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儿子重生了 > 67试探

67试探

        沈修然现在是真的头晕了,眼前的景物都有些晃悠,眼皮重似千斤,腿发软,走路都费劲,他做梦也没想到他竟然被自家亲爱的嫂子和阿姨给"下毒"了。他的脑袋一直算是清醒的,刚开始手脚不自觉的抽搐还真以为自己有什么病呢,到了医院检查,然后定性为癫痫,他差点没哭,如果不是手脚不听使唤,他真想撞墙。直到自己被两个女人搀扶着送到了徐母亲戚的住处听到两个女人的话才算明白了,让他苦笑不得。要这样的话,他以后就别在军中混了,他不能这样躺在这里等待,以后肯定要成那群人重的笑柄了,李瑞佳这个可恶的死女人,肯定是想看自己笑话才出的这个馊主意,怎么不去死啊...

        沈修然趁着沈大嫂子去厕所时,挣扎着起身,向外走去,这地方距离李老爷子家还有段距离,现在能救自己的就李老爷子了。李瑞佳的药加上镇静剂,一般人估计会睡个两天,沈修然能走路有些清醒已经是身体的抗性和莫大的毅力支撑了。他现在感觉自己就像是中风半身不遂的病人,手脚抽搐全身不自觉发抖,走路还一晃一晃的,不知道有没有嘴歪眼斜啊...

        "五哥.."沈修然正按照记忆向着目标前进胳膊被一只滑腻的手拉住,这个熟悉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过十几年,是不可能忘掉的。

        "五哥..."张丽青带着幽怨又有些窃喜的叫着沈修然,眼睛看着似乎要睡着的沈修然仿佛看到了一丝光亮,好不容易和他独处,他又好像病了,她一定要把握这次机会,进入到他的内心,让他们像以前一样。没到下班放学时间,巷弄力安静的只有狗吠声,这让张丽青的胆子大了些,抱住了沈修然的腰。

        "五哥,你为什么不理我,我好想你"张丽青饱满的胸前曲线贴着沈修然语气娇媚如同情人的耳语。因为沈修然只是用很小的力气推她心里越发的欣喜。

        "丽青,你别这样,我已经说过了难道你还不明白吗?"沈修然想将抱着他的女孩子推开,却发现女孩子不大的力气竟然也能制约他,一时让他很无力,女孩子身体的触感和气味抖让他感觉很不适。此时他才意识到被人强迫是多么的无奈,不够力气反抗,脾气倔的人可是要宁死不屈的...

        "我知道你还怨我,那时父母都被关起来,我害怕极了,呜呜呜,六神无主,我没有别的办法...现在一切都过去了,我们重新开始不好吗?小的时候阿姨很喜欢我,还说要让我做沈家的媳妇,你忘了吗?"张丽青带着哭腔说着,柔弱的让人怜惜。

        沈修然听到张丽青提到母亲有些黯然,沈母喜欢漂亮的女孩子,见到哪个小女孩长的好看就对人家好的不得了,然后就说要讨来当沈家的媳妇儿。

        "我没怨过你,我说过,我有喜欢的人,丽青,你别固执了"如果不是张丽青和自己几乎一起长大,而母亲曾经对张丽青很好,沈修然就不会这样忍着不适说些劝慰的话了。

        "你总说你有喜欢的人,几年来为什么一次也没见过?五哥,你是不是嫌弃我?我,我还是清白之身,没有给任何人,你要是不信,今天晚上我就给你..."张丽青仰着坨红的脸眼中艳光闪闪,红果果的邀约。像这样的男子,是不会不负责的,她一点也不担心,只怕他不要...

        "丽青,你今天的话我就当没听见,你..."沈修然抓住张丽青的肩膀推她,语气冷冷的说道,话还没说完就看见前方巷弄里出现一个熟悉的人影,她正用明澈的双瞳看着他,看不清楚悲喜,却让他的心凉到了底,急急的想将张丽青推开却使不上力。

        "羞羞羞,大白天抱在一起,我要大声喊了,阿姨婶婶们肯定爱看热闹的"娇脆的声音响起,透着调皮,沈修然看着向他走来面上似乎有层戏谑的女孩,不知道她要做什么。

        这句话威力还是很大的,张丽青立即放开了沈修然,转身去看说话的人,却是不久前刚见过的那个砸伤沈修然的小女孩。

        "你来做什么?"张丽青面色不善的挡在沈修然面前质问道。

        "我来找小白啊,小白,你怎么这么调皮,抱着漂亮姐姐就不撒手了,害的我好找"聂曼卿看着张丽青语调诡异的说道,有些阴凉的巷弄色调暗沉古朴幽暗,平白透出几分鬼气。

        "啊,啊"张丽青上次被那突然出现的石膏头骨吓坏了,听到聂曼卿说到小白,眼前就浮现出那头骨空洞的眼神,再听到聂曼卿说小白抱着她,尖叫着拍打着身上的衣服,似乎上面有什么灰尘一般,跑了出去,想要到太阳下甩掉那"恶鬼"。在她眼里聂曼卿就是个小魔鬼。

