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儿子重生了 > 65错过

65错过

        "我根本不知道,你..."沈修然听到聂曼卿的话有些蒙,赶忙说道,他们之间肯定有什么误会,什么叫做明知道她在西大,他从来不知道,否则也不会等到现在啊。沈修然没说完话就有东西扔到了他身上,是挂在墙上的鸡毛掸子,而聂曼卿也已经不见了。

        沈修然听聂曼卿的脚步声越来越远忙开始挣脱绳索,束手就擒的后果啊,早知道就翻身抱住她不放,彻底的问问了。

        聂曼卿暗暗骂着沈修然死骗子,事到临头还想狡辩,很气愤的出了门,随便进了一个巷子,走了一小段,突然发现自己什么也没拿,好像昨天,她的布包是被沈修然拿回来的,包里有钱包还有学生证,那可丢不得的,聂曼卿又顺原路返回了。

        聂曼卿不相信沈修然也不能怪聂曼卿,首先那些钱票本身就不是小数目,谁闲的没事干匿名送钱给人啊,更何况还有更为珍贵的大学名额,其次聂曼卿从当初批斗大会还有蔡梦华那里得知沈修然的背景,她认识的人中也就他能有这个能力了,怎么会想到一个已死的"王建军"是这个"幕后黑手"啊...

        聂曼卿向小院子走去时,还在暗想,沈修然被她那么绑着大喊邻居什么的,没人听见,万一饿死了怎么办,用不用买个大饼子放在他跟前让他啃着吃?谁知道到了那院子里找自己的包时,就发现那床已经空空如野了,上面勒着的绳子断裂,连毯子也破了,不禁黑线,腹诽沈修然是个野蛮人...

        聂曼卿的包就在沈修然那屋的桌子上,她拿了后就不再停留出去了。

        "阿姨,请问下,西大从这儿该怎么走?"聂曼卿不知道路不代表她不会问啊,出门儿后不久就看到了两个面目和善的中年女人,一个三十多岁,一个五十多岁,一看就是好人,便上前去问。

        "西大啊,你走反了,往前直走到那个大红门前拐个弯儿再直走到了大街上,再往东一直走"提着一个保温桶,三十多岁的那个女人说道,语气虽和气,语速却有些快。

        "阿姨,谢谢您"聂曼卿道了谢,便往前走,到了大街上就算出了迷宫,要坐车的话也可以再问人。

        "这个大骗子!"当聂曼卿出了巷弄看到东边远处耸立的新大门时,再次在心里大骂沈修然,沈修然的骗子形象算是稳固了。上次他可是用了一个多小时才到,还时骑着自行车呢!现在自己才走了十几分钟就看到大门了!

        看到目的地就在前方聂曼卿也不急了,肚子正饿的咕咕叫,还有些酸痛让她感觉不妙,好在包里有准备的卫生纸,找了个公共厕所解决了个人问题,那两块西瓜让她的月事提前来临了,看来自己太缺乏警醒了,凉东西在什么时候也不能吃啊。

        ***

        沈修然挣脱了束缚急慌慌的跑出一段儿路没看到聂曼卿,脑袋清醒了点,他走的路上根本没有聂曼卿的影子,这地方巷口岔道多,聂曼卿不认路,她不会直接就找到去学校的方向的,又想到聂曼卿的包还在他那里,包里的东西聂曼卿不可能不要的,便转回去拿包,只是那时聂曼卿已经取了包走了,他到了院子里只看到了两个中年女人坐在院子里的藤椅上等他,神情隐隐有些焦急。

        "五子,大早上你跑哪里去了啊"三十多岁长着和气的团脸细长眼睛的女人看到沈修然跑了进来站起说道。如果聂曼卿在,肯定能认出,这两个女人正是给她指路的人。

        "啊,嫂子,徐姨,你们怎么来了啊"沈修然有些愕然,这么早,这两位想做什么啊。

        "你这孩子,还问怎么的,如果不是明远那孩子说你受伤了,我们还不知道,你嫂子放心不下,昨天晚上到的,一大早睡不着就拉着我来看你,快过来,让我们看看"五十多岁容长脸的女人也站起来招呼沈修然道,语气很是关切。她是徐明远的母亲。

        沈修然心里着急,也不能不理两个关心他的两个女人。除了母亲,在家里,这位在他六七岁时嫁入家里的大嫂子对他最好,俗话说长嫂如母,这话对他来说可是实实在在的,徐明远的母亲那时候和自己母亲要好,对他也很好,知道两人担心,就走了过去让两人坐下。蹲下来让他们看,心里将徐明远骂的半死。

        "徐姨,嫂子,真没事儿,就一个指甲盖点的小伤"沈修然说道。

        "你骗嫂子的吧,这伤口都渗血了,听说你请了好几天假要休息,你这倔驴能休息,这伤能小的了?梦华回来可都吓哭了,欣欣那孩子也担心的不行,听小丽说是个小女孩砸伤的,这怎么回事儿?"沈大嫂子看着沈修然的头心疼的不行。

        "您别听他们胡说,女孩子都胆小,见血就晕,我这真没事儿,估计是在院子里做运动撑裂的,没关系的,我一点也不疼"沈修然黑线的安抚道,这又是自作孽啊...

