出手砸他,那他那里有机会啊....

        "恺恺,把凶器给我"沈修然一手扶额一手伸过去要那玻璃瓶子。赵恺欣不明所以将瓶子给了沈修然。

        "张医生,你说这么大的瓶子从高空落下砸到头上,会不会引起脑震荡?"沈修然担忧的问医生。

        "废话,除非你是铁头"那医生有些不耐烦的重新给沈修然清理血迹包扎伤口。

        "张医生,脑震荡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沈修然继续问道。

        "有可能会出现头痛、头晕、疲乏、焦虑、失眠、对声光敏感、注意力不集中、记忆力下降、思维迟钝、易激惹或抑郁等症状,医学上把这些症状叫做脑震荡后综合征...你要是有这些症状再来复查..."这位张医生的业务知识还是很熟练的一下不打砢的说了出来。

        "嗯,谢谢。张医生,那头上有了伤口会不会有机会感染病菌,影响到大脑?比如破伤风杆菌?葡萄球菌?"沈修然很是虚心的问道。

        "有可能,没有完全的无菌环境,不过..."人的免疫力也是很强大的啊,哪里那么容易感染病菌,再说还要打破伤风针的。

        "哦,我知道了,给头上打麻药有什么影响?会不会影响智商?"沈修然哪里会让医生把不过说出来紧跟着虚心的问道。

        "任何药品都不是百分之百无害的,麻药有毒品成份,对神经系统还是有一定影响的..不过.."影响可以忽略不计吧,又不是天天打麻药,再说您好像没打麻药吧...

        "哎,那就是可能会影响了...也就是说一个人的头被砸伤后不但会被脑震荡后遗症折磨,还有机会感染到破伤风杆菌,或者其他细菌,有一定的死亡机率,即使躲过了各种细菌,也有可能智商下降吧....嘶..."沈修然悠悠的叹了口气,语气似乎是在探讨学术问题,但是让众人听着却很是诡异,充满了感染力,蔡梦华听出了绝望,赵恺欣听出了惊惧,张丽青听出了愤怒,徐明远听出了黑线,聂曼卿则是懊悔...

        "呃,是有机会,不过..."这种问题根本没有绝对,谁也不敢保证,可是到了如今的年代,谁还会这么倒霉啊,有病您赶紧看啊...

        "嗯,谢谢张医生,对了,天气这么热,伤口会不会发炎长虫子什么的?"沈修然又补充的问了一句,众女生已经处在最低谷了,这句话又把她们往下拉了点。

        "有可能...注意点卫生,别沾到水,保持干燥,过两天来这里换一次药"这位张医生已经包扎好伤口了吩咐道,恨不得他们这一堆人赶紧的走,后面可还有病人排队呢。

        "好的,谢谢张医生,您能不能帮我开张病假单,我这伤可不适合训练了啊,这是军官证"沈修然掏出了证件,张医生也没废话给他开了病假单子。

        "都走吧,别耽误人家工作了"沈修然拿到了病假单"虚弱"的站了起来对众人说道,然后看着那"理直气壮"碎裂的不成样子咬着唇的女孩,说道"你,也跟上"

        "你小子想干嘛啊,一点面子也不给,不就是头上烂了芝麻点的伤口吗?你以前训练时受的伤可比这重多了!"徐明远恨不能掐死沈修然,心中已经被那什么乱了"心智"的腹诽,人小曼曼砸你那是给你面子啊,我还想被砸呢!

        "我伤的可是头!而且,不是芝麻,是西瓜"沈修然只说了一句就晃晃悠悠的往外走了,赵恺欣赶紧的扶住了他,张丽青保持矜持,蔡梦华伤心欲绝,徐明远气的咬牙,走在后面想安慰下聂曼卿...

        聂曼卿往外科室走时已经在后悔了,她不知道自己当时怎么就那么愤怒了,那个时候虽然他说过喜欢自己,可是自己已经明确的拒绝了他,还说出了让他去死的狠话,他还是在走之前看了她,还给了自己上大学的名额,寄给了自己那么多钱,她还有什么好怨恨的,即使,他有喜欢的人,根本不是喜欢自己,和她有什么关系呢?

        按照以前发现慕云昌"不贞"时的逻辑,她应该是立马放手改换思维的,可是为什么想到他不喜欢她,她就不受控制的想哭呢...

        不,她一定要坚强,一定不要为了这样的事情哭,一定不要丢脸...

        聂曼卿给自己做着心理建设道了外科室门口,却是从那半掩的门里听到了他们几人的对话,想着沈修然身边围绕着的女的,心里莫名的火大,听到他们要找瓶子的主人,就推开门理直气壮的说是自己的,她就是故意扔的,当时她的感觉里,沈修然就该被砸,就算她知道要命中也要砸,她可是站在正义的一边的...

        不过随着沈修然把自己的伤势扩大,她越来越理亏了。一方面,沈修然得罪自己的地方罪不致死吧,她却把他伤的这么"重",另一方面,沈修然给了她太大的好处,她一时根本没办法还。

        大学已经上了,眼看就毕业了,在大学期间,她不但不再用聂卫国给她钱,还能省下来给家里点,蒋淑珍的病也在这期间养好了许多。当初信封里的三百多块钱夏雪玲没要,聂家也没花,说是见了人再还给人家,毕竟不是个小数目,聂衡一个月的工资才四十二块钱。聂曼卿一直保存着想着还给沈修然的,只是在夏雪玲去伦敦时,全部硬塞给了她,毕竟国外不是国内,太远了,有个什么事情也不方便,虽然学费生活费国家有包,自己身上没钱傍身也是个问题啊。所以聂曼卿现在根本没有钱还给沈修然,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聂曼卿觉得自己实在是恩

        作者有话要说:儿子留下的问题...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00/166264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