        聂曼卿瞪了眼沈修然面上不屑一顾,转身就走。从某种意义上说,聂曼卿有着严重的洁癖,像是一块美味的甜品,在她饥肠辘辘的时候放在她面前,任由她吃,可是如果知道有人已经吃过一口了,那么就算这块甜品再美味她再想吃她也宁可饿死也不再吃半口,不过如果这甜品被她吃过了,且美味可口,就会自然生出护食的想法,感情的问题虽然更复杂一点,却也类似,看到张丽青抱沈修然,她第一个感觉是愤怒,而沈修然似乎甘之若饴更让她气愤,伤心固然有,却都被愤怒主导,不自觉的就上前来打扰两人的"好事"。

        "你等等,别跑"沈修然不知道聂曼卿说的是什么意思,得了自由就追向聂曼卿,却是被突然从拐角跑出来的一个人撞到了地上。

        "走路没长眼啊"那人倒是嚣张,骂了一句大步而走,沈修然一手捏眉头,一手撑地挣扎着起来,暗叹虎落平阳。

        聂曼卿向前走着听到了声音,拐到一个巷弄扒着墙偷看,看到沈修然萎顿在地手撑着身体似乎起不来的样子嗤之以鼻,早上还生龙活虎如同野人把那么粗的晾衣绳生生挣断,现在在这里装虚弱,真是可耻啊。

        聂曼卿看了一会儿,心里就不安起来,不会吧,演戏也演的太真了,要说自己已经没影子了,这人应该站起来赶紧走啊。还趴在地上干嘛?莫非真的病了...

        "喂,你,你没事儿吧"聂曼卿从墙后走出慢慢靠近,然后走近蹲身用手指点了点沈修然。

        沈修然眼看着聂曼卿重新出现心中欢喜,他的卿卿还是很在乎他的啊,本来他强撑着也能起身的,不过起来要想追上聂曼卿却困难了,索性倒在地上赌聂曼卿会回来扶他。

        沈修然在聂曼卿到了他身边后便迫不及待的抓住了她的胳膊,俯身将头靠在了她的身上,手上没力气,用身体的力量禁锢着她,说什么也不能让她再走了。刚才推拒张丽青再被人撞到到后来强撑着想起来都耗费了他不少力气,趴在聂曼卿的肩头就开始剧烈的喘息,眼前越加的模糊,整个人飘忽忽的。

        "卿卿,别,别不理我,我,我生病了,头晕,使不上力,我是真的喜欢你,只喜欢你,唯一的,绝对不是什么替代品!"沈修然喘息着急急的说道,仿佛再不说就没机会说了一样。

        聂曼卿被沈修然这样抱着,将她当作支点压的她肩膀有些痛,耳边他热乎乎的话语让她有些走神,感觉他身体明显的抖动还有粗重的喘息担心的问道"你到底怎么了,我送你去医院,你能走吗?"

        "先去找李爷爷,他是医生,你扶我起来"沈修然想起这件重大事件,忙让聂曼卿扶起自己。手还是抓在她细瘦的胳膊上生怕她跑掉。

        幸亏沈修然自己还能使出点力气,否则聂曼卿绝对不可能扶起这个大块头的,为了给聂曼卿减轻重量沈修然越发的用力,似乎这样血液流速快了些竟让他更加的晕乎了,到了后面就只有动作,脑袋运转不动了。

        聂曼卿暗暗后悔自己怎么就返回来了,扶着这么一个人重死了,简直是在受酷刑。好在李瑞佳爷爷的住所距离不远了,沈修然指了个方向,很快就到了地方。

        当李老爷子开门后看到门口的两人一时有些想发笑,这俩孩子是怎么了啊,上次是他背她,这次是她"抗"他,才隔了一天俩人就换着得病了。

        "李爷爷,请您赶快救救他吧"聂曼卿对着有些面熟的老人急急的说道。

        "先扶进来吧"李老爷子已经看了沈修然的面色,没觉得是大病,对聂曼卿说道,也没上前帮忙,看着聂曼卿额间汗水四溢,刘海湿漉漉的,小小的人抿着唇扶着比她高出一个头加脖子的人,脸憋的通红,暗暗点了点头,不亏小五那孩子对这孩子如此赤诚。

