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儿子重生了 > 66再遇

66再遇

        聂曼卿没找到人,看着在吃饱喝足后依旧不说话迷迷瞪瞪的小孩有些无奈,只好先带他到了学校,即将毕业她也没什么课了,只是害怕宿管喝生活老师查问,回去的时候战战兢兢,却发现什么异样也没有,宿管阿姨还亲切的问她病好点没,还特别夸奖了那小孩真可爱,聂曼卿表示黑线,这孩子这么脏兮兮说可怜倒是可以,可爱就说不上了。

        宿舍里没人,聂曼卿让小孩做好,去洗漱后准备带小孩去洗洗,结果发现宿舍里被那不到一米的孩子搞的乱糟糟的,桌子上的东西东倒西歪,刷牙擦脸的满地是,同宿同学的被子也被他翻乱了,他自个儿拿着不知道是谁放在包里的大饼开始啃,饶是聂曼卿好脾气也被气到了。

        “不告而取视为偷,你知道不知道?拿来!饿了我可以给你买吃的去”聂曼卿想不通这孩子怎么的能这么饿,这么小就这么能吃,拉着他抓着他的肩膀严肃的说道,那孩子根本不甩他,继续狼吞虎咽,饼子比较硬,他愣是使出吃奶的劲儿咬着,吃的是脸红脖子粗,看的聂曼卿还很无力,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赶紧的把宿舍收拾好,拉着小孩进了用来洗漱的卫生间,用了好多肥皂,将那孩子的脸手终于搓洗干净了,至于其余地方,她实在没了力气,做完这一切她拿了钱带着小孩又吃了一顿然后去到小孩出来的那个巷口开始找人。

        洗干净的小孩,白白净净,五官倒是挺可爱的,不过那眼神实在是不敢恭维,有些懵懂带着凶悍的味道,很无礼,看到什么就不加掩饰的往上扑。吃饱了后就一点也听话了,力气也变大了,聂曼卿拉着他相当的费劲儿,像只斗牛一样,手脚不停的乱动,却不发出一丝声音,说什么他也不听,聂曼卿看的火大,死小孩,怎么能这样,赶紧的找到他的家人送出去吧…

        ***

        正午时分,西大附近巷弄里的一栋居民楼二楼,徐母和沈大嫂子扶着昏昏沉沉的沈修然躺到了床上。

        "徐姨,这样会不会对小五的身体有伤害啊,看着怪吓人的"沈大嫂子忧心的看着躺倒在床上的沈修然。

        "你就别担心了,就算有影响也能忽略不计的,佳佳给的药还能害他不成,总不能让小五真让沈大哥派去那先遣队集训营吧,那可是要送命的啊,大姐活着的时候死活不愿意几个儿子当兵,沈大哥也没办法,谁知道她刚走,小五就被送军营了,哎,大姐从小就把小五当眼珠子一样疼,我们都是看着他长大的,怎么忍心啊,那些臭老爷们儿不把自个儿的命当回事儿,孩子的命可金贵着呢,保不住小五我都没脸到地下见大姐了"徐母安慰沈大嫂子。她口中的大姐正是沈修然的母亲,沈大哥是沈修然的父亲。

        原来是沈大嫂子暗中得知沈父要沈修然去那什么先遣队到西南边境去,还说不要因为是自己的儿子就特殊照顾,能被选上是他的光荣,沈大嫂子听了吓的不行,那先遣队可相当于敢死队,集训就是为了提高能力做更危险的事儿,老爷子的脾气她知道,那是说一不二的,找了沈修然的大哥想办法,沈修然的大哥让她别捣乱,这事儿已经定了,于是她趁调令还没发过去连夜赶到了西北市里找徐母想办法,徐母也没什么好办法,建议让沈修然装病,可是她们知道沈修然的脾气是不可能退缩作假的,于是就找了李瑞佳开了一种喝了后表现出类似癫痫症状的药,刚好沈修然的后脑勺又被人砸破了,虽说没什么大问题,却可以成为个好理由,脑部外伤引起癫痫病的例子还是有的。两人在粥里下药,药效在沈修然到附近诊所换了药重新包扎后发作,两人合力将人弄到了军区医院检查了身体开了十几天的证明,交到了团部,还没有接到命令的团部给他开了病假,在医院里因为“癫痫”症状抽搐不已的沈修然被打了镇静剂,两个母性大发的人以修养为名将沈修然带到了徐母的一个亲戚空出的房子里,生怕再出什么意外。照这样算,就算以后的战斗估计沈修然也无缘参加了,打仗谁也不敢用一个癫痫病患者啊,除非彻底治好了...

