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儿子重生了 > 57洗衣做饭(上)

57洗衣做饭(上)

        仅容两三人并排而过的巷弄阴凉幽静,只有一高一矮的两个人并行而走,女子抱臂仰头而行,男子弯身低头落后女子一步,像是大小姐的跟班一样,就差卑躬屈膝了。

        "你真厉害,巾帼英雄,女中豪杰!我太崇拜你了"沈修然追上了聂曼卿适度的表示了自己滔滔不绝的敬佩之情,看着距离自己仅仅不到一人宽度像个骄傲的小孔雀的聂曼卿眼睛闪亮的能挤出星星。

        "知道厉害就好!你不用怕,我是个和平主义者,一般情况下是不会用暴力的"聂曼卿轻哼了声有些傲娇的说道。郑红兵没有追上来追究责任,沈修然也给自己作了证,以后只要不见郑红兵也就没关系了,聂曼卿轻松下来,看到沈修然狗腿的样子自然就飘了起来。

        "他怎么得罪你了,你给我说下,让我也警惕警惕,不然一不小心犯了错误成了二般情况,那我不就惨了吗?"沈修然眨了眨眼很虚心的问道。他当然不会觉得聂曼卿对付的了郑红兵那个软脚虾就能拿他怎么样了,更何况他现在已经有了"经验",防备之下也不会怎么样的,只是有些好奇,聂曼卿怎么就对郑红兵那样出手了,如果是郑红兵曾经做了什么让聂曼卿不开心的事儿,他不介意给他雪上加点霜。

        "我看他不顺眼!"聂曼卿理直气壮的说道。

        "就只是不顺眼?"沈修然问道,心里已经乐开了花,聂曼卿可没对自己怎么样,还是那么"温柔",岂不是说,她看自己很顺眼?!

        "还能怎么样,我一看他就不是好人"聂曼卿说道。

        "眼力真好!我也觉得他不是好人!看来我们英雄所见略同啊"

        "你也不是好人!"

        "呃...."

        沈修然摸了摸鼻子继续跟了上去,看着聂曼卿瞎走,他乐得跟着她,反正现在已经吃饱了。

        聂曼卿从离开郑红兵就开始乱走了,那时她是害怕的,此时却是那什么心膨胀,已经眼高于顶了,至于路,那都是人走出来的。这里是老城区,还没有开始建设,巷弄错综在一起,不熟的人绕进去就像进入了迷宫,更别说聂曼卿这个路痴了。她虽然在这里呆了快三年了,却只是由聂卫国或者夏雪玲带着,乘着公交车去过一些地方,否则的话单凭入了街面后那几个老店的位置就能判断当前距离学校有多远了。

        "怎么还没到!"聂曼卿走了半天觉得不对劲儿了,沈修然并没有纠正路线她就一直走,哪里知道沈修然想的什么,只是走的时间让她觉得不对劲儿,话说出来时可没这么长时间啊。

        "快到了,哎,我走不动了,又饿了,刚才我只吃了个半饱,不然再去吃了中午饭回来?"沈修然憋着笑说道,看了下天色,看来中午饭不远了啊。

        "你,你是猪啊,要这样的话,一直在饭馆里呆着还出来干嘛!"聂曼卿听沈修然那么说顿时有些崩溃了,吃了那么多还是半饱,这么快就饿了还让人活不活啊....

        "嗯,你说的也是,早知道不用急着出来了...这样吧,附近有个菜场,我们去买点菜回来做饭吃,又能省钱,又不用乱跑消耗能量,你看行不行?"沈修然很赞同的说道,看到聂曼卿变了脸色赶紧补充道,此时终于算是"图穷匕见"了。

        "那,那好吧..."聂曼卿对于省钱很赞成,虽然她对做饭不怎么擅长,但也是能做熟的...

        半个小时后,聂曼卿又黑线了,某食肉动物全部捡荤的买,不知道哪里来的那么多肉票,鸡鸭鱼猪买了个遍,加上调料钱,总共花了四张肉票,六块钱,一点也不省钱!