        "早餐还没吃吧,先把早餐吃了,还热着呢"徐明远母亲已经从带来的保温桶里倒出了一小碗粥端给了沈修然。

        沈修然无奈的接过来喝,心里希望聂曼卿意识到自己没带包回来取,到时候就别想走了啊。

        一保温桶的粥被沈修然喝了个精光,带来的几根油条和肉包子也被他吃完了,聂曼卿却还没出现。

        两个女人看着沈修然吃光了带来的东西脸上的笑容多了,似乎松了口气,看着沈修然的眼里出现同样的异样。

        "我吃好了,徐姨,嫂子,我还有点儿事儿,要不你们先在这里等着,我过一会儿就回来"沈修然擦了嘴巴对两人说道,他还想着把聂曼卿找回来呢,那孩子说不定已经到学校了,要知道学校距离这么近不定怎么气自己呢...

        "你这孩子,有什么事儿比这脑袋更重要?头上的伤口都渗血了,得赶紧上药,重新包扎,你哪儿也不准去,跟姨先把伤口重新包扎了再说"徐母有些生气,拉着沈修然就往外走,沈大嫂子收拾了东西也跟了上来,看着沈修然说不出的担忧。

        沈修然可以轻易挣脱这个固执的老太太的,可是今儿要是不把伤口弄好,他是别想做任何事儿了,只好跟着他们,临走时将大门锁上才安心了点儿,反正聂曼卿就在西大,哪里也跑不了。

        ***

        "一个甜酥饼"聂曼卿本想到了学校洗漱后再吃饭的,在路过一家小店时被里面的香味引的走不动路了,拐进去花了三毛钱买了一个饼。

        焦黄的酥饼两面金黄上面刷了一层亮亮的糖衣,一圈圈儿的油酥上均匀的洒着芝麻,看上去就很好吃,闻上去更是诱人,聂曼卿正饿着,口水直流,不过还是忍住了,用油纸包好准备等回去洗漱了再吃。

        在聂曼卿边走边包酥饼准备放到包里时,斜刺里跑出一个小孩,歪歪扭扭的眼看着要摔倒的样子,聂曼卿余光瞟见顺手扶了下,那小孩竟然耸着鼻子就往她身上拱吓了她一跳。

        "你怎么了?"聂曼卿用手拉开小孩,那孩子不说话一手伸向她乱动作一手含在口里,口水流的湿了胸前的大片衣服却不自知。聂曼卿力气不大却还是轻易的将他和她隔离开来。

        小孩看上去有两三岁大小,瘦的厉害,脸缩成小小一点,大睁的眼睛几乎占了半张脸,有些黑的脸被脏污弄的像地图一般,穿着脏旧的背心短袖,光着脚丫子,露出的小腿有些弯曲,可以看出有轻微的罗圈儿腿。

        聂曼卿看这孩子像个小乞丐一样,看那流成河的口水,还有直勾勾看着她手上的东西也不问了,将他拉到路边上,把油纸拆开,将酥饼掰成两半儿。

        那孩子没等聂曼卿伸手就抢了过去,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聂曼卿看到小孩嘴巴让位给酥饼终于舍得从嘴里掏出的手指,不禁乐了,这孩子得多贪吃啊,两个大拇指一大一小,小的那个只有大的的一半儿。

        小孩很快就吃完了酥饼,吃了满脸的渣子。不等聂曼卿反应就将另一块儿也抢去吃了,吃的稍微慢了点儿,仍然很香,几乎都要把手指给咬了,看的聂曼卿口水分泌加多。

        "你,你慢点儿吃啊"聂曼卿提醒小孩,话音刚落小孩就咽到了,鼓着的小脏脸憋的通红,聂曼卿赶忙给他拍起了背,小孩一咳嗽把嘴巴里的东西都吐在地上了,在聂曼卿松开他时就往地上那堆吐的东西上扑,聂曼卿赶紧的抓住了他的小背心,这孩子一点也不听话很固执的扑向那团子东西,聂曼卿看的心酸,将小孩硬拉着往附近一个小饭馆走去。

        还好是在大街上,小饭馆很近,有卖吃的,聂曼卿领着小孩到了小饭馆儿,叫了一碗豆浆,又叫了比较容易消化的糖米糕给小孩,在饭馆这种大家都在吃早餐的氛围中,聂曼卿也忍不住叫了吃的。

        "你知道你家在哪里吗?"半个小时候后两人挺着肚子打着饱嗝出了餐馆,聂曼卿问开口一直吃东西没有说话的小孩。

        这小孩却一点反应也不给,自顾自的四处张望。

        聂曼卿想着两岁多的小孩估计什么也不知道,也没问他了,带着他到了他之前跑出来的巷口,开始问见到的人认不认识这个小孩,问了四五个面目和善看上去是这里居民的人,竟然没一个认识的,让她有些泄气。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的新章再上方..

        俗话说,天妒英才-_-#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00/1662644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