        “哎,这事儿要是被公公知道是我做的假,不知道会怎么样,想着都害怕,但也不能放着让小五去那地方啊,小五受的苦已经够多了,就算小五醒来怨我这个当嫂子的我也认了”沈大嫂子有些忧心,表情还是坚定的。

        “我们不说,佳佳也绝对不会说,谁能知道是我们作假的,连那些仪器都查不出来!你就把心放肚子里吧。小五跟沈大哥是一个脾气都是倔驴,这办法最好,只要明天那些人出发了,咱们就不怕了,小五总不能追过去吧,那可是秘密基地,连老徐都不知道具体在哪里。再说能打仗的人那么多,又不缺了小五一个,不能因为小五是沈大哥的儿子就让他冒险去啊,小五才当了几年兵啊,还这么年轻,连媳妇儿都没娶呢。沈大哥就算知道了能怎么样,还能把你枪毙了啊,小五敢对我们的做法有什么不满的,我就揍他!你安心在这里呆着过了明天一切就都好了”徐母想的比较开,很是泼辣的说道。

        徐母说着宽慰的话,沈大嫂子也安心了不少,徐母还要回去给徐家两老做饭还要稳住徐忠伟就没停留直接回去了,留下沈大嫂子一人照顾沈修然。

        ***

        “你这么小怎么这么能吃啊,比我吃的都多!”聂曼卿站在路边很无语的看着小孩拿着一个包子啃着,眼看着他之前瘪瘪的肚子,鼓成了西瓜肚。

        小孩吃完了包子后突然耸了耸鼻子,发足跑了出去,直穿过马路而去,聂曼卿赶忙追了上去,这孩子也太能折腾了吧,要再找不到他的家人或者认识他的人,聂曼卿就要把他送公安局了,她可受不了这孩子。

        小孩歪歪扭扭的腿跑的倒是挺快,过了马路一下子扑到了一个五十多岁的女人身上,抱住了她的腿,之前看着聂曼卿一直戒备严肃带着直愣愣的食欲的脸终于露出了笑。

        "挨千刀的扫把星,你怎么还没死啊,早知道掐死你算了"头发花白眉眼带着厉色的女人大手一下打在了小孩的脑袋上,将小孩打的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

        "你,你这人怎么这样啊"聂曼卿上前来被这突然事件吓了一跳。

        "你管的着吗,这是我孙子,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还没说你想拐带我孙子呢,你倒寻起我的不是了!"女人嘴巴很利索声音也很大的说道,却掩饰不住面上的疲累憔悴。

        "..."聂曼卿有些无语,不想理会这个人转眼去看那小孩时,小孩已经自己爬起来歪歪扭扭的走到了那女人身边抱着她的腿笑的傻傻的,看上去对那女人很依赖。

        "狗崽子!叫你乱跑,叫你乱跑!"女人并没有因为小孩对她笑消气,大手打在小孩的头上,小孩不作声只抱着女人的腿不撒手。

        "哎,你别打他了"聂曼卿皱眉看着不禁说道。看小孩的样子,的确是这女人的孙子,刚才这小孩可没对她笑,跟着她完全都是为了吃的。

        "关你什么事儿!"女人似乎受了什么气无处发泄都宣泄在了小孩的身上,对着聂曼卿吼了句就继续打小孩。

        "别打他了,有你这样当奶奶的吗,他那么瘦,刚才饿的都要捡地上的东西吃了"对着这样无理的人,聂曼卿本不想多管闲事的,可是实在看不下去了,小孩这么瘦,还那么小,饿成那样,找到了孩子不看看小孩有没有吓到或者伤到先开始打骂了...

        "哎哟发好心啊,看我对他不好心疼了啊,那给你,给你,你去养他!"女人拎着小孩像拎小鸡一样往聂曼卿跟前送,吓的聂曼卿后退了几步,那小孩一点也不为所动,被女人拎起还是揪着她的衣角,女人也是吓唬聂曼卿,看她一个小女孩也懒的说话了提着小孩骂骂咧咧的走了。

        聂曼卿觉得自己真是够倒霉的,遇到这么个不讲理的人,不感谢她还这样说话,那孩子也是可恶,竟然连声谢谢都没说,走时看都没看她一眼,真是白眼狼啊,聂曼卿心里暗叹不再想这倒霉事儿,这一天乱七八糟的事情累的她睡了一大觉养好的精神消耗了一大半儿,还是赶紧的回宿舍休息吧,不知道宿舍同学看到包里的饼少了一个,买的雪花膏玻璃瓶碎了,镜子成了两半儿,会怎么抓狂啊,又得花一大笔,都怪那个死小孩…

        此时已经到了下午三四点,太阳毒的很,聂曼卿沿着路边慢慢的走着,房屋墙壁的影子下稍显的凉快点儿。聂曼卿正走着,余光突然发现一边的巷子里有个熟悉的身影,像是沈修然,定睛去看,那身影有些摇摇晃晃的扶着墙走着拐了个弯儿不见了,随后她又看见另一个方向不远处张丽青匆匆赶路像是追着什么人,聂曼卿一扭头准备赶紧回学校,不要管这些事儿,她已经发誓再也不要见到沈修然了,嗯,她最讨厌沈修然了!

        聂曼卿大步向前走去,不过刚才那幕怎么也在脑袋里挥之不去,抓挠着她的心,让她十分气恼自己,还是追过去看看吧,看看沈修然和那个张丽青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彻底的死了心吧,聂曼卿不想再乱七八糟的想了,转身向沈修然拐进去的巷子追去。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00/166264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