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我的儿子重生了 > 71派遣

71派遣

        聂曼卿坐在去往西北市的火车上看着窗外后退的景色有些怅然,假期就这么过了,又要去上无聊的班了,想到这些聂曼卿叹了口气,低头看着怀里带来的小累赘睡的香甜口里还含着大拇指,更加愁了,日子真的没法过了啊...

        话说聂衡本来和凤城的孤儿院说好了的,结果回家后,小孩不知道怎么的发了烧,又耽搁了几天,等到聂曼卿假期修完快要上班时才好的差不多了,这几天小孩尤其黏糊聂曼卿,打针吃药都是聂曼卿亲手负责的,小孩全然的信任与依赖,让聂曼卿对他的不满渐渐消减少,以至于在聂曼卿要带着行李去上班时,看到小孩无声的叫她妈妈,眼泪掉不停,手一直伸向她的样子,实在不忍心,心里莫名的痛,走出去好长一截又返回来了,她不能让小孩去孤儿院,不能丢弃一个叫她妈妈的孩子...

        聂曼卿现在没有生过小孩所谓的母性谈不上,这只能说是一种奇妙的联系和内心的善意使然。转回去后,面对抱着她傻乐的小孩,聂曼卿做了一个决定,她要把小孩带走,她不能让小孩呆在家里,蒋淑珍需要调理身体多休息,聂衡照顾不来小孩,聂秀卿又要备考。小孩跟着她去西北市,一来她觉得自己那工作相对轻松,上班时将小孩放自己那小宿舍里也不怕他捣乱,二来,小孩以前在西北市出现过也可以去那里的公安局问问,找下小孩的家人。

        聂曼卿用带着小孩找家人和去让"神医"爷爷瞧病的理由好说歹说才算说服了家里人带着小孩上了回车,等火车开了后,她就有些后悔了,不知道自己中了什么邪,非得带这孩子一起,不过事已至此上了火车再后悔也晚了...

        慕闻朝完全不知道自己差点被送进孤儿院,他虽然有着成人的灵魂,可是这大脑却是小孩的,思考能力和他以前是天差地别,小孩的一些特性也被他继承了下来,比如睡眠时间超长,泪腺比较发达,爱允手指等等。他以前小时候经常住在聂家,对于过年也在聂家没什么奇怪的,一直没看到慕云昌,也不怎么奇怪,在看到聂曼卿拿着行李走时,他第一个反应就是跟着,看看聂曼卿到底去哪里,是不是去见慕云昌,他一定要揭穿他,可是聂衡把他牢牢的抱着,根本挣脱不了,这眼泪就跟不要钱一样哗哗的下来了,让他很为自己脸红,正在想怎么办时,没想到聂曼卿回来带走了他,这让他很开心,觉得聂曼卿还是舍不得自己的。

        慕闻朝睡的正香,感觉有人在动自己睁开了眼,就看见聂曼卿掰着他那根不象大拇指的大拇指瞪着他,他的脸不自觉的红了,尴尬的收回了手,一把年级了还吃手,可以撞墙了,天知道,为什么这小孩身体残留的记忆这么根深蒂固,每次睡觉醒来,大拇指必然含在嘴巴里,照这样下去,这大小指是别指望平衡了啊...

        聂曼卿知道他听不见,就做手势示意他不要再吃手指,看到小孩乖巧的点头才算满意。

        火车到站后,聂曼卿带着小孩一起坐班车往宿舍去。聂曼卿的单身宿舍距离办公楼很近,是一间不足二十平米的小房间,还放了两张床,加上衣柜书桌椅子基本上没什么位置了,还好,同屋的一个女生后半年结婚搬出去住了,现在聂曼卿一个人住,也有空间给小孩住,不怕打扰到别人。

        聂曼卿和小孩洗漱后吃了早餐一人一个床睡了一大觉到了下午,便趁着还没开始上班带着小孩去了李老爷子家。

        "怎么带个孩子来了"李老爷子开门看到聂曼卿还是挺开心的。

        "这孩子有点毛病,带来给您看看"聂曼卿领着小孩进了门。慕闻朝没想到能看到前世舅妈的爷爷,前世舅舅安排他到这个老人家住了几天,让这个老人给他调理身体,他对这个老人的印象还是很好的,不知道舅舅和舅妈怎么样了啊,记得舅妈说过他们是战场定情,战争结束后回来结婚的。现在这个时间点他也不知道舅舅在边境哪里,只希望当初给沈修然的那张地图可以起到作用,不让前世的悲剧重演,白死那么多人...