        "呃,你不会觉得太贵了吧,要不然,不用你负责了..."沈修然提着一堆东西很小心翼翼的问聂曼卿,仿佛怕了她。

        "我不会赖帐的!"聂曼卿虽然觉得很贵也只是在心里腹诽,她说话还是很算数的,怎么能出尔反尔啊,反正就这一两天,沈修然总不能不回部队吧,更何况人家刚才还那么崇拜她,她可不能破坏自己的形象,好吧,她忍了!

        "你在我心目中的形象又高大了几分,看来我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你别介意啊"沈修然说着,在心里比了个V,这样的话,聂曼卿又能多呆一会儿了啊,最好到晚上再回去...

        两人在沈修然的带领下很快就回到了沈修然的住所。

        "我得先吃点东西补充点能量不然坚持不到饭做好了啊"沈修然把东西放到了厨房对聂曼卿说完就出去了。聂曼卿看着一桌子的东西头很痛,怎么做啊,如果让她随便炒个菜煮个粥还行...

        聂曼卿回想不出什么好做法,就先找了个盆子出来洗那些肉。

        沈修然出来坐在树荫下的椅子上手里拿着个玻璃瓶对着从树叶间照进来的阳光看着,阳光被分成七彩色眩目的让他眼睛有些花,他转头看院子里的水池边站着的洗菜的女孩子,清淡素净的侧脸,柔嫩欲滴的肌肤,让他更觉得耀眼,眨了眨眼分辨到底是幻境还是现实。

        "啊"聂曼卿突然的叫声让沈修然一下子从椅子上弹起来迅速到了她跟前,只见聂曼卿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指,上面出现了一道血痕,正在冒血,他想也没想就抓住她的手,将那根受伤的手指含在了嘴里。

        "我去买创可贴,你别洗了,坐下来等我下"沈修然说完就跑了出去。他此时后悔不已,想让聂曼卿多呆用别的办法,怎么能让她做这么危险的事儿啊,这还只是洗菜,要是切菜,那可怎么办...

        聂曼卿的手指被沈修然含在口里吸的麻麻痒痒的,僵在那里,像是被点穴了一样,脸红的不像话,手指那点痛一下子被掩盖的无影无踪,直到沈修然出去了,她才回过神来,他,好像很紧张自己,就像当初去医院时...

        聂曼卿默默的坐在了沈修然之前坐的椅子上,看到自己的小瓶子,不禁叹了口气拿了起来,却发现里面不再是母亲给自己做的蜜饯了,而是一种棕色的小球,表面光滑的反光,看上去很神秘,聂曼卿开盖闻了下,奇特的香味冲进了鼻子,让她忍不住咽了口口水,刚才被扰乱的思绪都被面前的小东西吸引了,虽然瓶子是自己的,可里面的东西却不是她的,她可不会不告而取...

        沈修然出去了不到五分钟就跑了回来,额头上的汗显而易见,气息也是极为不稳,到了聂曼卿跟前就给她用棉签沾了碘伏消毒后贴上了棕色的创可贴,细瘦的手指缠了两圈儿。

        "好了,还疼吗?"搞好后沈修然吐了口气问道。

        "不疼了,我,我去洗菜..."聂曼卿被沈修然刚才认真的表情弄的有些迷惑在沈修然抬头后连忙低下了头。

        "不用洗了,你都受伤了,我去洗,等我洗完,你指挥我做吧,我,只会烤肉..."沈修然就墩身在聂曼卿身前,虽然她低下了头,却还是能看见她的脸,她好像有些慌张...

        沈修然说完烤肉两个字,看聂曼卿的表情,发现她脸红的更厉害了,却没有恼怒的表现,心里一松,转眼看到她手上的瓶子,唇角勾起,伸出两指夹了颗放到了嘴巴里。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00/166264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