        "李爷爷您快看他怎么样了,他,他连话都说不出来了,全身都在抖"聂曼卿将沈修然扶到了院子中,同沈修然一样自动选择了院子里最舒服的一张椅子将沈修然放下。聂曼卿看李老爷子"仙风道骨",对他印象很好,很有信心他能治好他。

        "不好,不好啊,看来他没几年活头了,这是中风先兆,未来几年可能要在床上度过了"李老爷子对于自己的位置又被占了很无语看聂曼卿着急的样子,有心为沈修然考验考验聂曼卿,装摸做样的看了会儿摇头叹息道。沈修然他是了解的,聂曼卿却不怎么了解,怎么的也要看看这孩子的品性再看看她对沈修然有九分情。

        李老爷子仔细一看已经知道沈修然怎么了,也有了应对之策,想着等会儿找自家孙女来批评批评...

        "没几年活头?!中,中,中风?!"聂曼卿突然哇哇大哭起来,这几个字眼实在太具有爆炸性了。

        "哭什么,又没死,有我老爷子在,还怕有病治不好!"聂曼卿哭的太突然了,吓了李老爷子一跳,好像过了点儿,李老爷子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哭的稀里哗啦的女孩赶紧安慰,在聂曼卿身上一拍将她从巨大的悲痛中拉了回来。

        "能治好?爷爷,爷爷,求求您赶紧给他治!"聂曼卿像是看到了希望哭声止住了,眼泪也不流了抹了脸就求李老爷子。

        "你要按照我说的天天给他按摩,按摩上两年,再配上我开的药天天吃,就能治好,保证活蹦乱跳长命百岁"李老爷子端着慈眉善目的长者风范脸不红心不跳骗死人不偿命的说道。

        "什么办法,您说!"聂曼卿殷切的问道,手也抓在了李老爷子的胳膊上,李老爷子摸了摸下巴莫须有的胡须,羡慕,年轻真好啊,这些孩子...

        虽然口说无凭,但是单凭这份儿毫不犹豫就让人知其本心了,这俩孩子都是好孩子啊,李老爷子很欣慰,暗自制定了一份儿按摩计划为沈修然谋福利...

        "让我老爷子治病可不是那么简单的,看你能拿出什么让我满意的东西孝敬我老爷子了"这么好的孩子怎么能不来孝顺自己啊,李老爷子不打算放过这个敲诈勒索的机会。

        "我,我带的钱不多,只要您能救他,多少钱,我会想办法的"聂曼卿有些局促的说道,她的积蓄少的可怜,没开始挣钱,家里也不会要她攒的那点钱,每次放假回家她都会把攒的钱给家里人买东西。

        "我老爷子不稀罕钱,这样吧,你每周抽空来这里半天,帮我打理打理那片花坛怎么样?"李老爷子趁机签订了不平等条约。

        聂曼卿觉得这提议还算不过分就答应了,李老爷子也没怎么给沈修然治,吃的那药打的镇静剂靠时间就能分解,睡一觉起来,又是生龙活虎了。

        看天色不早了,聂曼卿就回学校了,答应第二天再来看望沈修然。

        ***

        军区大院,徐忠伟气势汹汹的赶回来,他是得到了团部的消息才知道沈修然的病假的,结合手中的调令还有陪着沈修然看病的两个女人他已经猜出几分了,沈修然他还是了解的,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得病,还是在这关键时刻。压下了那份儿关于沈修然的报告,急匆匆的赶了回来。

        "糊涂!你知道你做了什么吗,你把孩子给毁了!你以后让他怎么做人,有这样一个历史,还能再军中有什么前途!"徐忠伟扬起蒲扇大的手掌就要打下去,却僵在空中下不了手。

        "不当兵能怎么样,起码孩子还活着!"徐夫人不甘示弱的仰头对质。

        "活了还不如死了!真是妇人之见!这事儿沈大哥已经知道了,他让我把五子送去,不管现在是什么状况,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到底在哪儿?!别告诉我你不知道!不然我就是派出全军的人搜遍整个市里也要把他找出来!"徐忠伟瞪眼说道。

        徐夫人看着平时有些妻管炎的人真的发怒了,不敢硬气了,男人的底线被打破可不是闹着玩儿的啊...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00/1662644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