        "怎么你当老爷子是免费医生啊"李老爷子很孩子气的看着聂曼卿。对于聂曼卿指挥他让他给小孩看病表示不满。

        "李爷爷,我哪里有啊,这个包里给您带了我妈做的腌菜和腊肉,可好吃了...还有,我做的耳套,您散步的时候可以戴上,不冻耳朵"聂曼卿赶紧送上从家里带来的一包吃的用的。

        "这还差不多"老爷子也不差这么点吃的用的,只是看到聂曼卿还记得给他带而开心。

        "耳朵是不行了,神仙也治不好了,声带并没有彻底坏死,针灸配上药,倒是还有点希望"老爷子这里有些简单的仪器,他查看了小孩的耳朵和喉咙,下了结论。

        "能治好一点是一点,谢谢李爷爷了"聂曼卿说着拉了拉小孩,给他使眼色,小孩很识相的给李老爷子抱拳鞠躬道谢,让老爷子有些惊讶。

        "这孩子倒是灵性"李老爷子看着小孩清透的眼睛说了句,他看出来这病年头也不小了,也就是说,从还听不懂人说话到现在,他只凭视觉接收外界信息,能这样有礼貌用手势和口型表达意思很不错...

        李老爷子答应聂曼卿帮小孩看病,让她每周带小孩一起来。聂曼卿和小孩在李老爷子那里坐了将近两个多小时就回去了。

        聂曼卿上班的日子和以前没什么区别,只是多了个小孩,每次从食堂打饭都打双份儿的。周末照旧去李老爷子那里,小孩接受李老爷子的针灸,她依旧做苦力,冬天有暖房,倒是不冷。不知道李老爷子用了什么办法,竟然教会了小孩下棋,针灸完就对坐下棋,一老一少对比实在太明显了。

        ***

        大西晨报主编办公室内。

        "主编,我们报社现在真的是无人可用了,您也知道,以前的老班子就是一群老弱病残,还有家事拖累,你看看这胳膊腿哪里还经得起长途跋涉,更何况时枪林弹雨了,壮劳力也就小刘,小王和小江了,小刘现在负伤回来,小王竟然吓的在骑车时摔断了腿,小江干脆调职走了,年轻点的女同志就小陆,小范和小聂了,小陆你又不是不知道,那是市里陆局长的小女儿,小范这刚结婚又怀孕了,自然是去不得,至于,小聂,哎,那就是一孩子,跟个玻璃娃娃一样,怎么也不能让我们送那种地方受苦啊...."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有些发愁的跟坐在桌子对面的一个看上去有些病殃殃的中年男子说着话。

        "我们是时报,怎么能没有前线的有关图文新闻,大家都关注着呢,百废待兴啊,晚报那边可一直都有人在,最新的采访和我们这边不能断了人,就让小聂去吧,锻炼才又成长嘛,不能吃苦的人有什么用?!"男子敲了敲桌面语气无波的说道。

        "这怎么行啊,小聂那孩子,实在不合适,她才来上班半年,我看还是等小刘伤好了让他再去吧"女人不忍的说道。

        "等小刘伤好,这仗都打完了!就这么定了,现在的温度比小刘去时可高了不少,也就让小聂去一个多月,等小刘伤好了就换她回来"男子很快敲定了这件事儿,挥手让那女人出去了。

        "小聂,这事儿,你考虑下,最多呆两个月就回来了。条件虽然艰苦,补贴也多,回来后资历可就不一样了,履历上看着也好看,对以后事业的发展只有好处。这也是主编的意思,不过你要是怕苦不愿意去,也没关系"那个女人出去后就叫来聂曼卿将事情讲了,虽然说是让聂曼卿选择,可口气上已然替她做了决定。

        "曼曼,怎么了?"怀孕两个多月的小范以前和聂曼卿住过一个宿舍,看到聂曼卿从办公室出来心事重重的样子就问道。

        "让我接替刘哥去"聂曼卿说道。对于这个突如其来的派遣,她一点准备也没有,吃苦她倒是不怕,危险她也不怕,就是不知道该怎么给家里人说,小孩还要送回家的...

        "曼曼,坚决不能同意去啊,刘哥那么猛的人,都负伤回来了,据说是被炸弹碎片击中胸部,肋骨都碎了!还有,你知道不知道有这样一个传闻..."小范绘声绘色的说着,据说战前动员大会上,一首长问军士们还有什么要求,有个年轻的小兵就提出看一下随同的那个女记者的胸脯,那女记者也是个人物,当场就解了衣服让全体官兵看了,全体官兵向那位女记者敬礼致以最高的敬意。那些出征的士兵大部分都是二十岁左右,血气方刚,几乎都没结过婚,很多人连恋爱都没谈过,对女人自然很有好奇心。如果是平时,那这人肯定要被群殴的,可是这是战时,对这些不知道能不能回来即将慷慨赴死的年轻人来说这样的要求却透着心酸,而那个女记者的做法更是被传颂。

        "你看你一个小姑娘,去那里不是掉狼窝了吗?万一提出什么奇怪的要求,你说你是答应还是不答应啊..."小范说了那故事补充道。

        "不会的吧..."聂曼卿愣住了,她还没听说过这样的事情,因为聂卫国的关系,她对那些兵的印象挺好的....

        "你别不当回事儿,你坚决不去他们也拿你没办法,他们就是欺负你没后台,都是势力小人"小范劝聂曼卿道。

        作者有话要说:勿考据-_-#

  http://www.biqugex.com/book_45000/1662644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biqugex.com。笔趣阁手机版阅读网址:m.biqugex.com